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郭飞雄家人拟向中央举报 法学家谈酷刑、法制与维权/RFA张敏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4日 来稿)
     (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 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7,06,02)
    
     * 胡啸律师:郭飞雄要求向中央紧急举报* (博讯 boxun.com)

    
     5月29日,采访报道了维权人士郭飞雄的太太张青转述郭飞雄28日在看守所会见胡啸律师,自诉遭受酷刑逼供,要求紧急向中央举报的消息。
     张青接受采访的时候,胡啸律师正乘飞机在返回北京途中,第二天胡啸律师在北京接受我的采访,证实了张青转述的郭飞雄自述,同时也作了些进一步说明。
    
     胡啸律师说:“郭飞雄一方面反复强调要肯定辽宁省看守所以及广州市第三看守所对他的一些文明对待,但同时又说,在辽宁省看守所(被带到秘密地点)遭受刑讯逼供的情况――用高压电棒电击男性生殖器等情况是他不能容忍的,也是要坚持抗争到底的。我们在会见他的时候,他在第一时间就表达,要求紧急向中央举报。在我理解,他不仅是为了他个人,也是为了其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遇到的这种刑讯逼供所作出的一种抗争。但是我们作为承办律师来说,只能根据他个人所遭受的这种以武力以及其它手段对他进行强迫性供述的这种情况,作为控告申诉。”
    
    * 郭飞雄和郭案简介 *
    
     维权人士郭飞雄本名杨茂东,2005年参与广东太石村维权事件,2006年参与营救维权律师高智晟。
     2006年9月14日,郭飞雄被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9月30日,以同样涉嫌罪名被逮捕。涉案经营的出版物是揭露沈阳官场腐败的《沈阳政坛地震》,经向胡啸律师证实这是一种杂志。
     据郭飞雄的亲友说,郭飞雄早在被捕前五年已经停止了所有经营活动。
     今年1 月20日郭飞雄被由广州移送转押到沈阳的辽宁省看守所。
     郭飞雄被转押沈阳之前,被羁押于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他在会见律师的时候曾经自述,在此被连续审讯七天七夜,被殴打、刑讯逼供,还曾经被双手双脚绑在木板床上四十天。
     郭飞雄案送交检察院后,曾因证据不足两度‘退查’,3月30日第三次移送广州市天河区检察院,郭飞雄也被换押回广州。
     5月14日,郭飞雄案移至广州天河区人民法院,预定6月15日开庭。
     5月28日胡啸律师在广州第三看守所会见了郭飞雄,郭飞雄自述遭到酷刑逼供。
    
    * 胡啸律师:郭飞雄承认事实,否认犯罪 ,强调新闻出版自由*
    
     胡啸律师还说:“他一方面表示,对于检察机关指控他非法经营,他对主要事实供认,同时又表示这是在刑讯逼供之下作出的。他当时表示,第一方面对于他出版发行、复制印刷《沈阳政坛地震》这本杂志。。。”
    
     问:“是书还是杂志?”
     答:“杂志。九十六页。他说对具体事实承认,但不认为此事是犯罪行为,他认为,这件事是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是新闻出版自由的一种行为。并不是涉及犯罪。”
    
    * 胡啸律师:维护被告人合法权利 *
    
     胡啸律师又说:“第三方面,郭飞雄向我们反复表示,对于在辽宁省看守所所遭遇的一些情况――用高压电棒电击男性生殖器的情况,是他所不能容忍的。说‘具体承办人员必须给我以道歉’。秘密道歉,并不是说公开道歉。
     他说,对他的这种刑讯逼供,和这些政府行为是无关的,但他对这些具体行为表示抗议,希望这种行为在中国能够消失。同时希望律师能够为他作无罪辩护。
     杨茂东同时表示(判决后)不上诉。”
    
     问:“郭飞雄作了这样的自述,提出这样的要求之后,作为他的代理律师,您怎么想呢?”
     答:“按照中国的法律,律师在被告人以及犯罪嫌疑人在羁押过程中遭受到刑讯逼供,以及侵犯人身权、民主权的过程中,有责任为其带为申诉控告,所以我们要通过正当、合法、合理途径,维护被告人合法的辩护权以及人身民主权利。”
    
