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当局派一团兵力助镇压湖南永州骚乱?
(博讯2007年3月15日 转载)
    VOA记者: 田野
    
     上周末湖南永州发生大规模骚乱事件。湖南省官员称这次事件只是简单的民事纠纷,但有报导说,广州军区向永州调派了一个团的兵力,似乎与民事纠纷的说法不符。有分析指出,军队介入强压社会骚乱,表明传统机制已经不足以解决社会矛盾了。 (博讯 boxun.com)

    
    上星期五,湖南永州发生骚乱。目击者和多家媒体报导说,有1、2万人当地居民和警察发生冲突,1名中学生死亡,多人受伤。
    
    *官方:群体性事件已妥善处理*
    
    但香港文汇报和大公报星期三援引湖南省省长周强的话说,这次“群体性事件已经妥善处理”,“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民事纠纷”。所谓“2万人参与”,“完全是凭空捏造”,而且没有人死亡。
    
    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说,政府正在了解这个事件,这不算是骚乱。亲北京的香港文汇报和大公报星期三还报导说,事件已经平息。
    
    *媒体:广州军区派一团兵力恢复秩序*
    
    据香港南华早报等媒体报导,广州军区一个团的兵力星期二被派往永州,协助恢复秩序。如果象湖南省长周强所称,永州事件只是简单的民事纠纷,调派正规军似乎就说不过去了。
    
    香港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在接受采访时说,中国政府官员处理这类事件的一个原则是内外有别,对外宣传时通常轻描淡写,避重就轻,尤其是在敏感时期,例如现在召开两会、有大批海内外媒体报导的敏感时期,处理这类事情格外小心。
    
    *军队频繁介入大规模骚乱*
    
    张伟国分析说,军队对社会骚乱的介入,六四天安门事件是一个起点。在江泽民时代,军队介入社会事务这种方式使用的相当频繁。近年来几场大的骚乱过程中,例如在汉源、汕尾骚乱中,除了在第一线的武警,实际上正规部队都有一些动作,只是备而不用而已。
    
    张伟国说:“去年关于紧急事态的法规出来以后,解放军在介入社会治安这方面等于又有了一个尚方宝剑,为用国防力量对付平民百姓提供了一种依据。”
    
    *现有体制已经无法解决社会纷争*
    
    张伟国分析说,这反映了用原来的机制已经不能够解决或者平息中国社会中的一些主要矛盾和纷争了,只能采取极端的手段;但正如六四所证明的,这样做使中国政府付出了极大的政治代价。
    
    在全国人大、全国政协正在北京开会,高调提出实现社会公正、建立和谐社会的同时,湖南永州发生这种大规模的警民冲突事件,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尽管官方媒体星期二引述永州地方官员的话说,事态已经平息,生活已经恢复正常,但当地居民星期三说,那个地区继续对外关闭,警察仍在街上巡逻,一些居民不敢走出家门,表面的平静中隐含着一种不安。
    
    香港南华早报星期三发表社论说,“如果早就有一个倾听老百姓诉苦的渠道和机制的话,那么,这场悲剧本来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建立和谐社会只是期待愿望*
    
    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分析说,中共在传统的轨道上运行,有巨大的惯性。胡温提出建立和谐社会,这是他们的一种理念,一种期待,表明他们意识到缓和社会矛盾和权力斗争的需要,不同于过去宣扬的阶级斗争理论和赤裸裸的镇压手段,但凭他们现在的权威、能力,要想在短时间里改变方向,是很难做到的。
    
    张伟国认为,现在中国最高层面临很大的转型压力。
    
    张伟国说:“胡锦涛、温家宝虽然有这样一个良好的心愿,要搞和谐社会,但是如果政治转型搞不好,还用传统的方法去压,那矛盾不是在减缓,而是在加剧。当局有这样良好的愿望,也要拿出一套有效的配套的改革措施出来,才能够真正化解危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称湖南永州两万人骚乱数字是捏造
  • 2000多名军警进驻湖南永州全城实行军管
  • 湖南永州事件 红网对决泛蓝网,政治意味浓厚
  • 湖南永州骚乱中一死多伤当局实行军管
  • 王德邦所了解的湖南永州珠山民众暴动情况
  • 路透社:湖南永州发生大规模抗议政府游行
  • 湖南永州市发生大规模群体冲突事件/张子霖
  • 湖南永州市民众大暴动最新情况2/张子霖(图)
  • 湖南永州市民众大暴动最新情况1/张子霖(图)
  • 湖南永州发生大规模暴动
  • 身兼黑社会老大 湖南永州警局高官被公安部拘捕
  • 湖南永州监狱两重刑犯用棉被盖住高压电网越狱
  • 湖南永州市、新疆鄯善县发生禽流感疫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