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儿命丧车祸 老父讨说法无果交警队自尽 (图)
(博讯2007年4月09日 转载)
    
    山西:儿命丧车祸 老父讨说法无果交警队自尽
    
    
    3月30日,韩斌老人的尸体依然被放在交警队院内
    
    山西:儿命丧车祸 老父讨说法无果交警队自尽


    
    
    目前,闻孝莲(左)一家仍住在交警队办公室内讨说法
    
     儿子遭遇车祸不幸身亡后,神池县交警队对事故迟迟不能做出令死者家属信服的处理意见。3月26日,79岁的老父亲在多次讨要说法未果的悲愤之下,在交警队院内悬梁自尽。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案,导致一农家两条人命撒手人寰。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古稀老人选择了这种极端方式讨公道?3月32日,记者赴神池县,对此事进行了调查。
    
     为讨公道“鸠占鹊巢”
    
     去年7月4日,神池县贺职乡韩家洼村村民韩二文在驾驶摩托车回家途中,被一辆大货车撞伤,家人见到他时,他已是停放在医院走廊里的一具尸体。车祸究竟是怎样发生的?是谁把受伤后的韩二文送进了医院?直到现在,韩家人还在解这个谜。
    
     今年3月26日凌晨,韩二文的父亲―――79岁农民韩斌,在神池县交警队院内上吊自尽,而他上吊的铁栅栏外,就是负责处理韩二文交通事故的该县交警队副大队长黄贵红的住处。
    
     “短短几个月,家里连着走了两个人,我公公和我丈夫,一个被汽车撞死,一个悬梁自尽。我住到这里来就是要为死去的两个亲人讨个公道。”韩二文的妻子闻孝莲抽泣着对记者说。
    
     神池县交警队大队长郭建伟的办公室,如今已成了闻孝莲一家暂时的住所。办公室茶几上堆放着方便面、馒头,屋角还放着一个电饭锅。闻孝莲及韩二文的其他亲属采取赖在办公室的方式,希望能为死去的亲人讨回公道。
    
     然而半个月来,他们的决绝并没有引起有关领导的重视。
    
     责任认定疑云重重
    
     神池县贺职乡韩家洼村以韩姓人居多,79岁的韩斌有5个儿女,祖孙4代共二十多口人,在村里也算是大户人家。今年53岁的韩二文是韩斌的二儿子,也是5个儿女中最有出息的一个。
    
     韩二文在一家饭店做厨师,烧得一手好菜,在当地颇有些名气。2006年7月4日13时许,他驾驶摩托车回家,行驶至神池县仁义村时,与一辆自东向西相向行驶的大货车相撞,韩二文当场昏迷。韩斌的女婿刘丙文当晚10时许得到韩二文出车祸的消息后,来不及多想,叫上韩二文的儿子韩有权迅速赶往五寨县三岔乡人民医院,在医院的走廊里见到了韩二文早已冰冷的尸体,却不见肇事车辆及车主。
    
     “我们到达事故现场后,现场已被破坏。根据目击者描述,是一辆153货车与一辆挂着内蒙古车牌的‘紫罗兰’货车一前一后行驶时撞上了韩二文,我们就根据这些线索到神池周围地区查找。”刘丙文说。在查找过程中,他们还找到当时送韩二文去医院的出租车。出租车司机向他们描述了送韩二文去医院的陌生人的模样以及肇事车辆、车型、牌照等等。
    
     “去年7月14日晚,我接到县交警队事故股股长宫子敬的电话,说肇事车已经被保德县交警队扣住了,让我们花钱雇司机和他去车,但不让我们家属去。”刘丙文对交警队的做法产生了怀疑,但终究是找见了肇事车辆,便没有多想,一切按照宫子敬说的去做。
    
     但他们看到被扣回来的肇事车时傻了眼。“该车是一辆被‘调包’的报废车,没有任何手续,与目击者和出租车司机描述的车型根本对不上号。”韩家人对这辆肇事车产生了怀疑,与交警队交涉,要求交警队提供该车的手续。
    
     “宫子敬对我们说,手续丢了。这样的解释,我们不能接受。”此后,闻孝莲和韩斌多次去交警队问询,但是交警队拒不回答。
    
     2006年7月20日,神池县交警队下发了交通事故认定书,基本事实为:肇事车辆系保德县王茂林无证驾驶的大货车由东向西行驶时与韩二文驾驶的摩托车由西向东行驶时相撞。肇事后,王茂林的侄子王晋龙驾驶另一辆大货车将韩二文送到三岔,又乘出租车将其送到三岔人民医院后逃跑,造成韩二文受伤,经三岔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王茂林无证驾驶车辆肇事逃逸,根据相关规定,应负事故的全部责任。
    
