[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RFA张敏中秋特访:关注高智晟等维权者及家人兼谈奥运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1日 来稿)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7,09,29)
    
    * 胡佳先生:近日没有高智晟和他家人的消息 *
    
     9月25日是中国传统中秋佳节,阖家团圆的节日。此前两天,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先生告知外界,9月22日夜里,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被警方从家中带走,去向不明。胡佳无法打通高智晟和他太太耿和的电话。
    
     六天后的28日夜里,胡佳先生在北京家中接受采访说:“今天已经是周五了,大约从周三开始,我们就再也没有他的任何信息,无论是来自高律师本人,还是来自耿和的。”
    
    * 高智晟律师简况 *
    
     2004、2005年, 维权律师高智晟曾经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2005年11月30日,北京市司法局决定给予高智晟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停业一年处罚。
     2006年4月26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四百二十一票对零票表决通过一项议案,敦促中国政府立即停止骚扰高智晟律师,恢复晟智律师事务所执业权,并修改有关法律,使其符合国际标准,辩护律师能真正发挥辩护职能。
     2006年12月,高智晟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他和他的家人一直处于被监控中。
     今年6月27日,奥地利布鲁诺-克莱斯基基金会授予高智晟律师第13届“2007年奥地利布鲁诺-克莱斯基人权奖”。
     6月30日,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授予高智晟律师“勇敢提倡者奖”。
     在北京的高智晟律师未被允许出国领奖,并受到警方威胁,不许他公开发表文章和言论。
    
    * 高智晟发表文章,次日受警方威胁 *
    
     9月15日,高智晟发表了《黑社会化的警察权力的普及化及日常化》。
     第二天,高智晟律师受到警方进一步威胁。
     胡佳先生说:“9月16日,警方进了一大堆人到他家进行搜查,主要是查他写的文章,还要设立一个思想改造小组。当时直接威胁高智晟律师,要长期控制他‘完全切断你和外界的联系,完全禁止你发出任何的声音’,他们赤裸裸这么讲。”
    
    
    * 高智晟发表“致美参众议院公开信”,两天后被警方带走 *
    
     9月20日下午,高智晟“致美国参众议院公开信”在美国发表,信中分八个方面谈他所知道的中国人权和环境等方面问题。
     两天后深夜,胡佳先生得到高智晟律师被警方从家中带走的消息。
     胡佳先生说:“22日晚上,大约七八点鈡的时候高律师被带走的,警方当时气势很逼人,耿和、天宇(高律师的儿子)和格格(女儿)都在家里,他们相当惊恐。我能获得的信息只是这么很笼统、简单的描述,是非常直接的,但是来自于哪里我不能讲。
     第二天我打高律师的手机,一直关机。我在周日的晚上尝试联系耿和的小灵通,9月18日时曾经打通过。我拨打,响了几声后没人接,我再打第二轮,发现我的电话已经被切断,我马上用别的电话往我家固定电话上打,显示的是占线,而我这边根本就没有用它。
     半小时以后,我的电话恢复,再给耿和打的时候,始终没人接听。”
    
    * 无法联络到耿和 *
    
     问:“现在能不能确定耿和和孩子们在什么地方?”
     答:“我最后的信息到周三,他们还在家里。在此之后,到今天周五,没有任何信息更新,所以我无从肯定他们是不是在家。怎么都联系不上。”
    
     我通过越洋电话,向住在新疆乌鲁木齐的耿和的母亲询问是否能联络到耿和。
    耿和的母亲说:“我给她打电话没打通,既然打不通,那可能就是有事吧,要不就是把电话给她撤了。”
    
    * 为高智晟传递文章的黄燕同时被绑架回荆原籍 *
    
     就在高智晟律师被警方带走的几乎同时,在北京帮助高智晟律师向外传送文章的高家的朋友黄燕女士,也被警方绑架回原籍湖北荆州。
     9月25日晚上,黄燕在路上打电话给胡佳。
     以下是一段电话录音:“胡佳,在22日的晚上,他们拿一个口袋。。。十多个人到我这边,用口袋把我的头一包,然后用胶布把嘴和眼睛的地方一封,脱掉鞋,把我的头往车上撞,把手反背,让我把头低下来。五个警察,三男两女。男警察左右打我嘴巴,女警察用装着矿泉水的瓶子往我后脖子上打。”
    
