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光诚狱中被打、家人遭恐吓之后 / RFA张敏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5日 来稿)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7,06,23)
    
    * 香港中国律师关注组致信胡温 *
    
    中联办没人出来接信――
    
     6月22日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致信国家主席胡锦涛、总理温家宝,要求中央关注地方公安人员殴打和拘禁维权律师及法律维权人士。
     当天,我采访了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香港律师何俊仁先生。
     何俊仁律师说:“今天早上,我们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几位理事,包括我自己是主席,还有副主席罗维新,和理事们一同到驻香港的中央联络办事处,来提交这封公开信。他们没有人出来接我们的信,所以我们只能按以前这边的作法,把这封信张贴在他们的门口。
     然后我们准备今天或明天把这封信邮寄到北京,寄给国家主席胡锦涛、总理温家宝先生,希望他们能够知道这封信的内容,而且立刻采取有效的行动。”
    
    对维权律师、维权人士被公安人员殴打拘禁感到愤怒――
    
     问:“请介绍一下这封信的主要内容?”
     答:“这封信的内容就是我们对最近内地不同的地方政府、公安人员对几位著名的维权律师的迫害的行为感到非常的愤怒,我们提出我们公开的谴责。这些行为很明显不但是违法,也违反国家公开的政策,就是依法治国、尊重法制。这些维权律师没有理由受到这样多种不同的迫害。这几个月来,有些律师不断受到不同的滋扰、威胁。”
    
    陈光诚被无理判刑,又遭殴打、侮辱人格尊严――
    
     何俊仁律师说:“最近你看到陈光诚先生被无理判刑以后,在狱中还要受到这样不人道的对待,被殴打。”
     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自学法律专业。他在2005年公开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例如动用暴力,强制堕胎、结扎,监禁、殴打当事人和他们的亲属等。
     当年8月,她和太太袁伟静被软禁,9月她家中的电话坐机被切短、物品被搜查。
     2006年6月,陈光诚被绑架,后来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逮捕。
     今年1月12日,陈光诚案在重审开庭多位证人遭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绑架,后来被以上述罪名判刑四年零三个月。现在被囚禁在山东临沂监狱。
     6月19日陈光诚告诉前来会见他的家人,16日他在狱中遭到六、七个人的殴打,家人看见陈光诚的肋间和腿部有伤。
    
     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何俊仁律师说:“他是个盲人,你怎么可以用这种方法来对待一个身体已经有残缺的人?还把他压在地上,剃光他的头,明显就是对他的人格、尊严的侮辱”。
    
    抗议打压威胁维权律师、法律维权人士――
    
     何俊仁律师提到:“ 还有其他的郭飞雄、高智晟、郑恩宠常常受到威胁,情况这样发展下去,很明显的就是有一些地方官员、公安人士,更可能是有其他有利益关系的人士,一同希望把这些维权律师的声音全部压下去,而且也要威胁其他有勇气希望利用他们的法律知识继续帮助那些受到不公平对待的人民伸张正义的人,希望把他们打压下去。
     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严重。所以,今天早上我们一同去‘中联办’来表示我们的抗议,我们希望北京政府正视这个事情。”
    
    奥运!停止迫害,追究违法!――
    
     何俊仁律师还谈到明年将要举行的奥运会和奥运精神,要求中国当局立即停止打压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他说:“明年奥运会要在北京进行,我们知道奥运是象征着国际社会所共同认同的一些理念。就是和平、友谊等等,而且北京也说过什么‘建设和谐社会’,但是这样看来,都是违背了这些精神,所以我希望在奥运之前,中央政府要表示坚决的态度,把这些问题好好的处理,包括对人权律师打压迫害的行为,不但是要停止,而且对那些违法的行为应该加以追究。
     我们提出的主要是四位维权律师、法律工作者,就是陈光诚、高智晟、郑恩宠、郭飞雄。当然还有其他的我们要联系的,也知道他们受到不同程度的滋扰、威胁,还有些人在较前的时候被殴打。
     我们也提出在内地,也有很多律师受到同样的对待,受到可能更大的打压。我们总的希望中央政府正视这个事情,立刻采取有效的行动,追究这些违法行为,保障我们国家的法治。”
    
