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郭飞雄的律师看不到全部案卷 家人受到各种压力/RFA张敏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5月28日 来稿)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
     (博讯 boxun.com)

    * 郭飞雄案新情况 *
    
     自从5月21日广州天河区人民法院公布了郭飞雄案将于6月15日开庭的消息之后,直到5月25日下午,郭飞雄委托的律师之一胡啸先生才第一次被允许查阅郭飞雄案部分案卷,而另一部分,法院说因在中级法院,现在看不到。郭飞雄的律师拟于5月28日发出律师函,要求依法查阅全部案卷。
     北京的莫少平和胡啸是郭飞雄委托的律师。
    
     在广州家中的郭飞雄的太太张青,得知当天下午的最新情况。她说:“今天,卷子是阅到了,但是阅卷的时间已经是三点多鈡了。如果再去见杨茂东,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
    
    * 郭飞雄和郭案简介*
    
     维权人士郭飞雄本名杨茂东,2005年因为参与广东太石村维权事件被警方关押三个多月,绝食绝水 五十九天。
     2006年2月3日、3月20日和8月9日,郭飞雄三次被警方殴打。
     8月15日,维权律师高智晟被绑架,后被拘捕,郭飞雄参与了营救高智晟的活动。
     9月14日,郭飞雄被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
     9月30日,以同样涉嫌罪名被逮捕。据知情者说,涉案经营的出版物是揭露沈阳官场腐败的《沈阳政坛地震》一书。另据郭飞雄的亲友说,郭飞雄早在被捕前五年已经停止了所有的经营活动。
     今年1 月20日郭飞雄被由广州移送转押到沈阳的辽宁省看守所。
     郭飞雄先生被转押沈阳之前,羁押于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他在会见律师的时候自述,在此曾经被连续审讯七天七夜,被殴打、刑讯逼供,还曾经被双手双脚绑在木板床上,长达四十天。郭飞雄先连续绝食绝水十五天,后来又连续绝食绝水二十五天,表示抗议。
     郭飞雄案送交检察院后,曾因证据不足两度退查,3月30日第三次移送广州市天河区检察院,郭飞雄本人也被从沈阳换押回广州,现在被羁押在广州市第三看守所。
    
    * 法院将律师阅卷时间一拖再拖 *
    
     郭飞雄的太太张青得知胡啸律师5月25日下午三点多终于获准查阅了郭飞雄案案卷部分内容后,接受我的采访,谈一些相关情况。
     张青说:“本来我们从星期一开始就知道6月15日开庭,星期二,律师就跟法院谈,说这个星期一定要阅卷再见郭飞雄。
     星期二(5月22日),法院说‘姓张的书记员出差,把钥匙都带走了,要到下星期才有把握见得到人,才可以看得到卷宗,才可以拿得到起诉书,连起诉书也在他那里’。律师就说‘我要求早点见,你法院不可能人出差了,事情就撂在那里不管了’。法院的人就改口说‘你星期四可以来见’。
     星期三,5月23日莫少平和胡啸二位律师从深圳来到广州,天河区人民法院先答应律师可以在14日(星期四)查阅案卷,结果星期三下午又说,星期四不行,见不了,只有到星期五下午才可以见。
     律师来到这里以后,因为见不到人,拿不到东西,只好各奔东西,胡啸律师回了深圳,莫少平就回北京,白跑一趟。这是第一次”。
    
    * 律师看不到全部案卷,会见郭飞雄被推迟 *
    
     张青说:“今天星期五,下午胡啸律师早早来了,在那里等,快三点半的时候,拿到了案卷,复印了,姓张的法官根本就没回来。
     从头到尾,法院说案卷就在姓张的人手上,这个人没回来你就得不到那个东西,根本就是个假话,直到胡啸走,他们直接讲,这个人没回来。
     事实上,胡啸当时跟他们说,我一大早就来办手续,我来复印卷宗,下午就要见杨茂东本人,这是我的时间安排。法院方面后来就变卦了,就说不行了,时间拖到星期五的下午,已经办不成事了。
     看到了卷宗,里面基本上是‘口供’,没有什么证据,证据因为江伟(同案人)因为在上诉,证据在中级人民法院,说到开庭的时候有可能拿过来。
     律师说他当时要求下午就见杨茂东,时间上能够争取一点。
     现在我们一定要知道杨茂东在里面的状况,见人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需要律师要和他多多沟通。但是现在他们拖成这个样子,今天也没见着人。”
    
