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网帖曝云南一副市长殴打情妇致其受伤(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25日 转载)
    
    来源:新文化报
    近日,网上出现一则热帖,称云南省某市一副市长因情妇间的争风吃醋,怒气横生,将与自己同居三年的一情妇暴打一顿。情妇愤然举报,大有发誓将其拉下马的架势。
    
    新文化报报导,近日,网上出现一则热帖,称云南省某市一副市长因情妇间的争风吃醋,怒气横生,将与自己同居三年的一情妇暴打一顿。不料,此举彻底激怒该情妇,竟一气之下找来国内著名职业举报人,该代理人将副市长举报至该市所在州纪检监察机关及组织部门,乃至云南省纪委、监察厅,大有发誓将其拉下马的架势。帖子几日内传遍了各大网站,本报记者连日来经多次努力,联系到几名当事人,尽最大可能还原事情真相。
    
    记者多方查证了解到,该帖最早发于中国民间举报人姜焕文的博客上,发帖时间为7月15日。2004年7月20日,沈阳人姜焕文创办“中国举报网”,当年8月25日,仅开办了38天的“中国举报网”被责令关闭。姜愤然举报沈阳市工商局等几家政府部门,一时间名声大噪。此后至今,姜焕文一直热衷于民间举报,四处奔走。
    
    姜焕文在博客中称,他亲自飞赴云南该市采访了女当事人----被副市长痛殴的杜某,倾听了整个事情的经过。杜某自称早年离异,独自经营两家私人企业。由于工作关系,常出入社交场所。2003年11月,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与身为副市长的童某相识。童某自此开始追求杜某,但杜某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2004年7月29日晚,童某利用一次单独相处的机会,借着酒劲连哄带骗和杜某发生了性关系。
    网帖曝云南一副市长殴打情妇致其受伤
    
    杜某的病历
    
    此后,两人之间的情人关系,一发而不可收拾。童也发誓在适当时休掉前妻,与杜某结合一起。杜某经常花钱为童购置高档衣物、皮鞋等生活用品。杜某家的衣柜里至今仍保存有童某的两件黑色西服、两件睡衣、一件衬衫、一双黑皮鞋、一双拖鞋,杜某声称这些都可以作为证据。
    
    2005年2月和2006年9月,杜某两度怀孕,都在童的坚持下做了人流手术,童某怀疑是杜某悄悄取环故意怀孕的,以此迫其尽快离婚,这种态度令杜某伤心欲绝,两人之间的关系由此开始日趋冷淡。杜某于偶然发现了童还另有几位情人,不由怒火冲天,从此引发了一场类似于争风吃醋的争端。
    
    杜某称,2007年4月29日午夜,在童家的门前,童某将自己痛打一顿,经杜某报警,二人及童的一亲戚被带到人民路派出所,做了笔录。童为了息事宁人,也情愿到医院付了杜某入院治疗的部分费用,并赔偿杜某的精神损失五万元。并许诺承担杜某的全部住院费用。但经历了此次惨痛遭遇后,杜某发誓要报复!近日,记者设法通过私人关系辗转联系到发帖者、同时也是该事件代理举报人的姜焕文。他向记者详细介绍了自己调查的情况。
    
    7月初,在朋友的引荐下,杜给姜焕文的电子信箱发了求助信件,请求代其向相关部门举报。7月8日,姜焕文飞赴云南省某市,在一家茶室与杜面谈,了解了事件的大致经过。杜把手机里储存的几条短信展示给姜焕文看,短信均发自童某的手机,其中一条内容为:“上个月29日这架打得太不值得,作为几年的友谊,我一直很难过,我当时承诺了四条,一、我和家人向你道歉;二、医药费我们承担;三、你拆线之前我照顾你;四、赔偿你五万元。这些我都做到了。但你提出要我再给你20万元,我实在没有这个能力,请你原谅。”
    