    * 聚焦陈光诚遭殴打 *
    
     谈到陈光诚目前的处境,何俊仁律师说:“陈光诚所面对的,不是根据监狱里面的规矩来进行这个‘剃头’,我相信是对他个人的一些侵犯行为,主要就是要打击他的尊严。而且对他身体严重的殴打,当然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6月19日到监狱探视陈光诚之后,接受我的采访,谈他看到的陈光诚受伤的情况。
     袁伟静说:“身上的伤我看见了,踹破的伤疤都还在呢,还有肋骨那儿都肿了。”
    
     问:“狱方怎么说?”
     答:“驻狱检察室那边说,光诚是个很不听话的人,我们今天(6月19日见面当天)也要求监狱那边抓紧时间今天下午就去给他看病,因为他自己就有肋骨断了的那种感觉,另外他的头也被打得挺厉害的,还有腿。。。六、七个人打。”
    
    * 袁伟静:从光诚走路姿势就知道他受伤很重*
    
     袁伟静说,陈光诚遭到殴打后表示抗议,到和家人见面的时候,陈光诚已经绝食绝水七十二小时。袁伟静说:“我们劝他‘你千万别这样,我们家人受不了,这样你身体垮了的话,监狱那边还可以说你自杀呢’。今天是端午节,别人(家人来探视的)都可以一起吃饭,我不可以,他说光诚属于‘严管’。
     驻狱检察室那边给我解释说他不听话,他首先就不承认自己是一个犯人,可能这次被打,和剃头也有很重要的关系,因为现在给他刮光头,他可能不愿意了吧。然后被打,又被按在地上趴着,六、七个人踩着他,他趴在地上,剪了头发。
     今天我们也强烈提出,说律师一定要尽最快时间来,因为现在我也想让律师来看看光诚身上被打的伤。
     我从光诚走路的姿势就知道他真的受伤很重,很痛苦,明显看到他不敢走路的那个样子。”
    
    * 陈光福:陈光诚绝食绝水抗议暴行 *
    
     同时去探视陈光诚的他的大哥陈光福先生谈这次见到陈光诚的情况。他说:“首先他被剃了光头,面部表情非常沮丧的样子。他第一句话就告诉我们‘我被他们暴打了一顿’,随后把上身的衣服掀起来,让我们看他肋部,说这个地方现在特别的疼。我发现他那个地方有点肿,他说疼得受不了。然后把裤子往上撸了一下,让我看到他的膝盖一边明显的踢伤,就是把皮踢掉一块那种样子,脚脖子也有同样的伤痕。
     光诚当时跟我讲,16日被他们暴打了一顿。因为(会见时)隔着玻璃,袁伟静在我身后也看到光诚的伤,当时就哭了。我们确实没有想到他们会对一个盲人下这样的毒手。
     我们就问‘是什么人对你下的手?’他就讲‘是一个同监室的犯人,他带头打的,动手的一共有七、八个人。
     据光诚分析,他这次挨打是监狱方面默许的。因为这次挨打前,他曾经向一个管理干部报告过,说谁谁可能要动手打他,他们说没有的事。然后时间不长,他就被打。光诚讲,当时把他暴打一顿以后,有好几个人抬着他,把他转移到一个地方强行按在地上,他感觉背上有脚踩着他的背和腿,然后强行给他剃了光头。
     他被打以后,曾试图找监狱里边的管理人员,但是始终没有找到。他感觉这是管理人员故意避而不见。因为他看不见,问别的人,别的人也不会给他讲。
     光诚讲,因为找不到管理干部,为了抗议被打,他从16日九点鈡以后直到我们见他的时候,水米未进。他认为与他要求申诉遭到报复也是有关系的。另外他提出特别想见律师。”
    
