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昝爱宗:还有多少网民和手机用户等待"因言论而拘留"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中国有1亿多网民,更有数亿会接收、发送手机短信的移动、联通、电信小灵通用户,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因为发帖子、发短信、发个人观点等评论而被追查,这不仅仅是有可能,而是已经有人被抓、被拘留。 (博讯 boxun.com)

    
    公安部门拘留发言者的通用、常用依据的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规定:散布谣言、谎报疫情、警情或以其他手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
    
    2007年7月25日南方都市报记者虞伟援引山东济南当地媒体报道称,一名在网上留言谈论济南"7.18"暴雨危害的普通女网友被当地公安查处并拘留。这名网友姓李,当地报纸援引治安部门的意见称:"7月21日至22日注册网名'红钻帝国'在某论坛恶意散布谣言,意图在群众中制造恐慌气氛,性质较为恶劣。
    
    "中国新闻网报道,7月18日傍晚,济南市遭受了45年来同期最大的一次暴雨袭击,从下午17时左右到晚上20时,济南市区降下了135.2毫米的雨量,特大暴雨给济南造成了重大损失。截至19日11时的统计数字显示,济南市因特大暴雨造成的死亡人数已达到25人,失踪4人,受伤171人。7月20日山东省民政厅的统计数据显示,"7·18"特大暴雨灾情全省受灾人口41.7万人,32人因灾死亡,失踪10人,伤197人。其中,济南市遇难人数升至26人,失踪6人,受伤171人。暴雨时由于当时正好是下班交通高峰期,暴雨导致济南市交通出现严重瘫痪,上千辆私家车和公交车被水淹熄火,道路上的积水达到半米多深,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还不清楚具体数字。
    
    当地媒体还报道,济南暴雨受灾后,网友"红钻帝国"因为发帖"内容有明显的唬人噱头,营造了暴雨过后的恐怖气氛,里面有灾害造成多少人死亡的虚假信息"而遭举报,后被警方找到后,警方对其进行了治安拘留。红钻帝国是舜网论坛暴雨大讨论中的激进派,特别是在银座商场进水是否有人被淹死的问题上,她认为肯定有人死了,只不过真相没有公布出来。像很多网友一样,她在回帖中转载了其他网友的现场描述,还引述了自己朋友的说法,不过也承认自己并未亲眼看到死尸。在济南,记者采访过的大多数人都曾听自己朋友说过商场有人淹死的传言,但并没有任何证据。也有网友问红钻帝国要证据,她说自己没有义务提供证据,只是不相信那些辟谣,并称"我只信我身边朋友对我说的话"。论坛上部分网友质疑商场淹死人的网络传言,并有人发表澄清谣言的帖子。红钻帝国认定这些论坛新注册的新手都是商场的"枪手",言辞非常激烈地抨击这些网友,骂他们是"狗奴才"。红钻帝国激烈的态度引起了部分网友的极大不满,一度有多名网友与她笔战,双方炮火不断升级。有网友劝诫红钻帝国不要谈论这个话题,以免被以传播谣言的罪名拘捕,"你毕竟只是怀疑,真相你永远不知道,把你抓起来理由很充分!
    
    "当地记者调查发现,被拘留的这位23岁女子只是一名普通网友,在婚纱影楼工作,济南暴雨后情绪激动地参与了论坛里的很多主题讨论,但数据记录显示她并未发过主帖。事实上暴雨确实造成200多人死伤,这难道也是谣言吗?当地的记者还采访了当地警方,但警方不愿透露"红钻帝国"发帖内容,理由是担心帖子内容再次引发社会恐慌,同时也拒绝透露该网友的具体身份。
    
    在网络上讨论暴雨就导致拘留,我想关心气象的人都有了恐惧感,我们每一个自己是否有一天也会以如此荒唐的理由而被拘留?
    
