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郭飞雄案开庭法庭内外 / RFA张敏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11日 来稿)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7,07,10)
    
    * 郭飞雄案7月9日开庭,郭方仅二人获准旁听 *
    
    郭飞雄太太张青和哥哥取得旁听证――
    
     维权人士郭飞雄(本名杨茂东)“涉嫌非法经营罪”一案7月9日上午在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四楼第十一法庭开庭。
     我当天采访几位在法庭内外的关注郭飞雄案人士,他们谈当时所见所闻。
     旁听了庭审的郭飞雄的太太张青说:“今天早晨八点四十左右,我到了天河区人民法院,我和杨茂东的哥哥一起去的,提早一点去取他哥哥的旁听证。我的旁听证在星期五的时候已经取到了。”
    
    并非没有更大的法庭――
    
     张青说:“他们让我们等了一会儿,我们进到一楼,过了‘安检门’上二楼,而后张法官来了,给了杨茂东的哥哥旁听证,仔细核对了身份证号码,我们上到四楼。
     接近九点钟的时候,莫律师他们也来了。到四楼的时候,门前又一个‘安检门’。我觉得很奇怪,因为星期五的时候,律师去法院办手续,我跟他们一起去的,我们有很多人要来旁听,而他说位子已经满了,法庭比较小。莫律师说‘那就换个大一点的法庭吧’,张法官就说‘我们这里的法庭都差不多大,没有更大的’。我当时也想看看十一法庭在哪个地方,究竟多大,就上去四楼,十一法庭没开门,我就从门缝里看到是蛮小的一个空间,并且门口是没有‘安检门’的。
     然后我就把其它法庭也看来一下,有两个法庭锁着,但十五法庭开着,没有人,我一看非常大,几乎是十一法庭的三倍或者四倍大。
    
    多设个‘安检门’,留两个最远的座位给亲属――
    
     他们为了今天的开庭,特别设了一个‘安检门’。我们过了两道‘安检门’,十一法庭的门是关着的,我们在门口坐了一会儿,就问‘我们能不能进去?’,他说‘可以’。进去一看,最后两排旁听席位全部坐满了人,后面一排最里面最角落里面第一个、第二个就是我和杨茂东的哥哥的位子,他说我们这叫‘一号、二号’,其实就是给我们最远的位子坐。
    
    * 郭飞雄和郭案简介 *
    
    参与太石村维权――
    
     维权人士郭飞雄2005年参与广东太石村维权事件,被当地警方关押过三个多月,年底入选香港《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
    
    涉案出版物:五年前揭露官场腐败的《沈阳政坛地震》――
    
     2006年八、九月间,郭飞雄参与营救维权律师高智晟,9月14日,郭飞雄被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9月30日以同样涉嫌罪名被逮捕,涉案经营的出版物是揭露沈阳官场腐败的杂志《沈阳政坛地震》。郭飞雄曾经是独立出版商,据亲友说,他早在被捕前五年已经停止了所有经营活动。
    
    两度“退查”,自述在广州第一看守所遭刑讯逼供――
    
     今年1月20日,郭飞雄被由广州移送转押到沈阳的辽宁省看守所,被转押沈阳之前,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会见律师的时候,自述在此被连续审讯七天七夜。
     郭飞雄案送交检察院后,曾因证据不足两度“退查”,3月30日第三次移送广州市天河区检察院,郭飞雄也被换押回广州,关押在第三看守所。
    
    自述在辽宁遭性酷刑逼供――
    
     5月14日郭飞雄案移至广州天河区人民法院,原定6月15日开庭。5月28日上午,郭飞雄在广州市第三看守所会见他委托的胡啸律师,自述在被转押沈阳期间的秘密地点,遭受包括被用电警棍电击男性生殖器的酷刑逼供。
     6月11日上午,张青得知开庭延期。7月4日通知她7月9日开庭。
    