    * 胡佳:狱中强行剃光头没有法律依据 *
    
     陈光诚会见家人诉说被殴打,以及家人看到他受伤的情况在互联网上公布,引起各方面的关注。
     在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先生说:“2004年因为拆迁维权被捕入狱的刘安军,去年9月份才出狱的,他也很关心光诚的事情,他说‘我在监狱里,我还不知道吗,司法部早就有规定,不再要求监狱里的服刑者非要剃光头了,可以选择寸头、平头啊。。。’根据他的转述我立刻上网去查,结果的的确确发现司法部第88号令‘监狱服刑人员行为规范’里边已经说得很明白,就是说服刑人员并不需要剃光头。在2004年5月1日之前,在司法部的一个旧的规定里边就曾经提到过,可以剃光头,也可以选择其它的寸头啊;2004年5月1日之后,新的司法部规定里边,只提到了理发,就不再更多的提剃什么头这样的要求了。
     尤其是在后边针对这个新规定出台的时候,《南方周末》有一篇,标题就是针对这一天开始实施的诸多条法条中有一个对司法部有关新的监狱规定的文章,标题就是说‘服刑不用再剃光头’,说得非常明确。
     那也就证明了,临沂监狱所谓的要求陈光诚认真改造,服从管理中,强行给他剃光头这个没有任何法律法规的依据。在这个诱因之下,对他用强制手段、动用暴力进行殴打,明确是违法违规的。
     我就是想特别强调这一点。”
    
    * 胡佳:向联合国举报*
    
     胡佳先生还说:“伟静本人还有金燕和我,我们都是光诚这个人权卫士案例向联合国举报的举报人之一。
     昨天(19日家人探视陈光诚当天)晚上,我们和维权网的夏浓女士,还有大赦国际的朋友,我们都谈起这个问题,后来我的网络就被切断了。即使这种情况下,我们还用国际手机短信的形式进行沟通。
     我们所作的这种推动,就是要把光诚案例原来给联合国的举报书在这一次恶劣的事件发生之后再补充进去,给联合国的人权专员。
    
    * 袁伟静:狱方说光诚无伤,我明明看到了!*
    
     6月21日,袁伟静再次去临沂监狱。
     她当晚接受采访说:“19日那天看完光诚以后,我们提出要求‘当天要给光诚看病’。我们留下电话号码,让他们检查以后告诉我们,光诚到底伤到什么程度。但是一直没等到这个答案。
     今天我去了以后,到了狱政科,他说给光诚全身都检查过了,没有任何问题,没有任何伤。我说‘我明明已经看到了,当时光诚腿上的伤和肋骨那地方的肿胀,都看到了呢!’后来他又说‘这件事情我们已经调查过了,是因为理发的问题造成的,是光诚打了别人,不是别人打了光诚’。
     法律上没有规定服刑的人员要剃头。我说‘那这样光诚身上的疤,还有肋骨处的肿胀,是光诚自己打自己吗?是光诚打别人的时候打的吗?
     退一万步讲,是光诚打了别人,当时我们去看已经是第四天了,在监狱出现打人的情况监狱能不知道吗?被打的人员能那么老实,能不告诉打人?一直到我们看完,我们说了以后,你们才知道?’他说‘这个给你解释不清楚’。
     全世界都不相信光诚会去砸了车、拦了路,但是他最后以这个罪名不就判了吗?
     最令人担心的就是,如果是这样认可了的话,纵容的话,就使以后的服刑人员更加重了对光诚的暴力行为。”
    
