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大连警察杀人全国媒体噤声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7年5月04日 转载)
    
    
     作者:郭巧 文章来源:亚洲周刊 更新时间:5/3/2007 (博讯 boxun.com)

    
    
    
    亚洲周刊/大连铁路公安局一名警察五枪打死前来谈判赔偿的一家三口。地方政府和宣传部门封锁新闻,网站新闻被删除,媒体不能跟进报道。开枪警察苏凯如何处置,警方调查的结果如何,受各方关注。
    
    四月二十六日,大连铁路公安局熊岳城值班室传出五声枪响,出租司机王洪武夫妇及六十二岁老爹三人毙命。警方迅速封锁消息,当地媒体无法报道事件过程,中宣部禁止全国媒体跟进报道。事件真相正在调查,但只手遮天的心态,严重侵犯受害者权利和民众知情权,也难以排除黑箱操作、背后交易风险,更消耗民众对地方政府的信任度。
    
    当日,死者王洪武的哥哥王洪远靠著出租车门站著,点著烟,向著三米外的台阶上望去。那是大连铁路公安处熊岳城站派出所值班室。
    
    二十分钟前,王洪远的父亲和弟弟、弟媳走进那间屋子。弟媳王晶从玻璃窗前看了他一眼,他以为里面谈得挺好。他放心地跟正在拉客的同行聊天。这是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下午三点四十分左右,火车站广场内摆满了拉客的出租车、私家轿车和三轮车。乘客进进出出,司机大声的询问著每一个路过的人。在离台阶大概一米的地方,围著铁链,出租车的分界线——按照火车站规定,载客营运车辆不许越过铁链拉客。
    
    烟抽到一半时,突然从屋内传出“砰砰”几声枪响。王起初以为是在摔杯子,“或许没有谈好”。他回头却看到了王晶靠在窗子的身体慢慢倒下去。这让他感到恐慌,几乎是同时,他跳起来,穿过候车室,冲向值班室。
    
    值班室的门在候车室内左上角,沉闷的枪声回荡在候车室大厅,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人们开始叫喊、奔走,车站内乱成一团。
    
    门被反锁了,王试图用拳头把门砸开。几分钟后,一名穿制服的警察赶来,和王一起叫喊,里面的人才将门拉开一道只容身体进去的口子。
    
    当开枪者——一个叫苏凯的警察左手把门,右手端枪,颤抖的出现在门口时,王洪远没有顾忌太多,他一眼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三个亲人。
    
    六十二岁的王长达面部朝上横躺在文件柜前,脑袋下面流了一滩血,看来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他的儿子——三十二岁的王洪武卧倒在他的脚跟头;二十九岁的王晶右手捂著肚子倒在桌子边上,脑袋对著丈夫的侧脸。
    
    上午九时,王洪武开著他的红色桑塔纳正在火车站广场揽客。他是附近黎明村人,有个十二岁的儿子,妻子王晶在一家服装店工作,母亲马文芝跟他们住在一起。
    
    他开车一年多,跟熊岳城镇上的年轻人一样,他的生活总跟火车站紧密联系在一起。据王的一名同行介绍,熊岳城镇有两百多辆轿车经营客运,主要集聚在火车站和汽车站。
    
    起因只为医疗费
    
    当东北腹地通往大连港口的交通大动脉——沈大线的火车通过熊岳城时,这是第八站。这里有首批国家三A级旅游区望儿山,这里还有占地面积一点八平方公里的熊岳温泉,早在唐代,这里的人们就开始利用泉水活络与健身。这里每天游客如织,五一前后,正是拉客出租车的旺季。
    
    据王的侄子王世超说,王是因脚踩站外隔离的铁链子,与火车站民警苏凯发生争执,王被苏追出三百多米远后倒地抽搐,随即被一二零急救车送往医院。
    
    王的另一名开蓝白色桑塔纳同行说,王试图越过铁链去拉客,才与民警发生冲突。他把王称之为“黑车”——“没有正式营运执照,在熊岳城镇的黑车大概有百多辆,每天停在火车站门口的都有三十、四十辆,规则的制订者与违规的司机们经常玩猫捉老鼠的游戏。”王洪武被送到医院,并无大碍。他对前来看他的家属说,他只是觉得憋闷,才晕过去。他的主治医生检查后说,王没有病,他只是脾气急躁。
    
    王洪远接到朋友电话,得知弟弟出事赶到车站时,在附近开音像店的父亲王长达正在跟民警争执。车站派出所所长认为,如果医药费不多,一、两百块钱就算了,互不追究。但当王长达得知医药费多达七、八百元时,下午,他又一次找到所长。这次,所长让他找当事人。根据王长达对王洪远的复述,苏凯的态度很好,说等王洪武好了之后再面谈。
    
    下午三点左右,王长达父子以及另外一对朋友夫妇共六人乘两辆车赶到火车站,找苏凯调解。他们约定,王洪远和那对朋友留在外面等候,进去办公室的,是王长达和王洪武夫妇。
    
    马文芝老太太接到儿子电话是在下午三点五十分左右,她由孙子王世超搀扶著赶到火车站。除了王晶的身体尚在抽搐,王家父子已没有气息。老太太当场晕厥过去。
    
    “当时,苏凯并没有离开。”王世超说,他看见这名警察端著枪冲著门口方向,双手不停地抖动。
    
    王洪远去敲派出所长的门,没人应答,他又返回来,并拨打了一二零。门口聚集了很多人,声音嘈杂,慌乱。警察堵著门,不让外人进入。
    
    一二零赶到时,只抬进来一副担架。极度恐慌的家属把王洪武搬到了担架。王世超只好背起婶子冲出去。在急救车里,王世超一手握著三叔,一手握著三婶。他感觉到王洪武已经死了。王晶似乎还很清醒,她大叫了一声:“大侄,我疼。”王世超以为她只是休克了,除了王洪武胸口上稍许有些血迹,王晶身上干干净净。在医院门诊照CT时,发现了王晶的枪伤:在左侧腹部,肚子里有大量淤血。四十分钟后,医生宣告病人死亡。
    
