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俞梅荪:建军八十周年暨海军反右五十周年祭(下篇)(图)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9日 编译报道)

建军八十周年暨海军反右五十周年祭(下篇)

——让历史告诉未来
    
    
    反右派运动以后,我国再也没有言论自由的民主环境了,更无诚信、法治可言,致使相继的大跃进、文革、六四等历次政治运动如火如荼,危害无穷,祸及今日。由于党指挥枪,还要保持高度一致,致使军方被卷入党内残酷的政治斗争:在文革中支持左派造反,对一些单位实行军事管制;六四平息所谓暴乱,等等。他们因参与太多的和国防无关的政治斗争,成为既得利益者,更成为牺牲品、受害者。博弈的各方均肝脑涂地,殊途同归。既有彭德怀、陈毅、贺龙乃至林彪等开国帅星的陨落,更有从枪林弹雨中涌现出来的海军将领们及其下属,在劫难逃。海军的战斗力因此而不断受到重创。
    

将星在文革中陨落
    
    1966年,文革开始,海军司令员肖劲光大将被林彪等人陷害,免去海军党委第一书记,由政委李作鹏中将接任并主持工作。
    
    1967年1月21日,海军副司令员兼东海舰队司令陶勇中将,受到残酷迫害,被投入井中淹死。海军党委对其作出“畏罪自杀”, 是“叛徒”的结论,其夫人朱岚被逼疯、逼死,4位子女流落街头,后投奔到陶勇的战友家,被收养。(笔者注:当年陶勇将军的家住在上海市愚园路,离我小时候的家不远,他的两个儿子在上海市延安中学上学。)
    
    1968年2月,海军航空兵司令员顿星云中将被捕,关押5年,审讯时被殴打。其几位子女流落街头,投奔到顿星云曾闹革命的根据地,被老区的农民收养。(笔者注:1995年我曾读过顿星云将军的专访,1949至1979年,他有10多年都在挨整,他坦然地说,革命就像去西天取经,只有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取到真经,修成正果。)
    
    1970年6月29日,海军参谋长张学思少将(54岁)被迫害致死。周总理痛心地说:张学思是精通海军专业又能亲自出海的参谋长,海军少了一位难得的将才啊!
    
    1971年,海军政委李作鹏中将被撤职,隔离审查,为敌我矛盾,开除党籍;1980年被认为是林彪反革命集团主犯,判刑17年,现已刑满释放。他的左眼被日军的毒气弹薰瞎。1962 年起,李作鹏任海军常务副司令员,他要求,只要突出政治,就能克服一切困难,战胜一切敌人。 1979至1981年,其夫人董其采在7次申诉中提出:“在长达10年对我的审查中,在许多重大的原则问题上,构成对我的政治诬陷……,这是不折不扣的冤案,要求平反……。”
    
    1971年,海军常务副司令员吴瑞林中将、副司令员赵启民中将、政治部主任张秀川少将等,因涉嫌李作鹏案,被撤职,隔离审查,开除党籍。
    

核潜艇被撞沉海底
    
    资料显示,海军至少有三次没有对外公布的重大事故。
    
    1983年6月,我国一艘核潜艇前往距海参崴东南100公里的海域活动,距离苏联核潜艇基地16公里,且当时中苏关系紧绷,据悉是搜集苏联军事情报。该艇不幸与苏联的K324潜艇相撞,苏联潜艇紧急浮出水面,及时驶回港口。我国的潜艇则沉没了,70名官兵罹难。潜艇残骇散落在800至1000米深的海底。12年后,俄国科学界发现当地海域有高幅射能,调查后曝光。
    
    1993年3月,北海舰队在编队演习中,潜艇在千里岩岛附近因机房过热发生爆炸,舰身炸破一个洞,海水迅速灌入舰内而下沉,20名官兵罹难。
    
    1995年10月,我国公布,两艘北海舰队的核潜艇在黄海演习,一艘发生高压蒸气外泄,驾驶舱温度升高且布满蒸气,另一艘也发生不明的意外,均被舰上技术人员修复。
    
     1999年3月,北海舰队225潜艇,在韩国仁川广域市瓮江郡以西、山东青岛以东63海里的黄海公海上,竟被韩国渔船以拖网捕获。当韩国海军护卫舰赶到现场时,我国潜艇人员早已爬出船舱,割断鱼网,潜入水中离去。①
    

