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余杰:诗歌与坦克,谁更有力量?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8日 来稿)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不久前,我托一位朋友帮我带一些香港的图书到北京,他在深圳罗湖海关进关的时候,这批书全部遭到了没收。海关开出了一张《中华人民共和国罗湖海关收缴清单》,这张编号为“罗关收字(2007)00246号”的清单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 (博讯 boxun.com)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出发实施条例》第六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对以下各项予以收缴:《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壹本、《中国狱中作家文选》贰本、《刘宾雁纪念文集》壹本、《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壹本、《诗与坦克:独立中文笔会作品选》肆本、《余杰天安门之子》壹本、《寻访六四受难者》贰本、《呼唤自由》贰本;《中国巴士底》壹本、《中国冤案录》壹本,《中国第一罪》壹本。共拾七本。
    
    有意思的是,这位朋友后来向我描述了书籍被没收时候的场景:海关工作人员拿出一本记录有一长串书名的“黑名单”,一本一本地对照。《诗与坦克》是几天前刚刚在香港出版的书籍,上面根本没有它的名字。但是,该工作人员仍然坚持将其没收,理由是:封面是“六四”时市民挡坦克的图片,而且编者余杰与孟浪都是“敏感人士”。
    
    一个庞大的帝国,却害怕一本小小的图书。这本书便能颠覆帝国吗?《诗与坦克》在深圳罗湖海关被没收的命运,极其生动地凸现出这样一个事实:在今天中国的土地上,诗歌与坦克仍然处于尖锐对立的状态。诗是文明的载体之一,是自由和想象力的凝聚,从荷马到普希金,从裴多菲到惠特曼,诗人一直都在歌咏人类的尊严、独立和个性,而这一切从来都是被统治者所排斥的。对于统治者来说,诗歌是一种潜在的威胁,没有诗意的人民当然比诗意盎然的人民更好统治,统治者希望其人民全部都是奴才和奴隶。
    
    《诗与坦克》中收录了一百多位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的作品。其中大部分作品都不能在大陆公开发表,这些作品显示了当代中国一种“被遮蔽”的文学生态。它们不一定是最优秀的文字,但无疑是最真实的文字。在那些流行的、畅销的、受到政府或出版社鼓励和支持的作品中,读者看到的只是莺歌燕舞、纸醉金迷、太平盛世的中国;而这些本来便不是为名誉、金钱而写作的作品之中,读者却能从中发现真实的中国、活的中国和带着血的蒸气的中国。
    
    我从来就不奢望诗歌能够抵挡坦克的暴力,诗人个个都是软弱、纤细和敏感的人。但是,正如昔日被苏联当局驱逐出境的诗人布罗茨基所说,诗歌比帝国的生命更长久,在更加广阔的历史维度上,诗歌将是最后的胜利者。当年,他站在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典礼上时,早已预见到了苏联帝国的灰飞烟灭。如今,当小小的一本《诗与坦克》面对龇牙咧嘴的中共政权的时候,我亦深具同样的信念。
    
    一个害怕诗歌的政权,焉能“崛起”?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余杰 :都江堰的灭顶之灾
  • 余杰:青藏高原上的血雨腥风——读唯色《杀劫》(图)
  • 余杰:自由港变成大监狱
  • 余杰:胡锦涛任内不会实现政改
  • 出版社突然通知余杰无法出版他的新书
  • 爆破作文案驳回余杰上诉,维持原判
  • 余杰就取消限制出境措施事致北京第二中级法院的申请
  • RFA:余杰败诉名誉侵权案(图)
  • 余杰"爆破作文"案将于2006年11月29日开庭审理
  • 余杰:李长青,一个勇于说真话的基督徒记者
  • 余杰被禁止出境无法访台,中共当局侵害公民权又有新招(图)
  • 余杰等人士反驳叶小文不满布什会见李柏光、王怡、余杰
  • 中国高级官员首次批布什会见余杰等中国政治异见人士
  • 余杰:香港名校大陆“捞月”
  • 昝爱宗:为了真相,失去自由 / 余杰
  • 美国驻华大使单独宴请余杰夫妇
  • 人权对话必须坚持下去—余杰与德国驻华大使史丹泽博士的会谈
  • 说骗子是骗子,也得小心:“爆破作文”案一审判决:余杰败给郑北京
  • 余杰: 方舟教会探访上访村
  • 余杰:美国为何干涉日本的“内政”?
  • 余杰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韦塞尔为何支持伊战?
  • 余杰: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崛起
  • 建議組織上訪消氣團到香港自由行/余杰
  • 余杰:共产主义就是恐怖主义
  • 余杰:我们如何宽恕日本?——兼论葛红兵的言论自由以及我们如何纪念抗战
  • 余杰 :一颗历尽沧桑依然发光的珍珠—读刘德伟《一粒珍珠的故事》
  • 挨餓與人權/余杰
  • 张育仁指控余杰剽窃其作/金晋京
  • 余杰:骂美国,还是学美国?—驳庄礼伟,兼论美国的宗教精神
  • 中央是奴隸童工的救星?/余杰
  • 余杰:泼皮式的爱国可休矣—评薛义向李登辉掷瓶事件
  • 余杰:跨国公司在中国的道德盲点
  • 蔣介石是什麼神靈?/余杰
  • 关怀社会,追求公义/余杰
  • 余杰:寻求公义需要更大的耐心和勇气-天安门屠杀十八周年祭
  • 呼喚「土地倫理」/余杰
  • 余杰:宽恕是最大的美德
  • 余杰:北大需要五星级酒店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