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央视强拆民宅遭誓死抗争:“奥运一时,我痛一世”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09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唐春/北京奥运配套工程中央电视台新址拆迁指挥部非法强拆居民住宅,居民坚守住宅并上法庭维权,但地方法院奉上级指示维持强拆,居民与政府矛盾激化。 (博讯 boxun.com)

    
    自二零零四年以来,中国政府先后出台多部法规规范地方政府的拆迁行为,但违法拆迁、野蛮拆迁却屡禁不止。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去年的两会上曾谈到:地方政府在拆迁工作中,损害拆迁户利益要查办。“一些地方政府打著经营城市的旗号,以行政手段强制压低补偿价格,进行强拆,并与开发商合谋,拼命拉高房价,带动用地价格,以获暴利。”党刊《半月谈》的一篇评论一语道破天机。最近北京奥运配套工程中央电视台(以下称CCTV、“央视”)新址拆迁指挥部强拆居民住宅事件震惊海内外,这场被称为近两年来北京规模最大的一次政府强拆事件像一枚重磅炸弹,引爆工地周边住户早已燃起的熊熊怒火。
    
    “区政府和CCTV为政绩罪恶拆迁,百姓无助”、“奥运一时,我痛一世!”八月十二日清晨九点,央视工地西侧,与CBD(中央商务中心)京广大隔三环相对的呼家楼新街六号楼再次亮出巨幅抗议标语。
    
    八月九日呼家楼新街大院十七户居民住宅已被强制拆除,其中十六户在十二日赶到六号楼下商讨去国务院信办处的事儿,缺席的卫亮一家则不得不全家出动,四处寻房。原因是央视为他家安排的中转房需每月自付人民币二千五百元(约三百二十九美元)租金,卫亮完全无力承担。
    
    此刻,央视工地北侧,呼家楼新街新苑一号楼下,方老先生正一遍又一遍地叨唠著他亲眼所见的强拆全程。“你不信这是政府干的?亲眼所见,朝阳区法制办亲自带队!”方老把手一摊:“温总一定不知道!”买完菜的居民们围在方老周围商量开了。人群中有人说,十月份央视将要对北侧“动手”。
    
    而位于央视新址西侧呼家楼新街六号楼甲单元十二号门的孙达则认为:“下一批,一定是我们!”
    
    孙达的猜测自有道理,位于央视新址西侧呼家楼新街的六号楼离CBD不足五百米,属于二零零五年央视拆迁贴出布告以来首批被拆迁的地段。所有驾车经过东三环的人,于看到央视大楼的同时都会被这座贴满标语的破楼吓一跳,六号楼如一块硌脚的石头顽固地钉在央视巨楼与三环之间,守望著对面高耸入云的京广大、财富中心、嘉里饭店和国贸大。
    
    从二零零六年三月起,央视先后对工地西侧的六座楼实施过五次强拆,到现在,六座楼一百七十六户居民仅剩下五户人家孤零零地守在六号楼中,其余五座楼被夷平。能留到今天,孙达认为,这纯属侥幸。
    
    居民拼命捍卫住宅
    
    “我们不走,我们等著他们来强拆。我们五家已经达成共识,只要有一家再被强拆,我们就跟他们完命!”孙达伸手跺向窗外的工地,吼出这句话。一向爱逗乐的孙达这一次说的是真话,有楼顶上居民们分批运上去的碎砖头为证……
    
    “我也不走,我坐到楼顶上等著他们来强拆!”孙达的做过三次心脏搭桥术的母亲芦淑亭平静地说出这句话。
    
    “没法搬家,CBD寸土寸金,拆迁公司一律按照二零零一年北京国土资源局制定的区位价每平方米四千五百元给我们补偿,连过期的奖励金都算上,每平米不过八千元。这一定是全世界最廉价的一块CBD!三四十万让我到哪里去买房?”
    
    望著窗外央视大已耸起的巨大肩膀,孙达的父亲孙德福无奈地说:“二零零五年,评估公司来入户做评估时,我们是把他们请进来的,想是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老百姓一辈子能赶上一次乔迁不容易,这老楼立在这地方也确实太寒碜!没想到用这个价格打发我们。隔壁首都创业集团拆迁费都在一万八千块一平米。”
    
    此刻离央视拆迁奖励期最后期限----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已过去二十九个月。在此期间,工地北侧新苑一、二、三号楼,由于七百三十八户居民一致拒绝评估人员入户调查,致使拆迁公司与当地居民陷入尴尬对峙当中;在工地东侧,拥有约一千三百家住户和十五座楼房的呼家楼新街大院在央视新址规划蓝图中是一片绿地,属二期拆迁地段,至今大院还有十三座楼没有动,拆迁才刚刚开始。
    
    住户留走两无奈
    
    要不生活在噪音和恐吓中,要不在五环之外安身立命,央视周边住户“留”“走”两无奈。
    
    站在工地周围任何一个居民的家中,都能清晰地听见工地上轰鸣的作业声。“白天没法呆,晚上不能睡。”一居民告诉记者:“夜晚,工地上成车的钢材往里运,夜里一两点,民工卸车就喊著口号将钢管直接扔到地上,活混凝土的搅拌机也成夜的运转,炸得脑袋疼。”急了,居民们就往钢材堆上丢砖头,算提个醒。为此,居民曾向央视新台址建设办公室索要过扰民费。在呼家楼街道办事处组织拆迁户与央视拆迁科的一次座谈中,央视工程一位拆迁负责人婉转地回答了扰民问题:我们的扰民费在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拆迁奖励期内已经发完了。言下之意是,不愿迁走的待拆迁住户一律不享有扰民费。这一决定激怒了当地居民,二零零六年四月,央视周边的近百名住户将工地大门死死堵住,讨要扰民费,最终以不了了之告终。
    