     对于这份交通事故认定书,韩家人有自己的看法:“我们怀疑:第一,此车并非肇事车,直到现在,交警队没有给死者家属看过该车的任何手续;第二,韩二文被撞后,负责送其去医院的人并没有对伤者进行积极救治,而是逃之夭夭,才造成了伤者的死亡;第三,我们认为,当时驾驶153大货车肇事的司机并不是王茂林,而是另有其人。”
    
     交警队对事故做出如此认定,缺乏可信度,韩家人怀疑其中有不可告人的“猫腻”。韩斌和儿媳妇闻孝莲决定去神池县交警队把事情问个明白。
    
      交警追凶亲属“埋单”
    
     事故发生后,为了将肇事者绳之以法,韩斌委托刘丙文把韩家人分成三路,以神池县为中心,向陕西、内蒙古及山西偏关县、河曲县三个方向追查肇事车辆,而刘则与神池县交警队副大队长黄贵红、事故股股长宫子敬等人一路沿保德、内蒙古一带方向查找,沿途的吃饭、住宿、加油等开销均由韩家人支付。
    
     在这期间,韩家人陪交警行程5000多公里,跨越三省市区,除花掉自家积蓄后,还负债2万多元。追查肇事车辆是交警部门的职责,为什么要由死者家属来“埋单”。对此,刘丙文说:“不这样做,交警就不给你积极破案,人们都这么做,已经形成‘习惯’了。”
    
     2006年7月24日,韩家人拒绝在神池县交警队送达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上签字。对2006年8月30日肇事方王茂林赔偿的7000元钱,也“不予接受”。
    
     痛失亲人,为了追查肇事者,又背上了2万元的债务,对此事,韩家人怎么也想不通。为了给儿子讨说法,韩斌频频与交警队交涉,但均无功而返。“我公公一有时间就去交警队,老人只信一个‘理’字,他对交警队的做法很不满意。可每次交涉回来,老人就被气得卧床不起,生病好几天。”闻孝莲说。
    
     在此期间,韩家人得知,负有见死不救责任的“紫罗兰”大货车在保德县交警队扣留了20天后被放掉,驾驶员王晋龙以“包庇罪”被拘留俩月。这一切被韩家人认为是“交警队有意帮助王家逃避民事赔偿责任”。
    
     眼见怀疑对象一个个消失,韩斌老人气愤难耐。在8个月的时间里,他多次往返县交警队交涉,但都被交警队以无理取闹为由,推之门外。
    
      孤立无援老人绝望
    
     今年3月15日,韩斌与儿媳妇闻孝莲再次来到交警队询问情况。当天下午快下班时,他们在郭建伟的办公室,碰上了负责处理韩二文交通事故的副大队长黄贵红。
    
     闻孝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时,我上前问他‘我们家的事情怎么解决啊?’他说‘你找错人了,我不管’,说着扭头就要走。”闻孝莲一把拽住了黄的衣服,不让他走。不料,黄贵红反过身来朝闻孝莲的脸上猛打了几个耳光,并一掌把闻推倒在沙发上。
    
     “在场的大队长郭建伟等人见状拉开了黄贵红,我才从沙发上爬起来。”闻孝莲被黄贵红打伤后,无法站立,当晚住在了郭建伟的办公室。
    
     “交警队距我家有40公里路,我和公公住在办公室,交警队的食堂不让我们进,还锁上了门,我们连水都喝不上,公公得上街向人要饭给我吃。而对我们的遭遇,政府部门没有一个人来过问。”闻孝莲说。
    
     此后,韩斌和闻孝莲采取“住在领导办公室”的方式向交警队要说法。韩斌老人还托人写了一份《控告状》向神池县公检法等部门投诉,但始终没有一个部门出面处理此事。老人感到了孤立无援的凄凉。
    
     提及公公自尽前几天的精神状态,闻孝莲抽泣起来,她说:“就在我和公公住在办公室期间,黄贵红的家属还专门找到老人当面辱骂。自从那次被羞辱后,我就感到他的精神状态不好,常常掉眼泪,一连几天不吃饭。”闻孝莲说。
    
     3月26日凌晨3时许,闻孝莲发现公公不在办公室,她到交警队办公楼及大院里找了一通,也没有找见。凌晨6时许,韩斌老人用裤腰带把自己吊在了交警队大院通往家属区的铁栅栏上。
    
      政府面子重于人命?
    
