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星水:仨元学社行政诉讼案网络公民权利第一案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8日 来稿)
    
    
     [07/5/29] (博讯 boxun.com)

    
    
        张星水的感言:
        
        非常荣幸做阿墨先生的维权律师,这是我国首例网络虚拟社团行政诉讼案件。我从93 年从司法部出来做律师十四五年了,包括我的同事还都没有见过一起网络虚拟社团来起诉一个行政机构的案件。从我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来看,这是一起非常特殊的行政诉讼案。本案的被告 —— 北京崇文区民政局在适用法律方面,严重违反了法律行政程序,而且他们随意地扩大了法律赋予他们对行政法规的司法解释。按照国务院颁布的社团管理条例,并不包括网络虚拟组织和网络虚拟学术空间。被告在执法过程中人为地扩大了司法解释,所以造成了执法侵权、越权行政和越权执法,给我的当事人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既有精神上的损失,也有经济上的损失。所以我们今天开庭围绕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也是重点强调被告行政行为的违法性。他们的违法性体现在两点: 1、是程序上的违法性; 2、是实体上的违法性。程序上的违法性今天我们强调的重点是他们没有充分履行告知的义务前提下先取缔而后再去询问,这是程序上的违法。实体上的违法是指他们错误地适用了法律,任意扩大了法律的解释,违反了中央政府所倡导、所提倡的:依法行政,构建法治政府的宗旨;也违反了法律上明确规定的: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也就是我们所经常说的:罪行法定原则。这在一定程度上他也跟我们中央倡导的:以民为本、和谐社会的这个政策是相违背的。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剥夺了宪法赋予我们每个公民的集会、结社、言论这方面的基本权利。当事人阿墨今天在法庭上特别强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集会、结社、言论权利。我觉得这一点强调的正是本案争议焦点中一个最重要的亮点,所以我觉得今天的开庭是非常的圆满,非常的成功的。而且我也坚信阿墨先生他的诉讼请求,如果法院秉公热潮的话是应该能够被采纳的,也就是说我们的当事人阿墨先生,他的理由是正当合法的,是应该受到法律保护的,是应该受到政府扶持的,是应该受到司法救济的。这是我作为阿墨先生的代理人发表的一些感言。
    
    民间网络虚拟组织"仨元学社"状告北京崇文区民政局社团办一案于上周五(5 月 25 日) 开庭,法官表示将择日宣判。
    代理律师张星水说被告北京市崇文区民政局社团办近日以"未经注册和备案"将"仨元学社"定位非法机构并加以取缔。原告不服,将民政局告上法庭,崇文区法院受理了此案。
    张星水认为,从我们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国内的网络虚拟社团被民政部门取缔又提起行政诉讼,而后被法院受理又开庭的,这应该是首例。"
    张星水为"仨元学社"辩护的主要观点是:该社团不是常规意义上的社团,不是现实生活中的实体性的社团,充其量只是一个网络虚拟社团,因此不需要到民政机关注册。他说,"另外,该社团所开展的活动都是合法的活动,没有社会危害性。宪法第 34 条规定:中国公民言论、集会、结社的自由都受宪法保护。该社团的行为没有违反法律,应该受到宪法的保护。而民政局的取缔行为是一种越权性的行为。"
    对于被取缔的实际原因是否因为该社团的活动涉及某些敏感内容,张星水表示,"我也应邀观摩过这个社团的活动,据我看来,纯粹是学术活动,没有任何政治、宗教、人权、维权等方面的内容。因此我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民政局要取缔它?"
    
