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郭斌:关注农民工子弟学校教师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7年5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郭斌 (博讯 boxun.com)

    
    我们近日从北京真爱教育服务机构的郭主任那里得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藏鹰雪泉足球学校的农民工子弟学校教师,夏秀霞老师, 5月9日于下班的途中,一酒后驾车的司机京GL4435福田把夏老师母子俩人撞飞。夏老师在朝阳医院观察室晕迷了近13个小时后才苏醒,肇事司机付了2000元药费后自称没有钱而拒绝继续支付。夏老师家庭极端贫困,无法筹齐所需住院费用,在观察室"观察"了整整 5天才转入病房,日后的健康未卜。
    
    夏秀霞老师是"藏鹰雪泉足球基地文教部"里一名优秀的教师。"藏鹰雪泉足球学校"原名是树仁农民工子弟学校,至今已有8年历史。06年北京农民工子女学校改革后,与藏鹰雪泉足球俱乐部合作,改名为藏鹰雪泉足球学校。学校现有500多名学生和二十位教师,夏秀霞老师担任的是小学一年级的班主任工作。
    
    "为人热情和善,工作严谨认真"是同事们对夏老师的一致评价,大家平日从夏老师和蔼亲切的接触中都想像不出来,这么一个琛受学生和同事尊敬与喜爱的好老师,家庭负担却比人家重得多得多。夏老师有两个正在读小学的男孩儿,丈夫没有确定工作。家庭和工作的重担都压在她一个人身上。据夏老师的妹妹讲,厦老师平时省吃减用,在家要需要照顾孩子,在外还还要面对繁重的教育教学工作。
    
    不知上天为何不更多地眷顾弱小者,自身压力就很大的夏老师偏偏精遭到了这起场飞来横祸。
    
    据现场目击的陈老师讲,她们当时在路边正边推车边闲聊,陈老师刚骑到车上,就听到后面传来剧烈的撞击声。回头发现一辆"皮卡"正呼啸而过,夏老师推着的自行车摔倒在一旁,扭曲得如同麻花。而夏老师和他三年级的儿子都被飞驰的骄车带飞了出去,跌倒在路旁。现场行人重多,大家纷纷高呼。陈老师在后面也紧紧追赶,小货车在十几米急刹车后终于停了下来。
    
    夏老师被送到北京朝阳医院京西分院,晕迷了13 个小时后才慢慢苏醒。肇事方是一个外地在京拉货的年轻人,事发当日身上就透出浓浓的酒味,其随后赶来的亲属匆匆支付了两千块钱元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而我们的夏老师的面临的苦难就不知何时何日才能结束了。医院在不停地催促夏老师交纳医疗费用,医院由他们的难处,像夏老师这类教师,医疗费用得不到保障,可能最后成为医院的欠费包袱。经过亲属的再三筹措,今日夏老师已住进病房。除了脑震荡的表现外,还在等候其他一些重要器官的检查结果。
    
    藏鹰雪泉足球学校的师生们可没有忘记他们的师长与同事。周四赵校长听说夏老师这个情况后,立刻带领教职员工去探望,并不断地前后奔走;学校也自发组织了捐款活动,号召大家帮助遭受困难的夏老师;夏老师所再在班的学生们也为夏老师制作了绘画、书信,或折纸等手工艺品,学生们以最简单,也最真诚的方式表达着对他们老师的思念和祝福; 真爱教育服务机构的郭主任得知这个悲剧事件后,也筹措了钱以解燃眉之急,并计划在网站上推出"观注农民工子弟学校教师生活现状"这一专题。
    
    (夏老师,我们想念您)
    
    北京真爱教育服务机构是一家教育研究、实践和公益相结合的非营利专业机构,致力于中国教育公平和儿童潜能开发的事业,帮助老师和家长能够给孩子营造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让所有孩子能够身心健康地成长,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们希望通过对这起不幸事件的报导和讨论,引起全社会对另此类教师的观注,帮助这些收入不高,却在从事着中国最广泛基础教育的老师们。
    
    自从关注起农民工子弟小学教师的生存现状后,我们陆续发现了很多类似夏老师这样一方面教书育人,另一方面却不得不面临窘迫生活状态的事例。他们的工资水平原本就低,又不享有同北京市内公办学校相同的资金和拨款,可以说是举步维坚,最重要的一点,他们的生活得不到长期的保障,这和他们承担的社会责任有着太大的反差。
    
    面对如此严峻的现状,我们到了不得不面对处理的时候了。我们也理解这条道为农民工子弟学校教师呼吁关爱的道路将慢长多坎,会遇到诸多的问题,且不会一蹴而就。我们已做好打持久战、攻坚战的准备,发动更多的社会资源,调动社会各界的能力,从教师的实际情况入手,发动多角度,多层次的主题研究和讨论,总结出一些确实可行且具有推广性的方法,为解决这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而尽我们自己的力量!
    