    * 张青旁听庭审见闻 *
    
    郭飞雄看见太太,微笑点头;整个庭审,面有微笑――
    
    7月9日,张青讲述他坐在旁听席上的所见所闻。她说:“没有等多久就开始了,法官宣读‘开庭注意事项’,过一会儿就说带被告杨茂东进来。
     过了五分钟左右才把他带进来,我跟他招手,他没看到,过一会儿,看到我了,微笑的跟我点头”
    
     问:“你看他身体、精神状况怎么样?”
     答:“精神状况不错,但是比以前瘦一些。在整个庭审的过程中,他还面有微笑。”
    
    郭飞雄:十个月审讯,百分之九十问太石村维权――
    
     问:“接下来进行什么程序?”
     答:“公诉人宣读《起诉书》。”
    
     问:“您知道公诉人的姓名吗?”
     答:“有一个检察官姓潘。”
    
     问:“审判长呢?”
     答:“叫梁皓。
    
     然后,法官就问杨茂东‘你对《起诉书》的意见有什么看法?’杨茂东说,我要求拿书证、物证来。检察官跟他提问的时候,他就说‘鉴于我这十个月在看守所羁押期间一百七十五次的讯问,其中有百分之九十都是太石村村民选举维权事件的话题’,他说‘这是非常明显的政治迫害案件’。
    
    郭飞雄:遭酷刑逼供,控告无回音――
    
     第二个就是他在这十个月羁押期间,从广州到沈阳遭受到不断升级的非常残忍、毫无人性的刑讯逼供。他为这些刑讯逼供多次向检察机关写控告信反映情况,包括向在坐的两位法官(一位姓潘,另一位我没记得姓什么)都反映过,他们都置之不理,没有任何回应。
     他说‘鉴于这样两点原因,我对法庭的公正性和权威表示置疑。所以,我不回答法官和检察官提的任何问题,我只回答律师提的问题’。
     接下来就是法官和公诉人提的问题,他就没有作任何回答。这个期间就是公诉人和辩护人之间在说话。
     莫律师就问杨茂东‘你在这期间是不是遭受了刑讯逼供?’他说‘是的’。他就说在广州,就是刚刚开始进去的时候,我们开始都以为是七天七夜,这次他说的是十三天十三夜的轮番审讯,然后有四十二天手和脚铐在一起,铐在木板床上。并且还说到这个人的名字叫罗伟国,是广州市公安局预审一大队的预审员,不断的有二十多天的时间,拉他的头发,挠他的痒,戏弄他。
     再讲到元月21日到了沈阳,人家也直接说是秘密关押,不许他给家人写信,对他作刑讯逼供。
     2月12日那天,晚上把他带出去。他说是用对待死囚犯的方式,把头和脸都蒙起来,然后身体完全绑起来带走的。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去刑讯逼供。带他的人是陶中革和杨乃新。这两个人就是直接办案人员,就用电警棍击打他的身上,内脏、脸、手都肿了,并且有伤痕。而那个姓杨的人,如果没有错的话,来过我们家的那个人,也许就是杨乃新。”
    
     问:“也是动手的人吗?”
     答:“我现在这细节还说不清楚。然后就说对他打,把手绑在背后,以三百六十度的。。。因为人的手抬起来正面的时候就是一百八十度,反在背后的时候,因为身体的重量把人几乎拉成了一条直线,手是背在后头的,以这样的方式给他绑了,刑讯逼供折磨了四个小时。
     还有就是用电警棍击打他的男性生殖器。
     他在讲这个的过程中遭到法官、审判长的制止,不许他说。但他又坚持说了一些,后来还是没说完。
     一般律师问的他都回答。
    
    张青印象:莫律师辩护、郭飞雄自辩精彩――
    
     杨茂东本人也作了一个辩护,也是非常精彩。 当时法官看见他拿出一叠纸,比较厚,就对他说‘你能不能简短、扼要地说一下?鉴于时间的关系’。他说‘自我辩护是我的权利,任何人不能剥夺,我今天一定要把这个说完,我可以读快一点’。他以非常快的速度把他的‘自我辩护’读完了。
     莫律师的辩护在后面,是非常精彩的,从很多角度非常细致的作了无罪辩护。莫律师的辩护读完以后,法官问他‘你认可律师的辩护吗?’他说‘我认可’。
     检察机关针对他的辩护又提出一些问题。
    
