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严家伟: 我的一首“批毛”诗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05日 来稿)
    
     在今天中国大陆,虽然也还有为了既得的私利极力“挺毛”的老左,也还有些无脑愤青在糊里糊涂地“崇毛”。但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都已知道毛泽东不是个好东西,对中国人欠下的债太多太多。甚至许多在位的官方人士也已对此心知肚明,只是出于各种考虑,不愿去捅破那张掩盖着真象的“纸”罢了。谓予不信,我来给您讲一件我亲身经历的故事。
     2003年秋,北京“山谷文化艺术研究所”,在媒体上刊出一则稿约,说该所拟推出一本名为《当代中华诗人警世作品集锦》的新书。故向海内,外诗家,作者广泛征稿。凡属有“警世意义”的诗词均在约稿范围内。并申明不唯名人,不薄新人,唯质取稿,但必须符合传统格律诗的要求,即只要律诗,绝句之类,所以人家的研究所都用古代大诗人黄山谷命名。鄙人不揣人微言轻之浅陋,也投去一稿,一共写了几首我记不得了,而将一首“批毛”的诗写于最后。当时连我自已也觉得这首诗被采用的可能性几乎是0,用我们四川的方言就叫“逗起闹”(开玩笑之意)。可万没料到2003年10月7日(对方付邮北京邮戳日期)寄来了录用稿的“清样”。而我都自认为是“逗起闹”的那首诗,不但录用了,而且在被采用的四诗,一词中,该诗排在首位。原诗如下: (博讯 boxun.com)

    

北京旅游戏警愚者
     棺内僵尸体,
     棺前愚昧人。
     还将桀纣主,
     拜作舜尧君。
     天下一人贵,
     神州亿众贫,
     魂消流毒在,
     遗患误苍生。
    
     虽然没提毛半个字,但在北京还能在谁的棺前有这种事,有这种需要警示世人之言?当时编辑部来信中,要求作者在清样上签字“自负文责”。我确实犹豫了一阵子。须知那还是2003年,我也想到了“引蛇出洞”之类的经典故事。但我最后还是鼓起勇气签了字,并用挂号信寄回了北京。2004年初,该编辑部又来信告知我,书已顺利出版,很受欢迎。还有少量存书可优惠出售。“山谷文化艺术研究所”在北京的通联地址是:北京市25支局017号信箱,邮编100025,电话:010----85761351。传真:010----85759545我列出这些,说明我不是信口雌黄,原邮件还在。
    
     2005年《北京文华图书编著中心》又把我那首“批毛”的诗收入了它们编著出版的《新千家诗》第三卷中。他们来信通知我的北京付邮日期是2005年10月27日,信的原件我仍保存在手。
    
     本来我那首五律诗也很一般。但问题是,在大陆公开出版的书刊中,而且远在四年以前就这样“明目张胆”指着毛“说三道四”,毕竟还不多见。知识人对毛反感不用说了,但它怎么能过官方审查那一关,我至今也觉奇怪。而且事后我思想上都有准备,可能有“有关部门”人士要“约谈”我去“喝茶”。但几年过去了,至今尚无人出面“作东”。这就说明对毛的厌恶反感,在官方人士中也已相当普遍。所以他们有时对此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在中共十七大即将来临之际,海内外许多有识之士,都敦促中共应对毛作重新评价,尤其要清算他四九年执政后,对中国人民犯下的一系列严重罪行,而决不仅仅是什么错误。这对中国今后的改革开放,走向民主,自由,富强,康乐之途是至关重要的。而且正如“华山自古一条路”一样,是一必经之途,不打通这条路,不突破这个“瓶颈”,中国的民主宪政就只有在这个原地踏步的怪圈里转来转去,空转耗时,一无所成。
    
     毛泽东在自知大限将至时,曾对江青,毛远新等几位他的心腹说“我死之后不久,天下必将大乱,你们不信,反正我信。军心,民心都不在我们这边”。可见他自己都明白他失尽民心了。本人讲述的这个小故事,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佐证而已。
    
     2007年8月28日完稿。
    
    此稿2007年9月5日首发《观察》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陆民谣(二首)/ 严家伟 搜集整理
  • 酒不醉人人自醉,乔总经理被"双规"/严家伟
  • 五.一黄金周景区门票提价,领导"免费午餐"/严家伟
  • “严打”中被处死的同性恋者/严家伟
  • 严家伟: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棍”重来
  • 严家伟:徒劳的借机吹捧
  • 严家伟:你要“右派”忏悔什么?— 与司鹏程先生商榷
  • 严家伟:曹聚仁的道德底线何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