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东沂水爆野蛮计划生育致人精神失常案/刘飞跃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0日 来稿)
    近日,我们收到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崔家峪镇黄振英的投诉信,反映他们当地强行给其丈夫强行结扎,囚禁毒打其丈夫,并导致其身体严重受到伤害,近期精神崩溃,神经失常的情况。随后,我们联系了上黄振英。
    
     她说,她丈夫自被强行结扎后,手术刀口发炎,久治无效,同时,出现许多并发症。黄振英告诉我们:“他现在烟也不抽了,饭也不吃了,整天喝酒”“我丈夫经常感到腰疼、肚子疼,小便也带血”“他经常说杀死几个人算了”“现在他精神不太正常了,一会儿跑到这儿,一会跑到那儿。刚才又跑出去了,不知又跑到哪儿去了”。 (博讯 boxun.com)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7-8-20
    
    
    附黄振英的投诉信:
    
    我叫黄振英,对象徐风德,家住沂水县,崔家峪镇,南梨园村,06年三月4号依法生有两个孩子后,按村查访员通知于5月11号到县计生服务站自愿接受节育手术,经一系列常规检查下来,结果被医生一纸两人都不适宜节扎手术证明打发回家。
    
    之后还是村查访员通知:8月13号前再去县计生站复查。于是本人抱吃奶婴孩于8月9号顺路去了娘家龙家圈约俺对象,他本就在娘家石子厂干活,谁知灾难此刻从天降,10号9点左右崔家峪镇政府先后来了专车两辆,抓拿罪犯一样把俺夫妇分别押上‘囚车’:说俺上娘家就是违抗计划生育,就是逃跑无论什么病因非接扎一个不可!押解到县计生站他们复查后,计生站还是不敢给接,依然不适应接扎,于是他们一伙一直押解俺到处找敢接扎的地方,俺要求上中心医院或者县医院,他们充耳不闻,强行扭送俺上了城区医院,直到11号12点左右我一家三口解除囚禁,恢复自由,能见面的代价是,男人被接扎,当时头部一鸡蛋大青紫血泡正流血,并浑身筋骨跌打痛难耐!这愈加之罪名,无辜被囚禁毒打祸害之冤,谁来替俺一个穷苦老百姓主持公道!明知不适应却强行接扎的后果他们应该早就知道:回家吊针九天,外伤愈,结果左边手术刀口却越肿越大,大到碗口状,并伴有脓液向外淌,无奈问当时计生主任后男人被当病号于9月4送到原接扎镇医院,住院治疗到了34天,疗效微乎甚微,且病发症越来越多,而医院大夫却说他们只治刀口炎症,刀口之外的病不在他们治疗范围,为此病人病好无望中,要求转院无人理,以致病人万念俱灰悲切回家等死!
    
    俺又去找镇计生主任,他说他已经管不了了,俺向他要一系列有关接扎检查、化验、手术等资料,他们推火车一字半句也不给俺(后来勉强给了一张化验单,还面目全非了)并且拍桌子吓俺,找镇长,他开口骂娘,找书记,他说他不是慈善机构,他没义务管,找有关上级部门,他们推火车的技术更高明!有关计生案件没有一个律师敢接!
    
    到如今,眼睁睁看着家要破,人要亡:活活一个靠体力养家户口的大男人,自接扎只日起,已丧失原劳动力:地种不了,钱挣不来,为治病高筑债台,肇事者却言而无信,百般刁难后在年关按他们自己所谓的程序敷衍了一小部分医药费(1032元),如今苦苦巴望的一年一度的他们说的事故鉴定程序也化为泡影,且现任新主任说年前陪付的药费就算是结案了,之后不在问津,一切自负。以致,病中的男人精神极度崩溃,神经更加失常!我上有80老娘,下有吃奶婴孩,我不想当一个有罪的“鬼”,是谁逼我一家走上绝路?我一家老小的活路在那里?
    严惩知法犯法者
    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崔家峪镇黄振英
    
    2007.7.29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