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有关改革藏传佛教活佛制度的一些讨论/唯色整理(图)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0日 转载)
    下面是在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发布的《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生效之际,对“唯色的博客”(http://woeser.middle-way.net)上三篇文章:1、《由藏传佛教的精神领袖联合认证转世活佛的建议是否可行?》(唯色)2、《如何应对“活佛证”》(王力雄)3、《西藏宗教众领袖呼吁境内藏人不认可中共认定转世活佛》有关评论的综合纪要,由唯色整理。
    
    一、对唯色建议的讨论
    
    有人认为:活佛和僧侣再堕落下去,自己不做努力整肃假活佛泛滥的问题,当局就会在这个旗号下动手,打着民众愿望的旗号,对藏传佛教开刀。其实这次实施活佛转世的新法规出台,已经把活佛乱象当成口实之一。佛教界不主动改革,落到任人宰割时,可能连同情都得不到。因此,建立由海外宗教领袖对活佛进行公示的制度,至少可以走出第一步,比什么都不做好。在目前条件下寄希望于一次性解决方案,结果会是什么都做不成,只能无所作为地等待,而且自己也搞不清楚等的是什么。
    
    活佛公示制度最重要的制约,不在承认哪个活佛,而在于不承认哪个活佛。最开始的公示出台时,肯定对境内现有的数千活佛重新审核,虽然现有大部分活佛都会在公示名单中重新得到承认,但只要有少数活佛没被列上名单,也等于是进行了一次清理。那些不在名单的活佛一旦因此被信众抛弃,公示制度起到的震慑作用就会带来效果,既会对活佛认定产生制约,也对活佛本身产生制约。
    
    有人担心公示是否会导致被公示的活佛遇到麻烦,使当局更容易控制境内藏传佛教的核心人员;而要求转世活佛符合仪轨,海外各派各教的领袖或宗教人士就要介入,这样一来中国政府肯定不会批准,结果就重现两个班禅的情况。
    
    对此有人认为:公示制度并非是要另搞一套,完全不承认中国政府批准的活佛。目前已经存在的大部分活佛,海外宗教领袖已经都承认,中国政府也是认可的,因此海外对这些活佛再进行公示应该不会对他们造成麻烦。当局总不会因为海外进行了公示,就把自己已经承认的活佛罢免。而且当局无法怪罪到被公示的活佛,因为并不是活佛自己要求海外公示的。
    
    至于以后的转世活佛,海外宗教领袖可以先按原有方式私下认定,不必急于公示,等到政府批准的转世活佛出台,如果和宗教领袖认定的一致,再在海外网站公示承认。政府那时也不会仅仅因为海外表示承认,就罢免自己刚批准的活佛。而如果政府批准的活佛和宗教领袖认定的不一致,那时公示出来也已经不怕,因为反正政府有了自己选的活佛,怎么也不会再批准海外领袖选定的活佛。这时就需要坚持宗教原则,不能怕出现“双胞案”。可以乐观的是,“双胞案”中的政府活佛,得不到民众的承认。
    
    对有人提出上网查证活佛对基层信徒是否方便的问题,回答者认为藏族民众对不好的活佛比较容易分辨,假活佛招摇撞骗的市场主要是在内地和港台,那里最需要进行查证。那些地方上网方便,也有突破封锁的软件,所以不必担心。
    
    二、进行宗教改革的必要
    
    支持进行活佛制度改革的意见认为: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绝对的权力就是不受制约的权力。活佛有权力,却没有制约,这是腐败的根源。建立制约是清除腐败的当务之急。
    
    认为活佛制度应该废除的意见大概出自汉人,提出佛教领袖应该在佛教徒中民主自由地竞选产生。竞选方式可参考现代资本主义国家总统竞选方式,再加入可行性论证和增减。在竞选会上,选手们进行佛经自由辩论。众佛教徒可以从中判断谁的佛法修养最高深,为自由投票做好准备。这样推举出来的佛教领袖,最有威信,最令人心服口服。中共否定也只能出丑。顺便佛教还能为中国政治民主化辟途开路。岂非功德无量?
    
