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专访黄燕:受高智晟律师委托发表警方禁发文章/RFA张敏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6日 来稿)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7,09,15)
     (博讯 boxun.com)

    * 黄燕离开高智晟家两小时后受访 *
    
    受高律师委托发表警方禁发文章――
    
     9月14日晚上,在北京的一位家庭教会基督徒黄燕女士成功进入了被监控的高智晟律师家,见到了高律师一家人,并受高智晟律师委托发表一篇今年七月以来,警方严禁高智晟发表的文章。
     离开高智晟律师家两小时之后,黄燕女士接受了我的采访。
    
     问:“请问您是几点钟进高智晟律师家的?”
     答:“大概是八点四十分,到的他们家。”
    
     问:“门前有没有监控的人?”
     答:“很多警察,楼上楼下都是的,一般任何人都进不了的。”
    
     问:“那您是怎么进去的?”
     答:“我有时候手上提点菜,他们就以为我是楼上的。”
    
     问:“高律师的状态怎么样?”
     答:“高律师今天看起来好像很憔悴。”
    
     问:“家人呢?”
     答:“格格在做作业,耿和在。情况还好,但是肯定心中很烦,被当局压着到这样,真正的情况不能讲,很多事情不能做。”
    
    高律师问外界是否看到他的声明――
    
     问:“高律师主要跟您说些什么?”
     答:“问有没有看到他写的一篇声明。”
    
     问:“是9月7日互联网上发表的高智晟署名,落款4月20日的声明?”
     答:“那个声明把他所有在监狱的事情经过都讲出来了。”
    
    高律师说当局不给他家人办护照――
    
     问:“高律师还说了什么?”
     答:“说‘耿和、格格和天宇的护照,当局没有给他们办’,他希望把这件事情发表出来。”
    
     问:“他们不给办,给出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答:“就是说邀请函不符合规格,就这一句话。”
    
     问:“您今天在高律师家,到几点钟出来的?”
     答:“差不多九点半才出来。我身上有高律师文章。”
    
    警方禁发《黑社会化的警察权力日常化及普及化》――
    
     问:“今天商定要向外公布的文章,您讲讲题目好不好?”
     答:“题目是《黑社会化的警察权力日常化及普及化》。”
    
     问:“这篇就是警察威胁他无论如何不能发表的文章吗?”
     答:“对。7月16日写的。过后几天把他弄到一个宾馆里,几乎打起来,说如果发表,马上就把他丢到监狱里面去。
     高律师也作好准备了,他说他的声明已经写出来,前几天发表了。他说,在外边还是这样时时刻刻被监控、软禁,被跟踪,和在里边没有什么两样,只让他多见了一点阳光。
    
    * 警方的要挟与事情的始末 *
    
     主要是因为耿和和格格、天宇在,他们用家人来要挟他,就好像用喻拯的事情来要挟我,‘几万块钱不给你,然后我自己来牵制你,让你听我的话’,我觉得他们太卑鄙下流了。”
    
    黄燕:我在蔡卓华案开庭时认识了高律师――
    
     黄燕这里提到的喻拯是她的外甥,今年元月在北京被殴打致伤。事情还要从头说起,说到黄燕是怎么认识高智晟律师的。
    
     黄燕说:“我是2005年7月旁听蔡卓华的案子,连我阿姨,就是蔡卓华的母亲都不让旁听。。。我来北京也是为一个朋友的案子,身上所有的钱花光了,吃饭的钱都没有了,我认识了蔡卓华的母亲蔡来仪,在蔡阿姨家里住了两、三个月。蔡卓华案开庭,蔡卓华的母亲都不让旁听,我拿了两张假的旁听证,带了一个朋友进去。
     我见高智晟律师替蔡卓华辩护的实在是太好了,我真的好激动,这才是中国真的律师,因为蔡卓华案子上面有每个人的电话,我就给他打了电话。
    
