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关于中国全球基金第六轮艾滋病项目更换主要执行机构的说明与声明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7年4月12日 来稿)
    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
    
     (博讯 boxun.com)

    
    (2007 年4 月5 日)
    
    项目背景
    
    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项目第六轮中国艾滋病项目申请,于2006 年11 月8 日由全球基金总部正式通知中国全球基金国家协调委员会( CCM)获得批准。
    
    该项目名称为" 鼓励、支持民间组织和非政府部门参加扩大中国艾滋病防治工作" (Mobilizing Civil Society to Scale Up HIV/AIDS Control Efforts in China )。
    
    项目的总目标是:利用并加强中国民间组织以及非政府组织的能力,通过利用民间组织的力量来填补空缺,并扩展现有艾滋病控制项目的覆盖面,向最脆弱的人群和难以接触的人群提供必要的预防、治疗以及其他支持性服务。
    
    项目有3 个主要目标,目标1 -帮助建立支持性环境,提高非政府组织开展艾滋病防治项目工作的能力,包括开展反歧视活动的能力。目标2 -推广和加强对难以接触人群的预防干预力度,包括性工作者、注射吸毒人员、男男性接触者以及校外青少年。目标3 -推广针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治疗和支持服务,填补服务工作中存在缺口,包括关怀和支持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及艾滋病孤儿。
    
    项目以落实国家艾滋病行动计划为实施原则,在" 三个一" 的框架下,补充项目地区现有艾滋病防治工作的不足。
    
    项目活动将在云南、河南、广西、安徽、四川、新疆、广东、重庆、湖南、湖北、北京、天津、上海、甘肃、贵州15 个省市开展。周期为5 年,于2007 年启动。计划的项目总经费为17,210,731 美元,其中由全球基金提供14,395,715 美元,项目配套资金2,815,016 美元。
    
    
    
    受命与卸任
    
    CCM 在2006年7月28日召开的第十七次 CCM大会审议通过第六轮艾滋病项目申请书的同时,提议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协会)作为本项目的主要执行机构(PR)。为此,在项目得到全球基金批准后,协会即着手开展项目启动前的一系列准备工作,包括接受全球基金评估,组建项目办公室,选择二级执行机构(SR),寻找配套资金等。
    
    在2007 年3月30日召开的第二十次CCM大会上,根据全球基金对第六轮中国艾滋病项目PR的评估意见和建议,决定将第六轮艾滋病项目的PR调整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艰难的筹备过程
    
    在2007 年3月30日以前,筹备第六轮项目的阶段,协会付出了许多努力,做了大量的工作,也接受了许多挑战,简述如下:
    
    
    
    一、 置疑-磨合-再置疑-再磨合
    
    
    
    尽管与前几轮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相比,第六轮艾滋病项目的经费很少,但是,与中国非政府组织以往得到的开展艾滋病防治工作的经费来说,却是一笔巨款。该项目的意义更不限于1400多万元美元的项目经费和280多万美元的项目配套资金,而是为中国非政府组织提供了一个更加广泛和直接参与艾滋病防治的平台,同时也将推动民间组织在中国的发展。
    
    协会遇到的第一个挑战是如何动员和团结各非政府组织共同参与的问题。由于中国的非政府组织发展较晚,每个非政府组织都是独立开展工作,缺乏成熟的规则和有权威的联合体,在项目筹备工作中,协会尽量做到自下而上地听取各方面的不同意见,通过各种途径介绍项目,使得更多的人了解和支持项目。
    
    在项目中协会遇到的最大挑战是如何选择SR的问题。由于全球基金对项目执行和资金的要求非常严格,筹备初期我们确定SR选择标准时,强调了注册机构才可以作为SR,引起了许多非政府组织的巨大反响。协会在充分考虑各方要求的情
    
    况下,与 CCM艾滋病工作组讨论,与CCM主席、副主席,艾滋病工作组组长讨论和研究,广泛听取意见,对申请SR的标准做了多次修改,不论申请SR的机构是否注册,以完成项目活动和保证资金安全作为选择SR的最低底线。即使是这样宽松的条件,在进行多次解释的情况下,还是受到一些机构,特别是少数国际机构和国际非政府组织中 " 个别重要人物" 的置疑。
    
    在SR选择中的另一个挑战是项目资金问题。任何一个项目,都不可能将项目资金放到个人的帐户上,也不可能转到大陆本土以外。这个问题,在2006年12月14日召开的第十九次CCM大会上,已经进行了充分的讨论。尽管在筹备工作中,遇到国际组织与国际非政府组织个别人的置疑,协会始终坚持项目资金不能外流的原则。特别是经历了 1月底全球基金地方代理机构(LFA)对协会(PR)的评估后,我们更加坚定了保证资金安全的重要性。
    