    张青印象:公诉人要求法官重判――
    
     问:“公诉人是什么态度?”
     答:“他提醒法官,说杨茂东涉嫌非法经营案特别严重,鉴于他在当庭的认罪态度不好,要求法官重判。
     庭审过程应该说是非常紧凑的。莫律师对他们的一些说法,针锋相对去回应,语言是非常精彩的。”
    
    张青印象:旁听席上六人睡着――
    
     问:“您看到旁听席上的人是什么反应?”
     答:“那些人刚刚开始坐得还算整齐,后来就坐得东倒西歪了,我数过了,有六个人都睡着了,并且是庭审开始没多久就开始睡觉。”
    
    张青印象:被打断的郭飞雄“最后综述”――
    
     问:“结束之前还有什么细节?”
     答:“律师辩护完以后,法官就说‘现在是被告人作最后综述的时间’,杨茂东就拿出他写的另外一叠稿子来读。
     第一个问题他讲完了,讲了四、五分钟时间。在讲到第二个问题的时候,法官说‘你这个跟案件没有关系,你不要再读下去了,你读下去我就取消你的发言权利’”。
    
    张青印象:郭飞雄说,三十年改革史是迈向自由史――
    
     问:“当时他在谈什么?”
     答:“他在谈‘最近三十年的改革史,就是一部实践者不断地突破各种严酷管制,迈向自由的历史’。他说‘安徽小岗村的包产到户,温州的私人企业,广东的外来投资,就是著名的例证。无数底层民众出于生存的需要和对自由的渴望,大胆突破各种极权和严管的禁区,为此承担了诸多严酷的打压和牺牲。后来渐渐地。。。’他读到这地方,不断被法官打断,不许他读下去。
     他就说‘这是我的权利,我一定要读下去’就马上接着读,声音很大,很平稳。读了五、六个字,法官声音非常大,说‘你不许读下去,再读下去我就停掉你的发言权利’,杨茂东还在争取‘这是我自己的权利,我要履行我的权利,任何人不能剥夺’。
    
    张青当庭表示,反对制止郭飞雄作例行综述――
    
     就在第二次的时候,我说‘反对’反对法官这种制止他的行为,我说‘这是他的权利’。因为我声音非常大,人们没想到,所以他们就都看向我这边。
     他们有警察、有法官也有检察官,他们都没有出声制止我。杨茂东马上接着读,读了两句话,法官再次打断他,说‘我取消你的发言权’把锤往桌子上一敲,就说‘宣告休庭’。
     庭审就是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门被外面的警察推开,有警察进来。
    
    郭飞雄:历史将证明我是无罪的――
    
     杨茂东这时候就起身,他站起来说了一句话,还作了一个手势。说‘我是无罪的。历史将证明我是无罪的,你们连说话都不让我说完,连说话的权利都不给我,可见你们是多么害怕我的言论’。
     警察就把他带出去了”。
    
    张青:我和杨茂东的哥哥都觉得辩护非常好――
    
     问:“整个庭审进行了多长时间?”
     答:“从九点二十、九点半左右到十二点二十来分,三小时左右。”
    
     问:“今天庭审您总的印象怎样?”
     答:“感觉就是他们作的辩护都非常精彩,杨茂东的哥哥也觉得这些都非常好。
    
    张青印象:十几人欲旁听未获准――
    
     出来以后,看见旁听的人虽然没有进去,还是来了十几个人,有唐荆陵、陶君。野渡。。。有一些我叫不上名字来,还有一位《南华早报》的记者,一位《南方都市报》的实习记者。。。他们一直等在那里。”
    
    * 张青的担忧 :重判与报复*
    
     问:“您现在是什么心情?”
     答:“我还是为杨茂东有点担忧。公诉人说他认罪态度不好,要求重判,我想这可能也会带来重判,这是担忧之一。
     第二就是他在广州和沈阳,包括在家里的时候,去年作为自由人的时候,遭受到这些殴打,在这样的背景下,又在今天庭审这样不认罪的这种态度,我想也许会导致他现在回看守所里,别人又会以比较恶的方式来对待他。”
    
