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济南暴雨纪实:“车与人像小船一样漂走”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20日 转载)
    
     来源:中国青年报
    
    记者郑燕峰/2007年7月18日下午五点左右,济南下起罕见暴雨。街道淹水将近半米高,道路交通完全停止。洪水几乎将轿车推倒。当晚济南降雨量创历史纪录:市区一小时最大降雨量达到151毫米,两小时最大降雨量167.5毫米,三小时最大降雨量达到180毫米。城市很快变成了汪洋,那水甚至可以用滚滚滔滔来形容。
    
    市民们相互讲述着他们看到的场景。“体育中心的推拉门跑到了百米之外。”“八一立交桥下东西向直行车道变成了湖泊,看不见中间的护栏。”“花园路许多车只能看到车顶的一点点,沥青路面被掀起来,冲到人行道上。”“七里河路口,自行车进去之后只能看见车座。”“一辆电动三轮车被冲出了几十米,撞到了墙上。电动三轮的主人,一个老太太,差点儿被冲走,幸亏有五六个小伙子帮忙。”
    
    “一名妇女卡在一辆汽车车轮下面,被大水冲得漂来漂去。车与人像小船一样漂走了,真是吓人。”7月18日18时许,济南公交驾驶员左建鹏驾驶的34路公交车行驶到省委二宿舍时,有一名小女孩站在站牌处正准备上车,水流湍急,马路与人行道已经分不清楚了。左建鹏尽量将公交车停靠在站牌附近。他拉上手刹,一只手抓住车门,另一只手伸向小女孩。左建鹏还没等抓牢小女孩的手,就一起被冲进急流中。
    
    左建鹏紧紧抓住小姑娘的胳膊,奋力游着,终于抱住一棵大树,回头看去,两个人已经被大水冲出近百米。当晚,济南市有51处路段积水严重,其中41处无法行车,交通断绝。各条马路上,停滞拥堵的车辆静静地成为这个城市的一道风景。19时左右,82路驾驶员王春雷行驶到泉城广场附近,看到前方湍急的水流中一个小女孩正在苦苦挣扎。王春雷将车尽量靠近她,拉上手刹打开车前门,一把把这位小姑娘从水中捞了出来。
    济南暴雨纪实:“车与人像小船一样漂走”
    
    市民在水中挣扎
    
    这时,王春雷又发现前方一辆米色的富康车停在水中,大水即将淹过车窗。女司机正准备弃车,但水太大,小轿车的车门已经打不开了。王春雷打开车边窗,让车上的乘客拉住他的腰带,自己探出大半个身子,奋力把小轿车上的女司机从轿车车窗中拽到了公交车上。女司机刚被救上来,小轿车就被大水冲走了。
    
    明湖路315号院正靠着大明湖,住着七八户人家。“晚上7时许,将近两米高的水打着漩涡在屋里盘旋,床、沙发、桌子等家具全部漂了起来,孩子被举到了大衣橱顶上,吓得哇哇哭。”居民刘先生说。315号院和大明湖之间有道一人高的围墙。水流不断拍打着墙体。情急下,刘先生跟几名年轻力壮的男邻居,顶着齐胸的大水,一步步挪到围墙边,手脚并用地将围墙拆掉。
    
    “哗----”洪水裹挟着刘家的鞋子、衣服破墙而出,房子算是保住了。暴雨使济南护城河水位暴涨,18日18时左右,河水就漫过堤岸。附近泉城广场有个下沉式的银座购物广场,顷刻间成了一个大水池。19日上午10时,这里水深还有两米左右,水面上漂浮着很多货物,广场灯柱的顶部还露在外面,30台水泵从昨晚10点开始排水,预计20日才能彻底排干。广场地下停车场约有200辆车未能撤出。银座商城损失估计达5000万元.
    
