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处理信访、群体性事件、动拆迁矛盾的内部文件(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7年3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上海维权:控诉法西斯暴政!!! http://boxun.com/hero/shpzw1,
     自上海人民向中央调查组、向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发出公开信以来,喚醒了体制内人士的良知、良心,和道义,特别是2006年11月3日上海访民段惠民遭警察毒打致死后,激起了上海市民的极大愤慨,越来越多的体制內人士也以自己特定的方式来支持上海维权市民,揭露上海帮天下的暴政、谎言和欺骗,给苦难深重的上海人民以极大的鼓舞。
     在此我们要再次向你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还要告诉你们,自从你们选择了良知、良心,和道义,你们一定是最安全的。为与人民为敌的政府保守“镇压平民百姓的机密”只能是反人民的帮凶。
     希望你们尽自己所能划清与暴政罪恶的界限,不要做象上海市政府官员高卫国、恶警严建国之类的人,不要做上海帮的帮凶。中国只有一个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沒有祸国殃民的上海帮的中央。最后希望你们经常光临博讯“中国上海暴政网”:看真相,讲事实,揭黑暗。和上海人民一起,以和平的方式,为彻底解决上海帮,为上海人民的美好明天继读添砖加瓦。
    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处理信访、群体性事件、动拆迁矛盾的内部文件
    
     沪委办发[2005]199号
     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市处理信访突出问题和群体性事件联席会议办公室关于当前本市动拆迁矛盾基本情况的分析及工作建议》等三份材料的通知
    各区、县党委和人民政府,市委、市人民政府各部、委、办、局,各市级机关,各人民团体:
     近年来,随着拆迁工作五项制度等动拆迁配套措施的推进落实,本市动拆迁工作不断规范、透明,新的动拆迁矛盾明显减少。但历史遗留的动拆迁矛盾仍有一定数量,部分动迁信访老户不断进京上访滋事,己成为影响本市社会稳定的一个突出问题。市委、市人民政府领导同志对化解动拆迁矛盾十分重视,不久前专题听取了有关情况汇报,要求各区县和有关部门高度重视,统一思想认识,加大工作力度,切实做好历史遗留动拆迁矛盾化解工作。
     7月19日下午,市处理信访突出问题和群体性事件联席会议召开扩大会议,交流和部署历史遗留动拆迁矛盾化解工作。市政府副秘书长柴俊勇代表市联席会议办公室分析了当前本市动拆迁矛盾的基本情况,并对做好下一阶段化解工作提出了具体建议:普陀区委书记周国雄、卢湾区委书记何卫国分别介绍了化解历史遗留动拆迁矛盾的做法和经验。
     经市委、市人民政府领导同志同意,现将这三份发言材料印发给你们,请结合各自实际,认真学习借鉴,积极做好下一阶段历史遗留动拆迁矛盾化解工作,为推进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与和谐社会建设全面发展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
     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
     2005年8月25日
    〈发至县、团级〉
    
     关于当前本市动拆迁矛盾
     基本情况的分析及工作建议
     2005年7月19日市政府副秘书长柴俊勇代表
     市处理信访突出问题和群体性事件联席会议办公室
     近年来,随着拆迁工作五项制度等动拆迁配套措施的推进落实,本市动拆迁工作不断规范、透明,新的动拆迁矛盾明显减少。但是,本市历史遗留的动拆迁矛盾存量还比较大,部分动迁信访老户不断越级缠访、闹访甚至进京滋事,已成为影响本市社会稳定的一个突出问题。
     一、今年以来本市群众信访反映动拆迁问题的现状
