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矿难重伤者准备到中共四川省委门口自杀/邓永亮(图)
(博讯2007年5月03日 来稿)
    民生观察志愿者邓永亮报道
    
    矿难重伤者童秀超
     矿难重伤者童秀超
    
     矿难重伤者童秀超是四川省兴文县九丝城镇管田村四组的农民,1963年生,1992年2月20日应聘到兴文县周家煤矿(周家煤矿是周家镇乡镇企业办租赁给资中县水电开发公司的,法人代表是魏永忠)做轮换工。同年3月1日早上9点左右,童秀超在周家煤矿井下工作时,由于顶棚垮塌,将他胸、腹部压成骨折,造成重伤。但是,矿方只交了500元钱给医院,医院只能够输液、打针等一般性治疗,没有给童秀超动手续。在这个医院,这样的一般性治疗了40天,错过了最佳的动手术时机,导致童秀超终身残废。 同年的4月2日,矿方和周家乡政府与巫医吴少伦签定5000元包医好的协议,把童秀超送到了吴少伦那里。巫医吴少伦每天的治疗方式就是用木锤拍打全身,并用他的"神水"喷雾两次。在这里总共60多天,童秀超每天都在悲苦呼叫,并且没有人护理,屎尿全身都是,导致全身长满疽疮、肉疽。之后,矿方用一次性的欺骗解决方式,给了童秀超17300元。但是,这点钱,对于一个矿难重伤者简直是杯水车薪。
    
    矿难重伤者童秀超


    
    2001年3月20日,四川省兴文县劳动仲裁委员会才判决兴文县周家煤矿补偿童秀超11万元。但是,周家煤矿不服,向法院起诉,最后打到了四川省高级法院做了最终裁决,这时已经是2005年7月20日了,也就是13年多后,童秀超才得到周家煤矿的一部分赔偿。 四川省高级法院的最终判决也存在严重的问题,让童秀超根本就不能够继续治疗,到2006年初,就不能够继续在医院进行正规治疗了。最终判决有以下4个问题:(1)对后续治疗费的 确定没有法律依据且明显偏底。四川省高级法院的判决仅仅才2000元,而陆军总医院的证明则显示,加上按假肢,需要7万元。(2)2005年的判决却用1992年当地的工资标准。(3)对医疗费的认定不清。在农村,个体医生那有什么发票,教条式的只采信证实发票是不合理的。(4)对住院补助费、车旅费没有法律评价,明显属于遗漏审判。
    
    童秀超要求高院重审,但是,高院没有支持,要求政府解决底保,当地政府也没有理会。在2006年的9月14日,童秀超被迫从中国人民解放军成都军区总医院出院,因为他们家已经没有钱住院治疗了。从2007年初,童秀超一边在成都上访,一边在街头乞讨。但是,童秀超的乞讨很不成功,连基本生活都不能够解决问题。在今年的4月27日,童秀超对我说:“要饭活不了命了,如果,5月8日政府和党委不能够解决我的问题,我只有去省委门口自杀了!”
     我希望四川政府能够正视这个问题,依法解决童秀超的问题,避免悲剧的发生!
    
     2007、5、3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