    * 莫少平律师:看不到另一部分卷宗影响质证和查清事实 *
    
     郭飞雄委托的律师,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主任莫少平律师提出目前关于郭飞雄案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莫少平律师说:“从专业角度讲,我们觉得唯一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郭飞雄的卷宗材料,其中有一部分我们没有看到。没有看到的原因,法官的解释是,因为郭飞雄还有另外两个‘同案’,是分案审理的,对他们已经一审开庭审理完了,其中有一个人已经上诉到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的解释说,有一部分卷宗材料随着同案人上诉,移送到中级法院去了,所以没在天河区法院。
     这个材料我们当然是必须看到的。如果看不到另一部分卷宗,所谓指控的证据材料,那么,开庭的时候我们就没法对那部分证据进行质证,也没法判断这些证据的有效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到底怎么样。
     这是需要我们向法官交涉的很主要问题”。
    
     问:“有关方面对于什么时候能够看到这部分案卷他们是怎么讲?”
     答:“胡律师与他们交涉,说这部分我们没有看到肯定是不合适的。但是法官说,开庭的时候肯定你们能看到。
     证据材料因为分案审理移送中院,这种情况说实在的也很少见,很少见。正常情况下,如果有移送,这边也需要指控被告人的这些证据材料,可以复制嘛!一套可以供郭飞雄案一审的时候使用。毕竟检察机关在它的证据目录上列明了这些证据。”
    
     问:“目前这个问题是因为同案但是分案审了,能不能请您对这个事情作些分析?”
     答:“从辩护律师的角度,我们认为,起码我个人的观点认为,同案,你把它分案审理,本身对查清案件事实就会产生影响。因为起码缺少同案之间、被告人之间的相互对质――这个人怎么说,那个人怎么说,他们之间是否说的一致,是否能够对某些环节印证起来。你分案审,这就非常不方便,有时根本无法进行这种对质。所以他只能说,这个被告人在供述里是怎么说的,郭飞雄你当庭是怎么说的,只能这样进行对质,这实际上不利于查清案件事实。”
    
     问:“现在看、还是将来开庭的时候看同案的那一部分案卷,对您来说,还有什么不一样?”
     答:“如果我们没有事先研究这些证据材料,只是开庭当时我们看这些证据材料,这个显然是不够的,因为对郭飞雄来讲,对我们来讲,这是很不公平的,因为这些证据材料,你不事先提供给他的辩护律师来看,实际上是对这些证据有效性的判断很难在当庭马上就作出来。”
    
    * 莫少平律师:以正式律师函要求开庭前查阅复制全部证据材料 *
    
     问:“现在法院是这么讲,你们怎么办?”
     答:“我们准备给法院一封正式的律师函,一封律师意见,还是请法院不管通过什么方式,让我们能够在开庭前提前看到这些证据材料,我们要复制这些证据材料。这样才能够确保在程序上公平的来进行审判。”
    
     问:“您准备什么时候发出这封律师函?”
     答:“我们准备可能星期一给他。”
    
    * 莫少平律师:希望公正公平审判,才能令人心服口服 *
    
     问:“如果没有法院说承办法官之一出差把钥匙带走了,这样一个说法,或者说这样一个情况,您本来准备和胡啸律师一起本周会见郭飞雄的?”
     答:“对对。安排在星期四上午阅卷,下午去会见他。因为法官给我们‘出差’这么一个理由嘛,所以我们也只能调整行程计划。”
    
     问:“在一般案件进行过程中,法院会有这种情况吗?”
     答:“通常情况下,法院的工作不会因为某一个法官不在就会停滞下来,通常肯定还有其他一些法官,或其他人能继续做这些工作。如果因为一个法官的出差,导致工作停滞,这个从一个正面解释,是不是他们法官人手非常紧张?
     但是从法院的正常工作来讲,往往不会这样。
     郭飞雄这个案子确实是国际关注的程度比较高,比较多的媒体在关注,我们希望严格按照法律的规定程序,来进行公正、公平的审判,这样才能令人心服口服。”
    