     据市信访办统计:今年上半年,共受理群众信访事项78756件(批〉,同比增加12.4%。其中,反映动拆迁问题的信访事项10137件(批),占12.9%,居各类信访问题之首,与去年10110件(批)相比增加0.3%,基本持平。
     今年上半年,本市群众进京上访共1188人、1947人次,同比分别增加43.3%、50.6%。其中有805人、1398人次反映动拆迁问题,分别占进京上访总量的67.8%、71.8%。平均每月发生一次成规模的本市动迁户在京聚集现象,每次在京滞留时间至少一周。据国家信访局反映,5月1日新的《信访条例》实施以来,全国大部分省市进京上访总量有所下降,而上海却仍呈上升态势,进京上访人员仍以动迁户为主。部分动迁户为了向政府施压,反复进京上访或长期滞留在京,其活动已明显的表现出组织化、政治化倾向。他们利用现代通信工具互相串联,集体行动,逐渐形成具有一定规模的上访团伙,每逢全国重要节点时期串联进京上访。如4月25日至27日,在短短3天内本市有297人集中进京上访,其中绝大部分是动迁户。不少动迁户在上访中不谈具体利益问题,而是将动迁与人权、腐败挂钩,以“受害者"的面孔“讨说法”; 主动与境外媒体联系,发布虚假信息,甚至通过“中国人权组织"和“大纪元"等境外敌对组织或反动网站攻击政府;频繁到各有关国家机关上访发展到多次向北京市公安局申请集会游行,甚至集体行动逐渐向街头发展。如今年以来,部分动迁上访老户先后以给中央领导拜年、祭扫八宝山革命公墓、悼念赵紫阳同志去世、悼念麦琪里动迁基地纵火案死亡居民、纪念党的生日等为由,不断滋事造势,扩大影响,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上海社会稳定的大局和城市整体形象,同时牵扯了本市各级领导和工作部门的大量精力和财力。
     二、对本市历史遗留动拆迁矛盾的基本分析
     自2004年8月中央建立处理信访突出问题和群休性事件联席会议制度以来,中央联席办向我市交办和市联席办自行排查交办的2004年度本市重复进京上访以及在京滞留上访共876件。其中,涉及动拆迁问题的有597件,占68.2%。截至今年6月底,己化解70件,还有527件尚未化解。上述527件尚未化解的动拆迁矛盾,按拆迁土地性质分:属于城镇房屋拆迁问题的共452件,占85.8%,其中经过诉讼程序的有276件,属于农村土地征使用中拆迁问题的共75件,占14.2%。按督办主体分:由市联席会议城镇房屋拆迁问题工作小组负责督办的有300件,占56.9;市联席会议涉法涉诉问题工作小组负责督办的有186件,占35.3%:由市联席会议农村土地征使用问题工作小组负责督办的有41件,占7.8%。定量分析这527件历史遗留动拆迁矛盾,主要有以下10个特点:
     (一)大部分动拆迁矛盾始发于2003年底以前。527件动拆迁矛盾按签署安置补偿协议或作出安置补偿裁决的年份划分,2000年以前111件,2001年58件,2002年109件,2003年163件,2004年67件,2005年至今11件。由此可见,发生在2003年底以前的动拆迁矛盾有441件,占83.7%。
     (二)动拆迁矛盾多发于中心城区,信访人对安置房源地段的要求很高。从527件动拆迁矛盾的发生地看,主要集中在10个中心城区,依次为:黄浦74件,徐汇70件,静安62件,虹口50件,长宁44件,普陀43件,杨浦39件,浦东37件,卢湾27件,闸北23件,共469件,占89.0%。其中,有240件动拆迁矛盾的当事人要求回搬中心城区或调整安置地段,占45.5%。
     (三)信访诉求呈多样性,但要求调整房屋实物安置比较集中。在527件动拆迁矛盾中,原己选择货币安置现要求改为现房安置的107件,要求增加房屋安置面积的47件,要求回搬安置的196件,要求调整安置房屋地段的44件,合计要求调整房屋实物安置的有394件,占74.8%。
     (四)不服行政裁决的超过半数,签订协议后又反悔的占四成。从动迁方式看,通过房管部门裁决确定安置补偿标准的289件,占54.8%,其中实施强迁的255件,占48.4%。由于行政裁决安置房源的地理位置一般都处在偏远地区,被拆迁人对安置房源的地段、楼层、房型、面积不满,执意不接受裁决结果。另外,拆迁双方签订安置补偿协议后,被拆迁人反悔的225件,占42.7%。签订协议后反悔的主要原因是房价上涨过快、市场房源紧俏或因攀比觉得吃亏等。
     (五)巳领取补偿款和入住安置房屋的实际履行率不足一半。527件动拆迁矛盾中,已经领取补偿款的134件,已经入住安置房屋的116件。两项合计,实际履行率仅为47.4%,即有超过半数的动迁户拒绝领取补偿款或拒绝入住动迁安置房屋。
