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经济适用房“倒号”内幕:18万买1个房号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4日 转载)
    
    来源:南方周末
    
    记者戴敦峰/卖号人放松了警惕,“我手上还有不少的房源,全都是新房。”他说,“只要审核表没问题,你就可以按照每平米4500元的价格拿到。”24小时的等待,超过1公里的队伍。在市场经济的今天,或许只有抢购经济适用房时,才会有此类情况出现。但当你忍受着疲惫、满怀希望地挪到售楼处时,很可能得到一个冰冷的答案:“没号了。”
    
    “有了收入核定表,才有可能拿到房号;有了号,才能够买到经济适用房。”北京市民李晨说,“但房号都控制在开发商手上,所以审核表只是必要但非充分条件。”李晨在2003年就拿到了审核表----其全称为“北京市城镇居民购买经济适用住房家庭住房和收入核定表”,但至今都没有买到经济适用房。这是他用4年得出的结论。
    
    这位中年人全家的年收入为4.8万元,3口挤在1套不足30平方米的房子里。完全符合北京市经济适用房的申请标准。2005年6月,李晨听到北京天通苑“放号”的消息。他从第一天晚上就去排队,次日中午轮到他的时候,又被告知号已放完。懊恼和遗憾困扰着这个购房人,他发现很多民工排在队伍的最前面。
    
    央视的摄像机记录了这个镜头----当记者询问那些民工打扮的人有无购买经济适用房的证明时,他们一律回答:帮别人买房,没有带在身上。其中一位排队者说,“是这里物业公司的领导让我来排队的。”多年的购房生涯,让李晨发现了另一个秘密。“前几年,某个楼盘的放号就不是从‘001’开始的,而是从163号开始的。”李晨说,“至于163号之前的房号做了怎样的处理,没有任何确切解释。”
    
北京经济适用房“倒号”内幕:18万买1个房号

    
    选购经济适用房何时才能做到公开、公正、公平?
    
    另外,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开发商对南方周末记者称:私自增加建筑面积,也可以造出更多的房号。“本来规划里只能盖5层,我们可以把它盖到8层。多出来的3层,可以自己控制它的流向。”他解释说。北京市城市规划委员会的网站上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写到:某家房地产公司,擅自将北半部5栋楼由16层建至18层,南半部8栋楼由20层建至24层,增加建筑面积55000平方米。
    
    一个关键问题出现了:开发商通过种种手段“造”出的房号,流向何处?打开天通苑的社区论坛,或者百度的“经济适用房”,房号都是最热的商品----如同1980年代初的“彩电票”一样。一个经济适用房的房号,在网上标价5万-15万元。南方周末记者以购房者的身份,联系上一位自称手中有北京一大型经济适用房社区房源的卖号人。2007年5月21日,一名30岁左右、操着东北口音的男子出现在记者面前。
    
    这位卖号人表现得非常警觉。他自称并非房产中介,也不是以任何公司的名义来卖号,“我就是和开发商有些关系,能够从他们手上拿到些号”。当看到记者手中的购房审核表后,卖号人放松了警惕。“我手上还有不少的房源,全都是新房。”他说,“只要审核表没问题,你就可以按照每平米4500元的价格拿到。”北京市建委规定:该社区经济适用房的销售价格为每平方米2650元。如果按照一套房子100平方计算,一套房子的中间差价就达到185000元----这就是“号”的价值!“卖给你是每平方米4500元,但你从银行贷款的时候只能按照2650元一平方贷款。剩下的部分必须作为首付一次性付清。”他解释道。
    
    “前期,我至少要拿出10万元去各方面打点,”这名男子说,“交易成功后,我会从开发商手上按照一定的比例拿返‘点’。”交易的过程是这样的:记者和他签一个合同,确认会购买经济适用房。要把审核表递上去批房号时,再付1万-2万元定金。此前,记者曾经咨询该经济适用房售楼处,被告知北区的房子已经全部售完。这名卖号人为了证实自己手中有货,称北区至少有500-600套房子没有卖掉。“你晚上去看,一个单元亮着灯,一个单元是黑着的。那些‘黑单元’,就是没有卖出去的。我能卖给你的房子都是2到5层,没有顶层也没有底层。”
    