    * 张青再呼吁:请关注、声援、支援!*
    
     张青再次呼吁各方面关注郭飞雄案和郭飞雄的处境:“我觉得像这样情况下,这种案件,外界的支援、关注和声援是非常必要的。各种人权组织的关注、国际社会的声援也是非常重要的。
     尤 其是他在里边是不是还会遭到毒打,这是我非常大的忧虑,因为他们实在是以非理性的、极不文明、极其残忍的方式在对付一个人,我还是非常担忧的。所以我呼吁社会各界、国际社会、人权组织不断关注这件事情。”
    
    * 访莫少平律师 *
    
    莫少平律师:控方花成本和力气之大与控罪类别不相称――
    
     郭飞雄委托的辩护律师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主任莫少平先生当天晚上接受我的采访谈当天庭审的情况。他说:“应该说他们花了非常大的气力,那个成本,或花的气力,和本身被指控的这么一类罪,实际上是不相称的。
     他们对证实杨茂东构成所谓‘非法经营罪’,甚至包括一些细节,说‘我们没有对他刑讯逼供’,取的那些‘证’,甚至可以把和杨茂东关在一起的同号的犯罪嫌疑人,或什么人,都取他们的‘证’,说‘我们没有听杨茂东讲过他被刑讯逼供过’,甚至让看守所检察官也出证,说‘我从来没听杨茂东对我们反映过他被刑讯逼供过’。。。
     原来指控他的移送法院的卷宗是几十页,最后在我们的要求下,说‘你们还有些什么证据,包括2001年这个案子来设立的时候你有什么证据?’最后一下子他们补充了十本卷宗(胡啸律师:每本约二、三百页),还不包括今天庭上还有两本卷宗没有转送到法院。”
    
    莫少平律师:辩护重点三方面――
    
     问:“今天您当庭为郭飞雄作无罪辩护主要是从哪几方面辩护的?”
     答:“从三个方面辩护的。
    
    之一: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郭有罪
    
     第一方面,关于这个案件的事实和证据,我们的结论是你凭着现有的证据,不足以认定杨茂东犯有‘非法经营罪’。因为你证实杨茂东的所谓‘行为’绝大部分是靠证人证言来佐证的,而这些证人的证言是对五年前的东西进行的所谓‘回忆’,这个本身的真实性就值得怀疑。另外,很多这些所谓‘证人’是有直接利害关系的。
     再有,这些‘证人’证言本身相互之间是有矛盾的,同一个‘证人’前后的证言都有非常大的矛盾。
     再有,有些证据是不能采信的。比如你非法刑讯逼供取得的杨茂东的所谓‘认罪’的供述,都不能作为证据采信。所以,你还得靠一些其它的物证、书证,有这方面的东西才能印证。
    
    之二:认定有罪依据相互抵触
    
     第二方面,关于本案,他认定杨茂东构成‘非法经营’,法律依据主要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就是关于‘非法出版物’的有关问题的解释和一些行政方面的规章、规定,就是什么是‘非法出版物’。我们认为最高法院的解释,包括相关的一些行政方面的法规,包括《出版管理条例》等等,实际上是和中国的《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是相抵触的,所以应当是无效的,不能以这个来认定。
    
    之三:程序问题,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
    
     第三个方面,本案涉及案件程序问题。按我们的计算,第一,他违反了‘一事不再理’的原则。2001年发生的事情,我们认为它已经是被处理完了,你现在过来五年多,又重新再处理它,本身就违反刑法一个主要原则‘一事不能再理’。
     再有,按照我们的计算方式,本身已经过了追诉时效了,不应该再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第三,同案你没有同审,也就是把同案的江伟、张志涛另外进行起诉,另外开庭审理,这不利于查明事实,没办法相互印证各自的说法。
     再有,存在刑讯逼供之嫌,就是说很多东西。。。你取证方式是通过一种从程序上讲是非法取证的方式,如果查证属实的话,那以这种方式取得的所有‘证据’,根本就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大体就是从这三方面进行论述的。”
    