     (六)超过六成的动拆迁矛盾经过司法终审判决。527件动拆迁矛盾中,有317件曾经提起过各类诉讼,占60.2%。这些动拆迁诉讼案件除2件尚在审理中,其他在程序上都己终结。被拆迁人在诉讼中败诉后,又转而通过进京上访、滋事等方式以期求得动拆迁问题的最终解决。
     (七)大多数动拆迁矛盾信访人没有固定职业或不在职。527件动拆迁矛盾涉及上访人员574人,其中男性286人,女性288人。这些上访人员平均年龄约在50岁左右,其中无业及退休人员344人,占60%。这些人员精力充沛,上访活动也不受时间影响。由于大多数人没有固定职业或不在职,政府部门及社区自治组织对这一群体的影响有限,难以有效对其开展思想疏导工作。
     (八)虽然依法打击了部分违法人员,但对矛盾最终化解所起的作用不是很明显。近几年,公安机关对部分动拆迁矛盾当事人在信访活动中的违法行为依法进行了严肃处理,在527件动拆迂矛盾中,先后有6人被劳动教养,17人被治安拘留,15人被刑事拘留。但从目前情况看,依法处置的效果还不明显。打击违法上访对动拆迁矛盾的上访群体并未起到明显的震慑作用,被处罚者的上访活动也未见收敛。
     (九)大部分动拆迁矛盾已召开听证会或信访调查会。在目前527件动拆迁矛盾中,有129件己召开了听证会,328件召开了信访调查会,两项合计457件,占86.7%。信访听证会和调查会为查明事实、凝固证据、化解矛盾起到了一定的基础性作用,也是发挥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社会组织参与化解信访矛盾的一种有益尝试。但目前的问题是,有些听证会和调查会只是满足于走一下程序,也有一些信访人拒绝参加,致使听证会和调查会只能单边进行,因而信访听证会和调查会在化解动拆迁矛盾工作中的实际效果还不明显。
     (十)部分动拆迁基地的群体性矛盾还比较突出。如徐汇区的“李家宅基地”、静安区的“东八块基地"、虹口区的“97号基地"、普陀区的“朱家湾步行街基地"和“大绿地基地”、闸北区的“七浦路基地"、黄浦区的“新昌路基地”、杨浦区的“小木桥基地”等都是动拆迁矛盾相对集中的地块。在527件动拆迁矛盾中,仅上述8个基地就有146件,占27.7%。这些地块的动拆迁矛盾信访人往往抱团更紧、组织性更强,解决的难度也更大。
     三、当前制约化解历史遗留动拆迁矛盾的主要因素
     多年来,市委、市政府领导对化解动拆迁矛盾一直非常重视。2003年6月25日,市委、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陈良字、韩正同志亲自与会作动员部署,重点开展对343件动拆迁问题的化解工作,至当年10月化解了174件。随后,市委、市政府又提出了“工作延伸、格局调整、功能拓展、力量加强"的要求,进一步调整工作力量,对重新排查梳理出的248件(268人〉动拆迁矛盾,由市建设交通委、市房地资源局等有关部门组织专门工作力量,逐件召开信访调查会或听证会,调查、核实信访人的要求,并提出处理意见。至2004年4月底又化解了30件。2004年9月以来,市联席会议城镇房屋拆迁问题工作小组、涉法涉诉问题工作小组和农村土地征使用问题工作小组对中央联席会议交办的动拆迁问题进一步加强督查督办,会同相关区逐件落实处理意见,目前己化解70件。两年来,全市合计化解突出动拆迁矛盾274件,成效比较明显。但从总体上讲,化解率并不高,存量还很大。分析当前制约动拆迁矛盾化解的主要因素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原来确定的安置方案客观上已经没有可操作性。原来是货币安置的,由于近两年房价涨幅较大,动迁居民难以用补偿款购买合适的住房。有关资料显示,2002年、2003年,本市动拆迁平均每户货币补偿分别约为18.4万元、21万元。以原协议约定的货币补偿款实际上已经买不到与当年等值的房屋。原来是实物安置的,信访人对政府裁决和强迁不满,大部分未入住裁决安置的房屋。因此,无论原来是货币安置还是实物安置,仍以原来的办法去解决动拆迁矛盾,实际上已经失去了操作性。
     (二)一些被拆迁人以当时动拆迁工作存在不规范和瑕疵为由坚持过高要求。前几年由于动拆迁总量大,推进时间急,动拆迁工作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些不规范和瑕疵,一些被拆迁人据此提出过高要求甚至漫天要价。对于被拆迁人提出的工作不规范和瑕疵,现在大多无法查实和评估。我们既没有足够的事实证据来还原拆迁当时的客观状态,也没有对拆迁人由于一些间接因素和非法律因果关系造成的影响给予评估和补偿的依据。但一些信访人往往咬住动迁公司的工作不规范和瑕疵不放,提出过高要求,使解决方案难以落实。