导弹护卫艇被货船撞沉
    
    新世纪以来,由于海军的政治体制改革停滞不前,缺乏监督机制,更为严重的事故与腐败现象愈演愈烈。
    
    2003年4月16日,在渤海和黄海的交界线处(英法联军曾从这里长驱直入北京),北海舰队12支队361号潜艇在出海训练的返航中,处于半潜的“通气管状态”,由于海面风浪较大,海水从通气管涌入,使通气管自动关闭,但艇内的柴油机却依然继续运转,两分钟内耗尽舱内氧气,海军副支队长程福明大校等70名官兵窒息罹难。海军在训练方面有问题和指挥操纵不当,加上装备落后,由于一个小小的失误而导致重大事故。调查结果显示,海军潜艇在发展数十年之后,连一个简单的制氧装置的自动启动问题都没有解决。北海舰队司令员丁一平等10人受到撤职、降职等处分。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在唁电中说:“361号潜艇官兵牢记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使命,忠实履行军人职责,为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图8,361号潜艇)
    
    2006年3月18日8时,东海舰队的新型护卫舰“三明号”,在上海吴淞口与民用轮船发生碰撞。这是我国自行设计制造的最新型导弹护卫舰,有反舰、防空、舰空导弹,100毫米大炮,反潜火箭,鱼雷,直升机座等;装有现代化的雷达系统和舰载综合指挥控制系统。如此先进的军舰竟也发生碰撞意外,除了暴露海军的训练问题之外,更暴露了军队系统的问题已到了非整治不可的程度了。②(图9,三明号导弹护卫舰)
    
    2006年6月22日凌晨,南海舰队“连江号”轻型导弹护卫艇在广东珠江口桂山岛附近,被香港货船撞沉,4名官兵罹难,13人失踪。这是海军“红箭”级(037II型)导弹护卫艇,有舰舰导弹两座,舰炮三座。南海舰队拥有此类导弹护卫艇6艘。其中4艘在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时,曾进驻香港昂船洲海军基地。(笔者注:在香港回归的电视直播中看到过。)如此严重的事件不但暴露了海军在训练和管理环节上存在很大的问题,而且佐证了某些高级将领的腐败,已经严重侵蚀了军纪作风的肌体,给军队建设造成了严重的破坏。③(图10,连江号导弹护卫艇)
    

将星在腐败中陨落
    
    2006年,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中将,因贪污、挪用公款1.6亿元,被判无期徒刑,成为职务最高、贪污最多的将军,列入当年我国十大腐败案件。在王的家中抄出5200万元,美元250万元,其办公室私设小金库的存款5000余万元。他先后花了1200多万元,包养来自各个文工团的5个情妇。此案竟不是由党的纪律检查部门或司法部门查出来的,而是王与情妇生下男婴,被索要补偿费数百万元,王只答应百万元,两人因此决裂,其情妇到中央军委、海军司令部上访告状,历经两年不予受理,该情妇又串联王的另外两名情妇联名给中央政治局、中央军委主席、副主席,写了58封举报信,才引起关注,立案调查。王将军在大肆贪污的5年中,竟有4年被评为“优秀党员”、“优秀干部”,两次荣获三等功。此案涉嫌少将4名、大校7名,均被处理。
    
    近日又见网上报道,在北京秦城监狱服刑的王守业告诉家人,自己遭人陷害,并向法庭指控已故海军司令员张定发的受贿问题。④
    
    王副司令员利用在北京公主坟海军司令部大院内大兴土木的机会,将基建项目全部由其妻(总后勤部设计院总承包部领导人)所在的公司承揽,从中得到巨大的经济利益。王给海军造成巨大伤害,“三明号”撞船事故和“连江号”被撞沉惨剧,显然都与这些军中蛀虫有密切关系。⑤
    
    被撞沉的“连江号”导弹护卫艇是沈力成的同事们参与设计建造的,其造价昂贵,可能达1.6亿元。
    
    严重的腐败,败坏了军中风纪,新兵不想穿小鞋就要送红包;转士官不能小“表示”;想当军官就要送大礼,跑官买官越演越烈。军官在被提升之前,很少不向上级军官送礼的,有家庭背景的军官升迁更快,许多高级军官均为“太子党”。中共对军队反腐工作有心无力,担心反腐会影响军心,加上军队有家丑不外扬的传统,使军方的腐败越演越烈。⑥
    

让历史告诉未来
    
    50年前,海军舰船修造部技术员沈力成中尉就曾勇敢地提出:“领导人犯了生活作风问题受到偏袒。”他反对特权,要求纠风。其他右派分子都因提出整风建言而获罪,惨遭打击迫害。之后,再也没有什么是非与正气可言了,可想而知,军中蝇营狗苟的男女生活作风问题无人问津。日积月累到如今,王将军竟把军中5位美女金屋藏娇为“二奶”,其贪污的款项竟能建造我国最先进的导弹护卫艇。50年来,军中的特权与腐败,愈演愈烈,上行下效,积重难返,还不知有多少贪官呢,这在世界各国的军史中可能也是罕见的,其腐败程度似乎超过了北洋水师,这样的海军还能打“甲午海战”吗?
    