    不久前,孙达在开车上班的路上,遇到送孩子上学的老邻居刘国强,两人在路边一聊就是一个钟头。刘国强是二零零六年被强制迁走的居民,由于经济困难,两口子带著年近八十岁的老母和上小学的孩子,每月花五百元在离机场不远的东坝与人合租了一套房。上下班来回一趟就是四十里路,“我们要跑到什么时候呢?”如今,每天天刚亮就要起床的小刘璐,时常在路上歪著脑袋这样问他爸。
    
    二零零六年十月,孙达和他的邻居们曾以拆迁许可证违法将央视告上法庭,一审败诉,终审再败诉。代理律师杨在明认为,央视拆迁至少存在三处违法:一、央视拆迁许可证由朝阳区政府颁发,按照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规定,拆迁许可证应该由市、县一级行政管辖机构来颁发,区里无权颁发;二、由北京市发改委提供的一份文件载明,该项目由国务院批准,而在法庭上,央视自始至终没有能够提供这份文件;三、在拆迁计划和方案中,没有按相关法律给居民提供“产权置换”的权利,没有参照市场价格。
    
    参与此案的朝阳区法院一位法官在与杨在明聊天时面露难色:“我们也知道这拆迁补偿确实不合理,但央视是部一级单位,属于国务院直接管辖,我们级别太低,没办法!如果上级让我们强拆,我们也只能照办!”
    
    在目睹过九日强拆后,六号楼的四户居民立即请来杨在明律师,商讨对策,最后决定:向朝阳区法院提起对告六号楼的产权房----北京市机械施工公司的诉讼。杨在明告诉记者:“六号楼是北京市机械施工公司的职工宿舍楼,北京市机械施工公司与该楼居民是房屋租赁关系,是房东。现在‘房东’可能迫于央视的压力亦或是利益,自动放弃产权,跑了,使得住户无处可依。我们要把‘房东’给揪出来,迫使它按照拆迁相关法律规定,为当事人安排住房。”
    
    对于官司能不能赢,六号楼居民并没有把握。“但这是我们的态度,我们必须向央视表明----那就是我们将为自己的家园坚守到底!”孙达坚定地表示。
    
    政府公信力受损
    
    法律界人士向记者表明:拆迁当中呈现出来的显性矛盾和隐性矛盾非常令人担忧,政府公信力因此受到的空前冲击和由此引发的后遗症,将给政府背上沉重负担。公权需要监督才能不被滥用。今年两会通过的《物权法》已成为所有拆迁户的热盼,中国老百姓热切期待一个顺畅的拆迁矛盾解决机制早日出现。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的暴力强拆在继续 上海人民的心在流血
  • 上海85岁高龄的退休教师朱光泽的家园被强拆(图)
  • 武汉花楼强拆录像曝光:警察压阵,字字血、声声泪
  • 居民楼铁门被强拆 开发商称名正言顺(图)
  • 长沙开福区政府与开发商,官商勾结,强拆民宅(图)
  • 广东村民阻强拆引水管 被数倍警力镇压
  • 央视强拆民居鱼肉百姓 激起民愤 (图)
  • 图片新闻:村民保护私产 抗议非法强拆(图)
  • 组图:浙江叶金娣家被暴力强拆(图)
  • 武汉花楼强拆:公安威胁俞老师让他“失踪”
  • 民生观察:杭州千人出动 正在强拆民房(图)
  • 房子遭强拆:逼陕西74岁老人割腕上吊自杀
  • 英国电视4频道对青岛强拆的报道
  • 杭州村民叶金娣房屋挂满横幅 抗议强拆(图)
  • 北京老字号正阳居饭庄面临强拆!!(图)
  • 贵州六盘水强拆续:村民被打被抓 八、九岁儿童被戴手铐
  • 贵阳众被强拆户进京上访遭关押 今寻联合国人权官员(图)
  • 湖北农妇拒强拆跳楼身亡:跳楼录像曝光
  • 湖北一农妇拒强拆跳楼身亡 国道被堵/刘飞跃(图)
  • 保定热电厂张慕春控诉强拆
  • 原国民党起义人员陈祖荣的房子被强拆
  • 保定电厂强拆百户职工住房谋暴利利用暴力非法手段致使职工流离失所(图)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图)
  • 天津嘉华公司强拆出人命 家属抬尸抗议(图)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二)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一)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黑社会欲强拆千年古刹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一个正在抗击非典的医生她的住房正面临强拆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花楼街强拆:武汉市市长李宪生的“疯”碑
  • 人大法工委:强拆不算“绝对”违反物权法
  • 住户公开信:南京又一“老党员”的家被强拆了!!
  • 昝爱宗:面对权力强拆,向吴苹学习不当"沉默大多数"
  • 最牛钉子户22日没拆,物权法专家支持强拆 (图)
  • 陈墨:话说强拆(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