    莫少平律师:十天八天内应有判决――
    
     问:“今天宣布休庭,是说庭审已经结束,还是。。。”
     答:“结束了,再开庭就是宣判了。”
    
     问:“下一步你们还有什么要做的吗?”
     答:“就等待他的判决。判决以后我们会再会见他,看他对判决的意见是什么。”
    
     问:“大概在多长时间内要宣判?”
     答:“可能还有个十天八天,就应该有判决。”
    
    * 访胡啸律师:郭案应已过追诉时效*
    
     受郭飞雄委托的胡啸律师也接受了我的采访。
     问:“您觉得今天控方指控里面核心是怎么讲的?”
     答:“最严重的指控第一点就是他认为应该按照‘经营额’追究杨茂东的刑事责任,这个起刑点他就认为是‘情节非常严重’认为算下来经营额是二十九万零六百八十元,这个要追究下来,起刑点就是五年以上。
     而我们辩方的意见是,这个应该按控方自己在证据里体现的‘非法收入’的数额是四万一千元左右,这样的话,就有可能五年以下,甚至于算下来,就不应当再追究其刑事责任,因为已经过了五年的追诉时效,这是比较重要的一点。”
    
    * 访法庭外唐荆陵律师 *
    
    唐荆陵律师:国保来交流,‘我会去旁听’――
    
     今天到庭旁听的除了郭飞雄的太太和哥哥以外,其他前来要求旁听的都没有获准。有人被拦在三楼,有人被拦在法院大门外。
     广州的唐荆陵律师就是其中之一。唐荆陵律师说:“星期六的时候,警方国保的人士就跟我交流过一下,就是关于庭审的事。我就明确跟他们讲了,我会去旁听的。
     今天去到之后,我差不多是八点四十左右、八点五十到。已经有南海三山的陈惠英女士和同村的三位村民都已经到了。我们就进入法院,在法院门口,警方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派了很多警员在整条街上站着,几百米内都有警方人员。
     我们进入法庭大楼,就按照平常的程序登记进入法庭人员的身份证号码。我们进入之后开始上楼,因为在四楼审理。
     在每层楼的楼梯口,守着两到三个警察。我们上到三楼的时候,警方的人士就拦住说‘你们到四楼的话必须要有旁听证’。我们在坐的六个人都没有办下旁听证,就只好在三楼等着。陆续有一些朋友们过来,最后我们这边总共到的大约有九个人。还有几位没带身份证,他们就在法院外等着。一直到庭审结束,我们就跟莫律师、张青女士见了面,向他们了解了一下郭飞雄的健康状况、精神状态。
     当时我们还有四位朋友留在法院门口,他们想看到郭飞雄,警方在整个街道都封闭了行人车辆的往来。朋友想办法拍了几张照片但是没拍到郭飞雄本人,但是只拍到空旷的街道和载着郭飞雄的那辆车。
    
    唐荆陵律师:犯不着用这么多警力,但比陈光诚案开庭稍好――
    
     对这次旁听,我们觉得比上次山东(陈光诚)的案件稍微好一点。当然政府作一些防范措施会有他特殊的考虑,我是觉得这种考虑的大概必要性没有像政府想象的那么大。动用这么大的警力,很大程度上我想是浪费纳税人的钱哪。因为像这种案件并不存在哪些人会去强行把被告人劫出来的发风险,犯不着用那么多警察。”
    
    唐荆陵律师:案件有政治因素,期待量刑缓和――
     谈到郭飞雄案和量刑,唐荆陵律师说:“我想,这个案件虽然是一种非政治案件的指控,但是从听他们讲到的庭审情况来看,其中也展现了一定政治性因素,对于这个案子的量刑,到目前为止,我还是觉得这个案件可能会应该向一种比较缓和的方向来走,这个还是一种预测也好或者说是个人期望也好。”
    
    * 访法庭外维权村民陈惠英女士 *
    
    陈惠英女士:郭飞雄为农民维权遭报复――
    
     前来要求旁听庭审的南海三山土地维权农民陈惠英女士说:“我没有进得去呀。”
    
