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曾金燕:大国小民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为了成就一大国一大党,难道就可以牺牲一小民吗? (博讯 boxun.com)

    
    估计宝宝在练"降龙十八掌"和"鸳鸯连环腿",小拳头小腿闹腾得太厉害,我在椅子上都坐不住了。起身伸个懒腰,好想拉着老公的手走出家门到小区绿荫里逛一逛。但是,我不能够,我担心又一次争执甚至打架,也不愿意剑拔弩张的国保警察又对我们虎视眈眈。
    
    连续三天了,非法软禁我们的国保警察,从平时待的小院亭岗,挪到我们住的楼道里,人数增加了不少,椅子从楼梯一直排到楼外。只要胡佳一下楼,便衣国保们马上紧张地站起,阻止他外出。前天,为了出去吃饭,我们据理力争了约一小时,甚至发生肢体冲突,我不愿意胡佳生气或挨打,只好在旁边看着守着,最后还是无法外出。昨天,应麦格塞塞奖获奖者唐锡阳老师之约,与蒋彦永老师、吴青老师、粱从诫老师等前辈聚会,结果一下楼又遭阻拦。胡佳一边喊自己是"合法公民有行动自由"一边往外冲,兵贵神速,我们铤而走险,冲破重围,留下警察们在车后叹气。一路上胡佳连连愤慨"这是什么世道!",又担心后怕,"万一迟几秒钟,就出不来了"、"万一没坐稳出事……"今天一早,就听见说话声,拉开阳台纱窗,看见国保警察们早就摆好椅子在楼下防着。(如果倒一盆水下去,他们正能淋个透。)傍晚,国保警察支队长打电话到我家里,肆无忌惮地威逼恐吓。人如果无耻,什么事情也干得出;有权力的警察如果无耻,就是社会公害。为了实现日常生活最基本的自由,我们也不得不战斗。兵贵神速,但怎么要求一个7个月身孕的妇女"神速"呢?侥幸"逃脱"并冲出重围,只能是偶尔的事,要怪就怪警察们太过自信又太自卑。
    
    国保及国安,这些不挂牌不穿警服的警察,自恃高人一等,横行无阻,难免骄奢又自负,认为天底下没有他们办不成的事,因而"轻敌",不把法律、公民及智慧放在眼里。他们的特权,首先表现在预算上的无节制,以保卫国家安全名义支出纳税人血汗钱,无须审批,无须公告,要多少给多少,怎么花都无第三方过问——想过问的人也不少,只是过问的权利无法实现。他们的特权,还表现在凌驾于一切法律法规上。无任何法律手续和程序,轻易地用黑社会手段干拘禁、跟踪、迫害等勾当,交通违章更是数不胜数。倘若当事人报警,他们只要向警方出示国保、国安的证件,公安警察们就视而不见,不管当事人死活。他们的特权,几乎已经到达要人得人,要物得物的顺心程度,唯一惧怕的,也许只有他们躲在黑暗处的上级。他们的特权,还表现在特权实现手段上的无人性无道义。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实施暴力及迫害,不顾当事人是否无辜善良,也不顾妇孺老人是否疼痛伤心——甚至越是弱势者,他们欺侮起来越顺手。
    
    可国保、国安警察们,又格外地自卑。他们害怕阳光,在阴暗中偷偷摸摸地干害人的勾当。他们以"机密"的名义,拒绝面对世人的眼光与疑问。偶尔也受良心的拷问,往往以更加凶狠的呵斥来回应。长期软禁我们的便衣警察,不敢回答邻居们的疑问,不敢说明自己的身份,不敢解释长期驻守的原因,不敢亮出身份来光明正大地阻拦我们的行动自由。可怜的便衣们,只能用"我只是听从上级命令,其他一概不知"来搪塞推脱责任。还用无赖无耻的语气说:"到时候我不干了,谁也找不到我。能把我怎么样?"
    
    面对着加紧控制并入住我们楼道的便衣警察们,我忧心忡忡。仅仅因为十七大将至?还是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国家政权的真实面目?一大国一大党要碾碎一小民,太容易了。六个便衣警察的注视下,我慢慢地独自下楼走出楼道。扔垃圾,散步,在超市买了三根黄瓜、十几颗大枣和两个芝麻烧饼,慢慢地走回家,吃饱了才有力气在这个大国生存下去。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金燕:今天是Blog日(图)
  • 曾金燕:笑话一则-胡锦涛主席,生活是多么滋润啊
  • 曾金燕:犯傻--社会人向原始人转变之第二步
  • 曾金燕姚立法被截 无法赴欧洲参加联合国人权会议
  • 曾金燕:"胡佳夫妇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禁止离开中国"
  • 曾金燕:与《时代》100人相关的问与答(组图)(图)
  • 曾金燕:谄媚的手机和硬气的移动电话运营商
  • 蔡楚: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 曾金燕:清明节,警察把软禁的事情干得更隐秘
  • 曾金燕:鞭炮噼里啪啦,楼下的警察也回家过年了
  • 曾金燕:高耀洁医生来电话表明立场,敬请关注!(图)
  • 曾金燕:家园里的流亡者 (图)
  • 曾金燕: 暖冬有寒流-软禁的班已经排过大年三十了(图)
  • 曾金燕:无题--陈光诚冤狱中病倒
  • 曾金燕: 吹拂的风,总能带来自由和问候的气息
  • 曾金燕:平安夜月照雪明,圣诞快乐!元旦开心!(图)
  • 曾金燕:12月10日是国际人权日,请传递玫瑰小卡片(图)
  • 曾金燕:陈光诚玫瑰小卡片(请传递)(图)
  • 曾金燕:嫂子,紧紧地拥抱你
  • 曾金燕:更新-让宝宝能够有在北京出生和受教育的权利
  • 曾金燕:感受《窃听风暴》
  • 曾金燕:读《谎言帝国》
  • 曾金燕:民主•专政
  • 曾金燕: 爱情至上-人生只若如初见
  • 曾金燕:农民是糊涂蛋吗?
  • 曾金燕:待冬去春来,凤凰涅磐,土地必将更有生命力
  • 曾金燕:印度旅行小贴士
  • 曾金燕:印度的交通
  • 曾金燕:BOBs
  • 曾金燕:核威胁与人类安全
  • 曾金燕:认识中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