    * 袁伟静:遭恐吓后的内心经历 *
    
     因为我当时提出,光诚受伤这个特殊情况,所以今天还希望再见一下光诚,看看他现在怎么样了,他不允许。
     我又提出,因为毕竟光诚眼睛看不见,他和别的服刑人员还是不一样的,希望能够以人为本,以后见面能够不隔着玻璃。狱方又说不可以。
     后来狱方又说‘本来你不来我们也想找你,因为你们(19日)当天看完了,把坏的这些情况都发出去了,他说有那么多的电话打进来。。。有些媒体香港的、美国的、北京的,这对我们监狱造成很大影响’。他还说‘光诚现在向外发出这样的错误信息,编谎,还让光诚负责呢’。他说出于这种原因,很可能下一个月就连这种隔着玻璃的会见都有可能会不让我们见。
     我当时一听这个说法,就一下子感觉到很害怕,最起码他们这是一种恐吓的说法。
     光诚挨打,受了这样的罪,那下一个月又可能会不让我见。这样的话,我就担心了,就突然有一种想法,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我还照样把事情的真相说出去,但是我不希望媒体把电话再打到监狱里边去。如果再打,他们有可能取消我们的会见。
     但是我回来以后想,我不能被这种恐吓的说法就吓倒了。我如果这样,以后他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吓唬我,我什么事情都不敢做了,甚至见到光诚事实是什么情况我都不敢说了,这样不行。
     再一个,我又想,为什么我们要怕媒体打进去电话呢?现在你给我一个解释,说不是别人打了光诚,而是光诚打了别人,那好,现在我觉得媒体如果把电话打进来,这样就给了你监狱方很好的为你自己辩护的一个机会,为你自己澄清的一个机会,你可以向媒体说明白,是光诚打了别人,向媒体解释清楚他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我从我看到的光诚的实际情况,我从我的角度来说;你也照样可以站在你的角度,把实际的情况说出来,我们都公平一点。如果我不让媒体打进去的话,现在如果有事情采访,都是我的声音,那这样你们如果委曲的话,声音发不出来,这样不行。
     我最后想,我本来不希望媒体再把电话再打到监狱的想法不行,我得快点打消它。我们都必须站在同一个公平的线上说话。”
    
    * 狱方说陈光诚已恢复进食*
    
     问:“陈光诚先生现在恢复吃东西、喝水了吗?”
     答:“我问驻狱检察室那边,他说光诚开始吃饭了。”
    
     问:“您相信他们说的话吗?”
     答:“这个基本相信。因为我那天跟光诚说‘我求你了,你一定要吃饭,你这样把我们家人急坏了,急死了。说老实话,当时看到那种情况就受不了,已经告诉他了,再这样下去的话,他们最希望你自己出现了问题,或者是饿死了,他还会说你畏罪自杀呢!他最后也答应我会吃饭。”
    
    * 律师计划下周去会见陈光诚 *
    
     问:“律师什么时候能来呢?”
     答:“律师说如果今天(21日)买不到票的话,明天星期五就来不到。最早的话,也要下周一了。”
    
     陈光诚委托的律师,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劲松律师星期五接受我的采访说:“接到(袁伟静19日)那个电话之后,我觉得有必要去,我昨天(22日)就准备要去了,但最后一直等到(晚)九点多,没买到票。”
    
    * 李劲松律师:要求查证、救治、追究 *
    
     问:“您自己在见陈光诚之前有没有计划向狱方提出些什么要求?”
     答:“狱方方面我已经在前天(20日)电话联系时明确提出,光诚跟伟静见面后的第二天,我的要求是三点:一,立即落实光诚是不是被同狱犯暴力伤害了;第二,如果确实光诚受到了伤害,我要求他们立即把光诚送去救治;三,对伤害光诚的那些人,要依法及时地作出处罚和杜绝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假如这些是看管光诚的那些监狱管理人员玩忽职守造成的,对相关的责任人也要依法及时给以追究。
     监狱方面告诉我说,光诚打了那个人,这个说法我认为肯定也是不符合事实的。光诚可能是自然的抗拒或者把那个人推开,我认为这是很可能,但说光诚打了要给他剃头的人或者说护理他的人,那我觉得这个说法是站不住脚。
     因为,从我对光诚的了解包括我对光诚整个案件的了解,我都知道,光诚对原来直接迫害他的那些贪官污吏对他的暴力伤害,他都没有使用暴力跟他们对抗,客观上他作为一个盲人也没有这种能力。那么,这次,对同样都是在牢里的牢友,我可以肯定他就更加不会有所谓的打人的行为。
     我认为光诚说的肯定是真实的情况,没有说假话。
    * 李劲松律师:6月16日前对临沂监狱印象较好 *
    
     光诚6月16日(被打)这件事,客观上应该是一个偶发的事件。说句心里话,对临沂监狱,我的印象比较好,除了6月16日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出来之前,监狱方面还是做到了按照规定办事。光诚在(上次)跟我见面的时候,还特别说过,其中有几个警官他都点名表扬了。监狱方面也明确地跟我说过,他们会依法办事,就算是他们的工作人员工作中有什么疏忽、过错,不管我们这边提出来还是光诚提出来,他们都一定会马上纠正。”
    