    * 两个姐姐在荆州见到被软禁的黄燕 *
    
     住在湖北荆州的黄燕的姐姐说,27日晚上接到黄燕的电话,后来见到黄燕。
     黄燕二姐说:“她打电话回家,叫我们拿衣服给她回来洗,我们才知道她回来了。她六点一刻打的电话,和她见面是七点半左右,几分钟时间。她在闹市区四湖宾馆里,四层,现在被公安局软禁了。”
    
     问:“公安局有没有出示相关的法律文书?”
     答:“什么文件都没有出。公安局把一层楼都包起来了,全部在那边住。和公安局的都在一起见的面,不能和她单独见面。”
    
     问:“从外表看她情况怎么样?有没有看到什么伤?”
     答:“没看见伤,精神上看着还算可以,就是好像腰伸不蛮直的。公安局的不准她回家。”
    
     问:“您看到公安局的有多少人?”
     答:“两个女的,三个男的,再还有人在休息。”
    
     黄燕的大姐第二天和二姐一起去送衣服,也见到黄燕。
     黄燕大姐说:“今天我和妹妹一起去送衣服,她还在这个宾馆,旁边有几个人,就没有深说。问她‘有人打过你吗?’她说‘在这边没人打,在北京有人打过’”。
     问:“看着黄燕的是警方的人吗?穿没穿警服?”
     答:“都是便衣,就是我们本地警方的人。”
    
    * 访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何俊仁律师 *
    
    何俊仁律师:愤怒谴责对高智晟一家作法反人权、反文明――
    
     9月25日中秋佳节月圆之夜,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立法会议员、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律师就高智晟律师被警方带走,下落不明发表谈话。
     何俊仁律师说:“我以为,主要是因为他给美国国会议员发了一封公开信,公开批评了政府对法轮功、对维权人士、维权律师的打压政策,好像是这些公开的批评导致他现在被拘禁。
     这两年,他们对高智晟主要是用镇压的方法,完全是违犯了他个人的人权,而且主要是针对他发表的言论,他也没有什么行为,是对这个国家的安全构成什么威胁,但是政府用各种方法来对他进行迫害,而且对他的家人进行长期滋扰、威胁、打压,连他年纪小小的儿女也不能放过。我觉得,那是非常违反文明的作法 。
     对这样的行为,我是表示非常的愤怒。
     我们发表了公开的、对这些事件的谴责,表示我们对高智晟个人安全的关注、和高智晟家人免受到长期政治上的滋扰等等方面我们的要求。
     希望全球关注中国人权的团体也会表示同样的关注。
    
    何俊仁律师:奥运与人权――
    
     现在奥运快要来了,很多人都热切地希望奥运能够在北京成功举行,很多人觉得奥运带给我们民族很大的光荣,但是我们看到现在这些人权问题,看到像高智晟这些代表社会良心的人,受到这样的不文明的对待。我觉得,这是带给我们整个民族很多羞辱。
     我希望中央的领导人要好好地反省这些事情,对那些违法的官员,立刻采取行动,让他们停止这些非法的行为。知道这些事情的人应该公开地表达他们的意见。
     在不同国家的公民,则应该对自己的政府有一个要求,就是他们参与奥运的时候,也应该对中国政府表达一个诉求,就是‘我们应该尊重每一个人的基本的人权’。”
    
    何俊仁律师:维权者失去自由,国家应羞愧――
    
     何俊仁律师在中秋之夜,表达他对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及其家属的关注和关心。
     何俊仁律师表示:“在这个中秋佳节的时候,能够跟家人快乐度过的同时,我们也希望,我们常常关注的异见人士、维权人士,像高智晟、郭飞雄、陈光诚等等,能够回到自己家人的身旁,那是很基本、很卑微的要求。
     现在看着他们跟自己的家人分开,失去个人自由,我们感到非常哀伤。
     我觉得,我们的国家应该感到羞愧。”
    
    * 十四位维权“风云人物”中三家两度中秋难团圆*
    
     何俊仁律师以上提到的高智晟、郭飞雄和陈光诚三位先生,都曾入选香港《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当年十四位中国大陆法律工作者入选,而今三位失去自由,今年中秋节他们三位是第二次不能和家人一起过中秋。
    