    18日18时20分,济南市千佛山路派出所值班电话骤然响起。徐连贵所长、栾震副所长和另外5名民警迅速冲出办公室。车牌号为鲁A10936的银色中型客车横向停在千佛山路和经十路路口南侧约20米处。大量的泥沙、石块随着湍急的水流冲击着客车。这是银座双语幼儿园接送孩子的班车。车上16名四五岁的幼儿惊恐地哭泣,3名女教师还有一位男司机不知所措。
    
    “汽车这时已经45度倾斜。水已经漫到腿肚子,我看到柏油路面被冲起,花坛里的花顺水冲撞着车身。”栾震今天回忆着当时的场景说,“我们最初想用绳子拴住车,但无法固定,民警们只好跳上车,用身体的重量先把车压住。大约20分钟后,雨小了些,我们下车排成队,才将孩子抱出车,送到安全地带。”
    
    那晚,这个派出所33名民警全部出警排险救人,直到次日凌晨才回所休息。18日晚,济南市全部交警上路疏导交通,武警济南支队官兵用橡皮艇转移群众。18日18时左右,一对夫妇在济南市经五纬十二路公交车站牌旁附近,遭电击,两小时才盼来一辆救护车,送至山东省立医院时,男子已经死亡,女子昏迷不醒。
    济南暴雨纪实:“车与人像小船一样漂走”


    
    街道淹水将近半米高,道路交通完全停止。洪水几乎将轿车推倒。
    
    当晚,济南市急救中心接到的急救电话中有1/3是电击伤。山东师范大学大三女学生小周算是幸运的。18日17时30分,她乘坐的103路电车行驶到济南历山路熙正大厦附近时,因天降暴雨,涉水深度超过临界标准,驾驶员停驶。乘客陆续下车。小周从前车门下车时突遭电击。“有人触电,有医生吗?”有乘客疾呼。恰巧,济南市中心医院急诊科的医生李敏和朱美蓉同乘此车。
    
    “她仰躺在前门台阶上。断电后,乘客七手八脚把女孩抬到车厢里。”李敏回忆说,“那学生已经没有呼吸和心跳,嘴唇开始发紫。”朱美蓉医生开始实施心肺复苏术。“朱大夫压了1分钟,我发现她有脉搏了。大约4分钟,她恢复心跳。20分钟意识逐渐恢复。”李敏说,“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小周在两位白衣天使护送下,住进了济南市中心医院急诊科重症监护室。记者今天获悉,她情况良好。
    
    济南市中心医院急诊科当晚收治118名患者,其中外科77人,电击、淹溺者41人。“你要是女司机我就想抱抱你!”在雨中,伸手相援的故事处处发生着。出租车司机伊师傅今天还在回味一位女乘客下车时给他的惊喜。当夜,很多避雨的行人寻找着出租车。伊师傅一个小时只拉了一个活,不加价一路捎了六个人。风雨中大家拼车回家。
    济南暴雨纪实:“车与人像小船一样漂走”


    
    花园路许多车只能看到车顶的一点点
    
    “晚上10时,我在泉城广场最后捎了一个穿黑色套装的女孩。”伊师傅说,那个女孩已经在雨中等了3个多小时。下车时,那个女孩显得特别激动,欢喜地对伊师傅说:“你要是女司机我就想抱抱你!”伊师傅露出洁白的牙齿对记者笑着说:“回去我和老婆说,老婆还问我抱了没。”
    
    其实这就是风雨相助换来的感激!这一夜,有多少人性的美!20年前的8月26日,济南也有一次强降雨,成为济南人永远的伤痛。但7月18日的瞬间降雨量超过“8·26”。和那年一样,降雨过于集中、排水不畅依然是济南雨灾的主要原因。济南市地势南高北低,强降雨形成的径流迅速从南部汇入市区,导致市区主要街道洪水滚滚。
    
    济南市排水主要靠小清河一条河流,但小清河排水能力仅为20年一遇。昨夜小清河一小时内就暴涨4米,河水倒灌市区。济南市铁路立交桥众多,市区13座全部都建在低洼地带,每次降雨都会形成积水。19日下午5点,两个男孩在济南标山南路铁路立交桥下趟水玩。远远望去,桥柱标明桥高是3.4米。旁边一位大娘说:“18日晚,这里水和桥一样平。”
    
    19日这里积水还有2米多,交通无法恢复,很多车辆到此只能掉头。另外,济南市下水道等排水设施存在不完善问题早在20年前的那场雨灾后就不断被提及。截至19日21时,济南市因大暴雨死亡的人数已上升至26人,另有6人失踪。这些不幸遇难者,有的因溺水而亡,有的因触电身亡。7月19日,太阳重新照耀着这座城市。那些死难者的家人却还沉浸在雨水的悲痛记忆中。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