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投诉公安:浙江政协报批评杭州警察"牛头不对马嘴"/信望爱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07年7月31日,浙江省政协主办的报纸《联谊报》刊登作家李庄的投诉,批评杭州下城区一警察笔录"牛头不对马嘴",他介绍:他的岳父程树生,是位安徽乡下的农民,为了正上大学的孩子而出来打工挣点钱。来到杭州后,就在杭州凤起路一家台湾商人投资开立的好又多超市生鲜处肉类柜台做营业员。今年6月6日晚8时许,程树生正在自己的工作场所干活,该超市对外承包的面点柜台负责人李某跑过来,一把抢走他手中的工具,程树生解释说他再过几分钟就好了。不想李某听后,当即骂骂咧咧地动手就打。程树生因躲避不及,后脑及颈项等部位遭到了身强力壮的李某的暴打,后被当地法医鉴定为轻伤。现在,程树生仍住在浙江省人民医院,8月17日做了手术,已经花费37000元,这些钱好又多超市和打人者却没有承担,程树生女儿去要,但总是不能拿到钱,即使向他们借款,也总是推托到"明天来"。
     (博讯 boxun.com)

    就这么个事实俱在、一目了然的案子,程树生的女婿因相信好又多超市及警方会依法公正地处理,加之工作繁忙,没有及时过问。令人绝望的是,在经浙江省人民医院、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等多家医院检查,确诊为颈椎压缩性骨折后,接警的杭州潮鸣派出所一位吴姓警官(经查询,该人名吴晓同,为好又多超市所在社区杭州下城区潮鸣街道刀茅巷社区中共社区党委委员,为该社区民警),于6月20日下午,在浙一医院帮忙"垫付"了700余元医药费,又称还借了3000元钱给好又多超市后告知我程树生,事情就这样了,药吃完后叫上他一起来配,3个月后再来复查一下就行了,并索要所有医学文证材料及影像学材料。在遭到拒绝后,当晚,这位吴姓警官向程树生亲属打来电话,说派出所领导明天接见程树生的家属,并再次要求他们家属上交所有医学文证材料及影像学材料。第二天,在律师的干预下,此案始送杭州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法医室伤检。6月27日,该鉴定所法医出具的鉴定书认为,程树生的损伤已构成轻伤,属于犯罪了。可是,那天在物证鉴定所,吴警官将他要求好又多超市"归还"的3000元钱,在程树生女婿等十余人面前数了又数,那种难得一见的"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经典画面,被众人当众称"啧啧"。
    
    7月3日,也就是鉴定书送达的第二天,潮鸣派出所要程树生前去重做笔录,这回换了一位胡姓警官。因程树生是安徽老农民不认识几个字,程树生女婿提前已经告诉岳父,等笔录结束的时候应及时要求必须读一遍笔录文字给他听。在笔录进行到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候,由于程树生伤势较重,需要程树生的妻子进去照顾。因有此前吴警官所给的教训,对警方再也不敢轻信的程树生女婿,让岳母带了支录音笔进去。果然,这笔录避重就轻不说,最突兀的莫过于其中一句"你知道对方这个人也是诚心支付过医药费的",有如天外飞来。后来,程树生女婿反复听了好几遍录音,也没有听到他岳父岳母说过类似的话,相反,他们反复申诉对方不给诊治,面对省人民医院开出的住院单,就是蛮横不让住院。至于医疗费用,坦白地说,除了程树生自付的及医保卡中的,由于好又多超市、吴警官以及那位到处喊打喊杀的施暴者李某都称是自己付的,程树生的女婿称"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到底该相信谁,我只知道这点钱还是我岳母一次次哀求哭告要来救命的"。
    
    摊上这样的事,良善的人们,在无奈之余还是觉得,这笔录虽然不可能逐字逐句记载,但还是应该反映供述人的大意,不能太过于"牛头不对马嘴"吧?
    
    而看民主制度下的另外一个地方,就是大陆报纸上刊载的台湾新闻,负责侦办马英九"特别费"案的检察官侯宽仁,日前引发台岛轩然大波。原来侯宽仁在笔录时,篡改证人的关键证词,只要证人的答话不符他想要的供词,侯就打断她或自己下结论,再跳到下一个问题,并不断做诱导式的讯问。虽然证人最后仍答称"不清楚"、"我完全忘了"或"不知道",但笔录上却写成"是的"或"没错",严重扭曲证人的证词。其实,类似侯宽仁的这种"先射箭再画靶"的做法,内地也不是没有,上面杭州下城区某些公安民警的做法,就有一例。
    
    附新闻事件:
    