    何俊仁律师:当权者做很多不能见人的事情――
    
     中秋之夜,维权人士高智晟、陈光诚和胡佳的家门前,都被当局派来的监控者包围着。
     何俊仁律师认为:“这是代表了当权者做很多不能见人的事情,害怕他们这些手段被人知道。我相信,关注高智晟、陈光诚、郭飞雄的朋友们都会尽量收集有关资料,我相信,很多事实是会公开的。”
    
    * 郭飞雄家人今年的中秋节 *
    
    郭飞雄案挂一年多,“补充证据”还“无合议结果”――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曾经参与太石村维活动和营救高智晟律师。去年9月14日,郭飞雄被以“涉嫌非法经营罪”拘押,后被以同样涉嫌罪名起诉,曾因证据不足两度“退查”。关押期间,郭飞雄见律师自述,遭到包括电警棍电击男性生殖器在内的酷刑逼供。今年7月9日开庭后,检方要求补充证据。郭飞雄现被羁押在广州市第三看守所。
    
     9月26日下午,在广州家中的郭飞雄的妻子张青,向有关方面询问案件进展情况。
     张青讲:“快四点鈡时,跟广州天河区法院打了电话,我问案情进展怎么样,张昊(法官)接的电话,他说现在合议庭还没有合议结果。”
    
    张青:郭飞雄来信“问朋友好!”“问律师好!”――
    
     星期一我去了一趟第三看守所,给我先生送了些钱去。我想,一般如果上午送到的话,下午或第二天就会给到他,正好在中秋节之前。
     虽然见不到人,只能送一点钱给他,他起码知道这个时候我来看过他,让他高兴一下。
     前一阵他给我写了好几封信,都收到了。”
    
     问:“有没有什么想要外界知道的消息?”
     答:“就是‘问朋友好!’‘问律师好!’,其它一些跟我谈的就是小孩子的教育问题。”
    
    张青:孩子们对爸爸的思念――
    
     郭飞雄夫妇的女儿杨天骄小名西西,十一岁;儿子杨天策小名金宝,六岁。张青谈孩子们用他们的方式表达想念爸爸。
     张青举例:“杨天策经常说‘你现在就去打电话,马上就去打电话,叫他回来’,我说‘好,明天就打’,因为以前他吵得太闹的时候,我就会带他去打那个以前的电话,然后电话就说‘你打的电话无法接通’,我跟他说‘那我们明天再打’,他就好生气,把床捶的‘咚咚’响,‘究竟打不打得通?’他在那里生气发脾气。。。
     他这段时间经常提起他爸爸,西西也是。经常是她说什么,有时我不太好说的时候,都不太敢接她的话。记得有一天她说‘爸爸以前去美国的时候,他天天打电话回来,现在怎么不打了?’有时话不好回,我就干脆别作声,或找别的话岔开,她就忘了。”
    
     问:“在西西心目中爸爸在哪儿?”
     答:“她也不晓得他究竟在哪里,但她知道情况不妙。”
    
    在艾晓明教授家过中秋节――
    
     今年中秋节,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女士邀请张青和孩子们到她家过节。
     张青说:“应该说,这个中秋节过得还不错,一早上,我的妹妹就来我这里了,给我送来月饼。
     晚上的时候,去艾晓明教授那里,她上星期五就通知我们,中秋节晚上去她家吃饭,金宝和西西也都知道,还挺高兴的。晚上就去了艾老师家。应该说过得还可以。”
    
    张青:致信胡锦涛无回音――
    
     8月14日,郭飞雄的太太张青在互联网上发表“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控告对郭飞雄的酷刑和伪证。
     8月20日,张青通过邮局,以‘特快专递’寄往胡锦涛办公室和中纪委信访办。
     8月24日,张青通过邮局查询,得知对方已经签收。
    
     9月28日晚,我问张青:“现在有没有什么回音?”
     她说:“一点回音都没有。”
    
    * 陈光诚家人今年的中秋节 *
    
    陈光诚在狱中,袁伟静被严密监控――
    
     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今年1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现在临沂监狱服刑。
     从2005年8月到现在,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之中。
     2006年,陈光诚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对世界最有影响力一百人”,陈光诚今年获得素有“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麦格赛赛奖”,他未被准许前往菲律宾领奖,袁伟静要代他领奖,被当局有关方面从机场绑架回家,护照被扣留。
    
