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段义和与济南爆炸案的背后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29日 转载)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博讯 boxun.com)

    作者: 魏一平/核心提示:最新一期北京《三联生活周刊》刊出报道,对轰动全国的济南人大主任段义和爆炸杀死情妇案做出深入报道。揭开死者柳海萍的身份,以及段义和在山东政坛的升迁路径。报道说,对于突如其来的爆炸杀人,济南当地政界人士,都显得极为谨慎,“这水太深了,趟不得,趟不得”。倒是市民们对此流传着五花八门的版本:有人说是柳海萍以向中纪委举报来要挟段义和,有的说是段义和的政敌故意制造恶性事件,以向他栽赃。
    
    7月9日,星期一。柳海萍到济南市国土资源局上班的时候,与往常一样“打着太阳伞,穿一件白色短袖衫”。下午 17点半,下班回家路上,在距自家小区150米的建设路,柳海萍驾驶的浅绿色广州本田“飞度”轿车发生爆炸,她被当场炸死。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之一陈志,是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的侄女婿。一周后,段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所涉问题是“长期包养情妇,给其情妇大量钱物,为其情妇谋取利益,并有涉嫌爆炸杀人严重犯罪问题”。
    
    爆炸事件
    
    “肠子都炸飞了,就挂在上边窗户上。”一位居住在济南市建设路52号居民楼里的大妈指指五楼的窗户。提及当时情景,她仍心有余悸,“突然一声闷响,接着就是滚滚的黑烟”。
    
    7月19日,爆炸发生后的第10天,在现场还能看到地上有一片燃烧遗留下的黑色污迹,轿车底盘的轮廓依稀可辨。横贯马路上方的电线上挂着一块被炸飞的汽车残骸,附近被震坏的居民楼窗子刚刚换了新玻璃。
    
    济南市市中区建设路,属于近几年刚刚兴起的居民区,在南北走向不足1公里的范围内,聚集了四五个居民小区。爆炸就发生在建设路中段济南工商局大楼北侧10多米处,旁边一条东西走向的小巷通往柳海萍所居住的小区,立在巷子口的广告牌上写着“如意苑,前方150米向左”。
    
    目击者称,当时柳海萍所驾驶的“飞度”轿车正由北往南行驶,在快拐弯时减速,突然爆炸。车里的柳海萍被甩向前方三四十米处,只剩下上半身可以辨认。一辆刚好路过的出租车受到爆炸影响起火,司机受伤,路边一个卖水果的商贩被炸飞的汽车铁皮划伤脖子,“缝了十几针”。
    
    “起初都以为是与出租车发生碰撞,油箱爆炸,但一看这阵势,根本就不像,油箱爆炸哪有这么大的威力?”一位自称开过几年车的居民告诉记者。很快赶到现场的除了警车,还有很多牌号特殊的政府车辆。有目击者称,警察扑灭爆炸引发的大火后迅速将“飞度”车牌照取下。这个牌号为“鲁AJ××××”的警用内部车牌,开始引起人们的猜测。
    
    案子的侦破并没有费多少周折,据说“公安部当晚就派人赶到济南,参与破案”。嫌疑人之一陈志很快被逮捕,除了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的侄女婿这个身份外,他还是济南市公安局治安三大队副大队长。
    
    直接实施爆炸的凶手至今仍在潜逃,在如意苑小区门口的公告栏里张贴着“线索悬赏”,给出的描述是:“男,40 岁,身高170~173厘米,长方脸,大眼睛,肤色较白,卷发,南方普通话口音,身穿蓝色T恤衫,米黄色制服裤,黑皮鞋。”案发后没几天,济南市每个出租车司机也都接到了一张“线索悬赏”的通知,上边列出了该男子7月9日下午作案后逃跑的详细路线,显示他在短短半小时内至少换乘了3辆出租车。
    
    与追捕犯罪嫌疑人相比,死者柳海萍的身份对市民来说更具吸引力。
    
    柳海萍的人生
    
    “长相漂亮,做事干练”的柳海萍今年31岁,在济南市国土资源局机关党委上班。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她,在短短四五年间,从一个普通招待所服务员升至正科级国家公务员。这一切,都有赖于她早在13年前就结识的段义和。
    
    资料显示,1994年,时任山东省电子工业局(总公司)党委书记、副局长(副总经理)的段义和,到聊城挂职地委副书记。众多知情人告诉记者,就是这时候,段结识了出生在聊城农村的柳海萍。当年只有18岁的她,身份是“段书记家的保姆”。
    
    一年半后,段义和回到济南,“关系亲密”的柳海萍并没有跟来,而是在段义和的“帮助”下去了聊城当地一家电子集团上班。柳海萍到济南应该是在2001年段义和当上市人大主任以后,身份是“人大”招待所的服务员。但这个广泛流传的信息并未被证实,招待所一位自称“上了十几年班”的工作人员称,“从来没有一个叫柳海萍的女服务员在这里上过班”。
    
    2003年左右,柳海萍来到济南市天桥区制锦市街道办事处党政办公室上班。此前,她在某行政学院拿到了公务员培训的结业证书。据街道办工作人员回忆,当时“她穿着很普通,平时骑自行车上班,不怎么爱说话,看上去很文静”。但一年多以后,“听说柳海萍被调往市里的某个局,人们才开始议论,她肯定是有关系,要不然谁有这么大的能量”。其实,在这前后,柳海萍的名字曾在市中区财政局和济南市财政局的工作人员名录中出现,但在他们工作人员的印象里“只是挂个名,很少见她上班”。去年,柳海萍调往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并很快被提升为正科级干部。一张当时国土资源局召开的团员业务交流座谈会照片上,柳海萍就坐在发言领导的右侧前排。
    
