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安徽31名高中生遭奸 无人报警
(博讯2007年3月18日 转载)
    
    2007年1月21日,安徽阜阳警方侦破一起案件:31名高中女生面对一个深夜闯入自己住处的陌生男子,选择沉默,先後被摧残。该男子供认作案不下60起,这幕悲剧上演了3年之久。
     陌生男子夜半请求帮忙 (博讯 boxun.com)

    
    据现代快报报道,陈晓岚家在农村,是阜阳市某中学高二年级的学生。初中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被城里的这所中学顺利录取。可是,在县城的中学里,基本上没有寄宿条件,晓岚的父母和很多农村的父母一样,只好为女儿在校园周边租房居住。
    
    2006年11月的一个星期天,复习迎考的晓岚住在出租房里,同室的那位女生回乡下家里了。学习疲惫的晓岚慢慢进入了梦乡,迷蒙中好像有人推门而入。困倦至极的晓岚以为是同室的女生提前从家里回来,就又翻身进入了梦乡。迷迷糊糊中,晓岚分明感到有人重重地压在自己身上……她一个激灵起身想推开身上的人,可是根本不能动弹。黑暗中,一个男子压低声音威胁她:「不要动!我刚刚跟人家打了架,後面有公安局的人在追,来这儿避难一会儿。」晓岚一下子完全惊醒了:「你是谁?你是----―怎麽进来的?你快起来!」
    
    回答她的只有一阵狞笑:「破门而入对我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吗?」接着他伸手在晓岚的身上乱摸。晓岚愤怒地奋力反抗:「你不要胡来!否则我就要喊人了!」声音刚落,她感到一把冰凉的匕首压在她的脖子上:「不要乱嚷嚷!否则我就要了你的小命!」晓岚一时被吓住了。男子见状缓和了口气:「小妹妹,我这次可真的是犯了大事了,请你帮我一次忙,外面有很多警察在四处抓我。让我在你这儿躲藏一会儿,天亮我就走。」面对这位不速之客,晓岚的脑子里一片迷茫,她一时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是同意他暂留一会儿以保相安无事,还是奋力反抗……如何才能稳住他不伤害自己。
    
    陌生男子好像看透了晓岚的心思:「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爱心的好女孩,我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希望和你交朋友。」男子的行为似乎规矩了一些,晓岚紧张的心情暂时平静了,她甚至觉得这位男子还是很通情理的。她便对男子说:「那你可要说话算数,天亮之前一定要离开这儿!」听了晓岚的这句话,男子长出了一口气,但很快又说:「其实,一个女孩子也挺寂寞的。」说着他竟然强行脱去了晓岚身上的衣服。
    
    晓岚乞求着:「你不可以这样!」男子又变了口气:「外面还有我的3个兄弟,我不叫他们一起过来糟蹋你,就已经很便宜你了。再说,咱们躺在一张床上,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了,看你在学校里还怎麽做人!」男子的这些话彷佛像针?在晓岚的心里。她放弃了反抗……。第二天早晨,天色蒙蒙亮,饱受折磨的晓岚在泪眼??中才看清那个男子五短身材,有40多岁,精瘦精瘦的。男子转过身戴上黑色眼罩离开前,再次威胁惊恐中的晓岚:不许报警!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晓岚才向妈妈婉转地说起她遭遇的一些片段。当妈妈追问时,她却轻描淡写地说没发生什麽。晓岚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後一个。事後,这些不幸的女生都像晓岚一样选择了沉默,很少有人报警。而且,这种状况持续了3年之久。
    
      「我要报复,我要报复!」
    
    夜半袭击晓岚的陌生男子叫苗建设,是个个子瘦小但自尊心很强的人。高中毕业他就结婚了----―娶了乡下女孩子段丽娟。刚开始,对於城市生活的向往让这个媳妇对城里长大的丈夫心存感激。但是,随着对城市越来越熟悉,丈夫的容貌和毫无上进心成了她心中说不出的痛。特别是当一双儿女渐渐长大成人後,做妻子的有了更多的休闲时光。段丽娟和一大帮牌友,每天沉醉在金钱的输赢中。
    