    袁伟静:吃睡在家门前的监控者们――
    
     袁伟静今年获得美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第五届“受难者家人奖”。
     这个中秋之夜,四岁的儿子由娘家母亲帮助照看,袁伟静带着两岁的女儿,陪着陈光诚七十多岁的母亲一起住在东师古村家里。
     袁伟静当天夜里谈她怎么过这个中秋节:“说老实话,我今天一天。。。因为在中国这个节日是比较重要的,又是一个团圆的节日,电视上的一些节目,什么‘花好月圆’呀,说老实话,我只能听,都不敢看那些画面。”
    
     问:“监控你的人他们回家过中秋了吗?”
     答::“不回去,都在门口呢。七个人,我也特意出去看了一下,他们会不会吃月饼。我看到政府专门给他们提供了比较多的一些菜,比平常丰盛一些。用一块砖垫着,菜放在一个小锅里,那样吃的。他们除了每天挣九十块钱工资之外,吃的东西,都是政府提供。
     我如果把大门关上以后,他们就紧贴着我们院门,睡在地上,早上如果我去开门开得比较早,就能看到两个人在那地方。再远,有五、六米他们就躺在沙上、或躺在树底下,院子西边也有躺在地上的。”
    
     问:“每班一共几人?”
     答:“七个人,两班。”
    
     问:“门外就是这样的人,中秋之夜是什么心情?”
     答:“没有什么特别的,我们只是一种思念。光诚所做的事情,我想中国有一天会清楚的,我相信有一天他会被无罪释放。”
    
    袁伟静维权,“复议申请”立案――
    
     9月28日,袁伟静得到消息,她说:“今天丁律师告诉我,我的‘复议申请’昨天立案了。”
     我就此事采访了袁伟静委托的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主任莫少平律师。
     莫律师表示:“袁伟静去出境,为陈光诚领取‘麦格赛赛奖’,被中国北京海关阻止出境,并且扣留了她的护照。袁伟静有权通过法律程序,主张自己的权利。就是说‘你阻止我出境,扣留我的护照,是否有足够法律上的依据?’我们认为,中国海关北京关,这个具体的行政行为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所以我们提出行政复议,要求北京边防总队核实。
     当然,他们如果认为是符合法律规定的,下了这种决定的话,我们仍然可以通过行政诉讼程序向法院起诉,维护袁伟静的权利,所以,我们现在是第一步,提起‘行政复议’程序,现在已经立案了。”
    
     袁伟静委托的另一位律师丁锡奎先生说:“根据我们国家的《边防检查条例》,国务院颁布的行政法规,禁止出境啊,包括收缴证件,是有一定条件的。那么这次收缴袁伟静的,我们认为不符合法定的条件,所以我们提出复议。”
    
     问:“整个复议过程,时限是多少天?”
     答:“应当是六十天,从昨天星期四开始开始算,复议程序是单独的一个程序,在两个月之内,这个案子必须审结。”
    
    * 胡佳、曾金燕家的中秋节*
    
    胡佳先生:国保们睡在门前――
    
     中秋之夜,被国保监控者围堵住家门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先生说:“十四,或者十六个人,他们现在在我家楼道里面,放了两块大的木板,晚上可以铺在地上,在上边睡觉,还有人每天把那种新的纸箱折叠开,直接铺在我家门前只有一层铁皮之隔的地方,在那儿点上蚊香,睡在那里。我家等于门都给封住了。”
    
     胡佳和他的太太曾金燕都是艾滋病方面的社会工作者,并致力于维护活动。近年胡佳多次被警方绑架、殴打、软禁。曾金燕今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对世界最有影响力一百人”。今年6月,他们夫妇正常出国访问,在机场被拦截,曾金燕的护照被收走。,
    
    胡佳先生:高智晟和他家人的自由意味着所有人的自由――
    
     中秋之夜,胡佳惦念着高智晟律师的家人。他说:“我觉得现在能做的事情。。。国际媒体,尤其在北京,奥运会之前是有新闻采访自由的。不管当局给高智晟律师安上什么罪名,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她完全有接受新闻采访的权利。我希望国际媒体,尤其是在北京的这些同仁们,能够前往高智晟律师家,甚至也可以到高律师女儿格格的学校去看一看,北京和平街一中初三三班的格格,上学是警察在后边跟着。
     我现在依然这么认为,从一个个体公民而言,高智晟律师。。。当然也搭上了他的家庭,依然是中共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国保局中,针对公民个体中最具有挑战的一个。其实他为我们很多的人,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在他处于危难之中的时候,我们不能袖手旁观,应该伸出援手,从各方面发出呼吁,还高智晟律师自由,让他回家,与家人团聚。他的自由其实意味着我们所有人的自由。
     今天这个月圆之夜,这个中秋节等于是属于别人的,不是属于高智晟律师他的家庭的。
     现在我跟你说话的时候,站在我门外,或者躺在我门外的那些警察,我根本就不去多想他们了。我现在只能想着耿和她有多担惊受怕,高智晟律师又在哪里,他有没有受到那些警方的虐待?哪怕他们夫妇。。。还有孩子们,能够在梦里相会,也包括像郭飞雄和他的妻子孩子,像吕耿松和杨春林、周恒,包括在冤狱里的许多许多朋友。”
    