    与职场上的“跑步前进”相对照,柳海萍平时给人的印象却是“很低调”。“她长得很漂亮,身材匀称,穿着讲究,看上去很干练。”如意苑小区的工作人员记得,“但平时深居简出,基本按上下班时间外出和回来,很少跟人闲聊,顶多就是见面点个头,就连邻居都对她没印象。”甚至在市国土资源局保安的印象中,“很少见她开车来上班,即便开车来也从没停在单位院子里”。
    
    跟平日的低调构成反差,柳海萍在济南至少拥有2部轿车和4处房产。据一位小区停车场管理员回忆,“平时一般开浅绿色‘飞度’,还有一辆黑色轿车,不太常见”。如意苑属于济南的中高档小区,房子一般在每平方米5000元以上。柳海萍的房子在9楼,三室两厅,登记的户主是她母亲的名字,虽早在2005年就买下,但一直没人住,直到2007年春节后她才住进来。
    
    在市民们传言中,柳海萍曾与省立医院的一位年轻医生结婚,生了个儿子,没过多久便离婚,此后一直独居。儿子随她母亲,居住在济南另一处房子中。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案发当晚,警方去柳海萍家里搜查,并没有发现任何男士生活用品,甚至就连两本影集里也大都是她个人的艺术照和生活照,“只有几张和自己小儿子的合影,没有一个男人的影子”。但在柳海萍的手机里,警方发现了数个当地正局级以上官员的电话号码。这个被炸得“血肉模糊”的女人呈现在人们面前的身份开始变为“高官情妇”,而最先落网的“高官”,就是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
    
    段义和的仕途
    
    段义和的家乡山东齐河县,位于黄河以北,济南、德州、聊城三市的交界处。如果仅从这点看,他在济南的仕途升迁应该不会很快。据当地一位年事已高的退休老干部介绍,由于当年济南城解放时由胶东部队接管,所以,历来活跃在济南政界的“人大”多出自胶东,显然,段不在这个序列中。
    
    1970年,段义和从西安交通大学无线电系自动控制专业毕业后,进天津764厂三车间任技术员、调试班班长。 4年后,他调入764厂党委组织科任干事,从此开始进入组织系统。在调往家乡齐河县委组织部工作两年后,段义和于1978年进入山东省委组织部。从干事做到处长,段义和用了1 2年,“这比较符合政界的升迁逻辑,但也能说明他干得还不错”,一位当地组织系统的退休干部向记者分析。
    
    1990~1997年,段义和在山东省电子工业局(总公司)工作,先后担任副局长(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党委书记等职。虽然已经官至正厅级,但对于一直在组织系统工作的段义和来说,电子工业局这种“冷衙门”的职务或许并不能让他满意。
    
    转折出现在1997年12月,段义和调任济南市委副书记。虽然在级别上算是平级调动,但“从一个专业性很强的普通厅局调到一个省会城市担任组织副书记,手中的权力肯定大多了”。在当地一位正厅级退休老干部眼中,这次调动是段义和仕途中的“关键”,“若非有贵人相助,很难完成”。
    
    从此到2001年2月,段义和一直担任济南市分管组织、人事工作的副书记,其间还于1998年2月至1999 年12月兼任济南市委组织部部长。重回组织系统的段义和,开始“如鱼得水”。据当地多位退休老干部回忆,段义和在济南政界的口碑开始变坏也就是在担任市委副书记后期,“主要是用人问题”。甚至有一度,在当地政界流传着一个不成文的说法:“济南哪个处长、局长要升职,不得找老段?!”
    
    此外,他喜欢在各部门安排解决自己亲属和亲信的工作问题,这在当地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据介绍,段义和的不少亲属分别在省、市、县各级人事、财政、宣传系统重要位置上工作。
    
    2001年2月,距正式的“人大”换届还有一年多,段义和当选为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这次提前的选举换届,在当地一些老干部眼中被解读为“耍了手段,找了人帮忙”。虽然在一般人印象里,人大主任常常被理解为一个没有实权的虚职,但由于济南不同于其他很多城市人大主任由市委书记兼任的情况,段义和为专职“人大”主任,加之在市委常委中的排序处于前三位,“在用人方面,他的意见还是很有分量的”。
    
    随着用人方面的问题显露,段义和的生活作风问题也渐渐浮出水面。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他在担任人大主任期间,曾先后安排数位“年轻漂亮”的女性进入“人大”工作。有的从省级单位调入,有的从市级机关调入,甚至还有一位当地某酒店的年轻女服务员,直接被调来“专门为主任服务”。
    
    在这些“年轻漂亮的女性”中,柳海萍虽然一直很低调,但在当地政界圈子里也早就“略有耳闻”。对于突如其来的爆炸杀人,当地政界人士,都显得极为谨慎,“这水太深了,趟不得,趟不得”。倒是市民们对此流传着五花八门的版本:有人说是柳海萍以向中纪委举报来要挟段义和,有的说是段义和的政敌故意制造恶性事件,以向他栽赃。
    
    对于这个被市民们戏称为“恐怖袭击”的爆炸案,当地政府部门在一次通报上给出的定性中包含了三个“最”----“ 建国58年来性质最恶劣、影响最坏、蓄意爆炸杀人涉嫌官员级别最高。”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