    我们遇到的另一个挑战是关于项目原始申请人的参与问题。我们始终强调,全球基金的经费是用于支持和帮助在中国艾滋病防治的国家整体规划下开展各项防治活动,并不是简单地将经费分发给所有申请者。全球基金要求确定一个PR的目的也在于此,要求PR根据国家规划和批准的项目计划综合考虑去管理和执行项目。项目是以CCM 名义申请的,它代表的是国家防治艾滋病利益。我们感谢所有参加申请的NGO组织。在项目活动规划时,我们将优先考虑原始申请者参与项目活动。这个问题,我们通过会议和书面等形式进行了多次、公开的解释。
    
    为了加强与SR申请者的沟通,协会在3月中旬,对申请者提出的问题进行了梳理和回答,并参加国际非政府组织类别组的讨论会,对项目进行解释。针对有些国际非政府组织在国内没有账号的问题,我们鼓励与国内非政府组织进行合作,申请成为SR,同时也欢迎国际非政府组织对项目提供技术的支持。
    
    协会对申请者提出的问题梳理成42个问题(中英文),在中国全球基金网页、协会的网站和艾滋病信息资源网络上进行发布。
    
    二、
    
    问题-调整-新问题-再调整
    
    
    
    2007年1月底协会接受LFA的评估。在LFA 对协会评估的反馈中,明确指出了协会在人员、财务管理、采购系统、监督与评估系统方面的差距,为此,协会在组建项目办公室的同时,增加工作人员,健全完善管理制度。财务人员从2名
    
    
    
    增加为4名,并积极参与中国全球基金PR(中国疾控中心)的有关培训等活动。采购管理和人员管理等方面的制度同时在修改和完善中。
    
    协会积极从各方面筹集启动资金,帮助项目完成前期的准备工作。
    
    由于第六轮全球基金项目涉及到非政府组织的参与,也涉及到艾滋病防治的专业问题,协会正在筹备成立由各方面人员组成的专家顾问委员会,以对项目有更多的指导作用。
    
    在做项目前2年工作计划时,我们仔细分析了项目书,按照15个项目省(市、自治区)进行分包。同时,针对单独的非政府组织不可能覆盖全部目标人群的实际情况,允许申请者可以按照人群进行申请,同时鼓励多机构联合申请SR。
    
    针对SR 申请中可能出现的对于地区和人群的发布不均的情况,我们积极筹备资金,原拟在4月中旬召开SR申请者的研讨会,共同商议、协调,以最终完成2年工作计划。
    
    
    
    
    
    反观第六轮艾滋病项目的申请和筹备过程,全球基金提出调整PR的建议并非意外。
    
    在2006年6月5日召开的第十六次CCM大会上,同意申请第六轮艾滋病项目,艾滋病专项工作组没有组织专门的起草小组起草项目书,而将重点放在征集国内各大大小小民间组织的项目书,然后整合成一个建议书。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 UNAIDS)为此提供资金支持,雇佣全职专家审议、修改建议书。
    
    过程:6 月16日前,发出项目书征集通知;7 月7 日前完成初步建议书方案,同时仍吸收新的建议书,不断修改、完善;7 月中旬向所有CCM 成员提交建议书草案;7 月份的最后一周召开正式会议,讨论准备提交全球基金秘书处的正式建议书;7 月30 之前,完成修改;8 月3 日前,将建议书发至全球基金秘书处。
    
    UNAIDS 广发通知,征集项目意向书。在规定时间前,共征集到84份原始申请意向书,结果UNAIDS组织专家评审,从中选择通过了 53份意向书。UNAIDS组成写作组,并特邀某些专家为核心写作者,撰写出第六轮艾滋病项目申请书
    
    UNAIDS对84份原始意向书的评审是不妥的,因为它不是一个批准项目的机构,这样被评审通过的53 份意向书的申请者误认为自己的项目已经被批准了,对
    
    于项目的期望值过高,对于 SR与SSR(三级执行机构)的区别不清楚。
    
    综观第六轮艾滋病项目申请的过程,已经为日后的具体操作留下了不可回避,甚至很难纠正的隐患。
    
    项目书被批准后,写作组完成了使命,项目的筹备工作由PR(协会)来组织进行。但是,写作组中的个别人一直对项目横加干涉,尤其在对SR的选择等问题上,形成主要的阻力。使得SR的选择进程明显慢于计划的进程,干扰了项目的进度。
    