    * 张青:家人着手向中央举报酷刑 *
    
     郭飞雄的家人6月1日再次接受我的采访,表达他们的心情,并且说已经着手准备向中央举报。
     郭飞雄的太太张青说:“5月28日,律师会见以后,胡啸律师就告诉我这些情况――受到严重的刑讯逼供。使用了人类文明的底线都不能承受的一种方式,用电棍击打男性生殖器这种行为的时候,我们是非常气愤的。
     杨茂东在跟律师会见的时候反复强调,他要求马上向中央举报,口吻是把这当成非常紧急的一件事情,并且要求这件事情在中国彻底绝迹。这种事情实在是太丑恶了。
     我们作为家属,准备把这件事情向中央举报,可能是以公开信的形式写出来。
     他的姐姐今天(6月1日)就给我打了个电话,在(下午)四点鈡的时候,她说,刚刚开始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她打电话告诉我,不要跟他的哥哥讲,因为他最近身体不好,脸色不太好。但是她今天告诉我‘实在不能把这件事情藏下去,我今天已经告诉他了’。
     我们一家人现在为这件事情举报的事,已经开始做了,准备文件。
     对于杨茂东的案件,我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就是作无罪辩护。”
    
    * 杨茂平:会不会报复再施酷刑?很恐惧 *
    
     郭飞雄的姐姐,现在住在湖北省的医生杨茂平说:“今天跟我另一个弟弟说了,我们都非常气愤。我们请我们当地的律师也在起草几个东西,肯定处境很艰难的,但是我们要向最高检察院、全国人大控告。
     因为太残忍了,那像扒皮一样的痛苦。对我们杨茂东,他们这是想做到底了,陷害到底了,他们用这么残酷的手段,陷害,还打他,我不知道为什么,杨茂东到底跟他们有什么深仇大恨?非常不理解的,真是无法无天了!
     我弟弟从小是我养大的,他很小没有母亲。既然别人叫我弟弟这样,他今天受的一切,比我本身受到这样更叫我难受。
     律师说了‘他们会不会报复性再作?’是很恐惧的。”
    
    * 杨茂平:回想警官上门说的话 *
    
     杨茂平听了郭飞雄对胡啸律师的自述后,回忆起2月份以来警方上门对她讲的话。
     杨茂平说:“杨茂东说他在2月12日被打,2月13日他自杀。在2月14日或15日那时候,是春节前,辽宁省警方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姓杨,他们叫他‘杨政委’,这个人到我家来过两次。
     他来找我们单位,找到我说‘我们现在是为了挽救杨茂东’,他都扯到政治的事件。他说‘太石村他(杨茂东)扯什么,他算老几?他什么事?他如果说得好,我们可以不判,或者轻判,如果说得不好,可以说‘两万册’,‘五万册’,‘六万册’,我们都可以说。我们也可以虚判,也可以判他五到八年’。就这样亲自说的话。
     当时他让我给杨茂东带去一些问候的话,我给他带了。他要叫我劝杨茂东写一些悔过,我说‘杨茂东有什么东西要悔过呢?’
     他是警官,他是公安局的,他有什么权力说判几年,不判几年?走法律程序,只是一个过场。”
    
    * 张青家中电话工作不正常 *
    
     杨茂平说张青家中现在电话线路工作不正常。她说:“我今天下午给她打电话,打了好长时间,就好像她在跟别人通话,最后我大概在五点多鈡又给她打,她接了,她说(那个时间)没打电话。”
     我在这个星期也几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 滕彪博士:中国《刑法》禁止酷刑,中国酷刑逼供普遍 *
    
     在北京的法学博士腾彪律师说:“我看到了郭飞雄遭受酷刑的相关报道。我觉得这种酷刑是非常残酷的,也是中国《刑法》明确禁止的。我觉得相关的一些人员可能构成了刑讯逼供犯罪。
     在我参与过的一些刑事案件当中,我发现这种酷刑也是非常普遍的、也是非常残酷的,甚至有一些我介入的死刑的案件,也是一些办案人员通过刑讯逼供,把一些完全无罪的人给安上死刑的罪名,在中国也不是个别的现象。
     所以,我觉得,在中国要想减少酷刑,还需要做很多很多的工作。”
    