    (夏老师的学生制作了礼物,祝愿他们心爱的老师早日康复。)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自贡农民状告警察违法续:陈守林等6人不服法院判决全部上诉(图)
  • 国际劳动组织:农民工和妇女在中国受歧视情况严重
  • 南海广州农民秘密组织到汕头谷饶镇取经
  • BBC:中国农民滥用刹虫剂,害人害己
  • 湖南郴州汝城:强征土地,农民反抗
  • 自贡农民控告公安局非法拘留及殴打案败诉
  • 土地补偿成空头支票 农民无水插秧 今日被迫上访
  • 不满政府贪腐的农民打砸办公室抢掠官员家财
  • 以保护湿地为由强迫杭州蒋村乡农民迁移
  • 20多农民工讨要生活费遭保安殴打
  • 湖南农民因网上撰文批评官员受到当局威胁
  • 甘肃一废弃矿坑塌陷 九农民被埋生死不明
  • 罗子丹:行为艺术《一半白领.一半农民》实施的较详细经过——
  • 泉州农民不满环境被污染 打砸抢外企六小时
  • 广东湛江农民抗拒清拆与武警冲突
  • 湖南江永县失地农民陈石养紧急求救
  • 全国人大代表、九棵松村书记被农民视为恶魔/姚立法(图)
  • 农民走头无路,到北大中文论坛哭诉(图)
  • 担心2万农民[围攻政府] 宜宾大塔全面警戒(图)
  • 沈林财:一个农民致胡锦涛总书记、刘永清"国母"书
  • 黑龙江省嘉荫县农民紧急求援
  • 保定郝庄村民:是谁想要我们农民的命?
  • 湖南农民誓死捍卫国土宪法
  • 骗子乡长拖欠工程款,农民妻急得喝农药
  • 被征地农民达4000多万,失地农民每年新增300万
  • 被征地农民达4000多万,失地农民每年新增300万
  • 南海三山农民就佛山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的驳斥
  • 江阴繁荣的背后——农民在呐喊!
  • 江苏赣榆县农民:帮帮我们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党政干部打死农民、执法机关滥执法/李方荣
  • 广东雷州甘蔗買賣遭壟斷 百万农民渴望自由貿易
  • 农民杨桂清杀贪官后被活剖腹掏走心肾
  • 遵法守法的农民——捕!(福建省莆田市)(图)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广东省雷州市百万农民的呼声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农民为争取工作时的入厕权打三年官司
  • 农民为何穷?村官喝血凶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湖北农民之悲(图)
  • 河南省平玉县:求求你们救救我们400口农民
  • 当农民被逼得只剩下一条命的时候…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农民工写真(图)
  • 浙江龙泉市公安森林分局枉法玩法勒索农民的铁证(图)
  • 农民-征地补偿被克扣 干部-游山玩水扮土匪(图)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徐州市人民政府门前警察殴打农民!
  • 李肇星之侄欺压百姓,当地农民期待媒体采访
  • 读者来稿:假案!!!-----广东省鹤山市一农民的血泪控诉
  • 黑恶势力如日中天 弱势农民处境悲惨
  • “安徽农民天安门自焚”追踪:村民细说朱正亮
  • 京东山人: 农民自杀,晴天的闷雷
  • 向光明:二十年血汗付东流, 农民损失该谁管
  • 中国农民土地被“无偿征用” 抱怨“生活不下去”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谁来当农民?
  • “一帮狗东西”---农民心声 (峻宏投稿)
  • 梁京:农民的合法权益?--评大陆当局关于维护农民土地权益的
  • 交警当众轧死农民
  • 一个农民的儿子对户籍制度的世纪心问
  • 《中国二等公民》:农民地权有多大?
  • 白沙洲:农民种田不如当囚徒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 党委书记驾车把农民卡车逼翻 见死不救竟扬长而去
  • 视农民权利如儿戏,强占土地的闹剧不知将如何收场
  • 十亿农民的呐喊:天啊!这就是我的祖国?
  • 民警刑讯逼供拳打脚踢 福建福泉市一农民无辜丧生
  • 我们究竟还有什么权力?让看现在的农民怎么说!【特稿】
  • 中国的法律不保护农民的利益,导致农民实在忍无可忍,抗税斗争在继续扩大!
  • 中国农民申冤流水线
  • 中国农民的九大苦
  • 九亿农民还要忍受隔离和歧视多久?
  • 可怜可怜中国的农民!(上部)
  • 教师下乡“严打” 强抢农民财物--比日本鬼子很过份!
  • 安徽一农民给乡领导提意见竟遭拘禁暴打,上级领导做恶心的保护状
  • 【博讯特稿】你知道中国农民是怎样生活的吗?
  • 这世道!报道《一千四百余农民被逼割阑尾》的媒体和记者被判赔10万元名誉损失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悲惨遭遇的呼吁书/温岭松门镇农民郭晏溱
  • 黄河清:农民说话了!
  • 究竟谁最该和农民比工资?
  • 物权法未涉及农民用地:是否有失去一次历史机会?
  • 《我想当个官》/莆田广大被侵权农民
  • 李振忠:农民是国家主人,怎么就成了“贬称”?
  • 余铁龙:一个中国农民向中华民国领导人拜年
  • 两会代表必读之文件:司马文徵为农民请命的文章!
  • “人大”代表中应有农民工一席之地
  • 胡锦涛总书记,难道真的是您下令要公安机关非法拘捕我们吗?/北京农民李玉奎
  • 美国总统布什给中国农民工的猪年贺辞
  • “铁老大”从农民工身上榨取最大利益/载厚
  • 陈潭:假如农民没有被逼成专家
  • 曾金燕:农民是糊涂蛋吗?
  • 一个中国农民论“和谐社会”/余铁龙
  • 一个农民被连环残害的血泪泣诉/李思
  • 九十八位农民将杭州市长告上法庭/吕耿松
  • 向当局控诉,1亿农民有何用?/郭永丰
  • 王维洛:让农民直接出让土地使用权——解决建设用地需要和被征用土地后农民生活无着落问题的探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