    
    行 政 诉 讼 代 理 词
    
    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北京市京鼎律师事务所接受姚剑的委托,指派我们作为其诉北京市崇文区民政局行政诉讼案的代理人,依法参加本案的审理。通过刚才的法庭调查和质证,现就法庭归纳的本案的争议焦点发表如下代理意见,供法庭在评议案件时参考。 ,
    一、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违反法定程序,主要证据不足
    被告于2006 年12 月 18 日在原告毫无所知的情况下,做出崇民取字[2006]l 号取缔决定书,内容为取缔原告在网上所称的" 仨元学社" ,并将其张贴在原告的个人租住的住宅门上。被告在做出取缔决定书的次日(2006 年 12 月19 日) ,又向原告发出崇民询字 [2006]l 号询问通知书,内容为调查了解" 仨元学社 " 的有关情况,要求原告2006 年12 月 20 日去被告处接受询问。依据我国《行政处罚法》等相关法律的规定,行政机关做出具体行政行为的法定程序应该是先询问、调查了解、听取申辩意见,再作出处罚决定。本案中被告的行为似乎是完全颠倒此法定程序,被告在作出的取缔决定书之前,没有将责令取缔 " 仨元学社 "的事实、理由和依据告知原告,更未告知原告有陈述、申辩的权利,且取缔决定书也未告知原告有申请复议和提起诉讼的权利。其行为违反了《行政处罚法》第 30 、3 l 、32 条、第 4l 条之规定,属于程序违法。针对上述事实,被告提供相关证据均不能予以证明其是否履行法定程序。
    依据上述事实和法律规定,被告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没有履行法定程序,且被告没有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其是否履行法定程序,依法属于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 54 条第二项之规定,法院应当依法判决撤销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
    二、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的法定依据错误
    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的依据是《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35 条规定。我国《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调整的对象是社会团体。社会团体是指中国公民自愿组成,为实现会员共同意愿,按照其章程开展活动的非营利社会组织。其有三个显著特征,有五个主要构成要件:
    ( 一) 由中国公民自愿组成。
    ( 二) 为实现会员共同意愿,按照章程开展活动,任何社会组织的产生都是为了实现一定的社会目标,这一目标就是该社会组织的宗旨或者纲领,表明成立该组织的目的。社会团体是人的集合体,人们为了实现共同的意愿,走到一起来了,在这个共同目标下,组织起来。
    经过社会团体成员共同认可的关于该社会团体宗旨和活动准则、组织机构等有会员共同遵守的规则,就是社会团体的章程。社会团体及其成员应当按照章程开展活动,不得超出章程所规定的宗旨、业务范围和活动地域开展活动。会员按照章程的规定,享受社会团体内的权利、 承担社会团体内的义务。
    ( 三) 社会团体是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
    除了以上三个显著特征外,民间团体组织具备以下要件才需要登记:有一定数量的、相对稳定的个人会员或单位会员,有规范的名称、相应的组织机构、固定的住所,以及与其业务活动相适应的专职工作人员等。《人民日报》2007 年4 月6 日第1 0 版文章《网络组织不是社会团体》一文采访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副局长李勇时,他说网络组织虽然具有某些社团的特点,但差别还是很大的,依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目前我国的社会团体不包括网络组织。
    对照上述规定,我们可明显看出原告在网上所称的"仨元学社,不具有以上特征和构成要件不是社会团体,只是一个在网络上虚拟的名称,它没有会员,更没有组织章程,原告只是利用其在网络上作为一个平台进行学术研究和探讨,因此其性质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社会团体,最多也只是可算为网络虚拟组织,其显著特征就是没有固定场所、没有固定章程、没有固定会员。它不是《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所调整的对象,据此,我们可毫无置疑的认定,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的法定依据是错误的。
    三、原告的行为不具有任何社会危害性,反而有利于社会和谐
    仨元学社这个网络虚拟组织自成立伊始就致力于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创新工作,在网上开展传统文化专题讲座,为网友义务进行传统文化辅导,先后多次帮助弱势群体和传统文化的倡议活动。特别是在去年底一场弃龙风波中挺身而出为龙凤正名,在全社会反响强烈,影响深远,成为倡导和传播传统文化的一面旗帜。本案中原告所参与组织的在一品古道茶楼的学术讲座,其实质上就是一场网友的正常聚会,在这个茶楼举办活动的网络组织非常多,如"海浓茶友会"。原告自发为网友在网上发布网友聚会消息均属于个人行为。仨元学社网友是为弘扬传统文化的一场自发的学习和研究活动,这种行为不具有任何社会危害,相反促进了社会的和谐。根据我国《宪法》第 35 条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我国《立法法》规定,任何法律、行政法规不能与宪法相违背、相冲突、相抵触,否则即为违宪。原告的上述行为均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并不违背宪法和相关基本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规定。
    
    综上,被告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程序违法,且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是否履行法定程序,其做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的法定依据错误,据此,代理人认为被告的答辩意见不应采纳。原告的请求合理合法,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在此,我们作为原告的诉讼代理人,请求法庭在合议时能够充分考虑并采纳上述代理意见,以维护法律最基本的公正和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以捍卫《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和结社自由的神圣权利。
    
    代理人
    律师张星水
    律师邹杏
    2007 年5 月 25 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民间智库“仨元学社”被取缔
  • 弘扬传统文化的"仨元学社"被取缔,向法律寻求公正
  • 难赢的官私“仨元学社”状告北京市崇文区民政局/光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