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一年被剥夺政治权利生活思想小结/郑恩宠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4日 来稿)
    本人于二00六年六月五日出狱,今日六月四日剥夺期满。现在闸北区北站街道社工密沛丰老师的要求,对一年来被剥夺政治权利生活、思想小结。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五十四条:
     “剥夺政治权利是剥夺下列权利: (博讯 boxun.com)

    (一)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二)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自由的权利;
    (三)担任国家机关职务的权利;
    (四)担任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领导职务的权利”。
    但事实上这一年来我过着“家庭监狱”的生活。这是黄菊、陈良宇、韩正、刘云耕原中共上海市委主要负责人强加给本人的违宪、违法行为。
     事实胜于雄辩,世界上一个最强大的权利是压不到一个最弱小的事实。
    本人于八五年起成为见习律师,当时称律师工作者。八八年通过全国律师资格考试,九0年被授予律师资格,九四年成为专职律师。
     八八年十月一日的律师资格考试,全上海有三千七百人报考,正式参加考试的有二千九百多人,及格率不到百分之九。及格分数经全国统一批卷之后于八八年十二月底正式通知本人。由于八九年发生“六四”风波,所以直到九0年四月经上海市司法局、长宁区司法局、天山内衣厂党支部严格的政治审查,本人才批准律师资格。
     现任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江宪法曾任长宁区司法局副局长,和上海市司法局律师工作管理处处长。现任上海市司法局副局长、上海市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曾任上海律师协会会长)和后任上海市律协秘书长和律师管理处处长李海歌等一百六十七人是与我国一批八八年考试及格,一起被授予律师资格的。这一百六十七人中百分之八十现任上海各大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人受理上海五百起征地、拆迁行政案,有些直指“黄菊工程”“陈良宇工程”“韩正工程”,打乱了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揭露了他们政治骗子、经济骗子的面目。
     二00三年上半年,本人揭露了上海首富——周正毅犯罪集团,因而被陈良宇们枉判三年有期徒刑。在二00三年八月二十八日下午,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上,作为被告本人曾三次:“批评了黄菊同志、陈良宇同志、韩正同志包庇周正毅的种种行为”。
     周正毅于二00三年九月五日才被上海市第一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八月二十八日下午刑事审判庭上本人揭露了周正毅的六大罪状,上海市方方面面的领导到法院另一房间旁听,然后才由上海市公安局提起对周正毅的逮捕申请,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检察机关接到公安机关申请后,七日内作出是否批准逮捕决定。
     二00四年六月一日周正毅在陈良宇、韩正、刘云耕们包庇下重罪轻判。本人在狱中写了二十五封检举揭发信,出狱后又写了四十封揭发周正毅、黄菊、陈良宇、韩正、刘云耕等人的信,绝大部分中央是收到的。周正毅于二00六年六月二十六出狱后,二00七年一月再次被上海司法机关 拘押。陈良宇于二00六年九月二十四日倒台,原上海静安区区长姜亚新在今年四月任黄浦区区长期间被免了职。副区长时明芳似乎无影无踪。
     原上海市司法局分管律师工作的副局长杨全心,后任上海市委、市府信访办主任从未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参加过律师资格考试向司法部骗取了律师资格。当时的司法部长高昌礼任上杨全心和上海律师管理处副处长李培培骗取了律师资格。
     高昌礼是“148”(要司法)电话的发明者,后因包养情妇等问题被免去司法部长职务。