    为撰此文,我搜遍的中国海军舰艇图库才知,我国只有这些二类轻型战舰,我国海军排在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日本之后,与印度、意大利一起并列为第6位,而且印度有航空母舰,我们还没有。最先进的连江号轻型导弹护卫艇,在珠江口竟被货轮撞沉,如在航空母舰面前只能是小米加步枪的猫鼠之战,或是象鼠之战了。1953年2月,毛泽东提出:“为了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但是,50多年过去了,海军并未强大起来,辽阔的海域如钓鱼岛、南沙群岛等,正在被周边的日本、菲律宾、越南等国家蚕食,美国和日本的海军却日益强大,我们并未改变落后就要挨打的局面。
    
    2007年7月29日晚,中央电视台《面对面》节目,介绍海军陆战队某旅旅长陈昌锋及其威武之师,据说这支年轻劲旅的战斗力似乎可以赶上老牌的美国海军陆战队。但是,如果海军的制度建设不变革,腐败问题不解决,在未来战争中则难免重蹈邓世昌的覆辙。
    
    在建军80周年暨海军反右派运动50周年之际,亟待重温海军创建之初,沈力成等右派分子们,以身家性命为代价所提出的整风建言,重整海军的制度建设,实现军队国家化;尽快还给劫后余生的耄耋老人――海军建设的先行者们一个迟到的公道。各军兵种均应如此。好的制度,坏人干不了坏事,一干必受惩罚;坏的制度,好人做不了好事,一做定倒霉。只有把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人民军队才能面向未来,走向世界。
    
    8月1日起,全军又换新军装,增加了左右两臂上的军徽和军旗,以及复杂的胸牌等这些花里胡哨的与增加战斗力无关的劳什子,看来又是学了美国,这又不知耗去多少亿元的军费开支啊!其实,倒是更应该努力学习美国的军队国家化和对军人及其复员者的人道关怀,才能科学发展,才能真正强大起来。
    

永远的军舰专家沈力成
    
    本文上述,导弹护卫艇被货船撞沉的这艘“三明号”附图,是从海军舰艇图库等网上取的两张。没想到沈力成说,船头分别标着523、524,分明是两艘姐妹船,“三明号”只能是其中之一。我又从网上找来好几张“三明号”图片,还是这两艘。无奈只好请沈力成任选其一,被一丝不苟的他拒绝了,只好由我这个舰船盲胡乱选一艘了。可见海军的舰艇资料都如此混乱,就更别提管理了。
    
    本文上篇所述418号潜艇撞沉的附图,是从中国海军舰艇图库等网上标明“418号”取的,沈力成说“不是”。我又从该网找到一艘“418”给他,却又被告知,这只是与“418”同类型的潜艇,但不是“418”。可以想见, 50年来,沈力成对舰船制造是多么地梦魂牵绕,当他得知舰船的连连失事,又是怎样的“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可谓,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师友的鼓励与忧患
    
    我把本文上篇发给一些右派老人和朋友们征求意见,收到不少回信,摘要如下:
    
    刘衡(87岁,1939年入党的人民日报记者右派分子):此文写得全面、严谨、生动,为反右50周年的反思,开拓了新的领域。
    
    王志勇(76岁,邵阳市祁剧团团长右派分子):此文为右派仗义执言,很有说服力,使人为1957民主运动的先驱而感到骄傲,鼓励后人,以史为鉴,要为建设美好的民主社会主义而奋斗!
    
