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黑砖窑工被打死焚尸,少年冒死藏骨为工友伸冤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奴工丑闻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8日 转载)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特约撰稿张国庆/李华初中辍学后,到晋中市榆次区张庆乡西长寿砖场打工。他没想到,这里是黑砖窑。更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给他的心灵造成了一生中难以磨灭的印记。 (博讯 boxun.com)

    
    李华和工友们相处得很好,工友中有一个中年汉子比一般人能吃能干,人们叫他“冠军”。冠军人缘不如李华,但跟李华的关系还算不错,他们偶尔聊聊天。李华渐渐得知,冠军童年时父母相继去世,被寄养在别人家。数年间,他换了一个又一个家庭。大约十五六岁时,当时的寄养人把他赶出门,他只得到处流浪,受尽了欺辱。
    
    目睹工友被打死
    
    冠军凄苦的身世打动了李华,李华对他格外照顾。冠军干的活儿是拉砖坯,湿砖坯一车有千斤重。李华每见冠军遇到沟坎,总上前帮上一把。
    
    李华每天负责拉着车来回跑,不停捡拾车上掉下来的废砖坯。12小时下来,累得话也懒得说。他们的伙食总是馒头、菜汤,工资七折八扣到手所剩无几;带班的对工人非打即骂,其中以韩继兵对工人最狠。
    
    2005年6月20日,冠军感冒了,便要求休息,韩继兵不允。冠军拉车到砖坯架处坐下,说什么也不干了。
    
    韩继兵喝斥几句不见效,抬手就打。冠军索性躺在地上,韩继兵抄起铁锹朝冠军打。
    
    近百名工人看到这一幕,但无一人敢劝阻。直到最后冠军勉强抬头看着李华时,李华再也看不下去了,跑到近前拉住韩继兵的手哀求:“别打了!要死人的。”
    
    韩继兵狠狠地把李华推倒在地:“你他妈干活去!这小子装死。”随后韩继兵继续殴打40多分钟,直到打累了才回到宿舍喝水。
    
    趁这个机会,李华小心翼翼地上前查看,见冠军纹丝不动。李华忙唤工友郭虎兵、李永胜,郭虎兵摸冠军的心跳,李永胜用打火机烧冠军的胳膊,冠军丝毫没反应。李永胜和郭虎兵忙去喊韩继兵。
    
    韩继兵摸摸冠军的身体,也傻了。
    
    砖场焚尸灭迹
    
    砖场老板韩润锁、弓守俊、彭保根、承包人冯仕见聚在办公室商量,他们最终做出决定:冠军是要饭的,又没亲属,干脆将他焚尸灭迹。至于工人,只要处理尸体隐秘,就不会有事。他们决定让李永胜、郭虎兵焚尸。
    
    韩继兵先让李永胜、郭虎兵佯装给冠军做人工呼吸,同时喝令所有民工回宿舍,老老实实躺着不许往外看。
    
    此时场区所有灯被关掉,工人们摸黑往宿舍走。
    
    工人们进屋后,韩继兵对李永胜、郭虎兵发令要他们焚尸。听说让他俩焚尸,二人吓得连连摇头。韩继兵威胁:“如果让我亲自来,你俩想想今后的日子……”二人只得抬起尸体向西砖窑走去。李华和带班王海标在宿舍外巡视,他一边假意监视工人,一边用余光偷窥。
    
    韩继兵等来到窑顶卡风洞口位置,把尸体丢了下去。所谓卡风洞就是排烟洞,为减少热量散失,制作时与窑内连接的烟孔上部有一段几十厘米长的与地面平行的烟道,然后才是直立的烟囱。烟道的火力虽不如窑内,但仍很猛。韩继兵等3人把冠军的尸体置于烟道后就迅速点火,为掩人耳目,他们把东侧窑也点着火。
    
    第二天一早,场里召集工人开会。会上韩继兵代表场方讲话,说冠军命大,昨天半夜被抢救过来了。他只吃饭不干活,场里已把他赶走了。韩继兵威胁大家:谁也不许再议论此事!
    