     今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闸北区公安局宝山派出所户籍警杨凡向本人传达了上海市公安局江宪法副局长到闸北区召开协调会议精神:
    三月底之前你们(闸北区警察)争取接近郑恩宠能说上话,四月底前达成共识。问今后有否出国方向,如没有可安排,如有给予方便。以后魏枫代表政府表示:“只要保持低调,你的护照我可以批……”
     本人表示:自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依法有出入境自由。本人对一年来强加在我头上的“家庭监狱”生活表示抗议。本人现要求申诉,要求平反,要求赔偿,要求重返律师队伍。
     五月二十五日下午三时三十分左右,魏枫约本人到外面喝茶、散步……
     对二00六年五月二十八下午四时起,在提蓝桥监狱内,自称为关处长等人一次次谈:“人民政府与你做笔交易,拿五百万走吧,今后走到哪儿别骂人,骂人不要骂上海……”。并要按他们意图写下取款结构申请,魏枫明确说:“我找过关处长了,不否认有此事,但关处长实际上也说了不算……”。
     江宪法原在长宁区任专职律师,后升任上海市司法局局长助理。在调升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一分院副院长时,向上海律师界告别,他在多次会议或场合中讲过:“上海有四千名律师,我任十年处长期间认识二千名,我问心无愧的是保住了二郑律师,郑传本律师和一个不太有知名度律师郑恩宠,他受理了二百多个拆迁案,有人不让他当律师,我们不同意……”。江宪法又任过宝山区检察院检察长,上海市委政法委副秘书长,上海市综合治理办公室副主任(主任为上海三号人物刘云耕副书记)。江宪法当过律师,司法局局长助理,十年律师管理处处长,上海检察分院副检察长,上海市政法委副秘书长,现任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
     三月二十一日下午,上海宝山派出所所长依据江宪法协调会精神,传达江宪法指示精神:“江宪法对你郑恩宠情况不要太了解喔……”。作为中共局级干部,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的言行出尔反尔就不妥当了。
     至于一九九九年全国“两会”前,依据黄菊指示:确保“两会”期间,无一人到北京上访。江宪法亲自开车将本人送到市府信访办让本人坐在主席台上。江坐在观众席上参加由市府柴俊勇副秘书长主持会议,让大家相信,有拆迁纠纷可解决在上海,上海有几千名律师为大家服务。坐在主席台上有卢湾区副区长和卢湾区公安局长,而市信访办主任还得靠墙坐着。
     二00一年三月,上海市司法局缪晓宝局长找本人谈话,因十个区长九个反对你,届时我们不得不违心对你作出处理……,六月四日上海有二十多违法拆迁的受害者到京上访。六月六日上午本人接到市司法局律管处彭旨平副处长的电话,明天用车接我到市府参加柴俊勇副秘书长主持会议,召集由到北京上访返沪等人员会议。要本人再次坐在主席台上,被通知坐在主席台上有市高级法院行政庭庭长应蓉蓉,市房地局局长蔡育天,本人代表市司法局律师代表做好安怃工作。
     彭旨平副处长先后来过十多次电话,本人提出上海市司法局局长尚未批准本人二00一年度注册,本人明天以一个假律师身份去蒙骗市民对市政府形象不利。以后有人向我传达,这次会议按黄菊的指示召开的。
     黄菊、韩正、冯国勤、刘云耕、王力平等人批示有人给我传达过。说我是好人也有人批示,说我是坏人也有人批示。上海市司法局还向我转达了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给上海市政法委员会的函,表扬了我无偿为一位素不相识的云南母子提供了法律服务。
     在中共十六大前,二00二年九月四日上午,正在中央党校培训的缪晓宝打紧急电话给李海歌处长,传达只要我在家再静养半年他会给我注册的,这是否背着黄菊给一个所谓的“自由化分子,美国中国人权组织地下负责人,与方励之等主席的助理有密切联系人”取得联系呢?
     这次上海九次党代会上缪晓宝已在上两届市委候补委员基础上落选。我们所举报的姜亚新、薛全荣、范得官、时明芳等人已在市委名单中无影无踪,原三号人物刘云耕落得常委也不是,到今年七月刘云耕才六十岁,原中共十六大候补委员,看来他的仕途也在广大群众的举报声中下落,中央看不中他。
     上海人民的反腐行动在中央认可下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
     以上是我所作小结。
    此致
     郑恩宠
    2007年6月
    
     民生观察工作室接范子良先生来稿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