    车站一度戒严
    
    这时候,熊岳城火车站开始戒严,站内警灯闪烁。在枪案现场,一名警察从地上捡起一颗弹头,随后马文芝老太太也在窗户边捡到一颗已经变形了的弹头。晚上十一点多,王洪远终于同意将停在值班室数小时的父亲的尸体送进医院太平间,其间,王洪武和妻子的尸体也已运到。
    
    二十三时,戒严解除,但站内派出所值班室门前五米范围被警戒带拦住,大厅内的警察对枪击事件闭口不谈。
    
    四月二十七日上午,王家父子三人的尸体在当地二医院解剖,一直守在现场的王家大儿子说:“王家三人共中了五枪,王长达父子分别两枪,王晶一枪。”
    
    “子弹穿过王长达的左耳,导致颅内大量流血,另一颗穿过左胳膊,射入腹部;王洪武的胳膊和胸部各中一枪,其中一颗子弹穿透肝脏嵌入脊椎,子弹夹出来的时候,弹头明显扁了。”
    
    熊岳城站恢复了往日的人潮汹涌,除了附近多了很多“辽OS”开头的大连铁路公安处的车辆,火车站广场依然是出租车司机的战场。但恐惧还没消散,过站的旅客从被警戒带和椅子围起来的公安值班室看出了端倪,司机争相谈论著几天前那场杀戮。
    
    媒体被禁止报道
    
    但民众并不知情,案发当天,北方网登了一则通讯稿,仅过了一个晚上,就被删除了,当地媒体据传已接到不准报道此事的禁令。二十八日,云南《春城晚报》和福建《海峡都市报》作了简要报道。但中国有全国性影响力的报纸很快就收到不准报道的禁令。
    
    铁道部对该起恶性枪杀事件非常震惊,一个由大连铁路公安处十多名警员组成的专案组赶至熊岳镇。
    
    四月二十九日上午,专案组负责人、大连铁路公安处一名副处长和刑侦支队长在渤海招待所与死者家属会面。会见大概持续了二十分钟,没有实质性内容,只是为了安抚家属情绪,让他们不要做出过激的事情。最后,公安处希望家属能找一个代表来跟他们商谈。受害者家属找了律师,但警方似乎很急,提出下午便要见面,被拒绝了。王世超说,一下子死了三个人,到现在,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片迷茫。
    
    开枪警察苏凯今年三十七岁,刚调任岗位三个月。他被带走后,至今没有任何音讯,为何开枪,也尚未得知。但警方对网上流传的消息甚为恼怒,表示那是不负责任的虚假报道。
    
    目前,专案组把调查方向定在了开枪原因上,大连铁路公安处一名警官证实了枪击事件,他认为:“现在只知道警察开了五枪,死了三个人,具体原因还在调查。有很多原因,是不是袭警?有没有动手?事情还没定性。”
    
    死者家属担忧的是,虽然有大量的群众听到枪声、并目睹了案发后的第一现场,但由于开枪时大门紧闭,三名进办公室的当事人均已死亡,枪击案调查是否公正。警方至今未公布任何结果。■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连钉子户被断水断电断气坚守三年(组图)(图)
  • 大连市:火车斩断大货 司机捡条命
  • 大连狂徒锤砸哨兵 抢劫军队冲锋枪(图)
  • 大连2006年的一起反抗运动(图)
  • 大连妇女遭日本人打伤 日商不肯道歉开高价和解(图)
  • 大连居民楼闪爆事故 确认9人死亡(图)
  • 大连民居爆炸三死一重伤
  • 卸去辽宁省委常委的大连市长夏德仁的政治走向值得注意
  • 大连一老师在网上发语录迅速蹿红 众网友追捧
  • 大连一男子身穿迷彩服藏身公园抢劫射杀3人
  • 宁夏、青海、陕西、大连等地查获大量“齐二药”假药
  • 大连一在建工地发生坍塌事故致6死18伤
  • “大连国际”董事长朱明义,疑被股民打死
  • 大连首批韩籍美女空姐上岗 全部是大学学历
  • 大连日资企业联合罢工事件调查
  • 辽宁公安厅军令状刚下,大连即发生大爆炸!(图)
  • 大连庄河一小区发生大爆炸!(图)
  • 大连东软爆乱
  • 浦志强:五大连池法院“尿检阳性”—孙英杰荒唐胜诉评析
  • “大连之夜”苟同艺校教师,逼迫学生色情演出
  • 血命铁证38条:大连金州科研所英、俄双语译员关春荣被残酷迫害的悲惨遭遇
  • 辽宁大连公民关春荣蒙冤25年、久拖不决的悲惨遭遇
  • 配合默契的阻击战:揭露大连官商勾结包庇违法占地者
  • 大连县级市“警匪一家”村霸干扰村委选举2年(图)
  • 高级工程师在大连市公安局的冷冻柜中被活活冻死
  • 大连老百姓对中央调查组望眼欲穿
  • 大连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处长雷树青在听众热线节目惹怒华侨
  • 彻底揭露和批判“大连翻译学院”的欺诈行为
  • 程晓农博士爆中共对人大连环监控的惊人黑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