    外来务工者遭暴打致颈椎骨折
    好又多超市阻挠报警恃强凌弱
    
    安徽来杭务工人员程树生,是杭州台湾商人经营的企业好又多超市凤起店生鲜处肉类柜台的营业员。6月6日晚8时许,他正在自己的工作场所冲洗器具,超市外包的面点柜台负责人李某安跑过来关掉水龙头,并要取走程树生手中的高压水枪,程树生解释说他再过几分钟就好了。李某安听后当即骂骂咧咧地抢身上前,动手就打。见对方人高马大,程树生转身便跑,但后脑及颈项等部位还是遭到了李的暴打,他觉得自己"差点就没命了"。在李某安被超市其他工作人员拉开后,李的妻子要程树生去冰库躲一躲,因为李"喜欢打人,会被他打死的"。但程树生因"头晕眼花"并没躲开,李在前来归还高压水枪时又威胁他说,等会下班要花3000元废掉他一条腿,花10万元要他的命。来杭务工才半年多时间的程树生吓坏了,赶紧给女儿打电话。等他女儿赶到时,李某安早已离去。当程女士准备报警时,被当时在场的多名超市工作人员阻止,他们反复劝她说明天领导肯定会处理的,又说李某安为人凶残,仗着自己有几个钱,成天喊打喊杀的,要程树生父女赶紧从员工通道回家,免遭不测。程树生因觉得自己"这么大了,还被人打",在女儿面前脸上过不去,加之"报警会影响超市做生意,店长会怪罪",并以为头颈部的伤痛"睡一觉会好的",就在女儿的陪护下回了家。不想睡下没一会,程就呕吐,并且四肢发抖,头痛欲裂。后经浙江省人民医院、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等多家医院检查,确诊为颈第六椎体压缩性骨折。
    
    令人遗憾的是,事发后,好又多超市面对员工的生命健康,不是积极施救,而是从中作梗,推诿拖延。先是阻挠报警,后在浙江省人民医院X线摄片显示,程树生第六颈椎压缩性骨折,必须住院治疗后,好又多超市就是蛮横不让住院,并称在杭州武警医院有熟人,花千把块钱就能治好,将程树生等带到位于杭州滨江区的武警医院,在得知程树生确为颈椎骨折,应住院治疗后,在将程树生用颈托外固定后带回,要求第二天去省人民医院做核磁共振,并强调只有他们到场才能去做,但第二天却一直没人露面。6月18日,在同一超市做保洁员的程树生的老伴的哀求哭诉下,深感纸包不住火的好又多超市,在事发十多天后,这才恼火地说你们去报警好了。同日,接警民警带程树生去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门诊,6月19日,浙一医院颈部CT显示,第六颈椎压缩性骨折,未见明确骨痂形成。6月20日,省人民医院MRI检查显示:C6椎体压缩变扁,其后部稍突向椎管,相应椎管稍狭窄。诊断结果为颈第六椎体压缩性骨折。至此,距事发已过去两个星期。6月21日,派出所将此案全部的医学文证材料及影像学材料,送杭州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法医室伤检。6月27日,该鉴定所法医出具的鉴定书认为:程树生的损伤已构成轻伤。
    
    7月5日,记者在一间闷热破旧的出租房里见到54岁的程树生时,他正戴着颈托捂着脑袋躺在床上休息。他的老伴对记者说,因孩子正上大学,虽然年纪大了,在农村做了大半辈子,还是想出来挣点钱,不想平白无辜地被打断了脖子,这可怎么活啊。满脸憔悴的程树生说,自被打后一直"很难过,心慌,有时好像自己没有头了"。程树生的女儿说,她几乎问过所有的诊治医生,他们都认为"没有瘫痪已经很运气了",并对不让住院感到很难理解,"这样做很危险的"。程树生的女儿说,她父亲老实本份,工作勤勉,在无辜遭受暴力后,一直忍气吞声,不忘维护好又多超市的形象和声誉。而好又多超市在公检侦查期间,却上下其手,认定她父亲是外来务工者,没有文化,无钱无势,企图避重就轻,一再侵害他应有的权益,打压他本已逼仄的生存空间,哪还有一点现代企业的气味。她还质疑说,她父亲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好好地做着事尚且被打成这样,这好又多超市连自己员工的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哪广大顾客的生命财产安全岂不是更无从保证?
    
    据悉,一再扬言花10万元要程树生的命的李某安,至今却没有被关进看守所,按受害者的话说仍"逍遥法外"。
    
    浙江大学法与经济学所研究员庄道鹤认为,好又多超市未能尽到保护员工人身安全不受侵犯的责任,一定承担法律责任。程树生是杭州好又多超市正式聘用的营业人员,其工作权利和人身权利应当受到法律保护,不光应当追究行凶人的法律责任,还应该追究超市的责任。不过,他对当前外来农民工权益受侵犯现象表示忧虑。他说,由于法律意识淡薄及受教育程度较低,民工在权益受到侵犯和身心被欺凌时能挺身抗争,采取有效途径保护自己的只占极小部分,因此一些没有被发现的、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的侵犯民工权益的事件被淹没。
    
    新闻媒体将将继续跟踪报道这一事件的进展。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田永德、李海被杭州警察押上赴京列车
  • 朱虞夫被杭州警察带走
  • 杭州警察喷射气体致示威工人失明、抓走6人(图)
  • 李任科:抗议中国政府 抗议杭州警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