    7月9日,姜焕文陪同杜某来到事发出警时的人民路派出所,了解了当时警方的处理情况。7月11日,姜焕文以杜的朋友的身份给童副市长打了电话,姜称,出于人身安全考虑,他在当地一公用电话亭打的电话。出乎姜焕文的意料,童副市长在电话里的态度比较温和,他承认自己和杜某的关系,但表示二人只是朋友,并非姘居,“如果他心底坦坦荡荡,没有被指责的那些关系,人的第一反应一定会是暴跳如雷,否则只能说明他心里发虚。”
    网帖曝云南一副市长殴打情妇致其受伤


    
    杜某说是童发给她的手机短信
    
    随后,姜焕文带着杜某辗转来到该市所在州信访办、州纪委干部监督科,该市市委组织部等部门递交了举报信,两人还将相关举报材料送到了云南省纪委、监察厅举报中心,该中心6号接待员告诉他,他们虽然已经受理备案,但仍需要转至红河州纪检部门负责调查。姜焕文电话中告诉记者,7月19日,州纪委监察工作人员已经前往杜某的家中展开初步调查。
    
    “我的调查是客观公正的,并非只听从一面之辞。”姜焕文表示,杜某的一些言辞确有夸大之处,比如其所表述的两人相识的来龙去脉,他分析,杜某作为一个私营企业家,很可能有她自己的想法。比如杜某的伤势,据姜焕文分析,只是轻微伤,不算重,童某主动承担5万元赔偿,也算说得过去。但姜焕文认为,依据我国于2007年6月1日起施行《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第二十九条明确规定:行政机关公务员,包养情人的,给予撤职或者开除处分。“所以从这一角度来说,我坚守原则,这件事管定了。”
    
    7月22日上午,记者电话联系上了女当事人杜某,杜某情绪略显激动。杜某承认自己是童某的情妇,但只是感情方面,并非包养,她从未要求童某给她买车、购房,几年来,童某只是常常到她的住处过夜。“我不是图钱才和他在一起的。”杜某称,自己虽有过婚史,但对于感情还是很单纯,和童某接触后,自以为找到一个成熟、有魅力的男子,“我做梦也没想过他会那样对我。”
    
    杜某称,除了她之外,童某还有数个情人,她时常发现童某收到一些内容暧昧的短信。2005年5月,因为与童的另一个情人发生激烈争吵,杜某被童狠狠责骂了一通。“我当时想一刀两断,但童某很会哄人,很快就让我信服了。”直到今天5月29日,杜某说,当时是深夜23时,“我的一个女伴从外地来找我,考虑到不是很方便,我就下楼去接她,就在楼下,童某莫名其妙突然发怒了……”
    
    “他突然挥拳劈头盖脸朝我打来,我清醒过来后,立刻报了警。”杜某说,在派出所简单做过笔录后,她连夜被送到了医院,诊断为面部挫伤,左眼睑有3.8cm×1.5cm的裂伤,建议住院治疗。“被打,就有喊痛的权利,他太伤我心了,所以我要不停上告,直到他身败名裂为止。”杜某称,童某还在当地散布,发出上述短信的的确是自己的手机号,但并不是自己所为,而是别人盗用的。
    
    22日下午,记者联系到该市人民路派出所民警霍刚。殴打事件发生后,杜某报警,霍刚正是处理该案的民警,电话中,霍刚承认确实接手过该案件,但称案件正在调查中,情况并不方便透露。记者追问当事人中是否有一位副市长时,霍刚笑着说:“朋友,算了吧,这实在不好说……”
    
    23日上午,记者经过一天的努力,终于拨通了该市所在州纪委干部监督科的电话,一工作人员透露,的确接到过相关举报,但事件正在调查中,初步调查认为,举报人提供的证据不够充分,暂难以证明童有包养情妇的行为。该工作人员拒绝透露更多详情。
    
    从21日起,记者多次拨打涉事副市长童某手机,但不论是手机、还是座机,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22日中午,记者给其发去短信,诚恳表明采访意图,但截至发稿前夕,一直未收到回信。连日来,记者还曾多次拨打该市市委书记赵某、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卢某的手机,但遗憾的是,同样无人接听。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