    此后工人们都对此事噤若寒蝉。
    
    李华每当路过2号窑,眼前就出现冠军扭曲的身影,这一幕使他寝食难安,他决心要逃出去向警方报案。
    
    有了这想法,他决定让三浪帮忙。负责出砖的三浪胆小、贪财,但心眼不坏。
    
    少年冒死藏遗骨
    
    6月22日,两座砖窑的火熄灭了,接下来的工序是24小时的降温。李华到场里食杂店赊了一条烟。24日傍晚,李华和三浪在食堂外空地吃饭。李华说:“求你点事。卡风洞里有堆东西,你给我拿出来一些。”三浪点头答应了。
    
    当晚12时许,卡风洞露了出来。三浪顺着烟孔把头探进烟道,赫然看到一堆白骨。他转身走出砖窑,吃惊地问李华:“是人骨,莫非冠军被烧了?你要它干什么?”李华把那条烟塞到他手里:“你别管了!你要有点做人的良心就快走。”三浪战战兢兢地取了4块尸骨装进编织袋,交给了李华。
    
    李华带着编织袋来到砖场边一侧的斜坡,挖了将近半米深坑,把编织袋埋好,做了记号,返回去接着干活儿。
    
    就在李华取骨后约两个小时,韩继兵得到指示,他命李永胜和郭虎兵把剩下的尸骨收拾干净,撒到砖场外的荒野。
    
    6月29日傍晚,四川通江籍工友刘顶平找到冯仕见:“我在风洞捡到几块人骨,我要报案!”冯仕见脸色陡变,急忙好言安抚。
    
    晚饭后韩润锁、弓守俊、王海标把刘顶平叫到办公室。刘顶平说,他和老乡颜玉杰无意中发现尸骨,捡了两块,要去报案。然而当韩润锁把一万元推到他眼前时,他把钱揣进兜里。刘顶平走后,颜玉杰被招进办公室,也得到一万元。
    
    第二天一早,刘顶平又被叫到办公室,韩润锁说:“你和颜玉杰马上离场,管好自己的嘴。”刘顶平忙说:“放心好了,我出门打工求财不求祸。”当天他便和颜玉杰踏上开往老家四川省通江县的火车。
    
    打发走二人,几位老板让承包人冯仕见出了这笔钱。
    
    刘顶平的事提醒了韩润锁等人,他们开始暗中观察其他民工的举动。7月1日,怕事的三浪偷偷跑了,可他跑前和一个老乡说了捡骨头的事情经过。那老乡早想离开这里,可被扣押着3个多月工资,他觉得正是讨好老板、全身而退的机会,于是马上向韩润锁汇报。
    
    韩润锁当天便把那个人打发走了。
    
    第二天下午,韩继兵担心李华也会借机敲诈,便把他叫到一边旁敲侧击。见实在问不出东西,韩继兵说:“如果和我作对,你应该知道我有多狠。”
    
    本来李华藏骨后就计划出逃。可他手中没一分钱,而砖场距晋中市数十里,李华打算攒够路费再行动。然而从这天起他被列入黑名单,上班时带班的盯着他,床铺左右睡的换成了“积极分子”郭虎兵和李永胜。李华后悔不迭,只得暂时打消出逃的想法。
    
    韩润锁观察了李华半个多月还是不放心,打算拿钱试探虚实。8月2日,韩润锁把李华叫到办公室:“你把骨头拿出来,拿出几块骨头就给你几万元……你也该娶媳妇了。”说完韩润锁把几沓钞票拍在桌面上。李华从没见过这么多钱,然而他的眼前马上浮现出冠军屈死时那双大睁着的眼睛。
    
    李华装出一脸茫然的样子:“到底什么骨头这么值钱?难道咱场里挖出了虎骨、象牙?”韩润锁绷起脸:“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李华一脸委屈,假装害怕哭了起来。于是,韩润锁相信了李华。
    
    大义举报黑老板
    
    接连的盘问和反常使李华产生巨大的心理压力。为防自己被杀人灭口,9月中旬的一天,他干活时故意摔倒,捂着腰部躺在地上一脸痛苦状。从这天起他总喊腰痛,说伤了肾脏,吵嚷要去医院检查。
    