     问:“你们村民一共几个人去了?”
     答:“四个人。”
    
     问:“几男几女?”
     答:“三男,就我一个女。”
    
     问:“您为什么要去旁听郭飞雄案庭审?”
     答:“我们都不认识他,但是我听他们都说他也是为我们农民的土地在番禺那边来帮他们农民,现在跟他报复、害他的嘛!我觉得太黑暗了!
     如果开庭,为什么只有人家老婆跟哥哥可以去,其他怎么就不可以去旁听?十几个在外面都不可以进去。办了手续在二楼、三楼那里等候。开庭时间我是在三楼。”
    
    陈惠英:为什么搞到人民好像是敌人?――
    
     问:“您看到法院外边是什么样子?”
     答:“看到全部都是国安警察、法警,还有很多便衣。”
    
     问:“您看到一共有多少人?”
     答:“据我眼里看三百米不够,就有一百多。”
    
     问:“车呢?”
     答:“车有十几台。这个国家用这个钱来对付这样的人。其实每一个官员真正要做好,没有这样的事要发生,搞得那么严重。为什么搞到好像人民就是敌人?我爸爸十五岁就参加革命。死了千千万万革命烈士,解放这个中国。打倒地主来分田地。现在把我们的人权全部剥夺,还要厉害过地主、资本家。
     郭飞雄是帮农民维权的一个很好很好的出名的人,帮番禺的农民做,但是他遭殃,报复在他身上,用什么手段来害他,就变成这样了,所以我觉得很可惜啊!
     为什么不好好珍惜一个真正为这个国家付出的人啊!还是在帮这些官员,再这样搞下去。到底这个国家还要延不延下去,我也不知道啊。”
    
    * 访法庭外维权人士邓永亮先生 *
    
    邓永亮先生:远道而来,监控摄像头对着我们――
    
     专程前来广州要求旁听庭审的民运人士邓永亮先生说:“我是从四川那边赶过来的。我过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声援郭飞雄先生的正义行动。
     我感觉这次比在山东好像文明了一些,没有让我们待在门口,让我们进到三楼了。
     为什么进到三楼?我感觉他们里面那个监控录像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是技术上的问题。”
    
     问:“您的意思是说,实际上有监控录像,所以他们能够让你们到里边去,把你们都录下来,是这个意思吗?”
     答:“是啊,明显的有摄像头啊,很大的,照着我们们坐的地方。
    
    邓永亮先生:一个月前正式申请旁听,够早了?未获准――
    
     法院解释理由说旁听证已经被先到的人拿去了,但是我在一个月之前就给他们提出了申请。说明这个不叫我们旁听只是个借口而已。你想把,我一个月之前,已经是够早的了。我6月6日的时候就给他们用国际快递(公司)给他们寄出了要求旁听郭飞雄这个案子。这已经够早的了吧。”
    
    邓永亮先生:如郭飞雄被判刑,我们会绝食抗议――
    
     邓永亮先生表示:“如果郭飞雄判刑,我会绝食声援他的。我们会有一部分人绝食抗议。”
    
     问:“绝食多长时间?”
     答:“怎么抗议、怎么绝食现在还没有决定,我早就公开说过这个事情。”
    
    * 访法庭外作家野渡先生 *
    
    野渡先生:法院如临大敌,啼笑皆非――
    
     前来要求旁听庭审的独立中文笔会会员野渡先生讲他的所见所闻:“我到的时候就打电话给唐荆陵律师,他告诉我现在他们都在三楼上不去。后来我也上三楼,和大家一起在那里等着。
     大门口起码有几十个警察都在法院所在那条路,在法院四周和门口戒严。还有好几部警车停在那里,如临大敌。
     后来我们上去大家交流,都感觉有点啼笑皆非,好像把我们看成洪水猛兽一样。
    