    任众(73岁,1945年参加八路军;北京市公安局的右派分子):此文反映鲜为人知的军中反右情况,很有代表性。我曾看到山西的百位军人右派分子的简要材料,他们仍在贫困的社会边缘之中却以此为荣。看来军人右派分子大都更为坚强执着,值得关注。
    
    陈奉孝(72岁,北京大学数学系学生右派分子):此文全面、朴实、真切,没有任何一点花架子,太好了。
    
    宋林松(73岁,北京大学物理系学生右派分子):恕我直言,文中提到的海军建制、军内右派名单及处理情况、王守业案情“并向法庭指控已故海军司令员张定发存在受贿问题”等,凡官方媒体没有报导过的事,对那些鸡蛋里挑骨头的人来说,是否会讲你泄露国家机密?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不过是讲了点“东八块”的贪官批件,却被判泄露国家机密罪而坐牢3年,现在陈良宇等贪官被揪出或有的已死,郑律师刑满释放后却仍没有获得常人的自由。刘衡说本文“开拓了新领域”那是真的,也很诱人。但是那些军内情况由你来公开发表,是否会招来横祸,请你三思。刘衡已近90,我也70多了,说话可以重一点。你还年轻就不同了,会被左得可怕之人解释为“阶级仇恨”。他们可以把你装进“泄露国家机密”这个不透明的大口袋,则百口莫辩,你到哪里去讲理?从照片上看,沈力成真年青,其夫妇看《寻找林昭》,3年前我参加林昭骨灰安放仪式,写了纪念文《灵岩山下林昭魂》送给你。(笔者答:本文所引用海军情况的图文,都是公开的,网上均有,我标明出处,以免泄密之嫌。至于发表拙作的风险,我当然知道,既然要秉笔为反右修史,就只能向真理低头而不屑其他了。近日,任众右派老人看了本文,与我共勉道:如果当年没有人去吃螃蟹,哪有今日大家的美味呀!)
    
    张显扬(73岁,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原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研究所研究室主任):看了此文,深感这些暴政的受害者,最年轻的也在70岁上下了,一辈子就这样被毁了。你为他们的冤情申诉,表现出年轻一代对历史的负责态度。我建议,把这一切写成一本著作,留给我们的子孙后代,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工作。(笔者:是的!我们有责任努力澄清父辈们的悬案,不然的话,我们的下一代就更闹不清楚了,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使命。)
    
    黄观鸿夫妇(右派黄万里之子):文章很实在,只是担心你的安全。
    
    胡川(上海退休医生):人类的文明进步很缓慢,百年也不会有多少进步,有时候还是倒退。佛家说,我们痛苦是因为我们执着。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职业。在剧场里,你是众多的观众之一?还是演员,还是导演,还是编剧?假如你是一个观众,你发出声音,何况又是一个不一般的声音,是要引来警察的啊!(笔者答:本文在作最后修订的8月3日,警察来访,我来不及关机,就坦然地说,正在缅怀八一节。我深感责任千斤,更得干成点什么。)他回信:假如政治是你的职业,敬业也是应该的。(笔者答:政治不是我的职业,更是不懂政治且退避三舍,我只为搞清父辈们50年的冤屈而作一点力所能及的事。)他又来信:生物人的认知,有一大进步,作为一个社会人,要实现你的理想,需要探讨一个保护自身的方式。
    
    唐荆陵(广州维权律师):这是珍贵的史料!
    
    王俊秀(法律人):军中之事历来高深莫测,神秘无比,军中的反右派运动则更不为世人知晓,此文打破这一禁区,十分难得。
    
    乔蔚(广州职员):我在文革期间出生,时隔50年的事情并不遥远,何况对于那些关心时事,追求真理,想了解真相的人来说,那个时段就更为特殊了。从文中能够感受到其中的深情与力量……。文章又增加了许多内容,好!更有说服力!这些文字是用心写出,能感受得到,但有的感性了些……。
    
    纪萍(北京职员):读完此文,我无言,只能说你是百分之百执着的传统学者。美国人喜欢用RIGHT一词,在他们的字典里,“右”是代表正确的、好的东西,中国人也应该接受这种思想,不要像文革时那样,右派坏分子的帽子满街飞,把许多敢讲真话,干实事的人统统打成右派分子,“反击右倾翻案风”是我上学时影响较深的事。我就住在海军总部大院,可与你当面探讨。
    
    王均(原人民日报记者):此文事例典型,分析到位,说理清晰,感情深沉。这些天我在想,反右的话题在国内被严加封锁,怎样才能有所突破呢?还有,从中共建党到江泽民任上,冤案无数,是否有可能做一个总的清算?由此联想到中国封建专制下几千年来的冤狱,心情更加无比沉重!右派分子虽然几十万人之众,但毕竟和普通百姓有些距离。如果把“家家有本血泪账”的广大民众的心声也表达出来,那又会是一种怎样的情形!这只是想到而已了。
    