    我的回答是有可能。假如你说明天泰山可能要崩了,又在网络上留下了证据,那么,后天就有可能有山东的公安找上家门,直接拘留了事,因为你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规定:散布谣言、谎报疫情、警情或以其他手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或者并处以200元左右的罚款。
    
    或者你突然异想天开地在网络上留言"明天下暴雨打雷要死人",也有可能被制裁,因为他们指控你散布谣言、谎报疫情、警情或以其他手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就是铁证如山,就是铁案,且不管明天是否真的打雷下暴雨死了多少人。
    
    这就是中国的当下言论空间的紧缩,又是中国特有的国情,假如孔子生活在当代也要拘留。从史记上看,孔子死前叹歌如下:"太山坏乎!梁柱摧乎!哲人萎乎!"假如他生活在今天,并在网络上留言,恐怕他也要被拘留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据说孔子说完这话七天后而死,若要拘留的话,恐怕孔子就要死在拘留所里了。万幸,孔子没有生活在今天。
    
    济南拘留李姓网友,而上个月另有无锡拘留丁某,原因是他发送手机短信。2007年6月6日,无锡太湖有蓝藻,无锡市民丁某发短信130多条,给了130余人,被当地公安指控为散布谣言,谣言便是:"太湖水致癌物超标200倍"这十来个字,拘留10天。
    
    通过种种努力,我和丁某有过简单交流,但他沉默不语,至于这个处罚是否公正,我想他应该有自己的判断,毕竟法律不是任由公安局一家使用的。
    
    除了最近两个月被拘留之外,还有一些人因言陷入文字狱,如河北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一些官员收到所谓低级趣味的短信,手机持卡人因此被撤消县妇联副主席职务。该事件发生在2006年9月28日,一条内容低下并有矛头所指围场县人事局局长和副局长并涉及县委县政府的短信,由号码为13231482610的联通卡发出,8名县级领导和包括一些乡镇书记在内的10名科级干部收到了这条侮辱性短信。被侮辱人之一的县劳动人事局局长关利民,虽然未收到短信,但从别人的手机上看到了,于是在第二天即9月29日到县公安局刑警队报案。经查此卡为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司机齐庚伟帮他姑姑———县妇联副主席齐凤雁买的。被传唤到公安局刑警大队后,齐凤雁承认卡是她的,但否认发了上述信息。10月1日上午,齐凤雁再次被传唤,办案人员之一、刑警大队教导员周剑介绍说,这次齐凤雁说这张卡不慎丢失了。鉴于她的供述前后矛盾,案情复杂,10月1日当天便对她采取了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后来又因为有合伙作案的嫌疑,公安局又将拘留期限延长至30日。10月31日,公安局提请检察院批准逮捕,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未予批准。11月3日,公安局把对齐凤雁的强制措施变更为取保候审,期限一年。齐凤雁表示,公安局对她经常传问审讯,最长的一次四五个小时,有一次,半夜里还对她进行了测谎,长达三个多小时。12月6日,县委常委会研究讨论决定,免去其县妇联副主席一职,她的丈夫王春雨通过打听得知,免职理由是"不向组织说实话"。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齐凤雁、王春雨觉得"忍无可忍"了。他们决定讨个说法,于是向省市两级纪委进行申诉,他们申诉的理由是:一是公安局搞有罪推定,而且超期羁押,刑事拘留长达34天;二是县领导干预司法。而且他们的矛头直指县委书记陈志乃。他们认为是陈书记直接插手此案,干预司法。而他们的依据是:在审讯期间,公安局领导多次向他们提起过陈书记。他们也找过陈书记要求早点放人,但遭拒绝。很明显,围场县委书记陈志乃就是迫害这名妇女干部的幕后人和直接拍板人,他自己辩称他2006年9月30日在(承德)市里开会。中午,公安局长打电话给他,汇报了一些干部收到低级趣味短信的事情。当天晚上9点多,齐凤雁从公安局打电话给他,说卡是别人让她买的,此事涉及领导和政治斗争,要对他当面说。陈志乃告诉齐凤雁有什么话直接对公安局说。陈志乃还向记者强调,免职不等于撤职,不是纪律处分。可实际上发短信的人已经被拘留,还取保候审,很明显是一个犯罪嫌疑人了,而决定她犯罪嫌疑人命运的正是县委书记这个"党的大法官"。党权高于一切,书记亲自兼任法院院长、公安检察院的一把手,严重干预司法,干预公安(县委书记不通知公安局长,公安会直接抓人吗?)还有什么司法公正可言。
    