    * 滕彪博士:办案机关施酷刑,报案常无结果 *
    
     问:“像现在这种情况,法律上规定有什么途径能够向有关方面,比方起诉啊,有没有这方面明确的规定?”
     答:“刑讯逼供是属于违反《刑法》的犯罪,可以向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报案,要求立案。但是,由于这些酷刑本身就是这些办案机关他们自己施加的,所以,在实践当中,来自于受害人,或者普通公民的这种报案,往往也没有什么结果。只能靠上级检察机关的监督,揭露出来的这些案件,或者受到处理的官员,往往都是因为各种偶然的原因,或者是政治斗争的原因,才得到处理。”
    
     问:“您看关于向中央举报,是不是从程序上说,或现行法律规定上有这么一个途径呢?”
     答:“在《宪法》上规定了有公民的检举控告的权利。但是,从实践来看,这些信访、举报、检举经常也得不到任何回应,没有一个非常有效的渠道。”
    
    * 滕彪博士:法庭使用刑讯逼供取得的“证据”*
    
     问:“一般在开庭之前,如果发现现有的口供,或者相关的被叫作‘证据’的材料里,有刑讯逼供因素的话,那么应该怎么样来对待这个‘证据’和即将开庭的庭上来使用这些所谓‘证据’材料?”
     答:“在实践当中,刑讯逼供得到的这些‘证据’,在法庭上,还是没有加以排除。即使参与刑讯逼供的这些办案人员受到了处分,或者受到了法律的追究,他们通过这种非法手段得到的‘证据’也往往被法官加以使用。
     因为中国没有法官独立的制度,所以这些案件往往在开庭之前就定了结果。所以,这些用非法手段取得的‘证据’可能仍然被加以使用。”
    
    * 滕彪博士:需立《刑事证据法》,缓解酷刑 *
    
     问:“在这样一个阶段,作为一个法学方面的专家,您觉得有什么可做的事情能够使您上面所说的这种状况终结?”
     答:“实际上,我们也一直在做一些具体的工作,比如说,召开一些研讨会,关于‘律师在场权’的问题,对犯罪嫌疑人进行预审的时候,应该有律师在场,给他们提供法律帮助。另外,我们也有一些律师、学者在着手进行《刑事证据法》的起草,或者立法建议。
     中国目前还没有一个可操作的‘刑事证据规则’,如果这个‘刑事证据规则’能够公布,并且付诸实施的话,对于酷刑的现象可能也会有所缓解。
    
    * 滕彪博士:中国欺骗国际社会,司法体系需大变革 *
    
     滕彪先生认为 :“总体说来,还需要整个的司法体系的大的变革,才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状况。
     关于酷刑的问题,从十几年前中国就已经正式签署、并且批准了联合国的《反酷刑公约》。按照这个公约的要求,中国每隔几年就要向联合国提交中国履行《反酷刑公约》相关义务的报告。
     但是,我注意到中国政府在提交这些报告的时候,完全无视中国现实发生的一些事情,实际上等于是在欺骗国际社会。
     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讲,郭飞熊遭受到这个酷刑也不是偶然的。整个的这个体制一直是在默许,甚至怂恿这些酷刑的存在。”
    
    * 范亚峰博士:“法治”建设与“人治”酷刑传统的斗争 *
    
     在北京的法学博士范亚峰先生说:“我觉得这个事情体现了中国走向法制,在法制建设过程当中非常艰苦的挣扎。在郭飞熊先生的身上体现出这种‘法治’和这种极为漫长的‘人治’的酷刑传统的斗争。
     应该说,在这个案件过程当中,既有检察院系统对于法律程序的捍卫,两次退回补充侦察,也有一些执法部门,像现在所申述的酷刑的运用。
     在这个事情当中,我觉得可以看出来两种规则模式之间,在过渡当中是一个非常艰苦的冲突和斗争。这对于维权人士来讲,意味着有志于推进中国的法制进步、民主建设的维权行动人士,为此要作好充分的思想准备,承担更多的牺牲。”
    
