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深圳报业绑架民工血汗发行调查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8日 转载)
    
    快来进一步调查:
     北有山西黑砖窑 南有深圳报业黑发行 (博讯 boxun.com)

    发行民工的日子太苦了,希望你们来救救!
    一个应该在社会中树立用工典范的国营企业,却比黑砖瓦主更黑!
    收押金3000元
    24时处在加班中,成为劳工奴隶
    四种定额工一份报酬,完不成任务要买单,不断降低工资日益严重,而且是第二年分12个月发,套住民工,任其压榨.
    轮流值班不给工资,属义务
    人为炒高买单价格,比股票不涨得快,全被黑心人掠夺!
    
    这是网络记者调查的部分事实,半年过去了,但深圳报业不予理睬,也无人管,太黑!
    
    呼吁全球进一步揭露深圳报业虐待民工、欺压民工事件!
    
    
    深圳报业绑架民工血汗发行调查
    
     撰文/摄影 徐 祥
    
    
    
    
     (深圳报业一发行员正准备出去送报纸)
    
     深圳报业集团发行有限公司为了完成集团的发行任务并能如数拿到集团每年给的上亿元发行经费而一味的给下面的发行站下达硬性发行任务,发行站站长则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地分解后要求下面的发行员(来自全国各地的民工)出力甚至出钱买空单和向那些有门路的记者买单,为此有的记者一年卖单就可以得款数十万。更绝的是这些发行员一人要干报纸征订、直投广告单、收分类广告款、回收旧报纸四份活,而拿的工资却只有一份。为了防止员工流失,于是公司又将他们的工资中的大头征订工资扣压到下一个年度分12个月发放。深圳报业集团发行有限公司在本站月前揭露其压榨发行员工甚至被几个发行站长告上法庭的相关文章刊登后,不但动用了不太光明正大的手段和本站“交涉”,随后更是加大了无良血汗发行的力度。
    
     本站揭丑 深圳报业
    
     网站无故 遭遇封杀
    
     一年多前,深圳报业集团发行有限公司麾下的四个发行站前站长,因为不愿意自己拿钱买空单而被单位降级使用、下岗,最后在这几个站长离职的时候,深圳报业集团发行有限公司则扣下了他们的应得的工资(所谓风险金)数万元。于是这4个站长将自己的老东家告到了深圳市有关劳动仲裁部门,仲裁部门认定那些风险金是奖金性质,被告只要如数返还给几个原告即可,但不需要承担其他的责任。几个站长不服后又将深圳报业集团发行有限公司起诉到了福田区人民法院。福田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后,几个站长又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至今已经有一年时间(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二审案件应该在6个月内审理结案),而二审迟迟没有下来的原因据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主审法官的解释则是“这个案件比较特殊”(月前,中国名记调查在线曾作专题报道)。
    
     “我看不是案件特殊,而是被告的身份比较特殊吧!”深圳一律师为此发表意见说。
    
     深圳报业集团确实是十分的特殊,它是一个企业但又一直是深圳的重要部门“市委宣传部”管辖下的一舆论工具和宣传重地,甚至集团的最高领导还是深圳市委委员的厅局级干部。说它是衙门下面的人又没几个是国家公务员身份。早年前,中国各级党报为了创办走 市场的都市报和晚报,很多报社都走的是“事业单位企业编制”自负盈亏自谋发展这条路。而目前中国的政策是“个人不可以办报和办电视广播等媒体”,所以如果把深圳报业说成是企业的话,那么这个企业就是全国特殊的一类企业,更是中国著名的垄断企业之一,而在深圳又只有一家报业集团,真可谓是垄断中的垄断企业。
    
    
    
    (为了生活 我们每天奔波 资料图片)
    
     2006年11月中国名记调查在线有关深圳报业集团血汗发行被站长起诉的文章刊登后,全国各大网站和论坛纷纷转载,新闻界小有名气的中国报业网也做了全文刊登。不过,中国名记调查在线相关人员发在全国著名论坛上的相关帖子不但被删除而且相关人员的ID也随后被封。相关论坛管理员的解释则是:“你所发的帖子不是本站编辑所删除……”。更蹊跷的是,2006年11月26日前后,中国名记调查在线接到有关部门通知说,因为某篇文章敏感而需要尽快删除,当中国名记调查在线要求对方详细说明,为什么一个已经发了一两个月的文章,才想起要做删除处理时,中国名记调查在线发现,网站的空间商已经将网站关闭了。而那时正是深圳报业集团发行丑闻文章刊登一周左右的时间。
    