    * 莫少平律师:国际公认原则“证据开释”与“平等武装”*
    
     问:“您刚才也谈到当前最重要的是要看到那一部分案卷。在法律上有没有规定,有什么法律根据有助于您去争取?”
     答:“确实法律上没有出现这种具体情况怎么办,因为法律也不会规定这么细,但是从一个原则上来讲,对任何被告人,只要是你检察机关指控的证据,都应该给辩护律师以充分的时间,对检察机关指控的证据进行研究。所以,作为法官如果说只能在开庭的时候我们能够看到,我们认为这个显然是不合适的。”
    
     问:“法律上有没有比如说‘提供方便’之类的规定?”
     答:“这种因为它是不言自明的事情,所谓刑事诉讼法上一个国际公认的原则叫‘平等武装’,不能你‘控方’掌握的证据,‘辨方’都不清楚,这肯定是不公平的。
     像很多英美法系的国家都有‘证据开释’的一个程序,也就是说,‘控方’指控被告人的证据,都应该向律师提前开释。就是要向律师出示,而且应该是充分、全面地出示,不能隐瞒。不管是对对方有利还是不利的证据,都不能对被告辩护律师进行隐瞒,否则,它这个审判程序就不合法,就是违法的。
     从这个原则来讲,作为郭飞雄的辩护律师我们有权要求检察机关指控郭飞雄的证据,我们应该提前看到。
     按中国法律规定,检察机关移送到法院的这些证据律师有权看到、复制,这是有明确规定的。”
    
    * 莫少平律师:近期计划 *
    
     问:“您原来的时间表被打乱,已经回到北京,那您准备什么时候会见郭飞雄呢?”
     答:“因为我在北京下周一(28日)到周三有个提前很早就有的安排,所以,我准备派另外一个律师星期日过去,星期一和胡律师一起再去会见郭飞雄一下,就我们现在看到的检察机关指控的证据材料,和郭飞雄沟通。
     我在随后或开庭之前肯定还要会见他,就开庭事项,包括对我们形成的辩护意见等等会跟他充分交换意见。
     现在我们还不能确定我们具体的辩护观点,因为我们还要听取郭飞雄的意见。”
    
    * 张青:从转押沈阳至今,阻止律师会见杨茂东 *
    
     郭飞雄的太太张青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作了这样的分析:“他们之所以把郭飞雄转押到沈阳去,胡啸律师当时说过,就是为了阻止律师会见。我以前还不太理解,现在真是明白了。
     因为以前从检察院那边拿了一个‘起诉意见书’就马上进去见到杨茂东了,他们就完全没有料到这么快,见到他以后就把里面所遭到的法西斯式的摧残给说出来了。舆论就有很大的反响,后来就把他转押到沈阳那边,如果要会见,要来广州这边办手续,再去沈阳那边,事实上就是阻止律师会见。
     现在案件到了法院这边,从15日到现在,律师一直在联络要见他,今天25日,都已经拖了十一天了,从星期一、星期二,明明可以拿得到得东西,他就不给你拿。事实上就是阻止律师很快地见到杨茂东,做到了说谎的程度,耍人的程度来阻止的话,我想,肯定是杨茂东能说出很多事情,他们才那么着急地阻止他见,免得他们做出的假呀,或遭到了什么东西,马上就捅出来。现在是他们在争取时间,让你没有时间反应过来,舆论也没有时间反应过来,律师该做的工作也没有时间反应过来。我是这样看的。”
    