    老板开始没同意,李华就到场里医务室要来红药水兑到水里,哭着去找韩润锁,说尿血了,韩润锁这才同意去医院。
    
    几天后机修工到晋中市买零件,李华一同前往。得到吩咐的机修工片刻不离李华,李华找不到出逃机会,但他乘机往家里寄了封信。
    
    医院检查结果当然没事,李华回场后把寄信的事和许多人说了。韩继兵再对他动粗,李华就叫板:“你打死我好了,我家人会给我收尸的。”这以后韩润锁、韩继兵等有了顾忌,再也奈何不了李华,便想安抚他。
    
    李华也表现得工作积极,和几个带班、李永胜、郭虎兵的关系处得越来越好。渐渐的,韩润锁等对他放松了警惕。
    
    转眼过去一个多月,他开始酝酿出逃的具体计划。正在这时,一个绝好机会出现在眼前:李永胜和韩继兵反目了。
    
    原来冠军死后,郭虎兵担心引火上身,8月末悄悄逃跑了。李永胜却以功臣自居,经常要挟韩继兵。李华故意与李永胜走得近了。
    
    一天李永胜酒后又咒骂韩继兵,还把被逼焚烧冠军的事说了。李华故作震惊:“那你还不逃?要不我陪你一起逃。”李永胜想着自己被押着两个多月工资,有些犹豫。李华说:“老板和韩继兵都是黑心肠,你知道他们的秘密,现在又得罪了韩继兵,搞不好会被灭口的。”这话提醒了李永胜,想到冠军惨死的那一幕,他越想越怕,答应一起逃跑。
    
    10月25日傍晚下起大雨,工人们早早睡了。26日凌晨,二人悄悄起床,出宿舍后他们撒腿就跑。跑出几里路,途中李永胜偷了李华的随身行李和仅有的几十元钱。
    
    李华在公路边拦下一辆农用三轮车,谎称被打劫,好心的车主让他上了车。他在晋中市区下车后,又步行一个多小时,推开了晋中市榆次公安分局刑警一中队的大门。
    
    27日上午,警察在李华引领下赶赴西长寿砖场。见到李华和警察,韩继兵、韩润锁、弓守俊、彭保根、冯仕见预感事情不妙。但他们以为尸骨已荡然无存,仍抱着侥幸心理。在李华指认下,警方开始挖掘,当一堆白骨赫然暴露在阳光之下时,韩继兵等立刻脸色煞白,李华含泪说:“冠军,我终于为你报仇了!”
    
    被押上警车前,几名嫌疑人扭头打量着李华,满脸不解。李华说:“你们永远也不会明白我为什么这样做!”
    
    30日,警方将在家中的李永胜抓获。2006年1月11日,涉嫌敲诈的刘顶平在其家乡四川省通江县公安局投案自首,随后被押送至晋中市。而涉嫌故意伤害的郭虎兵、涉嫌包庇的王海标则在逃,公安人员对其进行通缉。
    
    冠军的尸骨很快被送到山西省公安厅进行DNA检测,随后他的尸骨被当地民政部门妥善安葬。
    
    警方补充侦查阶段,几名犯罪嫌疑人仍想蒙混过关,尤其韩继兵拒不承认犯罪事实。在李华行为的感召下,工人庞兴、陈建军、蒲伟、颜玉杰等勇敢站出来作证,形成有效证据链,促使除韩继兵外的几名嫌疑人不得不招供。尸骨的存在对韩继兵的心灵起到极大震慑作用,加上众多人证,他最终低头认罪。而尸骨对定罪起到关键作用,作为唯一物证弥足珍贵。
    
    李华作证时,办案人员问他这样做的动机。朴实的李华动情地说:“冠军是条人命啊,生命不能如此被糟蹋啊!”
    
    2006年6月7日,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韩继兵犯故意伤害罪,情节严重,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李永胜、刘顶平、韩润锁、弓守俊、彭保根、冯仕见分别犯帮助毁灭罪证罪、敲诈勒索罪、妨害作证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颜玉杰由于是在韩润锁强逼下收的钱,被免于刑事责任。
    
    韩继兵和刘顶平不服,提请上诉。
    
    2007年6月25日,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李华藏骨伸张正义的故事也在当地广为流传。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西黑砖窑工头多来自河南 相当残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