    一些公民因言被拘留、打击,无非是揭穿了"官员个人利益等同于公共利益"这一真相,公安局搞有罪推定,而且超期羁押;县委书记陈志乃插手此案,干预司法,有不同意见者就是党的敌人,就是"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比如在重庆"彭水诗案"中,仅仅因为县一名普通职员秦中飞转发短信有讽刺意味并涉及当地主要领导,如县委书记蓝庆华等人,就被当地警方以"诽谤罪"立案侦查;在山西的"稷山诽谤案"中,几名干部的举报信涉及县委书记,也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甚至被判刑;还有安徽五河短信案件,乃是因为两个在民间口碑不错的老师向县领导发短信反映情况,结果被刑事拘留,并且上了本县电视台,名誉扫地。由此可见,当言论自由不是公民理所当然享有的权利并得以保障时,若有任何言论冒犯了党官,损害了"官员的利益"就等于损害了公共利益,所以权力之下,官员强令警方立案侦查,最后倒霉的正是那些说出不同意见的人,说出真话的人,被拘留、逮捕和审判的案例就比比皆是了。法律面前,不能人人平等,法律没有效力,那么只能证明这样的法律只是保护官员的道具,只能说明言论自由权如同厕所里的手纸,随手一扔了之。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既然是"诽谤他人",为什么北京公安出面拘留业主?
  • 老昝——昝爱宗 转自塞林的新浪博客
  • 昝爱宗 :杂文家鄢烈山披露当年南方周末挨整内幕
  • 《中国县域经济报》逼迫山西站记者苗葳辞职/昝爱宗
  • 昝爱宗:谣言的国度,却不知道什么才是谣言
  • 昝爱宗:太湖污染案发:呼吁江苏当局尽快释放吴立红
  • 昝爱宗:诉浙江新闻局长俞剑明进入法庭调查阶段
  • 昝爱宗继续告浙江省新闻局侵犯名誉权
  • 昝爱宗诉浙江省新闻出版局获法院裁定
  • 昝爱宗状告公安局 二审维持原判
  • 昝爱宗:北京再度发出要求龙新民下台的声音(图)
  • 昝爱宗:死缓:"优秀士兵"崔英杰的不幸
  • 昝爱宗:龙新民获法国骑士勋章真丢人 (图)
  • 昝爱宗:新浪网博客管理员就再次删贴并表示歉意
  • 昝爱宗:谁删了记者与温家宝对话的原话?
  • 昝爱宗诉杭州公安局网络分局网文被处罚案一审判决书(图)
  • 昝爱宗赴香港受阻亲历记
  • 昝爱宗:就禁书事件致龙新民署长公开信
  • 昝爱宗:中国铁路十宗罪
  • 昝爱宗:六三六四:邓小平的枪弹和大学生的热血
  • 昝爱宗:在不经意间,生命有了轻重(组图) (图)
  • 昝爱宗:悼念毛岸青的都是毛泽东的后人吗?
  • 昝爱宗:求同难存异:重庆终于消灭了"反对派"
  • 昝爱宗:面对权力强拆,向吴苹学习不当"沉默大多数"
  • 一纸是非颠倒的判决书——评杭州市上城区法院对昝爱宗的行政判决/吕耿松
  • 昝爱宗:大肆禁书:共产党和国民党一个样,甚至更狠
  • 昝爱宗:在新闻总署领导下何以真记者被打死而假记者泛滥?
  • 昝爱宗:“建设型财政”转为“公共财政”尚待时日
  • 昝爱宗新年感想和贺词:连接在2006和2007之间的是爱和责任
  • 昝爱宗:邵飘萍捍卫新闻自由的壮举在今天依然是壮举
  • 昝爱宗:老萨被判绞刑岂不让独裁头子金正日们胆战心惊
  • 昝爱宗:林牧先生的死比活着更让共产党难受—悼念伟大的民主战士林牧先生
  • 昝爱宗:王光美一生很可怜,却又很宽容
  • 昝爱宗致国家海洋局局长、中国海洋报理事长的公开信
  • 昝爱宗:记者们决不向暴力和恐怖低头
  • 昝爱宗:"反腐倡廉"不离口的陈良宇:终于栽了
  • 昝爱宗:“老李,以你的条件, 怎么能让孩子干这个。”
  • 昝爱宗:愤怒 仇恨 虚伪 忍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