     在记者采访时,神池交警队始终没有人出面对此事表态,交警队大队长郭建伟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而黄贵红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我正在接受调查,什么也不方便说。你找负责宣传的部门吧。”
    
     韩斌老人吊死在交警队院内的消息被曝光后,神池县公安局负责宣传工作的贾俊岭向媒体宣称,韩斌之死属于自杀,只是自杀的地点在交警队院内。
    
     刘丙文告诉记者,韩斌老人去世后,县公安局政委和县政法委书记找到刘丙文,要求尽快处理此事。
    
     “他们找我,是让我说服韩家人尽快处理老人的尸体,否则政府‘面子上过不去’,老人就是为讨公道才自尽的,难道老人的一条命还抵不上政府的面子吗?”刘丙文气愤地说。
    
     对此事件,山西黄河律师事务所律师镡来存如此分析:“追查交通肇事逃逸车辆是交警部门应该履行的职责,而让受害人负担其中费用,显然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韩家人对神池县交警队下达的《交通事故认定书》有异议,交警部门应该出示足以让家属信服的相关证据。”
    
     对韩家人“住在交警队办公室”的行为,镡来存认为,虽然韩家人是事出有因,但也确有不恰当之处。对于老人的死,他说:“惨剧发生在交警队院内,交警队应负一定的责任。在事故处理期间,交警部门完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预防事件的进一步恶化。对于韩家人住在办公室的行为,交警部门应该积极通过治安管理机关来协助管理,而不是回避。”
    
     就在记者发稿时,刘丙文告诉记者,韩斌老人的尸体已于4月3日被放入医院太平房,而闻孝莲则坚持要住在交警队,直到讨回公道。
    
     自从闻孝莲一家“鸠占鹊巢”后,郭建伟就再也没有回过办公室。他办公桌上的台历也永远停留在3月15日那一天。闻孝莲兴师动众地以办公室为家,摆出一副死拼硬缠的架势,无非是想讨一个说法。闻孝莲说,她要做一个神池的“秋菊”,随后,她要委托律师向法院起诉,状告神池县交警队。(三晋都市报记者连成亮文/图)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博讯视频:孑木报道高速车祸(图)
  • 车祸后暴风雪中12次下跪 警车绕道 120不救 终失命
  • 云南牟定“315”车祸系严重违章事故
  • 一宗车祸曝光10亿通缉犯:高山终究没躲过去
  • 沪昆高速严重车祸 目前已死十人(图)
  • 《记者观察》杂志权益部主任杨培竹采访时车祸死亡
  • 无法无天!记者采访车祸遭群殴相机被砸烂(图)
  • 福建高速公路特大车祸8死6伤(图)
  • 台湾车祸:大陆国台办为家属赴台提供协助(图)
  • 重庆车祸续 巴士司机疑自杀 29人死21人伤(图)
  • 312国道甘肃境内发生车祸8人当场丧生(图)
  • 京珠高速公路今晨特大车祸17人死 33人受伤(图)
  • 云南巧家县特大车祸21人失踪(图)
  • 传吉林副省长李斌出车祸 跟车女记者死亡
  • 广州军区处长丧命 广西高速公路出车祸
  • 福建同三高速公路特大车祸10死18伤(图)
  • 马来西亚华人旅行团在山西遭遇车祸4死14伤
  • 深汕高速公路发生严重车祸造成6死14伤
  • 警车路遇车祸见死不救一名伤者死亡(图)
  • 车祸惊魂 如此执法更惊魂
  • 台警方要槟榔西施着装不要曝露 以降低车祸(图)
  • 看政府“高”官如何将雇凶杀人变成普通车祸
  • 辽沈工伤车祸残疾人团结会青田:给“第四个代表”先生的公开感谢信
  • 辽沈工伤车祸残疾人团结会:请告诉我们该怎么说和做
  • 浙江车祸伤者家属跪求 公安见死不救
  • 一起车祸后面军警腐败的黑幕
  • [惨! 惨! 惨!] - 北京舞蹈学院车祸死难者在天之灵怎能瞑目!?
  • 关于张宏宝车祸死亡的分析的进一步补充/林泉
  • 关于张宏宝车祸死亡的分析/林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