    1995年冬,苗建设工作了近20年的国有工厂破产了,他因此越来越自卑,行为上显得更加猥琐。妻子对他的不屑让他的自尊心十分受伤。後来,妻子乾脆懒得拿正眼看他,甚至与他分居。他也看不起自己,变得异常自卑,但他试图努力改变这种状况。苗建设的种种努力终於有了一些效果。1998年春节後,他在菜场专门经营海产品批发生意,後来做得风生水起。
    
    每次妻子向他要钱时,才会正眼看他。有一次,妻子招呼他:「喂,大郎,老娘今天打麻将又没本钱了,给我1000块!」苗建设赶紧拿了1000块钱递过去。那一刻,他的心情特别好,觉得妻子终於向自己示爱了。当晚,他喝了点酒,向分居已久的妻子的卧室摸去。不料,还没等他近身,就遭到当头棒喝:「滚,快滚开!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武大郎模样,我看见你就恶心!」人到中年的苗建设愣在了那里,他的心凉了。原来,「大郎」并不是昵称,妻子把自己看成了猥琐的武大郎。
    
    「我要报复,我要报复!」这个奇怪的念头一直徘徊在他的心头。报复的对象是谁呢?他一时找不到对象。从此,他对生意的经营不再那麽用心了。他大把大把地花钱在那些卖笑女身上,只要舍得花钱,那些女人总是能对他很热情。时间长了,他感到这种热情使他不自在,因为他明白那些都是用钱买来的。
    
    2003年9月的一天深夜,他途经一户敞着门的院子时,意外发现有两个女孩子穿着衣裙,躺在葡萄架下的小床上睡熟了。他鬼使神差地在她们的小床边侧身坐下,情不自禁地向她们的身体摸去。两个女孩子惊醒後发现了他。他想夺路而逃时,发现那两个女孩子吓得浑身瑟瑟发抖。女孩泣不成声地哀求他:「求求你!不要伤害我们!俺是附近中学的学生,在这里租房读书……」他随即向她们提出了非分要求。两个女孩子哭得更伤心了,居然没有执意反抗。她们的请求是:「千万不要再来找我们了,更不能把这件事张扬出去。」他得逞了,从此一发而不可收。
    
    苗建设还制作了黑色的眼罩,一身黑色紧身夜行衣,还准备了专门用来开启门窗的钢尺和防身的匕首等。更为可怕的是,为了更准确地踩点,他应聘当上了保险员,每天以推销保险为名,夹着一只黑色的公文包,深入大街小巷,四处寻找猎物。
    
      3年作案不下60起
    
    2006年12月9日凌晨2时许,苗建设又一次来到城区的解放五大街附近作案时,被夜间起床解手的房东发觉。欲行不轨的苗建设刚想夺路逃窜,却被房东堵在屋里,同时拨打了报警电话。面对办案刑警的审讯,48岁的苗建设终於低头承认了他所做的一切:3年来他白天披着保险员的外衣,凌晨一身夜行衣打扮出动,专门把魔手伸向租房女生。苗建设交代作案不下60起。
    
    苗建设供认,他从开始作案的摸索,到後来的轻车熟路,几乎每隔一个星期,内心就蠢蠢欲动,根本克制不住自己。而且,随着作案手段的娴熟,他还不断更新欺骗女生的方式。他发现最能让女生动心的就是自己首先要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自己因打架正在被警察追捕,这样既能引起女生的同情,更能让其对自己产生畏惧心理。为了更好地作案,他除了自己制作了面具、眼罩外,还携带微型手电筒,後来还专门买了一盒维C药丸放在口袋里,如遇见宁死不屈的女生,他就拿这种药丸来吓唬她,说这是一种闻了便晕的药。如果女生连这种吓唬也不怕,那他就收手逃走。他最怕的还是女生的奋力反抗。苗建设说,最让他没辙的是那些把门从里面锁得很紧,任凭他在外面苦苦哀求也不理睬他的女生,那真是拿她们没办法。
    
    审理此案的女民警李静说,苗建设交代了不下60起,还有很多根本记忆不起来的。但真正能够通过走访受害人落实的只有一半不到。(文中人物除公安民警外均使用了化名)
     现代快报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