    而有人引用流亡政府人士的表态回应:活佛这个名词本身就不是一个职位名称或官位称谓,因此既不能由政治需要来上面指定,也不能以民主方式由普通民众选举。
    
    一个帖子这样反省:人家的《藏传活佛转世管理办法》都出来了,从寺院手里开始夺权了,也开始向最高的活佛要权,不让达赖喇嘛参与活佛转世,用心险恶,我们还要放任自流到何时?这已不是几十年的问题了。如果宗教也是民主的范畴。达热穆萨拉早就该动了,因为四大宗教的领袖全在那里。至今,自己还没有一个有效的管理办法,我不知道怎么说。看来认命吧。
    
    也有人希望中国当局实行《藏传活佛转世管理办法》,可以刺激宗教领袖背水一战,说不定反而可能打开一条出路。
    
    三、活佛制度是否存在弊病
    
    有人说:活佛转世本身的弊病,不是共产党制造出来的新产品,而是藏传佛教自身发展过程中产生的毛病,就和中国的皇权,外国的王权一样。活佛转世并不是佛祖的精神,尤其是活佛转世中的子承佛位的现象。假的活佛的产生,共产党也可以制定活佛转世等等,都是对佛祖精神的极大诬蔑。利用活佛转世来控制西藏人民的事不是今天开始的,在西藏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早就有这种政治和宗教的交易。今天颁发活佛转世证只是比颁发金印金册更低级了而已。
    
    目前,活佛在国内国外可以说是乱成一锅粥,一些大寺院的转世制度还比较严格的,反而在国外的转世更混乱。尤其是嘠玛巴、宁玛巴等,连达赖喇嘛也很难控制。为什么?我觉得主要是因为自己没有一个真正的政府,没有一个在佛教教义之上的政府,说白了就是没有产生一个真正能够控制佛教的政府所至。看来西藏独立是不能放弃的
    
    另一种意见认为转世制度其实并不重要,政府承认与否只影响一些名位和寺产的继承,真正意义上的转世者可以因应因缘,挑选不同方式利益众生。一般人只看到有名位的,但佛菩萨其实更多的是以其名位身份以外的方式救度众生。第二世噶玛巴之前虽然有转世,但没有作为一种制度。前一世卡卢仁波切的父亲当时坚决不让儿子坐床成为蒋贡康楚的转世,但无碍卡卢仁波切的极高成就和广大事业。麦彭仁波切也没有转世名位。钦哲、康楚、秋林三位利美大师虽然都被认为是一些转世者,但他们早期的修证和事业都跟那些没什么关系。这说明转世制度并非藏传佛教的命脉或不可或缺的元素。打乱这种制度的结果只不过令行菩萨道者换一种形式而已。当政者目前的做法只是以世俗的眼光和政治考虑出发,对藏传佛教认识肤浅。
    
    四、佛教乱象问题在僧侣还是在信众
    
    有人认为问题更多的在于选择上师的盲目。最大的危机不在于真正转世者的位子“被占”了(因为他们其实没有实质固定的位子),而在于此种制度的转变期里,很多人还是用追星或崇拜名号的表面方式择师,现在的西藏三区人民信佛不学佛的局面很严重,藏民不但很多是文盲,也是佛盲。有此等“市场需求”就会有相应的“供应”,所以假活佛才会屡出不绝。但是对真正的转世来说,有没有活佛的名位不是最重要的,黄金还是黄金
    
    反驳意见认为如果高僧大德这么想问题,对打着活佛名义制造的乱象轻蔑地不看,也不置评,乱象会不断扩大。即使对佛盲,也不能放弃开示和超度的那里,而不是任凭他们在俗世拜狗屎。
    
    对能不能改变佛盲产生了争论。一种意见认为世上人并非都有正知正见,狗屎的追随者是坚定的,你告诉佛盲他拜的是狗屎他不会相信,他还要“护法”,和你打架,拆你的房。学习智慧只是嘴上讲。何况狗屎也不是简单货色。骗子不会说自己是骗子,而反咬对方是骗子。俗人总是更喜欢人情,世俗上的东西,世间法,那些狗屎有名气又多金又多女人……还可能又年轻又帅嘴甜又能骗……真正的黄金不会和狗屎打架。末法时代众生是听骗不听劝!他更相信的是骗子,这是他们强大的共业,因此不如教人认识什么是真正的黄金,让狗屎在智慧照妖镜下原形毕露。
    
    对立意见认为正因为如此,才更需要负有指点迷津和普渡众生使命的宗教领袖与高僧大德采取行动。庸众是执迷的,可最糟的不是庸众,是那些不如法的活佛僧侣——释迦牟尼所说“穿我衣服的人”。既然狗屎和黄金穿的是同样衣服,宗教界内部如果不挺身而出拨乱反正,如何去怪末法时代的信众糊涂,把狗屎和黄金混为一谈呢?退一步,就算是信众糊涂可恶,也应该用“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精神教化他们。如果只是以“黄金不跟狗屎打架”为由,躲进个人自在的清净中,“智慧照妖镜”会在哪里发光?
    
