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地铁赶绝胡同:也雍和宫在拆迁区内
(博讯2007年5月17日 转载)
    
    拆!拆!拆!北京五号线地铁的建设,东城区多个胡同正面临被拆迁的命运。继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徐萍芳等发出保衞胡同的呼喊,网上胡同「保衞战」组织「老北京拍记队」亦对事件表示关注,「我们希望透过网站,唤醒社会对北京胡同命运的关注,也希望透过我们的图片纪录,对违规拆迁行为作无声抗议!」北京正掀起一场胡同保衞战!
     (博讯 boxun.com)

    「游客来北京旅游,已称之为『高架工地游』!」该组织核心成员虫子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称,当前北京到处大兴土木,老胡同、四合院正逐渐消失,首都亦渐渐失去其特色。据北京《京华时报》报道,东城房管局近日发布一则拆迁公示说,受地铁五号线影响,东单至雍和宫段的区域被纳入搬迁?围,区域地表的居民将全部搬迁。公告拆迁区域形状如同一条长长的「丝带」,?围涉及北京东四南、北大街,以及雍和宫大街道路东侧,分别向东延伸30到50公尺不等。由於这个区域有整片的古四合院群聚在胡同,拆迁也再次引起胡同保护的争议。
    
    雍和宫在拆迁区内
    
    而在公示拆迁区域内或者附近,存在众多具有文物保护价值的古建筑,如雍和宫、国子监牌坊、蔡元培故居,以及不少挂牌保护的四合院。东城文管所所长李仅录说,已向市文物局申报该项目所涉及区域文物保护点的清单,有关拆迁具体涉及哪些胡同和四合院,暂没有定论,正在协商中。据悉,这次拟被拆迁的胡同许多在 1999年被市政府列入保护区?围。
    
    「初步估算,北京的胡同,由民初的30,000多条,剩下到目前的500多条。」虫子解释,这500多条胡同包括现存的、即将拆迁,以及已拆迁,但仍保持胡同名称的在内。至於四合院亦随胡同的消失,买少见少。
    
    中共建政后,北京的胡同出现断档记载。老北京拍记队作为保护胡同的民间快闪组织,由多个年轻网友组成,并在2000年成立「老北京网」,以捍衞北京的胡同为己任。
    
    梅兰芳四合院变洋楼
    
    中国京剧大师梅兰芳在北京先后有六处居所。他曾接待过印度文豪泰戈尔、日本歌舞伎名演员守田勘弥等人,位於红星胡同内的故居,早在1986年被拆毁,当局并在1987年改建成新式的木结构洋楼,但近年却被大楼埋没之馀,据悉最终亦无法避过再度被清拆的厄运。
    
    沈从文故居拆后复修
    
    位於北京东堂子胡同51号,为中国着名文学家沈从文故居,在2005年底,其灰砖院墙上被刷上很大的白色「拆」字,但经民间争取后,拆毁的故居得以复修。据悉,51号后院的三间北屋原属沈家的,文革期间,沈到外地接受劳改,被人家占去两间。1971年冬,他因病获准返京乃至之后近十年的岁月,他就蛰居在那剩下的一间仅有200平方?不到的小屋。
    
     苹果日报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安暴力拆迁职工住房 八旬老汉哭诉单位无情警旁观
  • 青岛自焚拆迁户今日开庭 家属为律师竖双姆指
  • 扬州街办非法绑架、关押被拆迁人,逼迫其签字(图)
  • 北京拆迁维权咨询会议组织者周莉被警察抓走
  • 快讯:北京维权人士召开拆迁维权咨询会议/民生观察(图)
  • 湖南野蛮拆迁视频曝光后,当事人王建萍被威胁
  • 永州官员官商勾结强制拆迁引起村民不满(图)
  • 湖南省湘乡市野蛮拆迁报告(图)
  • 武汉拟让警察负责拆迁执法引争议
  • 扬州暴力拆迁:金少堂家人被殴打的录音(图)
  • 扬州暴力拆迁:政府人员殴打高龄妇女,威胁绑架儿童(图)
  • 重庆居民因拆迁问题扬言跳桥自杀而获赔偿
  • 重庆拆迁户维权成功:同意放弃跳桥自杀
  • 河北保定拆迁“钉子户”:这一天终于要来了/刘飞跃(图)
  • 拆迁,就连《红岩》烈士的遗物也没让留下!
  • 快讯:重庆拆迁户马世轩走上桥头欲跳桥自杀
  • 两会期间京城拆迁户被砍杀续:人快砍死了,鉴定是轻伤
  • 重庆市一居民因野蛮拆迁问题欲公开跳桥自杀(图)
  • 广州开发商强行驱赶拆迁户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政协委员胡贵平:保定热电厂拆迁矛盾为何至今未解决?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河北保定7.18强行拆迁杀人案
  • 夜晚有多黑,“澳门街”拆迁就有多黑(广西南宁市)
  • 上海虹口区拆迁户紧急公告
  • 菏泽非法拆迁:这个传单很贴切(图)
  • 快救救我们江阴村民吧,这里野蛮拆迁又开始了(图)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图文:菏泽拆迁逼死李民生,温总理看了会哭吗?(图)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 野蛮、暴力、违法强制进行(图)
  • 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2/王建斌
  • 四川射洪官商勾结非法拆迁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惨无人道,逼人致死,封锁消息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荆州市非法拆迁,暴力伤人,至今无人来管!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桂林橡胶厂职工住宅区:强行拆迁的黑手已经伸出(图)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拆迁与纵火的关系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江西省广丰县“强行砸锁、破门、打人、扣人”的拆迁暴行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警告:血腥图片-北院门街道办事处雇用120多打手强行拆迁(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拆迁怎能断了百姓后路? 温岭市松门镇的调查报告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强迫拆迁和恶法23条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征地拆迁是抢劫---土地问题实质/苦斗
  • 武汉拟让警察负责拆迁执法引争议:和谐执法?
  • 关于马雪明杀死拆迁公司经理事件国内网友议论
  • 花楼街拆迁户质问武汉当局:不就地还建目的何在?
  • 刘晓波:土地国有是强制拆迁的尚方宝剑
  • 三年反拆迁的斗争:中国最牛钉子户功成名就
  • 2003~2007:政府热衷拆迁与中国“市民社会”变局
  • 把“拆迁”钉入历史的耻辱柱
  • “三足鼎力”的新时代:拆迁纠纷凸显维权观念觉醒
  • 重庆市长就钉子户表态:拆迁不涉及开发商利益
  • 拆迁问题困扰世界 各国如何面对“钉子户”(图)
  • 致中共中央国务院及国家有关职能部门的一封信/上海杨浦区拆迁户
  • 征地拆迁,美国人怎么做?
  • 梁铁中:城市拆迁与弱势群体权益保护问题研讨
  • 上海的警察勿要耍流氓参与动拆迁
  • 天堂里没有拆迁——向江阴村民何国生致哀
  • 非法圈地与野蛮拆迁透视——中国土地制度走向危机/牟传珩
  • 进京抗议开发商欺诈拆迁户声明/冷万宝
  • 南京拆迁:为什么要把中央行政主管机关告上法庭!艰难的维权(系列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