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任众 等:对中共十七大代表的嘱托-为一九五七年右派鸣冤叫屈的公开信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0日 来稿)
    
    
     任众 等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中共十七大各位代表:你们好!
    
    三月二日,我们六十一位反右派运动的幸存者,在受难五十周年之际上书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和国务院,要求推翻反右冤案,参加签名联署的右派老人现已达二千人;四月二十日,我们几位右派老人再次致函胡总书记。这些上书用特快专递寄出至今,都杳无音讯。为此,我们致函中共十七大的全体代表,并翘首期盼回音。
    
    一、由来已久的申诉
    
    一九五七年,毛泽东用「引蛇出洞」的欺骗手段,致使五十五万人遂成右派分子而被劳改劳教,大都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整个社会万马齐喑。这是百分之百的大冤案,当然就是百分之百的不服,因此而不断有人要求平反,然而结果却被以「反攻倒算」或「组织反革命活动」的罪名镇压,北京大学的女学生林昭之死就是一例。全国各地的右派分子,为申诉而被整死的绝非少数。由于毛泽东的镇压,申冤者走投无路,或者自尽了结,或者沉默不语,到了一九六六年开始的「文革」,又使这些人遭受更大的迫害。
    
    一九七六年,暴君毛泽东死了;一九九七年,参与反右并直接致使其「扩大化」的邓小平也去世了。如今,新的国家领导人提出「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以人为本」,「要构建和谐社会,要民主、要公平、要公正」的大政方针。基于时代的要求,基于历史的责任,基于众多受难者的冤魂,尚存于世的「右派」老人,在受难五十周年之际,向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和国务院要求彻底平反,是适宜的。
    
    二、历史的回顾
    
    一九七九年对「右派」的「改正」,还剩下几个人是不可改正的,这几个人中的罗隆基,当时就「反胡风」、「肃反」、「三反五反」等出现的问题,建议成立一个「平反委员会」以实行监督与纠偏,这竟成了他主要的错误!章伯钧建议组成一个政治设计院,这符合民主原则,也成了大错。人民大学女学生林希翎说:「个人崇拜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产物」,「毛泽东的话不是金科玉律」,「中国的社会主义是封建社会主义」,她还断言「胡风不是反革命」,为此被判处十五年的重刑。鼓噪一时「要杀共产党」的葛佩琦,当时的发言是「共产党不要自高自大」,「搞得好,可以;不好,群众可以打倒你们,杀共产党人,推翻你们,这不能说不爱国,因为共产党人不为人民服务。」为了这句话在中国掀起轩然大波,还拍了电影《槐树庄》,指控右派分子要杀共产党,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把右派看成妖魔,难以估计的右派分子为此付出了生命。葛佩琦死里逃生,并经胡耀邦之手得到了平反。
    
    以上四例是全国典型右派的代表,事隔五十年了,请问他们错在哪里?所谓反右派的正确性又在哪里?既然是百分之百的错误,怎么能得出「只是扩大化」的荒唐结论?真是欺世盗名!
    
    三、左祸的坚冰尚未消融
    
    对「右派」的「改正」给受难人带来了什么,我用几个实例说明:
    
    一、广西博白县周信乔、朱光澜夫妇,原是教师,一九五七年都被打成右派。文革中被博白县那卜公社金固大队支部书记带人先后把周信乔和朱光澜用木棍等物痛打,然后宣布枪毙,身后留下一儿两女流浪他乡。
    
    二、四川宜宾严家伟,现年七十岁,二十岁时因支持诗人流沙河《草木篇》,在四川石油工业公司被打成右派,劳教期间又以「收听敌台」罪被判十五年徒刑,至今「反革命」罪未得到改正与平反,现仍在原劳改场就业,每月仅有三百五十二元生活费。
    
    三、浙江省杭州市潘中煜,现年七十三岁,一九五七年打成右派时是华藏小学教师。一九七九年八月在「改正」批复中只写了「恢复政治名誉」六个字,人却被安排到建筑工地当壮工。为此,他作了八十一次的申诉与上访,均未得到解决,理由是潘的「文化水平不够」。人是不断进步的,磨难也不会影响一个人的知识积累,为什么不可以在教育系统落实政策呢?据潘中煜写的材料看,他是一个很有文化底蕴的人,他的诗文都很好,却在「改正」时被拒之门外!
    
    诸如以上事例不胜枚举,我们不难看出,害人者至今消遥法外,罹难者至今仍受其苦,这足以证明极左的坚冰尚未消融。
    
    四、要求平反赔偿是依法维权
    
    
    当年的「整风」诱导人民全部落到了毛泽东设下的陷阱之中!这是毛对人民犯下的反人类罪行。毛死后,邓小平为了解脱自己,只承认「扩大化」,用「改正」两个字敷衍塞责。
    
    五十年过去了,多少受难人都已成了冤魂,活下来的人已是少数,他们有资格向国家要求赔偿,有责任清算这个罪恶的根源,有责任对下一代人讲清这段历史。
    
    现任国家领导人秉承了前任的功与过。功可以铭记,而过则应当反思与修正,有的则是应当彻底推翻,否则难以和谐。「右派」的索赔是正当维权行为,只有得到了合理解决,才能昭示现在共产党领导人的光明磊落,也才能平伏五十年右派老人及其亲属友人的心。
    
    五、为了中华民族,把握历史时机
    
    
    一九四九年共产党在广大人民群众及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的支持与拥戴下,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可谓举国欢腾。但建国后不久便实施了愈演愈烈的恐怖政策。毛泽东给我们留下的只有恐怖和灾难,他的罪恶已经到了口诛笔伐、罄竹难书的程度,我们为什么还要抱着他的僵尸!
    
    是时候了,是应当彻底清算毛泽东的时候了。只有清算了毛泽东,引发百病的沉屙才能得到医治,我们的社会才能逐步走向和谐。我们由衷地拥护「构建和谐社会」的理念,并翘盼能早日实现。
    
    中国共产党的第十七届代表大会就要召开了,我们希望每一个代表都能出于对历史、对民族的责任,勇于提出你们的议案,以使执政党能修正过去的错误,走向健康,走向民主,创建真正和谐社会的中国,各位代表任重道远。
    
    此致敬礼!
    任众 燕遯符 刘衡 杜 光
    二○○七年八月二十七日 (原载《争鸣》2007年9月号)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任众、燕遯符、铁流、俞梅荪联名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