    五、民众对宗教改革能否有推动作用
    
    一种意见认为不懂佛教的人还是少参与佛教界的事情为好,西藏人祖祖辈辈就是这样过来的。如果他们不说话,如果活佛没有改革的意识,靠几个简单的网页去担此大任恐怕很难代表众人。虽然佛教是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地步了,但只有喇嘛们才真正的有改革宗教的权力,最重要的呼声需要来自修行者自身,那可能更有力量。从各个教派自己的内部提出改革才是改革的关键。应该走喇嘛有愿望,民众有提议,领袖有指示。做到这一点对于格鲁巴可能不是很难的,因为如果比较大一点的寺院,按传统的寺规,它们的财富是寺院的财富。各个大活佛的财产也是他们各自曩干的。就这样也有弟兄几个都成为活佛先例。但是,嘠玛巴和萨迦巴从历史上就是王室和私人的。这个就牵扯到具体的个人利益。
    
    活佛转世是一个西藏人民的大事,只有像尊者达赖喇嘛才应该有权威提出一些或做出改革的举动,只要他老人家和其它宗派进行商量提出任何的办法。广大的西藏三区人民是会接受的,关键是既得利益者们很难说服。尤其是现在这样复杂的国际环境。阿弥佗佛!希望尊者达赖喇嘛找到一个好的办法。
    
    对应的意见认为,虽然“达赖喇嘛才有权威改革”说得没错,但是达赖喇嘛也许正在等着民众发出呼吁呢,否则他有什么理由去触动“既得利益者们”?
    
    即使同意“最重要的呼声需要来自修行者自身”,但民众,尤其是知识分子也不能因此放弃责任。佛教是每一个人的,因此都是广义的修行者。 这种意见认为藏传佛教宗教领袖达成共识的可能性是有的,因为噶玛巴对达赖喇嘛无条件支持,而宁玛巴的晋美彭错法王对佛教乱象批评最多,包括色达五明佛学院的几大堪布现在也继承他的衣钵。虽然“既得利益者”们会有阻力,甚至可能以制造分裂、背叛民族来对抗,但他们是少数,不会得人心。
    
    有人认为目前藏传佛教的利益和藏族的利益已经没有共同基础。尤其是在国外,藏传佛教是独立于藏族民众存在的。他们最重要的是要考虑布教和传教。他们在藏区和藏区之外的传教方式截然不同。在藏区,他们只要求藏族人信他们,在国外他们需要传播佛教精神,用宗教哲学来降服信众,并在全世界范围内广受布施。所以,现在的藏传佛教不仅仅是西藏人民的,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的共同财富。所以,对西藏人民而言,不如走争取全世界人民都在争取的民主和自由之路,才是西藏人民乃至中国人民的希望,是人间正道。佛走佛路人走人路。对藏传佛教而言,应该独立与民族国家之外,就像梵蒂冈一样,是世界教民的中心,地点在拉萨。
    
    回应意见提问,当面临民族为重还是宗教为重的问题时,如果二者基础已经不一致,该怎么选择?宗教界接受不接受民间的批评是一回事,民间说不说是另一回事。就好像你批评中国政府的西藏政策时,前提也不是他们会接受。即使国外藏传佛教的基础已经脱离了民族,也不意味藏族民众因此就不能说话。佛是属于世界的,却不等于只属于外国,藏传佛教有一个藏字,当然更不能和藏族分开。如果藏传佛教的利益和藏民族的利益背道而驰了,那不是藏民族的错,只能是喇嘛的错。争取民主和自由是具体的,包括对宗教进行改革也是民主的一部分,还有民众对事务的发言权利也在内。何况争取民主和自由应该从脚下做起,空洞地说民主和自由,实在是等于没说。
    
    对是否等到西藏有了自己的政府时才能解决问题,反驳意见是,那个日子太远了,在那个日子到来之前,不能什么都不做。即使有了西藏自己的政府,如何做到“在佛教教义之上”和“真正能够控制佛教”,也是需要深入研究的,同样离不开宗教自身的改革,离不开政教之间的宪政关系,否则那政府说不定就是一个“朗达玛”政府。因此现在就应该开始研究。
    
    六、不乐观的理由
    
    悲观者对藏传佛教的改革不抱希望,就像不抱希望共产中国的政治能改革一样,甚至认为藏传佛教的改革难于共产党中国的改革。尽管不能说藏人民众无权对宗教改革说话,但是说了不起作用。
    