    * 李劲松律师:向更高层部门申诉 *
    
     问:“您作为代理律师还准备做些什么呢?”
     答:“我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光诚所受到的伤害,被枉法裁判,主要的责任人是临沂市公安局局长刘杰他们这一伙人,客观上他们在当地是有当地的公检法的公权力变成他们迫害光诚的工具了,那么,纠正他们的这种错,肯定就要超过他们的这种权力范围的更高权力,才有可能对他们进行制约纠正。
     那么,我们的申诉就可以向更高层次的部门,包括光诚也几次跟我说到要向中纪委、人大、包括中央最高领导,全面详细地反映相关事实。这些我已经在按我的计划做了,具体的因为有些工作安排,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 李劲松律师:希望更多人加入帮助陈光诚 *
    
     李劲松律师表示:“我真的希望有更多的人愿意加入进来帮助光诚。光诚给予了我转委托的权力。他们加入进来之后,我跟光诚说了,我可以委托他们去做。但是在同时又因为对光诚整个案子我很清楚,那么我这边能写的材料或者能说的话,我肯定就是不用跟他们发生冲突,我直接就能做。
     像光诚目前这种状态,我的思路如果说不是说很妥当的,真的有没有更好的现阶段大家认为作为光诚的代理律师,最好还要做什么事,我还真的希望能够听到各方面的朋友对现阶段该怎么做,这样的建议。”
    
    *李方平律师:强迫剃光头等过时狱中管理制度须改变 *
    
     听到陈光诚在狱中被殴打的消息和狱方的说辞,李方平律师认为:“首先,任何法律规定都没有写明,进入监所的犯人,特别是像陈光诚这样所谓的‘犯人’,就进行以这种有辱人格的方式去剃光头。他们可能就是以什么‘管理方便,从卫生考虑’,但实际上这是没有必要的。我们这么多公共宿舍,都没有说必须要剃光头,因此我们觉得这种过时的管理制度必须改变。”
    
    * 李方平律师:陈光诚需更多保障 *
    
     问:“您有些什么要对相关方面说的吗?”
     答:“我们现在向山东省的监狱管理部门呼吁,他们应该尽快去进行法医鉴定,看陈光诚是否够成伤残。假如构成伤残,应该尽快侦破这么一个伤害案件,要拿出令人信服的调查报告来,如果确实构成伤残的话,应该追究那些伤人者及其幕后指使者。监狱管理部门对一个盲人应该采取关注的措施,因为他是个残疾人,需要更多的保障。
     比如他说吃饭吃不饱,有可能是陪同他的犯人把他的饭吃了,或者是趁他不小心殴打他。这种情况都可能发生。因此我们希望能够有一个专门的干警对他有更多照顾。”
    
     问:“陈光诚说过,跟他一起服刑的人不理他,没有人跟他说话。”
     答:“我觉得这是不正常的,监狱里边也是个小社会,每个人都希望跟大家交流,假如大家都不跟他说话的话,我觉得是不正常的。因为陈光诚在外面的时候,谁都愿意跟他说话,他是个很热情的人。”
    
     问:“您还有什么准备做的?”
     答:“我和李劲松律师我们看哪位律师去,去了的话我们要尽快形成一个申诉材料,寄给有关部门,我们要为陈光诚提起申诉。”
    
    * 维权网发表文章 :检验中国反酷刑承诺 *
    
     6月21日,维权网发表文章,题目是《维权人士狱中受虐待:对政府反酷刑国际承诺的检验》。
    
    * 夏浓女士:陈光诚狱中遭殴打,事件严重*
    
     当天,我采访了维权网国际协调人、现在居住在法国的学者夏浓女士。
     对陈光诚在狱中遭到殴打事件,夏浓女士表示:“事件比较严重,正好是中国政府今年向联合国提交了它的政府报告,就是关于它如何落实联合国的《反对酷刑公约》。它因为签署了批准加入这个公约,以后每四年要给联合国反对酷刑委员会提交一个政府报告。今年提交了这个报告,明年5月份联合国大会人权理事会要对这个报告进行评审。
     我觉得在这种时候,还发生如此严重的事件,这是非常严肃的事情,比较清楚地说明了政府在落实这个公约上面还做得相当不够。”
    