    * 范亚峰博士:现代社会四种“规则生成”的模式*
    
     范亚峰博士分析:“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这件事情也体现一点,就是在这样一个案件当中,和今天(6月1日)厦门民众游行,引起厦门政府让步,停建了厦门的PX项目,两者之间比较来看,厦门民众的维权行动,我认为,应该是整合了现代社会四种‘规则生成’的模式――‘民主的模式’,就是今天行使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这是一种‘规则生成’的模式;另外是‘法制的模式’、‘技术的模式’,就是说,维权行动当中,对于互联网、对于手机、对于数码相机的运用,以及视屏技术的运用。以及‘专家模式’,像赵玉芬院士等很多专家积极参与到这样一个环保行动当中来,使得这样一个环保维权行动取得初步阶段性良性互动的成果。
     和厦门PX项目的维权相比,我们可以看到,在郭飞熊先生的案件当中,向‘法制’、‘民主’、‘专家’、‘技术’这四种生成模式的整合,相对而言,在力量上很明显处于一种不均衡的状态。
    
    * 范亚峰博士:中国社会矛盾进入相对较突出时期 *
    
     问:“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有关各方面能够做些什么来推动中国的法制建设,向更良性的轨道运作,或者说有所转变?”
     答:“我觉得,最近在郭飞雄先生开庭的前后,中国社会从去年以来到现在,应该说已经进入了一个比较关键的时期。
     这个关键时期,像广西的计划生育的风暴,体现出来的人口问题;像江苏太湖无锡的水资源危机体现出来的资源问题;像厦门PX项目所引起的环境问题。这几个问题都是引起涉及面非常广泛的群体性权利的重大事件。
     从这几个事件,以及最近股市的波动,印花税通过前后所引起的争议,这些事情来看,很显然中国社会的社会矛盾进入了一个相对而言比较突出的时期。在这当中,中国官方构建‘和谐社会’的任务那就非常繁重。
     我们看到,环境、人口、资源所引发的背后是强势集团和弱势集团规则和资源的分配所展开的博弈。维权运动的实质就是在这个地方,就是说,抑豪强,兴民权,抑官权,实现公民权利和国家权力的平衡。”
    
    * 范亚峰博士:郭飞雄案有标志性意义*
    
     范亚峰先生认为:“郭飞熊先生应该说是一个致力于用非暴力的方式、和平的方式推动中国进步的维权人士。对对他审判应该说具有相当大的标志性意义。
     我们知道,就是像历史上许多从事非暴力运动的人本身,自己要承担更多的痛苦和苦难。像甘地和马丁.路德金都是这样的,他们为自己的信念付出比常人更多的牺牲和代价。
     所以我想,郭飞雄先生也是一个充满张力的人,也有不少缺点,但是我个人对他的勇气和人格力量是非常钦佩的。
     并且我也认为,辽宁高层领导和广东省的司法系统近来对郭飞雄先生的案件表现出相当大的善意,联系到高智晟律师案件当中这样一个轻判,所带来的官方民间一定程度上的良性互动,所以我认为对郭飞雄先生的这个案件,应该采取一个从轻的方式。这样,有助于积累中国社会法制和民主的规则,有助于促进官方和民间的良性互动。”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是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网页WWW.RFA.ORG普通话“心灵之旅”专栏收听,听更多节目可用Google 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张敏:访丁子霖、张先玲:“六四”十八周年祭(组图) (图)
  • 郭飞雄的律师看不到全部案卷 家人受到各种压力/RFA张敏
  • 狱中陈光诚正挨饿 九十一次要求写申诉书未成/RFA张敏
  • 郭飞雄的律师难阅卷 海内外关注郭案开庭/RFA张敏
  • 访郭飞雄太太张青 细谈警方四次登门/RFA张敏
  • “反右”五十年 北大“五.一九”/RFA张敏
  • 女儿、外孙女谈李鋭再说家事/RFA张敏
  • 李南央期待父亲将“白手套”扔在脸上/RFA张敏
  • 狱方拒收合法送书 不安排家人见陈光诚代写申诉/RFA张敏
  • 李锐九十寿辰 女儿新书贺礼/RFA张敏
  • 高耀洁回家后遇异常情况/RFA张敏
  • 陈光诚四岁儿子的心愿/RFA张敏
  • 听高智晟胡佳通话 看相关司法状况/RFA张敏
  • RFA张敏:袁伟静呼吁继续关注暴力“计生”问题
  • 郭飞雄案进展/RFA张敏
  • RFA张敏:新春特访:亲人相隔时 娓娓诉心声
  • 高耀洁被迫签字委托他人领奖/RFA张敏
  • “探视日”不准陈光诚会见家人/RFA张敏
  • 严案近况与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二)/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