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反右运动五十年 平反仍无期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2007年5月15日 转载)
    (中央社记者林于国香港十五日电)今年是中共发动“反右运动”五十年,香港“明报”引述反右运动的幸存者及受害者后人说,反右严重摧残中国民主政治,也预演日后包括文化大革命在内的中共各式政治运动。
    
     中国官方数据显示,五十五万右派中不少人已经去世,活着的已进入古稀之年,但这些幸存者和逝者的后人,正为自己或亲人当年的冤屈而呐喊,为中国不再重蹈这条黑暗之路而呼吁奔走。 (博讯 boxun.com)

    从一九九零年代开始,当年的右派向当局要求彻底平反,今年是反右运动五十周年,这波平反索偿潮达到高峰。各地右派幸存者或后人纷纷联署,浪潮遍及北京、上海、南京、杭州、广州、济南、沈阳、武汉和新疆等地,受到关注。不过,当局仍然拒绝回应,并向联署者施压。
    
    当年“头号大右派”章伯钧的女儿章诒和接受明报访问时指出,反右运动“使中共成功实现一党专政、一言堂、一个人说了算”。
    
    她认为,反右运动的实质就是言论自由和表达自由的问题、是选择民主还是选择专制的问题,“这与五十年后发生的禁书事件,本质上是一样的。”
    
    年逾六十、退休后专职写作的章诒和近几年连续写了三本书,但都被当局下令封禁。她挺身而出公开挑战主管禁书的高官,四月间到法院控告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但结果不获受理。
    
    章诒和认为,中共当局在反右五十周年之际发出禁令不准人们怀念,是愚蠢的做法。
    
    她说,“他们以为,只要等那几十万右派死光后,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但他们忘了,这几十万人的背后是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家属亲友,他们的子子孙孙也不会忘记那段历史。”
    
    去年发起联署要求中共当局平反和赔偿的前右派、山东大学附属中学退休教师李昌玉表示,五十年前由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亲自策划、发动的这场运动,是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政治大陷害。
    
    当年的右派、中共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前副主任杜光指出,反右运动使中国丧失大批优秀人才,更重要是加强专制极权体制,最终导致文化大革命的空前灾难。
    
    他表示,遗憾的是反右带来的严重社会后果,至今未获当政者正视,“新一代领导人不断地显示对民主的态度,但如果不彻底否定反右运动、不能认真总结反右和文革的经验教训,什么民主都将是一句空话。”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与当年的右派份子及右派后人座谈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图)
  • 胡启立再上书 吁否定反右
  • 北京右派集会纪念“反右斗争”五十周年(图)
  • 中宣部禁止有关“反右”、“文革”等历史事件的出版物出版
  • 当年的右派致中共中央公开信:应宣布反右违宪予以赔偿
  • 捍卫民主,维护宪法,反右运动是完全错误的政治运动
  • 为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致中共中央、人大常委会、国务院的公开信
  • 一周新闻聚焦:反右运动五十年,清算呼声此起彼伏
  • 邓小平秘录:搜集反党证据展开新反右派斗争
  • 开放:反右索赔的阻力(图)
  • 反右运动回顾 双百方针今昔
  • 反右运动档案解密:实划右派三百多万
  • 张鹤慈:十四岁的我眼中的反右斗争
  • 黄河清:从王实味、右派到王若望——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六
  • 孔令朋: 我的厄運—「反右」追記
  • 赵女:至今思白桦,“苦恋”白两鬓 (反右五十周年祭)
  •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 陳啟文:誰能饒恕舒蕪(反右五十周年祭)
  • 反右运动应当彻底否定,章伯钧罗隆基理应公开平反/施绍箕
  • 胡平:《阳谋--反右派运动始末》评介
  • 赵女:我们仅仅是诉说 (反右五十周年祭)
  • 黄河清:读铁流,道晓枫,泪血写史唱大风——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一
  • 赵女: 恶文当废,冤屈当申!(反右五十周年祭)
  • 孙文广:57反右冲击54宪法和人大
  • 被杀的孩子====纪念反右五十周年/张鹤慈
  • 首都15所高校学生坚决支持平反右派/雷霆
  • 赵女:我们将求助于谁?(反右五十周年祭)
  • 黄河清:六十一人齐声喊,百千万众紧跟上!——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三
  • 黄河清:最年轻最积极最专注最职业的老右派,邓焕武!—— 纪念反右运动之二
  • 毛泽东的反右带来的后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