    *夏浓女士:维权网向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报告 *
    
     问:“对这个事件的发生,你们做了哪些国际方面的工作?”
     答:“国际工作就是民间组织都有责任,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向国际人权机构举报,比如说联合国的人权理事会,和它里边那个条约组织下边有一个专门的反酷刑委员会,还有就是在人权理事会下边有一个特别程序,专管反酷刑的一个独立专家,他有个特派专员。民间有责任向这些机构及时举报申诉,使这个国际机构它有不仅是来自官方的信息,也有来自民间的信息。
     维权网做的事情就是向这些机构提供了这样一些信息。比较详细的对事情经过的描述,具体地分析在哪些方面、哪条哪款违背了国际人权公约。”
    
     问:“这些国际组织能够通过什么方式,来对这个事件相关的责任者施加影响?”
     答:“中国政府自从签署这个国际公约以后,它就加入了这样一个条约机构,就是叫‘联合国反对酷刑委员会’,所以它有责任在国内通过法律法规的修改,使国内的这一方面作法跟国际法接轨,也就是说严格按照反酷刑公约的规定去保护中国公民的权利。
     陈光诚这种情况是在监狱里被同一个牢房的囚犯打了,首先狱方有责任去保护这些犯人的权利,如果再主动唆使其他犯人去打他的话,就更有刑事犯罪的责任了。”
    
    * 夏浓:中国政府承诺反酷刑,不能说话不算话*
    
     问:“在国际上通常怎么界定什么是酷刑?”
     答:“酷刑的定义按国际人权法里边的定义比较广泛,包括毒打、刑讯逼供、
    很多行为对受害者施加的都可以算在酷刑下边,酷刑有时候还不止包括肢体伤害,也包括精神上的折磨。
     现在中国签署了这些条约,它想在国际舞台上树立一种崭新的形象,使它受到尊重。中国政府当时在竞选这个成员的时候也非常主动的承诺,就说要按照人权的最高标准,去在中国推进和落实人权,那么它就不能说话不算话。现在它是成员了,就有责任去按照这个普世的人权标准去保护人权。
     如果这些联合国机构能够得到民间的信息,尤其是比较准确可靠信息,他发布了这样一些文件,跟政府去交涉,政府的回答最后再形成一种报告的形式公布开来,是可以起到相当大的舆论作用。比如说其它政府,它可以拿了这个报告,通过双边关系,去推动人权,那么国际民间组织也可以拿了这些报告,去推动、监督中国政府去执行。”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是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飞雄家人拟向中央举报 法学家谈酷刑、法制与维权/RFA张敏
  • RFA张敏:访丁子霖、张先玲:“六四”十八周年祭(组图) (图)
  • 郭飞雄的律师看不到全部案卷 家人受到各种压力/RFA张敏
  • 狱中陈光诚正挨饿 九十一次要求写申诉书未成/RFA张敏
  • 郭飞雄的律师难阅卷 海内外关注郭案开庭/RFA张敏
  • 访郭飞雄太太张青 细谈警方四次登门/RFA张敏
  • “反右”五十年 北大“五.一九”/RFA张敏
  • 女儿、外孙女谈李鋭再说家事/RFA张敏
  • 李南央期待父亲将“白手套”扔在脸上/RFA张敏
  • 狱方拒收合法送书 不安排家人见陈光诚代写申诉/RFA张敏
  • 李锐九十寿辰 女儿新书贺礼/RFA张敏
  • 高耀洁回家后遇异常情况/RFA张敏
  • 陈光诚四岁儿子的心愿/RFA张敏
  • 听高智晟胡佳通话 看相关司法状况/RFA张敏
  • RFA张敏:袁伟静呼吁继续关注暴力“计生”问题
  • 郭飞雄案进展/RFA张敏
  • RFA张敏:新春特访:亲人相隔时 娓娓诉心声
  • 高耀洁被迫签字委托他人领奖/RFA张敏
  • “探视日”不准陈光诚会见家人/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