    按照CCM章程,专项工作组负责起草项目建议书,并且对项目进行商议和监督。艾滋病专项工作组吸纳了所有愿意参加的人参加,动员大家参与是好事,但没有一个准入标准和制度,在第六轮艾滋病项目的筹备过程中,一个毫无章程、规则可循的艾滋病工作组按照少数人的意愿行事做出的决定,制约了PR对项目筹备的自主性,给PR 造成严重的困难。
    
    综上,我们建议对于即将申请的第七轮艾滋病项目和今后的第六轮艾滋病项目的运作中,要避免和克服在第六轮艾滋病项目申请中的种种弊端,要彻底改革工作组的运作规则,不能允许工作组成员没有准入制度,却享有权力的这种现象存在。CCM工作组要本着尊重中国国情和尊重中国机构的原则进行操作。
    
    
    
    
    
    我们的声明
    
    我们欢迎和尊重全球基金对PR(性艾协会)的评估意见和建议;我们也支持和服从国家协调委员会(CCM)关于PR调整的决定。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CDC)作为国家级的专业技术机构,始终支持中国非政府组织为主体的第六轮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的筹备与执行。中国CDC在第三、四、五轮艾滋病项目工作经验的基础上,对协会作为PR,提供了业务技术、人力资源和资金的支持,使得筹备工作尽管困难和阻力重重,尚能基本按照预定目标进行。
    
    由中国 CDC作为第六轮艾滋病项目一期(前二年)的PR将更有利于项目的顺利开展,也有利于协会以SR的身份在参与项目活动中,进一步提高自身的项目
    
    管理能力,为逐步过渡到项目二期成为 PR打下坚实基础。
    
    协会将做好与中国CDC的具体工作交接。在移交PR工作后,协会仍将积极参与项目活动,坚持不懈地推进中国民间组织参与艾滋病防治工作,一如既往地尽最大的努力对民间组织的参与给予支持和帮助。
    
    
    
    致谢
    
    项目申请和筹备工作中,协会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真诚的支持和帮助:
    
    感谢国务院艾滋病防治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卫生部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协会从申请到筹备阶段在政策上、道义上、技术上、人力资源上和资金方面的支持。
    
    感谢美国家庭健康国际( FHI)对协会从申请到筹备阶段的技术支持和良好合作。
    
    感谢CCM 秘书处对协会工作一贯的支持与帮助。
    
    感谢CCM 社会团体类别组成员对协会的信任和支持。
    
    感谢来自社区的非政府组织对协会的信任和支持。
    
    感谢在筹备过程中参与工作的所有专家们的支持。
    
    感谢绝大多数国际组织(包括国际非政府组织)对协会的支持。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河南柘城县艾滋病感染者拉开药物倡导运动序幕
  • 常坤:辛苦的感染者李喜阁,半夜网吧为艾滋病患者(图)
  • 关于《中国男男性行为人群艾滋病防治规划(2007~2010年)》广泛征求意见
  • 卫生部部长高强支持司法解决输血感染艾滋病问题
  • 就河南因输血感染艾滋病受害人孙爱玲因上访被打的声明
  • “第五轮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是怎么产生的?
  • “第五轮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非政府组织咨询小组”产生过程有哪些问题?
  • 关于全球基金第六轮中国艾滋病项目主要资金接收单位(PR)的选择
  • 李喜阁披露的一个艾滋病患者的死亡
  • 2006年艾滋病相关人权侵害事件(图)
  • 2006年中国艾滋病法律人权报告--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的经验
  • 中国政府对防治艾滋病已作出七项郑重承诺
  • 艾滋病与法律公共论坛
  • 李克强会栽在艾滋病问题上吗?
  • 高耀洁:河南少林寺附近三个乡艾滋病情况很严重
  • 2006年乌鲁木齐新增艾滋病例2000余例
  • 河南省官方:3.5万艾滋病感染者九成为农民
  • 男子输血染艾滋病状告血站索赔132万
  • 胡佳:艾滋病维权女性李喜阁(图)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反对特赦艾滋病犯!
  • 常坤就大学生社团和艾滋病活动回复的第四封信
  • 常坤就大学生社团和艾滋病活动回复的第一封信
  • 一名艾滋病感染者的告白
  • 潘一丁:艾滋病--社会在歧路上尝到的苦果
  • 建议把领导干部列为艾滋病高发人群
  • 陈永苗:我诅咒河北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 共产党得了艾滋病/知变
  • 中国“艾滋病”处于大爆炸的前夕 (图)
  • -cs- :阿拉法特死因很可能是艾滋病
  • 赵昕:2012年-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将达5亿人——黑祸•黄祸•白祸与人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