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大右派”章乃器之子章立凡:清算反右化解现实矛盾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4日 转载)
    亚洲周刊江迅/章立凡认为,当下中国出现大量不和谐、尖锐的社会矛盾,都和反右时期留下的问题有关,要梳理解决现实问题,就必须认真清算反右。
    
     章立凡从中日两国组成委员会研究历史说起,说到五七年反右。他说:“反右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还有文革,至今得不到清算,仍‘为尊者讳’……不要总是说别人不道歉,实际上你自己做错了事情,至今也没有听到说一声道歉。” (博讯 boxun.com)

    
    章立凡父亲章乃器是当年救国会“七君子”之一,中共执政后,历任政务院政务委员、全国政协常委,出任国家首任粮食部长。这位爱国民主先驱,在五七年被打成右派,但拒绝在结论上签字,一九七七年去世。日前,章立凡在北京接受亚洲周刊访问。
    
    如何看当年的右派言论?
    
    有代表性的右派言论,如章伯钧提出“政治设计院”,以今天来看,无非就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一种方案。罗隆基提出成立“平反委员会”,要纠正工作中的错误,仅此而已。有很多涉及党与非党的关系如何协调,还有就是关于民族资产阶级的地位。当时总是搞触及灵魂的思想改造,历史已证明这一套完全失败,因此,且不说反右动机如何,从当时的右派言论来讲,我认为并不过分,而且说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右派都搞错了,仅有百分之零点零一是搞对的,就说整个运动是正确的,这是站不住脚的。再说,那五六个所谓大右派的言论也没有什么过分的。
    
    现代史学界对毛泽东发动反右的动念,有“引蛇出洞”说。你怎么看?
    
    多数研究者认为反右的国外因素,肇端于五五年赫鲁雪夫在苏共二十大批判斯大林的秘密报告,以及不久后发生的波兰、匈牙利事件。至于国内因素,可分为党内和党外动因。大体上有两说。李维汉认为一开始锁定在党内整风,由于形势变化,中途转为反右,不是“引蛇出洞”。李慎之却认为事先就已锁定党外目标,从开始就是引蛇出洞。我是第三种观点,五七年的政治风潮可分两阶段:先是党内整风,后有全国反右。从前因后果看,整风的目的是否纯为“引蛇出洞”,恐怕未必,只不过反右的创痛太惨重,以致很多人忽略了整风也是有目标的。毛有两个目标,一是党内目标,一是党外目标,大鸣大放整的是干部,后来把党内外一起收拾了,毛利用外部力量来整内部,利用完就丢弃或再打掉。反右的结果,一是独树毛在党内的权威,二是他也早就想除掉这些民主派、自由派,整掉非党竞争者。
    
    右派及其家属给中央的信,几年前你没有签名,今年为什么签名?
    
    对右派的赔偿问题,前年就开始有签名了,当时我没有参加,因为只是一个经济赔偿要求。今年参加了签名,是因为他们提出反右要彻底平反,要道歉,要补偿。我认为这是很正当的。文革中走资派的工资是补发的,但对右派是发了文件不予补发,被打成右派的人,要求一个平等的国民待遇。现在当局声称不要拖欠农民工的工资,我不知道右派是否比农民工更弱势,拖了这么长期仍不解决。要想有资格成为一个大国,也要看你如何对待自己的人民。
    
    怎样理解要解决今天的社会问题,就必须反省历史遗留问题?
    
    从反右到文革这几十年,中国出现那么多不和谐,当下尖锐的社会矛盾,都和那个时代遗留问题有关,要梳理解决现实问题,就必须清算反右,中共应该再作一次历史决议,执政以来有历史问题没有说清楚,改革开放以来,包括六四也没有说清楚,能不能做到是另一回事,负责任的执政党应该对这些问题有个交代。改革开放有个好处,经济生活丰富了,百姓权利意识觉醒了。发展不能以消灭生存权为代价,不能以牺牲生存权为代价。反右把五四以来的科学与民主的传统破坏了,把党外民主消灭了,而党内民主也无法立足了。必须反省和清理历史,社会才可能向前走。
    
    章立凡小档案 一九五六年生,中华慈善总会理事,近代史学者,主要研究领域为北洋军阀史、中国社团党派史、中国现代化及知识分子。曾长期参与多卷本《中华民国》撰稿。发表《风雨沉舟记》、《都门谪居录》、《长夜孤灯录》、《甲申再祭》等文史作品,合著有《转型期的中国:社会变迁》、《七君子传》、《中国大资本家传》等,编有《章乃器文集》、《记忆:往事未付红尘》。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