    还有一种意见认为懂得佛教是需要智慧的,而一般人却总是受诸多的局限。以往虽然总是有人为捍卫佛教而斗争,力图清除腐败,结果却鲜有建设性,反而是在自我毁坏,造成佛教内部的互斗,问题却没有减少。
    
    反驳者说:在清除腐败的过程中出现内斗和分裂,不能成为腐败不该清除的理由。内斗和分裂的根源在于宗教界没有建立清除腐败的机制,谁都可以自封正确,却没有权威裁判或民主选择,这恰恰显示了改革的必要。因此由几大宗教领袖联合认定活佛的公示制度,至少可以在制度化轨道上走出一步。在谈论智慧时,要记住制度建设正是智慧之一。
    
    一个帖子担心:境内境外的政界和民间改革藏传佛教的呼声和《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的发布,开始对藏传佛教产生威胁。尽管揭露假活佛看来势不可当,却可能随着《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开始实施,借此打击藏传佛教。因此,任何与神职人员无关的人最好不要插手此事,包括政府也不要插手。我们只有积极的、善意的建议藏传佛教进行改革。因为,民众还在沉睡,唤醒他们才是我们的职责。到底我们不能代表藏传佛教。如果,个人或团体、或政府强行管制藏传佛教,后果就是藏传佛教和西藏形成脱钩的局面。
    
    对这个帖子回应是:你把“境内境外的政界”、“民间改革藏传佛教的呼声和《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混为一谈,认为都“对藏传佛教产生了威胁”,实在是一种混淆。说“个人或团体、或政府强行管制藏传佛教”也比较离谱。应该有起码的区分——是政府要“借此打击藏传佛教”,民间却是希望藏传佛教更好;只有政府有能力“强行管制”,个人或团体没有那种可能。你要求“任何与神职人员无关的人最好不要插手此事,包括政府也不要插手”,是要求中国政府吗?恐怕要求不上。是要求流亡政府吗?流亡政府的大政方针服从达赖喇嘛,总理本人也是僧侣,应该不会是“借此打击藏传佛教”吧。你开的药方是“我们只有积极的、善意的建议藏传佛教进行改革”,而现在的民间呼声不正是在进行这种建议?宗教不是仅属于宗教界,僧侣是佛法与民众之间的桥梁,如果桥偏离了佛法,民众难道不可以说话?你说“民众还在沉睡”,真是精英主义。民众有时比你我看得还清楚。问题不在民众,而是在“既得利益者”。你以为没有外界的压力和舆论,那些人会自行改革掉他们的既得利益吗?回顾一下宗喀巴大师的改革!
    
    
改革藏传佛教活佛制度的讨论

    改革藏传佛教活佛制度的讨论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唯色:由藏传佛教的精神领袖联合认证转世活佛的建议是否可行?(图)
  • 唯色 :用政治和性来包装的西藏歌手(图)(图)
  • 唯色:“放生羊”成了“手捧糖”:西藏画家嘎德绘画被侵权 (组图)(图)
  • 唯色 :在达赖喇嘛故居门前-在多卫康游历(3)(组图)(图)
  • 唯色 :是酒店,还是寺院?(组图)(图)
  • 唯色 :听着,我不会正视你们,也不会惧怕你们!(图)
  • 唯色 :说说“西藏的新名片”(组图)(图)
  • 唯色 :“康巴艺术节”上刺眼的豹皮虎衣 (图)(图)
  • 唯色 :穿,还是不穿?这成了一个问题(图)(图)
  • 唯色 :“高考移民”何时休?(图)(图)
  • 唯色 :火车通车一年,西藏濒临危境(图)(图)
  • 唯色 :北京画家的《圣地拉萨》(组图)(图)
  • 唯色:达赖喇嘛的儿女(图)
  • 唯色:向巴平措主席,可否拿出你的真诚来?(图)
  • 余杰:青藏高原上的血雨腥风——读唯色《杀劫》(图)
  • 唯色:来自西藏的新艺术~~贡嘎嘉措的画(组图)(图)
  • 唯色:你凭什么妖魔化西藏?(组图)(图)
  • 唯色:发生和发声中的西藏新艺术(组图)(图)
  • 唯色:一首最近在拉萨流行的歌曲--《阿若康巴》(图)
  • 唯色:大喇嘛被抓了,他们怎么办?(组图)(图)
  • 唯色:今年有谁还穿豹皮虎衣?(图)
  • 不自由的思想者-藏族作家唯色(图)
  • 唯色: 献给达赖喇嘛的赞歌
  • 唯色:达赖喇嘛呼吁放弃恶劣风尚 西藏民众焚烧藏装镶饰毛皮
  • 唯色:长诗:西藏的秘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