    * 对华援助协会呼吁释放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 *
    
    傅希秋先生:中国的人权形象跌到谷底――
    
     9月26日,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呼吁中国政府释放高智晟律师和他的家人。
     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接受我了的采访。他表示:“因为高智晟律师在前两天向美国参众两院议员和布什总统发表公开信之后,遭到有关方面的绑架和挟持,外界又一次跟他失去联系。
     我感到极其悲哀、非常伤心,这样一个敢于直言,完全是以和平的方式来推动中国的法制进步和人权进步的良心的基督徒的人权律师和他整个的家庭受到这种不公正的待遇,我觉得真的可以说中国的人权形象跌到了谷底。我也很忧虑他们的安全度如何,是不是又受到酷刑的折磨?心里很不安。
     我们也会透过各样的方式继续呼吁和营救高智晟律师和他的全家。”
    
    傅希秋先生:忠告决策者――
    
     傅希秋先生说:“我也特别想借这个机会,向这些对高智晟律师和他全家实施绑架和‘围剿’行动的决策者提出一点忠告。一个自称还是有一点法制精神的政权,如果做到这个地步,不会受到国际社会尊重,并且会在中国法制史、世界人权史上,记上耻辱的一页。会给中国政府所宣告的无论是人权,还是奥运前的形象都会留下耻辱的一页。
    
    傅希秋牧师:向全世界基督徒呼吁――
    
     高智晟过去经历了那么多面对恐怖性的行动,也因着他出于良心的举动,使他和他的亲人所受到的这些巨大的牵连、痛苦和折磨,我觉得实在是令人痛心。包括高智晟从前的同事郭飞雄先生,也是在援救高智晟的过程中被抓捕,在监狱里经历了那么多的酷刑折磨。
     我们呼吁全世界的基督徒,举起圣洁的手,为中国的人权状况,为高智晟和他全家、郭飞雄和许许多多关押在中国监狱、劳改场所的千千万万的良心人士、为信仰受迫害的人士、因为言论自由而入狱的新闻记者、作家等人士,为他们祷告!
     我们也会使用我们自己特别的管道,向美国政府和欧洲联盟提出我们的建议,希望他们也能在这个时候向中国有关方面施加压力,提出释放这些良心犯的要求。”
    
    * 访《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 *
    
    胡平先生:高智晟发表言论属基本人权――
    
     在美国的《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先生表示:“第一就是希望各界、包括国际社会对高智晟的被拘禁高度关注。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高智晟又对外发表了不少言论,首先他严正否认他在过去曾经迫于压力被迫承认的一些所谓‘罪行’。这一点我觉得也是非常重要,因为尽管在此之前,我们都还是非常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情,那么现在他本人又直接出面,对这点作出了很明确的说明。当然我想他也非常清楚,他这种作法会冒多么大的风险,特别是他在此之后还发表了一系列的言论,对各种中共当局侵犯人权的劣迹进行了一些揭露,包括给美国的参众两院写信这些事情。。。
     当然这里需要说明的一点就是,本来高智晟他发表这些言论,都属于言论自由,属于最基本的人权,和什么‘判三缓五剥夺政治权利’都毫无关系。当局这么做,从法律上来讲毫无道理。
    
    胡平先生:中国举行奥运会,人权更恶化――
    
     我原来也讲到过,在像中国这样不民主的国家、专制的国家举行奥运会,本来就可能产生两种效果――一种是促进这个地方人权的改进;另一种就是使这个地方的人权更恶化。从今天中国的情况看起来,显然是属于后一种。
     当局为了2008年奥运的时候能举办得顺利,营造出一派歌舞升平的‘盛世’景象,没有任何抗议活动、反对声音,让外国人、让各种游客都看不到中国的问题,而他们又不愿意在人权问题上作出切实的改进,所以他们一定会加强压制的力度,提前‘清场’。
     作为外界,一方面要尽可能地了解高智晟家人的实际状况,并尽可能予以道义上和其它方面的支持。”
    
