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网络社团的权利亟需保障,仨元学社行政诉讼案为网络社团争人格.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8日 来稿)
    
    
     ■王雨墨 [07/5/22] (博讯 boxun.com)

    
    一个以弘扬传统文化的虚拟网络社团"仨元学社"被北京崇文区民政局社团办取缔,理由是该"学社"没有登记。"仨元学社""不服提起行政起诉,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张星水律师代理本案,北京崇文区人民法院日前已受理该案。
    
    北京的"仨元学社"是一个以弘扬传统文化为宗旨的网络社团。现在在 GOOGLE搜索"仨元学社"可以找到五千多条,一直相安无事,直到去年被取缔。"仨元学社"在行政诉诉状中写道,我们自发地宣传传统文化,却被指称"非法",如果仅仅属于手续不健全,只需要尽快补办相关手续,不该阻止学社举办传统文化研讨活动。网上成千上万个虚拟社团都存在着,为什么就容不下一个弘扬传统文化的仨元学社呢?
    
    仨元学社自成立伊始就致力于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创新工作,在网上开展传统文化专题讲座,为网友义务进行传统文化辅导,先后举办多次帮助弱势群体和传统文化的倡议活动。特别是在去年底一场弃龙风波中挺身而出为龙凤正名,在全社会反响强烈、影响深远,成为倡导和传播传统文化的一面旗帜。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弘扬传统文化的网络社团竟被北京崇文区民政局社团办叫停,帮助弱势群体的人现在却变成了弱势群体,日前法院接受了他们提交的行政起诉状正式立案。如今的 " 仨元学社",在偌大一个标榜和谐社会的北京,竟然步履维艰。大北京竟容不下一个并不实际存在的虚拟网络社团。
    
    北京崇文区民政局社团办的取缔仨元学社公告:
    
    http://cwmzj.cwi.gov.cn/html/64/20061225/20061225103330.htm
    
    他们认为 "仨元学社 " 的活动违反有关规定,属违法举办活动。而仨元学社说,我们只是简单的网友传统文化聚会,我们因为特殊原因不能或不愿去民政部门申请。因此,我们这些相互认识,并有相同理念的网友,就自发地在网上宣传传统文化。所以我们只是网友聚会的形式,没有公章和挂牌,不属于国家所规定的结社形式,并非什么社团机构,所以无须向有关部门申请。
    
    并且根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民间团体组织具备以下要件才需要登记:有一定数量的、相对稳定的个人会员或单位会员,有规范的名称、相应的组织机构、固定的住所,以及与其业务活动相适应的专职工作人员等。《人民日报》曾采访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一位副局长李勇时,他说网络组织虽然具有某些社团的特点,但差别还是很大的。依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目前我国的社会团体不包括网络组织。
    
    被指称 "非法 " 的" 仨元学社" ,弘扬传统文化遇阻。如果仅仅属于手续不健全,只要他们尽快补办相关手续,不该阻止他们举办传统文化研讨活动。一个小小的网络社团, "违法事实 " 之多,令人诧异。网上成千上万个虚拟社团都存在着,为什么就容不下一个弘扬传统文化的仨元学社呢?宪法不是说人人有言论和结社自由吗?如果北京崇文区民政部门有理,那网上所有虚拟社团通通都该关门。果真如此,宪法的立法精神,岂不是形同虚设吗?如果不是,有关部门责令学社停止在网络上使用"仨元学社"的字样,理由不能不说有些牵强。
    
    北京之大,举世闻名。世界上的大都市,为何就容不下个网络社团呢?北京的地皮紧张,但网络社团不需要租用办公场地呀。
    
    偌大北京容不下个学社,容不下一个 "仨元学社 " 。诚如有人所说,是文化垄断所致。垄断,使得一些主管部门变得心胸狭窄。哪怕再大的地方,也难以容得下一个小小的网络社团存在。仨元学社今天的遭遇,不过是其中一个标本而已。如果说可以简简单单因为仨元学社在崇文区一个茶楼举办过一次传统文化网友聚会活动就取缔他们的话,那在这个茶楼举办过活动的许多网络社团岂不是都要被停办吗?
    
    是谁给了他们天大的胆子,可以在没有了解清楚的情况下就作出决定?这些愚蠢举动明显是行政执法程序违法。也就是他们这些粗暴的作法让仨元学社不得不作出取消传统文化网友聚会的通知:
    
    http://www.cc333.com/cgi-bin/index.dll?page5?webid=cc333&userid=2347407&columnno=7&articleid=272
    
    从上面几条来看,即使仨元学社真的该封,但民政部门拿出的这些封杀的理由,实在让人觉得苍白和浅薄。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在这改革开放的年代,在这 " 摸着石头过河" 的年代,允许大家在法律未禁止的范围内多做些尝试和探索,是非常必要的。如果动辄就叫停,动辄就封杀,那就不会有今天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了!
    
    网络社团的合法性需要研究,但它作为多元文化方式的一种,符合人的自由发展方向,法律不能回避其背后的社会需求。网络社团只能是替代性的,不能取代现实社团成为主流形式,而社团管理的规范化过程中,政府应该享有许可权、监督权和撤销权。政府应该为有这种需求的网民提供适度的支持,允许其进行尝试,积极探索网络文化传播的可行性,而不是简单地以取缔、罚款了事,封闭仨元学社,理由并不充分。
    
    仨元学社事件其实是现行呆板的社团管理模式与网民日益增长的文化要求之间矛盾的产物,而不是简单网络社团合法性问题。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千岁兰/王雨墨:“和谐社会”的敌人——从林樟旺案看中国贪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