    收高家侄儿作徒弟引来公安 ――
    
     我来北京是为了朋友的案子,我是从湖北荆州来,以前开了一个店,做美容一类的,技术相当好,我带了高智晟律师的侄儿,他想跟我学一下。高智晟律师今天下午把他侄儿送到我这边来,明天公安局十多个人,又是摄像什么,就把我弄去软禁一天。
     晚上我说‘你们送不送我走?已经八点半了。早上八点半把我弄出来’。他们说‘我们今天叫你来的事情,你千千万万不能对外界说,如果对谁讲的话,你就要被判刑。你更不能告诉高智晟,今天我们把你弄来关了一天。如果外边有人问你,为什么把你弄走一天,你就说‘有关基督教的事情’。他们也都给我捏造好、拼凑好。
     然后,我已经走出门,他们又把我叫回来‘你再说一遍我们刚才告诉你说的话’,就像导演教演员那样。这是2006年2月14日。”
    
    外甥喻拯被殴打致伤――
    
     黄燕说:“喻拯当初就在这边做豆制品批发,后来就被打了。”
    
     问:“当时他多大年纪?”
     答:“二十三岁。”
    
     问:“被谁打的?”
     答:“市场里的保安。在打他之前十多天,保安给我发了信息,说公安局要找我麻烦,叫我去一个公园里边和他见面。那天晚上风挺大,我没理他。他说‘我有很重要的情况告诉你,安全局、国保、公安局都在找你,你赶快离开北京回老家,不离开北京是不行的’。我说‘谢谢了,我不会听你的’。他们软禁了高智晟律师以后,软禁了我。
     2007年1月6日他们动手打了喻拯,8日又打。后来打的时候,打得送去急救的。”
    
     问:“喻拯被打到什么程度?”
     答:“鼻子粉碎性骨折,鼻子至今都是歪的。
     自从抓走高智晟律师,软禁我之后,首先是不让喻拯在那边做,还把他的摊位都封锁了,叫他走。”
    
     问:“他被打是在什么地点?”
     答:“亚奥贸易中心。
    
    要挟、牵制与欺骗――
    
     喻拯现在又回到了荆州。当时我要代高律师发这篇文章(《黑社会化的警察权力日常化及普及化》,市公安局的和孙迪(音)。。。孙迪是北京市总国保处的处长,他说他来出面处理,他们不让发这篇文章,说喻拯的事情一定让他们来处理,处理好、处理圆满,说这篇文章怎么都不准发。
     最后处理的结果是怎么样呢?别人把这个赔偿费已经给他们(在孙迪他们手里)了。我们当时自己所谓的‘摊位费’是自己拿出来的现金(赔款里有这部分),现在用(赔给我们的,已经付的医药费等)我们自己的钱,来牵制我们。
     他的手下和我讲过‘黄燕,你到底离不离开北京?你是真的离开北京吗?’说如果离开北京的话,这钱就给我。如果不离开北京的话,这次给点,那次给点。
     就用这种方法来牵制我,就像高律师的家人一样,我不给你的家人办护照让他们留在国内,你就不敢怎么样,你得老老实实听我的。”
    
    “哪怕辞工都得来”――空跑一趟,白站十三小时
    
     问:“打喻拯后来是由谁赔偿的?”
     答:“市场和那个保安人员赔。首先是派出所不准赔,但是后来通过高智晟律师出面,派出所又害怕,后来孙迪说他来帮助高智晟律师处理。这件事情很明显,你很容易看出高律师到底有没有妥协。
     喻拯元月份被打,现在那个钱已经给了他们一、二十天了,孙迪才打电话叫赶紧来。
     这次喻拯没有买上票,因为喻拯当时刚刚实习完,那个公司不可以请假,他已经委托高智晟律师、委托我了,委托书拿给孙迪看,说‘行不行?’,孙迪说‘不行,哪怕辞工都得来,不管怎么样,10日一定要赶过来’。
     喻拯10日买的站票,一直站到北京,站了十三个小时。站到这边来的时候,孙迪派了国保的,见面一句话都没讲就说‘你下次可以不来了,可以拜托高智晟律师,拜托你小姨’,你说,他们是不是卑鄙下流到极点了?
     他就是想用这一点我自己的钱来牵制我。”
    
     问:“赔偿多少钱?”
     答:“看病医药费看了两万多块钱,摊位费一万多块钱,还有来往的交通费,这回是来的第五次,每次都是被骗过来的,都说‘处理你的事情,赶快来’,来了之后又不处理,又叫他回家。
    
