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郑筱萸案移送最高检已查实受贿金额600万
(博讯2007年4月07日 转载)
    
    记者陈小莹/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郑筱萸一案已于3月中旬由中纪委专案组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正式立案侦查。
     在本次移送的金额中,郑筱萸本人已查实的受贿金额高达500万至600万元,加上其亲属名下的不明财产,一共有千万之巨。 (博讯 boxun.com)

    
    目前,郑筱萸本人也被关押到最高检下属的看守所内----距其双规之日仅仅过去了70余天。
    
    一幅画的交情
    
    “这600万全部来自于医药生产企业的直接行贿。”此前权威人士透露。这其中,部分是现金行贿,部分是实物。
    
    行贿名单包括此前本报曾经报道过的海南康力元集团(见2月3日头版《300万元一个批文:郑筱萸的康力元投影》)。郑筱萸与该集团控制人汤氏兄弟之间的交易痕迹首次趋于明朗。
    
    在纪委部门查实的证据中,联系两者的实物是一幅价值数十万元的画作。
    
    “那幅画我听说过,好像是仿石涛的。”一位熟知浙江医药(7.08,0.08,1.14%)圈的人士透露,郑筱萸本人有书画方面的爱好,康力元的这个礼物显然是投其所好。
    
    汤氏兄弟在1996年结识郑筱萸,郑筱萸收画当时已从浙江到北京就任国家医药管理局局长了。
    
    据悉,康力元与郑筱萸一家都过从甚密,本来康力元还打算把杭州建国北路海华广场的第9层楼(康力元浙江总部所在地)送给郑筱萸的儿子郑海榕开公司用,但不知出于何种考虑最终没有送成。
    
    “除此之外,他们之间应该还有别的交易。”该人士说,他多次在康力元公司见到过郑海榕。
    
    深究起来,郑筱萸和康力元的交情最早可以追溯到1996年,当时郑仍在浙江任职,双方已经互有来往。
    
    到了1998年,汤氏兄弟远赴海南收购药厂,成立海口康力元药业集团。而郑筱萸到北京赴任,成为第一任国家药监局局长。
    
    这个“老关系”使得康力元获得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国家药监局的网站显示,海口康力元制药有限公司历年来共获得批文277个,单2005年就获得了100多个批文,其中利润最高的抗生素类药占了很大部分。
    
    调查显示,除了像康力元这样的老关系之外,部分涉案的公司与郑筱萸之间发生的联系相当之晚。甚至有部分企业是在2005年才刚刚与这位掌握药品批文大权的药监局长搭上了线。
    
    但记者获知,直接导致郑筱萸落马的也不是康力元,而是一家东北药企----该东北药企的行贿数额最为巨大。
    
    最新消息称,康力元的汤氏两兄弟已经全部被捕,等待进一步问讯。
    
    郑筱萸的浙江圈子
    
    据记者最新了解的情况,浙江省前任药监局长郑尚金也与本次郑筱萸案的涉案企业“有染”。
    
    已经证实的基本事实是,汤氏兄弟曾在2005年向郑尚金“赠送”了一辆奥迪车,价值58万元。
    
    据悉,一开始郑尚金并没有收下这辆奥迪,后来因为郑的女婿在市郊买了房子需要用车,由他女婿出面向康力元讨了这辆车代步。
    
    “我们圈里说起老郑(郑尚金),都觉得他是晚节不保。”一位金华的消息人士说,郑尚金和汤氏兄弟同出自金华,双方熟知已久。“老郑对于钱财一向比较谨慎,所以一直到2005年汤氏兄弟才得以送了这辆奥迪车给郑尚金。”
    
    这样,康力元两兄弟做通了国家药监局和省药监局上下两层关系。
    
    汤氏兄弟之所以还要“搞定”郑尚金,是因为按国家药监系统的机构职能来看,省级的药监部门虽没有手握药品批文的的大权,但卡住了药品批文的第一个环节----形式审批。
    
    “除了像康力元这样的企业能直接认识郑筱萸之外,其他企业哪有这样的渠道?还不是要通过下一级机构牵线!”一位医药界人士表示,先打通省一级的通道,是结识更高层的通行证。
    
    有意思的是,郑尚金的前任周航与郑筱萸也关系密切,并扮演浙江药企跟时任国家药监局局长的郑筱萸的“居中人”。
    
    周在2001年因受贿落马。按照法院的认定,其在13年中,共受贿188次,计人民币266.63万元、美金17.07万元。更令人震惊的是,浙江省有1/6通过GMP认证的药品生产企业向其行过贿。
    
    “那时浙江各企业到国家药监局向郑筱萸‘进贡’,带队的都是周航。”一位国家药监局的退休官员说。在国家药监局成立的第一年内,“审批通过的新药,浙江的药厂占了全国的五分之一。”
    
    据那位退休官员称,周航落马后,有关部门为此也曾专门约谈郑筱萸。虽然郑当时否认涉案,但他由此进入纪检部门的视线。
    
    “国家药监局门口曾长期聚集着来自各药厂‘跑号’的,后来又出现了很多药品开发公司,专门做‘国药准字’的中介生意。”曾举报国家药监局的高纯说。
    
    高纯曾是一家大型药企研发部主任,曾因举报医药内幕与时任国家药监局长的郑筱萸当场拍了桌子,“现在一般药企很少有研发机构了,所谓的研发部其实就是注册部,专门负责申报,和药监局打交道。”
    
    康力元的总经理助理贺晓华也曾在康力元涉案一事曝光后公开承认,虽然康力元有300名研发人员,但平均每年取得生产证号的100多种药品没有康力元自主研发的产品。
    
    “这些人员都是用来公关的。”圈内人说。
    
    有关部门对郑筱萸案非常重视。记者亦从消息渠道获知,负责郑案侦查的检察系统官员正是赖昌星一案的主要负责人员之一。
     21世纪经济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盯了他足有8个月——中纪委书记吴官正谈查处郑筱萸内幕
  • 郑筱萸儿媳禄口机场被纪委带走,是南京某电视台的主持人
  • 郑筱萸一家三口涉案 背后利益网络呈现
  • 传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畏罪自尽(图)
  • 国家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之子被捕(图)
  • 郑筱萸被双规涉及更多国家药监局官员
  • 国家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涉嫌受贿被“双规”
  • 解读郑筱萸案:一个行业和其监管者八年恩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