     (三)化解经过司法判决的动拆迁矛盾与维护司法权威之间存在两难选择。在527件突出动拆迁矛盾中,经过司法终审判决的占60.2%。在具体工作中,既要化解矛盾,又要维护司法权威,确实是一个两难选择。法院审理动拆迁行政案件,主要根据作出行政行为时所依据的法律和政策规定进行合法性审查,只要房地局作出的裁决达到安置政策规定的最低标准,法院一般不予改变。不少地块因动拆迁工作几经周折,持续时间长,作出行政裁决的时间己与拆迁许可证核发时间相隔几年,期间拆迁补偿政策、房产市场均发生了较大变化,而司法判决时仍按规定以许可证颁发时的标准作为裁决依据,均滞后于市场实际状况。由于司法审判合法性审查的局限性,法院难以满足上访人诉求中的合理部分。另外,法院在审理动拆迁案件中,即使发现一些不规范的行政行为,但从维护大局稳定考虑,一般也不作出撤销行政行为的判决。但是,一些基层干部简单地以已经过判决,要维护司法权威为由,将这些动拆迁矛盾搁置一边。如维持这一现状,解决本市历史遗留动拆迁矛盾的工作将难有突破。
     (四)信访人自身因素也严重制约了问题的最终解决。首先,由于动拆迁问题历时比较长,不少信访人在长期信访活动中心态己扭曲。现在涉及动拆迁问题的上访老户,普遍存在“闹则得利"的博弈心理。其次,60%的动拆迁矛盾信访人属于无工作或不在职的社会人,没有一个固定组织对该类人员进行日常管理和引导,实际上这类人员已被社会边缘化。再次,由于这类人员有共同的诉求,加上共有的抵触情绪,致使他们抱团更紧,处理难度更大。
     (五)部分基层干部对化解动拆迁矛盾缺乏积极性。有些干部认为,全市仅存几百件动拆迁矛盾很正常,把他们“晾"在一边,充其量就是维持现状,如果主动去解决,反而容易起“翻烧饼”和连锁反应;这类矛盾己历经多年,现在化解不了也不说明自己没本事,因而缺乏主动化解的积极性。一些基层干部的工作作风也不够扎实,由于存在畏难和厌烦情绪,做信访人的思想疏导工作缺乏耐心和诚意。工作上满足于召开信访听证会和调查会搞清事实,而不是想方设法引导信访人接受化解方案并最终促使息诉罢访。另外,有些区对化解动拆迁矛盾的工作力量配备较弱,与该项工作的复杂性和艰巨性相比都显得很不适应。
     (六)稳控和劝返工作缺乏有力的法律支撑。在稳控和劝返工作中,由于底气不足,一些基层干部在做工作时往往含糊其词和模棱两可。对一些信访人的违法行为,或因管辖问题,或因人数众多,或因取证困难,或因解决问题的实际效果等因素,相关区在处理时均持非常谨慎的态度。而信访人一旦感到执法部门对他们违法行为处理的态度迟疑,也就更加有恃无恐。
     四、下一步工作建议
     历史遗留动拆迁问题己成为影响本市社会稳定的一个突出矛盾,而且拖的时间越长,为此付出的成本将越大。因此,我们要在不断规范动拆迁工作,合理调整安置政策,加大拆迁监管力度,从源头上控制和减少新的动拆迁矛盾发生的同时,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使大部分历史遗留动拆迁矛盾得到有效化解。为此提出以下工作建议:
     (一)进一步统一思想,掌握化解动拆迁矛盾的主动权。一是要正确认识“解决遗留动拆迁问题会“翻烧饼”造成更大范围内社会不稳定”的问题。化解动拆迁矛盾,确实要注意面上平衡问题,但化解动拆迁矛盾不等于一定会“翻烧饼” ,关键是领导重视,工作到位,方法得当,措施有力。二是要正确认识“动拆迁矛盾信访案件已经过多方协调和听证等程序办成铁案,可以不管了”的问题。我们必须清醒认识到,工作目标不能停留在认定处理是否正确,而是要定位在息诉罢访、化解矛盾。三是要正确认识“涉法涉诉的信访事项政府部门不要去解决,否则影响司法权威”的问题。维护司法权威与化解矛盾的目标并不冲突,不能简单地以维护司法权威为由忽视近年来房市发生变化的客观情况和一些诉讼当事人的合理要求和实际困难,在不改变司法裁决的情况下,案外协调,妥善解决。四是要正确认识“遗留动拆迁矛盾解决难”的问题。化解动拆迁矛盾确有一定难度,但也不是铁板一块。从一些区的实践经验看,只要我们思想重视,工作得力,方法对头,大部分历史遗留动拆迁问题是可以逐步得到解决的。