    黄燕:我作好准备
    
     高智晟律师认为,这件事情都是因他而引起的,他说,一定要管这件事情,当时警方不准他管,他们来管。
     于是高律师就写了这篇文章,我那天说要发表这篇文章,他们知道文章在我手上,就说他们来管。之后,这钱已经到他们手上,现在又把喻拯骗过来。。。事实就是这样,不准我们说出真相。而且特别不准我接近高律师,因为我知道高律师的真实事情太多了,肯定哪一天也会把我软禁或者抓起来判刑,我作好准备了。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是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的。
    
    
    

附文:自由亚洲电台首发
    
    
    

黑社会化的警察权力普及化及日常化
    

作者:高智晟
    
    面对最近国内媒体惊呼的山西黑砖窑事件,我没有半点惊讶。如有人告诉我这样的反人类事件在中国的某一个地方已被根除,不再会发生了,倒会使我惊讶得血脉膨胀。
    对于如此黑暗的事件,海内外媒体整体的惊讶状似乎告诉人们:法西斯式的暴行在我们的社会里是偶然的、极其罕见的。
    
     权力的黑社会化非常可怕。但比这更恐怖的是黑社会化的权力普及化和它的完全日常化。而这正是今日中国专制权力反动至极的最显著标志,尤以当下国家恐怖主义的警察权力为甚。
    以中共政法委、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及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近两年时间里加诸于我及我全家的所作所为,秘密警察完全成为国家黑社会分 子的事实昭然若揭。其中几个标志是:人,群来群往,无名无姓,几乎从不说一句话,公开持续地在你身边及住宅旁,面无表情的展示着花样不多的泼皮无赖式非法行经,仅有极少数几个人偶以墨镜、口罩遮脸;车,要么无牌照,要么牌照遮掩起来或挂伪造的牌照(跟踪我的车辆中同一辆车隔几天即换一付牌照)。
    
    2006年9月初,在我被非法绑架半个月后,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匪警们就在我家的窗户下盖了间平房。实际上他们原本计划长期盘踞在我家里室内,但8月20日朋友的探访发现了警察们非法赖在我家中。海外的持续谴责,格格的永不停歇地拼死反抗,打乱了匪警们的计划。我们全家零距离观察黑社会权力日常化的秘密警察们。那间小平房的墙上居然非常整齐地挂着三个月交接班的“工作记录本”。每天都能在规律的时间看到,这些用黑帮方式行使权力的群体对其“工作”的纪录及认真交接过程。那完全程式化、日常化的专业工作过程,让我们能真切的感觉到黑帮警察权力早已日常化,且是深入到执行者的内心和骨髓中。
    
    最近几个双休日对我来说名不符其实。每至这样的日子,成群结队的来访者纷至沓来。我无须对人保密,时刻犬视着我家门口一切动静的秘警察们对此亦心知肚明。政法委下属的秘密警察系统显然敌视这种趋势的复苏。
    
    从来访者的口中得知,他们中的许多人在今年年初的不同阶段因来探访我而被暴力架至我楼下的小平房内。大部分的遭遇如出一辙,即绑架者熟练地从抽屉里拿出事先备好的A4纸,递给被绑架者。纸的左上角整齐写着“高智晟坏蛋”几个字。面无表情的绑架者们命令来访者:“照着这句话写满这张纸。说明你与党和政府保持一致。既然你说和高智晟没关系。抄一页纸有什么大困难?!不抄就证明你和他是一伙的。后果自负!”秘密警察们的无耻和龌龊令人匪夷所思,心态扭曲,行为荒唐,然而他们似乎自己从来不自知。一位江西来访者说:“我不写,他们折磨了我 11个小时。我感觉他们太无聊。他们吓唬不住人。”
    
    说心里话,对络绎不绝的来访者,秘密警察非常忌恨,企图以恐吓与暴力根绝之。而持续接待来访确实影响到我正常的休息,毕竟看守所的炼狱给我留下了些许身体的损伤,我必须用多一点的休息来弥补,但这些是都是快乐的“烦恼”。一方面,众多的来访表明,持续了近一年以纯粹黑社会化的恐怖手段打压来访者的非法行动彻底失败,表明了在暴力恐怖面前,我们民族的浩然正气依然存在于部分中 国同胞身上。另一方面,他们带来了封闭中的我难以获得的许多宝贵信息。而这些来自中国各地的受害者信息的共同之处,是又一次例证在今日中国黑社会化警察权力的普及化及完全日常化。
    