     中国名记调查在线利用一切关系将网站重新开通的翌日,深圳就有电话打来说:“本人就是深圳报业即将离职的发行员,首先我对你们敢监督深圳传媒王国而为发行民工以及基层管理人员说话,表示万分的敬意!其实早在几天前,深圳报业集团发行公司的主要领导们就发出话来,现在有人正对发行公司展开调查,大家不要乱讲话更不要随便泄露公司的内部情况,至于那个网站报业集团正通过各种渠道并找律师和对方交涉。”
    
     如果打电话来的人说的是事实,那么深圳报业集团究竟是通过何种渠道和中国名记调查在线交涉的,至今中国名记调查在线没有接到深圳报业集团包括其所谓律师的交涉。难道真的是神通广大的深圳报业集团动用自己的关系私底下和中国名记调查在线“交涉”了?
    
     打电话的人和中国名记调查在线相关人员联系后,信任了中国名记调查在线。随后该打电话的人还向中国名记调查在线提供了关于深圳报业集团的诸多独家爆料,其中甚至还有不少深圳报业集团发行有限公司内部账目的复印件包括各期内部文件和内部宣传资料。
    
     从打电话人当面提供的资料来看,深圳报业集团发行有限公司确实存在着违规收取发行员工3000元押金的问题。而为什么,早在2006年10月26日,中国名记调查在线联系深圳报业集团总经理刘明时,刘明矢口否认发行公司收取过发行员工的押金?刘明还建议中国名记调查在线可找他的下属深圳报业集团发行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傅健了解相关情况。而中国名记调查在线按照刘的“指示”电话和傅健联系时,傅健电话中表示,他目前正在外面,不过可以将有关资料送到深圳报业集团写字楼后面大楼的发行有限公司办公室找主任马力。中国名记调查在线相关人员赶到发行公司并说明来意的时候,马力很是热情还当场查看了相关人员的证件,然后喊来一女士一起接待,而马力借机到外面办公室不知给哪个上司打了电话请示后,态度也随之来了个180度大转弯:“这个是我们自己内部的事情,我们不想讲也就是无可奉告……”。
    
     2006年12月22日,中国名记调查在线再次赶赴深圳对深圳报业发行的现状做了进一步的调查和了解。不过,原来那些曾经在中国名记调查在线面前畅所欲言慷慨陈词的发行员们,一个个都变了一个人似的。
    
     深圳报业集团一发行员为此告诉说:“我们从来都没有被扣压过工资,也没有打几份工,买单更是没有影子的事情。”
    
     面对为什么要说出和10月份截然相反的话语的提问时,该发行员悄悄看了看四周说:“我们开过会了,要求我们什么都不能说,否则开除……”。
    
     内部人员 勇揭黑幕
    
     发行民工 血汗被吞
    
     有消息人士还向中国名记调查在线独家透露,其实买单、卖单在深圳报业集团内部是公开的秘密,而那些有门路的记者卖单就显得很是神秘了。原因是那些神通广大的记者他们的单子一般只是卖给熟人。在深圳普通记者一年订上个几百份报纸不在话下,而那些跑好线有门道的记者甚至手上有权的部门主任和更高职务者则更是可以拿到以下单位的订单:一,诸多著名垄断企业,譬如电信、移动、联通;二,很有“钱途”但运作中有漏洞甚至有把柄被记者抓住的企业,譬如医院和宾馆酒店、餐饮店;另外深圳的大小衙门和事业单位也成了那些“名记名编”和主任虎视眈眈紧紧相盯的肥肉。于是,成百上千甚至更多的订单遂落入这些特殊人群的手中。
    
     譬如,餐饮业深圳面点王记者们一次就订了深圳商报1000份、深圳晚报3000份(记者从报社申请免费宣传版面,为面点王长年宣传,面点王搞活动客人花324元(9折价)订一份报纸就送280元餐劵);中国移动2006年12月5日—25日搞活动记者们就订了21000多份报纸(记者从报社申请超低价宣传专版为其宣传,然后移动288元/份(8折价)订报,其中144元冲抵广告费,另外144元冲抵报款(实质是4折订报),移动在活动中搞的是预存话费360元就赠送一份报纸)都转卖给了发行站,获利惊人!
    
    
    
    (闲暇时间 发行民工也喜欢侃大山 资料图片)
    
     “拿到人家的订单后,这些人会利用手中的权力去为对方歌功颂德甚至掩盖一些问题,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了,其实我的一开发商朋友就曾经在2004年前后花掉近50万一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深圳法制报在编员工致深圳报业集团领导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