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武汉近百名民办教师穿“冤字衣”省政府门前静座(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0日 来稿)
    
    今天上午,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江夏区、汉南区、新州区四个区的近百名民办教师汇聚湖北省政府门前。
    
    老师们到这里来后,大家整齐地坐在省政府门前。同时,每个区大约有十个人穿上了写有“武汉合格民师 冤”的冤字衣。
    
    据武汉老师代表今天对我们说,他(她)们今天到省政府门前上访请愿,就是要政府给他(她)们这些教了几十年书的老师们一个说法,要求政府解决老有所养、病有所医的问题。虽然老师们上访很多次了,但政府一直不予正面回应,最近湖北各地民师们得到省的文件说,继续维持以前的有关民师政策,这更让民办教师们感到失望。
    
    上午十点半左右,武汉民师又给我们打来了电话说,现场已来了不少警察。
    
    民生观察今年5月份曾调查过武汉民师的情况,相关材料附后。
    
    我们将继续关注这一事态的发展。
    
    
武汉近百名民办教师穿“冤字衣”省政府门前静座

    今年5月调查武汉民师时,与老师们合影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7-8-20
    
    附:湖北各地民办教师调查:武汉市民师
    
    千里访民师的活动的第一站从武汉开始。5月16日一大早,民生观察刘飞跃等人便奔赴武汉。武汉是湖北省省会,经济发达,但是还是有黄陂区、汉南区、江夏区、新洲区四个郊县区民师问题没解决好。
    
    16日上午九点左右,我们到达和武汉民师约定的“接头地点”武昌火车站临时售票厅前。此前,我们曾担心四个区的民师代表能否顺利过来,但结果超出我们的想象,当时武汉四个区有近二十民师代表赶过来了。我们随即在武昌火车站临时售票厅前合影留念。合完影之后,在老师们的安排下,我们来到附近小区一房内开始访谈。当我们二十来人进到小区时,小区的一名老太太竟对我们起了疑心,一路询问之下竟追至屋内,大概是怕我们是XX功。
    
    一、被新华社公开点名的新洲区民师问题
    
    新洲区现有二百名民师被退养,每个月只能按教龄长短领到三百元(教龄二十到二十五年)、三百一十元(教龄二十五到三十年)、三百二十元(教龄三十年以上)。
    
    2001年月11月,新华社新华视点发表文章,披露新洲区当局公开买卖教师岗位,导致将毕生精力投入农村基层教育的民师们失去民转公的机会,并痛批新洲区当局操弄“花钱就可上讲台”的行为。该报道指出,新洲区政府在普九期间,按农业户口每人2.8万元,非农业户口每人2.5万元,公开面向社会招聘教师,从而牟利一千二百多万元。新华社的报道当年虽然在当地引起轰动,政府曾组织专班,进行调查,查时至今日,事情却无果而终。
    
    二、黄陂区民办教师
    。
    在屋内,黄陂区民师代表赵老师介绍了黄陂民师的情况。黄陂是武汉的一个卫星区,人口并不多,但到现在为止,黄陂区还有三百多民师在不断上访,其中退养民师(指每个月有一点点退养金的民师)295人,被辞退民师34人(指被辞退回家后无任何退休费的民师)。
    现在,黄陂退养民师每个月有三百元左右的退养金,被辞退的民师,教龄大都在二十年以下,辞退时,他们大都每人领取了一万多元的辞退费。
    
    黄陂民师反映的重点,是黄陂区在前几年的民师转公办教师时(简称民转公),存在诸多弄虚作假盗卖指标的不公正现象,将该转的民师没转,不该转的却转了。在黄陂,发生的最典型的一件事是普九期间,为了完成普九任务,为了给迁建的黄陂一中筹措经费,黄陂政府召开专题办公会议,从社会一次性召集495名合同制工人进入教育领域,而这495人吃上财政饭的代价是每人交纳2万元的安置费。黄陂民师们认为,正是由于当年黄陂区政府将民转公的指标卖给了这些合同制工人,才导致他们今日被退养、被辞退,失去了教师身份,生活困难。
    
    5月16日下午,应赵老师等人的要求,我们来到黄陂区建群村实地调查民师李双前的情况。不巧,李老师家现已人去屋空,据村民们和黄陂的民师介绍,李双前2001年民转公考试时,当场晕倒吐黄水,后因压力过大,精神一度失常,记不住已往事情,不得不住院治疗。最近,一直以拉板车为业的李老师的丈夫,因无法放心她一人在家,现带着她在外谋生。
    
    三、江夏区民师问题——“要想问题赢,非要死个人”
    江夏现有被退养民师89人,辞退14人,据江夏区民师代表易老师反映,江夏区最大的一个焦点问题是江夏政府盗卖民转公指标,拒不认真执行上级政府下达的民转公文件。从易老师提供的有关资料中,我们看到,2001年,武汉市政府为江夏区下达了242名民转公指标,可江夏政府只转了139名,导致103名老师失去民转公机会,被退养和辞退。
    
    对江夏的民转公存在的问题,易老师还举了两个例子,一是2005年初,江夏区辖区内的金水农场附属学校进行民转公时,该学校的校长被批准可以直转,而学校书记却需参加考试。这让这位书记既气又怕,不久就上吊自杀了。因此事,导致人们质问“是什么样的民转公制度逼得人们自杀?”。这名书记死后,江夏政府怕问题闹大,将剩余的农场教师全部免试转为公办教师。此举被人们编顺口溜道:“要想问题赢,非要死个人”
    
    四、汉南区民师问题——一位民师成植物人
    汉南区现有被辞退、被退养的民师48人,对于汉南区在民转公时出现的问题,老师代表举了两个例子说明,一是汉南教师杨甫胜,由于无法承受多次民转公考试的压力,更无法承受民转公失败后的打击,现已多年卧病在床,成了植物人。
    
    第二个例子是在汉南一学校有王玉龙这么一个人,此人一直在学校后勤工作,没上过一天讲台,期间曾有三年回家卖菜经历,但在后来的民转公考试时,却考试成绩优秀,转为公办教师,现每个月工资一千多元,这让教了几十年,现每月只有三百元的退养民师们唏嘘不已。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7-5-2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