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北省各地民办教师调查:淞滋市民师/民生观察(图)
(博讯2007年5月22日 来稿)
    访谈松滋民师代表团
    访谈松滋民师代表团
    
    2007年5月16日下午三点左右,我们结束了在武汉市黄陂区探访民师李双前之行,于下午六点钟左右到达汉口新华路汽车站。由于此前和湖北省淞滋市民师代表韩老师联系时,他表示星期五(5月18日)有事必须外出。所以我们的千里访民师之行的第二站便决定去淞滋。
    
    来到新华路汽车站一问,该站没有直接到淞滋的车,于是我们决定先到沙市,第二天再转车到淞滋。晚上十点左右,在经过三个小时的颠簸之后,我们到达荆州市沙市区江津汽车站,并在该汽车站旁一招待所住下。尽管非常困乏,晚上还是坚持写下了16日一天访民师的经过。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便坐上了去淞滋的客车。沙市离淞滋较近,一个半小时后,我们便到了淞滋。到淞滋后,我们在一宾馆门前见到了韩老师,韩老师看上去精神不错,人很瘦。韩老师家就住在城里,我们随着他很快到了他家后,便聊起了淞滋的民师问题。
    
    据韩老师介绍,淞滋现有退养民师80人,被辞退民师980人。这980名被辞退的民师,是在2002年“一刀切”时被辞退回家,这批老师们在领取了几千、上万元辞退费后便永久地失去了教师身份,也失去了养老和医疗保险,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民。
    
     韩老师今年66岁,2002年淞滋民师被“一刀切”时,他成了一名退养民师,现在每个月领取350元的生活补助。韩老师是1968年1月1日走上讲台,成为一名民办教师的。按淞滋民转公的“土政策”,民师要想转为公办教师(简称民转公),教龄必须达到三十年以上。1998年淞滋进行第二次民转公时,教龄计算到1997年12月31日,这样,韩老师离三十年的教龄差一天没转成。2002年,淞滋进行第三次民转公时,(83年第一次进行过民转公,指标很少),韩老师教龄已超过三十年,但这次教育局却不让他们这些已过三十年教龄的教师参加民转公考试,私下承诺给他们办理退养,工资按在职时工资的100%(当时韩老师在城区小学任教,工资已达九百多)发放。可等到韩老师2002年退下来后,退养金只有120元/月,他大骂当局是骗子。
    
    韩老师介绍说,2002年是淞滋最后一次进行民转公工作,当时民师还一千多人,但民转公指标只有一百五十名,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造成大批老师无法转为公办教师被辞退和被退养。为什么这次民转公的指标这么少?老师们后来了解的情况是,淞滋当局按1000元/年(购买到退休年龄)卖给了社会上的人员,其中许多指标卖给了干部们的亲属和子女。
    
    韩老师等人后来找到了湖北省107号文,98(20)文,这些文件规定民办教师退休后,退休金最少不得低于公办教师工资的三分之二。现在他们这批退养教师多次上访,退养金虽然涨到三百多元,但离三分之二这个标准相差甚远,因为现在和他同年龄的公办教师的工资有一千好几百元。
    
    在韩老师等人的带领下,淞滋民师进行了许多次的上访。2006年12月17日,他们到北京上访时,前来截访的淞滋教育局的一位副局长为了与韩老师“保持联系”,竟为其交了二百元的电话费。回淞滋后,教育局的人请他到教育局办公室谈谈,却发现在场的是公安人员。公安人员告诉韩老师,“你的电话已被监控”,“我们随时可以抓你”。韩老师听完此话,扬长而去。
    
    在采访韩老师期间,又来了一位张明懿老师。他告诉我们,他因其父亲(公办教师)以前曾公开揭露一学校乱收费的事情,湖北电视台曝光了这件事,因此得罪了淞滋市地方当局。导致民转公时,按政策,他88年受到奖励,应为其民转公加分,但政府却不肯为他加,最终张明懿以“一分”之差饮恨“民转公”。
    
     结合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遭遇,淞滋民师现在最喜欢引用的一句顺口溜是:“村骗乡,乡骗县,一骗就骗到国务院;国务院就发文件,一级一级往下念,念完文件进饭店,文件根本不兑现”。
    访谈松滋民师代表团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7-5-22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