    郑明芳,一位来自天津的勇敢公民。因坚持揭露当地的贪官酷吏及对百姓人身权利的侵犯和对财产的肆意掠夺,当地警察在那些犯罪官吏的役使下,几年里对她多次非法关押。最长的一次达两年。我曾于前年到天津看望她,她被关押期间遭遇到的酷刑折磨,闻者毛骨悚然。当时她浑身浮肿的情景至今想起令人颤栗。历经非人折磨后,她活着走出监狱。但当地的警察并没有从此放过她。每天若干政府政法部门车辆,二十多名黑警察和打手围堵在她家门口半年之久。直至胡佳从北京驱车百公里去天津蓟县郑明芳家探望后恶警们才暂时撤走。长期围堵中她多次被围殴,现她家已经彻底倾家荡产。“我要控告到底直到死!”这是她临离开我家时的最后一句话.
    
    来访者把段惠民惨死的照片放在茶几上,吓得我女儿格格尖叫起来。大人们对孩子的尖叫都没有了任何反应。尽管大家见惯了现今时代专制制度下政法部门干出的太多惨绝人寰的血腥,但悲愤还是明显地主导了在场除孩子外的每一个人。2006年 11月 3日凌晨1点钟左右,正在梦中的段惠民、段春芳兄妹俩,在他们睡的北京某招待所被上海驻京办的高伟国处长等10余名打手绑架至车上进行了长时间的野蛮殴打。据后来活下性命的段春芳讲,当时场面恐怖,上海政府人员手段野蛮残暴。国家黑社会匪徒们行凶后竟还向“110”报了案,说是被害人“寻衅滋事”。北京警方到现场后看了一切,他们心知肚明发生了什么。但这些无人性的北京“执法者”还是将一直在吐血不止、已被打得奄奄一息的段惠民背铐着塞进警车后备箱里带走。而行凶者则未被盘问一句话。令人发指的是,被打成重伤后来未得到任何医治的段惠民于当天下午即被押上开往上海的火车。回到上海后,黄埔看守所的金军副所长对段惠民家属恳请警方以人道救治段惠民的申请断然拒绝,理由是:“段惠民是北京定的性,作的笔录,带着‘帽’回来的。”
    
    2007 年1月2日,段惠民含冤而死。由死者父母具名的控告材料中写道:“亲人的冤死 (终年48岁) 我们如何承受?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他只是为了自己的工作权利向有 关部门举报,政府就这样残忍的杀害了他。天理何在?!人性何在?!国法何在?!”
    
    (待续)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蔡卓华刑满获释无自由 母亲接受采访诉心声/RFA张敏
  • 妙觉法师备斋饭相邀 胡佳夫妇受拦阻难赴/妙觉法师备斋饭相邀 胡佳夫妇受拦阻难赴/RFA张敏
  • “麦格塞塞”颁奖之夜袁伟静又被绑架/RFA张敏
  • 陈光诚妻袁伟静代夫领奖北京机场被绑架/RFA张敏
  • “反右”四十五周年回顾(录音)/RFA张敏
  • 科学家许良英人生沉浮(下)录音/RFA张敏
  • 郭飞雄案延期补充证据/RFA张敏(图)
  • 同一屋顶下的获奖者 袁伟静的亲与友/RFA张敏
  • 郭飞雄案开庭法庭内外 / RFA张敏
  • 袁伟静逃过监控到京寻求法律帮助/RFA张敏(图)
  • 律师、作家呼吁关注郭飞雄案与酷刑逼供/RFA张敏
  • 陈光诚狱中被打、家人遭恐吓之后 / RFA张敏
  • 郭飞雄家人拟向中央举报 法学家谈酷刑、法制与维权/RFA张敏
  • RFA张敏:访丁子霖、张先玲:“六四”十八周年祭(组图) (图)
  • 郭飞雄的律师看不到全部案卷 家人受到各种压力/RFA张敏
  • 狱中陈光诚正挨饿 九十一次要求写申诉书未成/RFA张敏
  • 郭飞雄的律师难阅卷 海内外关注郭案开庭/RFA张敏
  • 访郭飞雄太太张青 细谈警方四次登门/RFA张敏
  • “反右”五十年 北大“五.一九”/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