    茆家升(安徽省黄山疗养院 19 岁的医生右派分子):在55 万右派分子中,知识界所占比例并不很大,受迫害更多的依然是普通群众!2004 年我曾出版《卷地风来——右派小人物纪事》一书,此书已被国内各重点高校和港台高校及研究单位、美国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收藏。且有国内外多家网站,或全文或部分刊出。值此五十周年之际,我将编纂下一部书,名曰:“丁酉之难五十周年的民间记忆”,依然着重最底层的受反右派之难者,当然也不排斥知识界。我这个当年全国最小的右派之一,也 70岁了,愿大家相互关心,多加保重,继续奋斗,力争在有生之年,能有一个比较满意的答案。(笔者:用前不久茆家升的这封信,来回答王均说的“右派和普通百姓有些距离”。本文中的“林治光,21岁,正班勘测员”就是最底层的军人,普通百姓的反右受难者们远远未被发掘。)
    
     (修订完稿于20070809)
    
    (本文初稿《海军反右受害人访谈录――记一位海军中尉和他忠贞的妻子》,4000字,原载《争鸣》2007年第8期;经修改补充为8000字,作为上篇;续写本文作为下篇,7500字。两文原载《议报》第314期,20070806。之后,本文再作修订,送《博讯》蔡楚先生。)
    
    注释:
    ①这一章节,军盟中文网www.junmeng.org.cn/bbs/thread-138985-1-1.html
    ②③⑤⑥王健民,中国军舰被撞断与腐败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的交代,亚洲周刊2006年6月,www.backchina.com
    ④2007年7月26日香港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信息
    
    附图:
    1-海军副司令员兼东海舰队司令员陶勇中将(1913-1967)
    2-海军航空兵司令员顿星云中将(1912-1985)
    3-海军参谋长张学思少将(1916-1970)
    
    4-海军政委、党委第一书记李作鹏中将主持工作(1914-)。
    5-1966至1971年,左起:李作鹏(海军政委)、吴法宪上将(空军司令员)、林彪元帅(国防部长)、黄永胜上将(总参谋长)、邱会作中将(总后勤部长)
    6-海军常务副司令员吴瑞林中将(1914─1995)
    
    7-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中将(1943-)
    
    8,2003年4月16日,在渤海失事的361号潜艇,70名官兵窒息罹难。
    9,2006年3月18日,在上海吴淞口与民用轮船碰撞的三明号新型护卫舰。
    10,2006年6月22日,在珠江口被香港货船撞沉的连江号轻型导弹护卫艇,4名官兵罹难,13人失踪。各图均为中国海军舰艇图库和飞扬军事网, www.fyjs.cn、www.c801.com等。
    
    11-8月1日起,全军又换新军装
    
    
    沈力成-赵根植夫妇-俞梅荪
    7-2-20070702-沈力成-赵根植夫妇-俞梅荪
    
    沈力成-赵根植夫妇-俞梅荪


    沈力成-赵根植夫妇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编译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俞梅荪:建军八十周年暨海军反右五十周年祭(上篇)(图)
  • 俞梅荪:刘衡,青春而活力四射(组图)(图)
  • 俞梅荪:右派聚会起风云 民主潮流成趋势(组图)(图)
  • 任众、燕遯符、铁流、俞梅荪联名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图)
  • 俞梅荪:紫阳两周年忌日的沉闷(图)
  • 俞梅荪:百里洲镇选区投票日,吕邦列被警方调离选举现场后 
  • 俞梅荪:太石村民选举人大代表两轮投票前景未卜
  • 俞梅荪: 只因悼念紫阳.被逼连夜逃亡
  • 俞梅荪:紫阳两周年忌日祭拜系列文
  • 俞梅荪:彭真委员长像读《毛主席语录》那样读《宪法》的启示(修订版)
  • 俞梅荪:彭真像读《毛主席语录》那样读《宪法》的启示(组图)(图)
  • 俞梅荪:太石村选举人大代表两轮投票前景未卜
  • 律师:天使与魔鬼—— 一个立法工作者与律师的恩恩怨怨/俞梅荪
  • 陈小平:前中南海法律秘书俞梅荪的故事
  • 俞梅荪:李柏光深陷囹圄之真相
  • 张耀杰:中南海秘书见证中国监狱——俞梅荪和他的狱中难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