    *“支持高智晟致美国参众议院公开信 ”*
    
     9月25日,在美国的“全球声援高智晟联合会”发言人伍凡、张雪容发表“支持高智晟致美国参众议员公开信”。
    
    发言人伍凡先生:关心高智晟的安危――
    
     伍凡先生说:“我们首先对高智晟的安危表示关心,到现在没有任何下落,表明中共非常害怕他出来讲话。他这次给美国参众两院写的公开信,尤其提到‘对法轮功已持续了八年的惨烈镇压’,虽然他是基督徒。再有,他对奥运的看法,其他还有对‘地下’教会的镇压,他都提到了,都是事实。这封信大概触怒了北京的高层,把他关起来了。这就证明中国根本没有言论自由嘛,有什么言论自由?
     所以我们写这封信支持他,让美国国会重视他这封信。
     中国的外交部长对外公开宣称‘不要把北京的奥运和政治联系’,可是中共自己对内讲‘奥运会是最大的政治’,这不就是内外欺骗吗?”
    
    发言人张雪容女士:营救高智晟,直到他和家人自由――
    
     张雪容女士表示:“我们积极的把高律师的信、还有媒体上对他的报道都会发给美国的政府,把我们这个公开声明的内容也包括在里面,向美国社会广泛递交。
     我跟高智晟律师也是联系比较多的,中共对他的恐吓、威胁家人都是非常大、非常多,虽然高智晟律师处境这么艰难,但是他要把他所了解到的所有在中国大陆对人权的迫害、对环境的破坏、好多灾难,他要把他讲出来,让全世界关注。
     我们非常钦佩他这种勇气,我们就要去营救他,一定要做到高智晟律师被释放,归还他自由,他的家人不再受迫害为止。”
    
    * 访法学博士滕彪律师 *
    
     中秋之夜,我通过电话还采访了中国的法学博士滕彪律师。他说:“现在我感觉北京国保他们也在考虑怎么样来反应,他们以为把高智晟放出来之前就完全把他给搞定了,用各种办法想让他不再公开发言,现在尤其是中共‘十七大’这个阶段,他们肯定会采用最严厉的办法,让他不能和外界有任何接触。
    
    记者与律师:法律问答――
    
     问:“从中国现行法律上来说,按照法律条文,像高智晟律师这样‘缓刑’和‘剥权’期间可以享有的自由应该是怎么样的?”
     答:“‘剥夺政治权利’包括像选举权、担任一些职务的权利、参与政治活动的权利,这个权利是依法被剥夺了。但是人身自由,包括朋友见面、对外界的联络,也包括写作的权利,那是没有剥夺的。
     所以用这种办法完全剥夺他的通信自由获得信息的自由是完全没有法律依据的。所以高智晟他做的这个事情,即使从法律上说,也不能说他违反了‘剥夺政治权利’的规定。”
    
    滕彪博士:欢歌笑语之下的苦难――
    
     谈到中秋之夜很多维权人士的家庭不能团聚,有的维权人士的家门前有监控者把守,滕彪律师认为:“本来应该是家人团圆的一个节日,当局却用非法的手段,来剥夺、限制他们的自由。
     表面上来看,从电视里面的节目上看,中国处在一种欢歌笑语的状态,但是这些东西实际上是建立在很多国人的这种苦难的基础之上。
    
     所以,至少我们能作的是,记住这些在这种节日里仍在受难的中国人,记住他们所承受的这些事情。”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是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网页WWW.RFA.ORG普通话“心灵之旅”专栏收听,听更多节目可用Google 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飞雄案开庭法庭内外 / RFA张敏
  • 陈光诚狱中被打、家人遭恐吓之后 / RFA张敏
  • 郭飞雄案报道 / RFA张敏
  •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十四)/ RFA张敏
  • 元旦芬兰记者登门访胡佳 / RFA张敏
  • 高智晟宣判后回到家中 营救高律师(之十)/ RFA张敏
  • 高智晟案开庭引起反响 警方对高家最新举动/ RFA张敏
  • 盲人陈光诚的眼睛 / RFA张敏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四)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三)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