    按照此人的指点,记者当晚探访该社区,发现许多单元的情况确如他所说。而据这个卖号人透露:房号的审批权都在开发商的公司高层和一些中层手上。有的房号就是以年终奖的形式发给公司副总或者部门经理。“经济适用房既然是保障性住房,分配权就应该在政府手中。但现在房号掌握在开发商的手上,又无人监管,他们自然可以大做手脚了。”李晨说。“经济适用房制度本身就是腐败和不公平的根源。”曾写过《204条商品房买卖合同》的北京房地产律师秦兵说。
    
    记者欲向此社区的开发商核实此事,对方一位负责人婉拒了采访。按道理说,该社区的房子在2005年应该全部售完,可是记者手上拿的是2006年的审核表,这该如何处理呢?“这个好办。你给我15000元,我找人把你的档案抽出来,然后重新做一份。”这名男子笑笑说,“5月批号已经赶不上了,等到6月吧。按照正常情况,把审核表交上去,一般一个月可以拿到房号。”那么,房号又是如何从房产商手上流出的?一位与开发商关系密切,并曾倒过号的中介向南方周末记者描述了这个令人惊叹的过程----
    
    “我认识一位房产公司的中层,他每个月大概能拿到10个号。”这位中介解释说,“然后就可以印一些小广告,当然不能说是卖房号,但可以打着装修公司的名义,‘帮助寻找经济适用房房源’。”等有客户来买房时,中介可以把他们的审批表收上来,交给这位中层。两三天后送回来时,表的某个角落上就多了一个铅笔做的记号,写着一个姓氏和一个日期。此时,中介可以带客户直接去售楼处。如果不拿出做了记号的表,对方会告诉你房子都卖完了。而做了记号的表是一张“通关文牒”,售楼小姐会拿出某一套房子的钥匙,让你去看房。
    
    “等到客户决定买房了,我们就陪他一起去售楼处交钱。”他说,“我们会要求客户把钱放在一个包里,一边是首付款,另一边是给我们的手续费。在售楼处门口,要检查好这个包没有做过暗记,然后由客户亲手把包拿到付款柜台上。我们立刻把包接手过来,把首付款交给开发商,把剩下的钱拎走。“整个过程中,我们不会留下任何字据。即使是交钱时警察在旁边,都抓不住任何把柄。”这位中介告诉记者,每个房号能卖多少钱是他自己定的,他只要交一笔固定的钱给那位中层就可以了。开始是每个房号交给他2万元,后来涨到5万。
    
    即使每个房号价值十几万,仍有大量待购者趋之若鹜。以天通苑为例,即使购房者以每平方4500元的价格入手,仍比其周边地区每平方米6000元的商品房要便宜得多。作为经济适用房的主管部门,北京市建委也有自己的苦衷。“项目太大太多了,建委负责住房保障的一共只有一二十个人,根本管不过来,也没能力管。”一位人士解释说。资料显示,1998年,经济适用房竣工面积占商品住宅面积的四成;1999年,经济适用房竣工面积为商品住宅竣工面积的六成以上。
    
    为进一步验证“倒号”信息的真实性,南方周末记者经多方寻找,一位曾通过买号拿到房子的消费者浮出水面。杜先生是北京一家商场的部门主管,为了给大学毕业的儿子结婚,要买一套经济适用房。他从朋友那里听说有家房地产中介公司有房号可卖,在与业务员讨价还价之后,付给了对方13.5万元房号费,以2650元每平方米的价格在天通苑买了一套106平方米的房子。杜先生的月收入近万元,他这样的家庭显然不符合“年收入在6万元以下”的标准,那为什么他也能买到经济适用房呢?“随便找一家小公司盖个章,你就能开出你想要的收入证明。”一位业内人士说,很多人都是这么操作的。
    
    这也是现行的经济适用房政策饱受诟病之处。在个人信用体制尚未健全的现状下,想要甄别出应当受到经济适用房制度保障的人群,的确需要付出高昂的监管成本。所以,你会在北京回龙观之类的经济适用房地区看到宝马、奔驰、凌志;天通苑里的多名住户证实:这幢楼住着某某歌星,那幢楼住着某某笑星。还有人通过转卖经济适用房发了财。华远集团总裁任志强认为,针对造假、倒号等现象,经济适用房应当用租而不是卖的方式配给低收入人群,这是一个长远地解决中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的办法。
    
    北京市建委近期透露,京东最大的经济适用房工程----翠成馨园将建1万套租赁型经济适用房,不公开对外发售。这意味着,北京市未来经济适用房的供应模式将由销售为主过渡到租售并举。按照官方的表态,北京经济适用住房的售租比将达1∶4左右。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