    野渡先生: 答群众问“这是一场对政治犯的审判”――
    
     庭审结束以后,押送郭飞雄出来的时候,整条街道路全部戒严了,不准行人和其它车辆通过,结果很多群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样和我们在法院门口对面看。还有一些人问‘发生什么事了?’我们回答说‘这是一场对政治犯的审判’。
     在法院门口目送押送郭飞雄的囚车远去,其中一个朋友用日语在那里叫‘好棒的!我们支持你!’他不敢用中文来表达。旁边的警察全部盯着他来看。”
    
    * 访法庭外专业人士理德先生*
    
    理德先生:没看见郭飞雄心里别扭――
    
     野渡先生所说的这位先生名字叫理德(Leader),他讲了事情的前后经过。他说:“郭飞雄也是我们的好朋友。九点过一点儿我们去了以后,到天河法院一楼,那儿站着六个警察,登记了身份证号,把身上东西全部拿出来检查,就和坐飞机的‘航空门’一样。走到三楼被两个公安挡住,问‘有没有旁听证?’我们说‘没有’。其实我们早就申请了,但是不给我们名额。
     我们坐下等到十二点半过一点儿的时候,庭审结束,莫律师和郭飞雄的亲属他哥哥和太太都下来了。前边、外边都是警察布满了,而且还分几道警戒线似的。
     把郭飞雄带上车的时候,我们都没有看到。我们来了以后,连人都没有见到,心里边也特别别扭。我们就在那儿等着,哪怕我们看不到他,因为他坐的警车有防护膜,里边能看见外边,外边看不见里边。
    
    理德先生:郭飞雄能看到我们,够了!――
    
     我想,不要紧,他能看见我们也行。法院正大门对面围了几十个人,我个子比较高大一点。我的想法是,不管你怎么严,我看不到郭飞雄先生,我要让他听到我的声音,看到我们这些人在这儿等他。
     第一辆车出来了,是警察的面包车,第二辆也是警车,载着郭飞雄先生。
     因为我们在大门口外面街道的对面,郭飞雄上车时,汽车把他挡住了,我们就看见他杂乱的脚步,他被拥上了汽车,我们知道他出来了。
     第二辆车一出来,我马上伸出手来,用我的右手打出一个‘V’的手势,胜利的手势。然后喊了一句话,喊的是日本语。”
    
     问:“为什么喊日本语?”
     答:“因为我学的专业语就是日本语。我喊‘好,你真好!你真棒!’”
    
     问:“那郭飞雄能听懂吗?”
     答:“车里边是密封着,他听懂听不懂没有关系。他只要看见我们张开手势,只要看见我们在呐喊,只要看见我身边有几十个人。。。够了!我足矣了!
     我今天上午白白坐了一上午等,耗费这个时间,我什么都够了!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袁伟静逃过监控到京寻求法律帮助/RFA张敏(图)
  • 律师、作家呼吁关注郭飞雄案与酷刑逼供/RFA张敏
  • 陈光诚狱中被打、家人遭恐吓之后 / RFA张敏
  • 郭飞雄家人拟向中央举报 法学家谈酷刑、法制与维权/RFA张敏
  • RFA张敏:访丁子霖、张先玲:“六四”十八周年祭(组图) (图)
  • 郭飞雄的律师看不到全部案卷 家人受到各种压力/RFA张敏
  • 狱中陈光诚正挨饿 九十一次要求写申诉书未成/RFA张敏
  • 郭飞雄的律师难阅卷 海内外关注郭案开庭/RFA张敏
  • 访郭飞雄太太张青 细谈警方四次登门/RFA张敏
  • “反右”五十年 北大“五.一九”/RFA张敏
  • 女儿、外孙女谈李鋭再说家事/RFA张敏
  • 李南央期待父亲将“白手套”扔在脸上/RFA张敏
  • 狱方拒收合法送书 不安排家人见陈光诚代写申诉/RFA张敏
  • 李锐九十寿辰 女儿新书贺礼/RFA张敏
  • 高耀洁回家后遇异常情况/RFA张敏
  • 陈光诚四岁儿子的心愿/RFA张敏
  • 听高智晟胡佳通话 看相关司法状况/RFA张敏
  • RFA张敏:袁伟静呼吁继续关注暴力“计生”问题
  • 郭飞雄案进展/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