    * 张青:家人受到的各种压力 *
    
     张青披露家人受到的各种压力。她说:“从今年大年初三以来,沈阳和广州市公安局的人先后来我这里四次,去他(郭飞雄)姐姐杨茂平那里两次,去他哥哥那里两次。每次来了直接跟我讲‘你不要再跟那些什么电台的人接触,不要再跟媒体接触,你跟他们说有什么用呢?审判是我们来审判,你跟他们说一点用都没有’。就是让我们不说话。他们也跟他姐姐这样说。他们这样做,就是想把这个冤案做下去。
     我今天知道了,我以前还以为他们人的良心、人性还能够做到不去用舌头来陷害人这一步,我还相信他们能做到这点,事实上刚刚相反。他们就是不惜一切代价要做这个冤案。
     我记得1月11日律师会见杨茂东的时候,后来的会谈笔录里写着,杨茂东说预审的那个人,当时把他绑在床上,说‘你要么服从政府,你不听从政府,我们就把八万(经营额度)给你改到二十万,让你坐十年八年牢,坐十年二十年牢’是这样说的。
     他们事实上就是在这样做。以前我以为预审的时候这样说,还只是吓唬他,也许后来他们后来知道自己错了,也就算了,会撤案。事实上他们没有撤案,还坚决走到底。
     公安局的人每次来我这里,每次说的就是‘不要和媒体接触,你要保持沉默’,家人都保持沉默,他们就高兴得要死,就是这种状态。”
    
     问:“您为什么决定不按他们的说法的做?”
     答:“这是好简单的事情,我被你做了冤案、被你打了,你现在还搞一个虚假的、根本提不起来的一件事情来栽赃陷害,抄人的家,然后把人关在那里,这么长时间,本来是虚假的东西,我怎么可能不把这事说出来呢?
     我没有听他们的,所以从大年初十,小孩子上学的第一天开始,楼地底下就来了一个中年男人,五十多岁的,天天坐在底下。我只要送孩子上学,有时是送去的时候他坐在那里,有时是回来的时候他坐在那里。偶尔一个星期有那么一回见不到,其它时间都见得到。包括到现在,都是这样子。
     前两天,广州市公安局那个年轻女警来我这里,说话没谈好,第二天那个人马上就来,并且神色非常敌对。他们最大的目的就是‘你不要作声,不要说话,一家人都不要说话’就是想陷害成功。
     这件事情说出去,那么多人关注的话,他做起来就比较难一点,难堪一点,所以他们反反复复来我们这里,要说什么东西。无非是‘你去劝说他,叫他服从政府,劝他认罪’。他们还在4月十几日去杨茂平那里,叫杨茂平给他写‘保证书’,真的是非常过分,杨茂平凭什么帮他写‘保证书’呢?
     当然他们现在做得非常聪明,不跟你直接承诺,但是暗示你,你这样做了以后会有什么好处,可能有什么好处。那么,你这样做了以后,他到时候就不兑现,你就只有干瞪眼了。”
    
    * 张青:再次吁请关注“让世界知道他们在作假” *
    
     问:“在这样的情况下,您有些什么希望?”
     答:“像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关注度越高,声援的力量越大,越有力,他们即便是真的一直要走到底,那我也要让世界上的人都知道他们在作假。”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狱中陈光诚正挨饿 九十一次要求写申诉书未成/RFA张敏
  • 郭飞雄的律师难阅卷 海内外关注郭案开庭/RFA张敏
  • 访郭飞雄太太张青 细谈警方四次登门/RFA张敏
  • “反右”五十年 北大“五.一九”/RFA张敏
  • 女儿、外孙女谈李鋭再说家事/RFA张敏
  • 李南央期待父亲将“白手套”扔在脸上/RFA张敏
  • 狱方拒收合法送书 不安排家人见陈光诚代写申诉/RFA张敏
  • 李锐九十寿辰 女儿新书贺礼/RFA张敏
  • 高耀洁回家后遇异常情况/RFA张敏
  • 陈光诚四岁儿子的心愿/RFA张敏
  • 听高智晟胡佳通话 看相关司法状况/RFA张敏
  • RFA张敏:袁伟静呼吁继续关注暴力“计生”问题
  • 郭飞雄案进展/RFA张敏
  • RFA张敏:新春特访:亲人相隔时 娓娓诉心声
  • 高耀洁被迫签字委托他人领奖/RFA张敏
  • “探视日”不准陈光诚会见家人/RFA张敏
  • 严案近况与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二)/RFA张敏
  • 郭飞雄案报道 / RFA张敏
  • 律师详谈会见郭飞雄 张青紧急求助呼声/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