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台州急电:严正学夫人朱春柳突然失踪,仍杳无音信/吴高兴
(博讯2007年5月21日 来稿)
    严正学更多文章请看严正学专栏
    
     吴高兴 (博讯 boxun.com)

    
    上午我有事给严正学夫人朱春柳女士打电话,无论怎样都打不通,又突然收到朱女士发来的一则乱码的短信,好像是说有外地客人在椒江,我急忙打电话向严正学的朋友、椒江的林大刚老先生打听朱女士消息,林老先生也说不知道。他又是打电话又是上门找人,还问了严正学的哥哥严端学,也说不知道。直到发稿时,朱女士单身独居的家中仍然大门紧锁,电话不通,亲属严端学等也无法了解朱女士的下落。
    
    不久前,朱女士曾经打算同吴高兴、林大刚等一起去衢州十里丰监狱(不是以前报道的十里坪)探望严正学,但遭到台州国保恐吓,要她当场写保证书,遭朱女士拒绝。其间吴高兴和林大刚等也分别遭国保威胁,都被顶回。据笔者了解,朱女士虽然拒绝写保证书,但心里打算与国保妥协,婉言谢绝吴高兴等要求同去的好意,乘国保的车去看她丈夫,没想到现在竟下落不明。
    
    朱女士不可能连亲属的招呼也不打就回北京家中,她曾表示探望了丈夫以后才回北京。她也曾表示,如果国保失信,不带她去探望老严,自己讨车去也一定当天回来,而且肯定要跟吴高兴、林大刚等打招呼。如果乘国保的车去,似乎也不至于到现在不回。由于短信乱码,是否因有外地客人来探望而被国保控制也不能肯定。目前正值六四十八周年前夕,警方十分敏感,朱女士在丈夫遭迫害坐牢的情况下,其本人居然也下落不明,这无异乎雪上加霜,令人十分焦急,笔者吁请国内外友人和媒体予以密切关注!
    
    2007年5月20日夜11:30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正学夫人朱春柳女士被监控了
  • 台州民代表按手印联名上书为严正学蒙受不白之冤鸣不平/吴高兴
  • 严正学即将被遣送衢州十里坪劳改农场/吴高兴
  •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被判刑的抗议声明 (图)
  • 著名画家严正学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
  • 严正学颠覆国家政权案审结择日宣判
  • 严正学的女儿致信美国会众议院议长请求援救
  • 严正学案辩方证人半路被拦截
  • 严正学案:吴高兴遭软禁,毛国良被警告
  • 就严正学案致胡锦涛先生的一封信
  • 严正学案拟于四月五号下午开庭
  • 严正学在看守所疑被逼供
  • 野渡:李建强律师谈严正学案(图)
  • 著名画家严正学案 将延后开庭
  • 关注严正学案14日是否公开开庭
  • 强烈要求台州检察机关公布对严正学的起诉书
  • 严正学一周多前被起诉 律师拟二月五日会见严
  • 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三)
  • 严案近况与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二)/RFA张敏
  • 就严正学案致有关国家首脑、议员及人权组织的信
  •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 黄河清:严正学“渔父词”及其他——严正学案反思之五
  •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一个答案、两个背景—反思之四
  •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思往鉴今、见微知著——反思之四
  • 黄河清:谁输谁赢谁哭谁笑谁罪谁错?——严正学案反思之二
  • 刘逸明:谁还敢做严正学的律师?
  • 黄河清:严正学是线人析——严正学案反思之一
  • 吴高兴:“熊的帮忙”——严正学案出庭作证受阻记
  • 王荣清关于严正学先生的声明
  • 严隐鸿:呼唤我的父亲严正学
  • 李劼:请归还严正学和力虹的言论自由权利
  • 就严正学案致各国政要及人权组织的信(中英文通稿)/盛雪、陈用林
  • 刘逸民:风景:围绕着严正学案的一场名利争斗
  • 黄河清:严正学无罪赋
  • 且看推迟庭审之花招!——析严正学被迫害案的进展状况/邓焕武
  • 李建强关于严正学、力虹案件的声明
  • 黄河清:咏严正学六首
  • 严正学的“罪”与非罪?/邓焕武
  • 郑义:和严正学案件主办人说几句心里话
  • 严正学海外后援会:请救助严正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