     (二)进一步加强组织领导,加大专项化解工作力度。化解历史遗留动拆迁矛盾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必须进一步加强组织领导。市联席会议三个专项工作小组要进一步加强督查督办和工作指导:各区(县)特别是历史遗留动拆迁矛盾较多的10个中心城区,主要领导要亲自抓。要切实落实化解动拆迁矛盾的工作责任制,领导同志带头包案,啃掉一批“硬骨头”。对每一件动拆迁矛盾,都要实行部门以上领导包案。并落实一个2__3人的化解小组,近距离开展工作,以密切联系、建立感情为切入点,从生活、就业、就读、就医等方面给予关心着手,用真情感化他们,引导他们理性配合。为进一步加强这项工作,各区要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选调一批工作能力强、政策水平高、善于做群众工作的得力干部,充实到专项工作队伍,集中精力化解历史遗留动拆迁矛盾。
     (三)进一步探索处理历史遗留动拆迁问题的办法,提高化解矛盾的有效性,随着近年来房价上涨,动迁户坚持要求以现行房价调整安置方案,而动迁公司担心会“翻烧饼”由此成为化解历史遗留动拆迁矛盾的“死结”。另据分析,527件历史遗留动拆迁矛盾中,约有75%的动迁户要求调整安置方案。我们最近作了一些调研,不少单位提出,以裁决或强迁前双方协商的货币或房屋安置意向为起算点,按当时房价的等值面积选择适当地段的房源,解决遗留动迁老户的问题,既能解决按原货币安置方案现在买不到房子而动迁户不接受的矛盾,也能解决动迁公司怕“翻烧饼”而不接受动迁户漫天要价的矛盾。我们建议,各区在多渠道化解动拆迁矛盾的工作中,可以进一步探索实物支撑、综合解决的办法,即调整部分合适房源,调整安置方案,以解开“死结”,提高化解历史遗留动拆迁矛盾的有效性。
     (四)进一步加大依法处理和舆论引导,有效制止违法信访行为。对少数煽动、串联和幕后策划者以及实施违法行为的骨干,要加大教育力度, 积极取证,依法严肃处理;对无理取闹者,可在地区公开事实真相,甚至通过新闻媒体向社会公布其违法事实和处理结果,以起到打击少数、分化瓦解的目的。
     待续
    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处理信访、群体性事件、动拆迁矛盾的内部文件


    
    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处理信访、群体性事件、动拆迁矛盾的内部文件


    
    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处理信访、群体性事件、动拆迁矛盾的内部文件


    
    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处理信访、群体性事件、动拆迁矛盾的内部文件


    
    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处理信访、群体性事件、动拆迁矛盾的内部文件


    
    另附:上海居民致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尊敬的胡锦涛总书记:
     尊敬的温家宝总理:
     我们都是来自上海各个区的城市居民,也是九十年代以来上海帮政府制造的冤民。有因官商勾结非法圈地野蛮强迁而失去家园和所有私有财产无家可归的城市居民;有因官商勾结籍企业改制非法解除劳动关系而失去工作无以为生的城市居民;有因司法腐败枉法判决而失去社会最后公正公平的冤民。十多年来,上海政府欺骗我们要通过正常途径解决问题,我们就被迫到处上访,然而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许多家庭都是靠着“吃百家饭,穿百家衣”,冬去春来,没有节日,从城市的一个角落被政府赶到另一个角落。除此外,我们还要忍受非法的监控、搜家、遣送、刑拘、劳教、判刑、关精神病院,电话监听、骚扰等各种形式的打击报复。
     十年来,靠着一本1995年10月28日国务院发布的《信访条例》和宪法,不能保护我们的合法权益和人身安全。在默默的抗争中,上海居民忍受着苦难的煎熬有的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自2005年5月1日起国务院第431号令,即新《信访条例》施行后,我们再一次回到了中央、上海、和区三级政府推诿不管的浆糊局面。心不甘再进京上访,仍遭到上海帮政府的非法围、堵、截、打、关、包括关精神病院等没有止境的迫害。
     特别自2006年以来,上海帮政府在“稳定压倒一切”的籍口下,一,继续拖延不解决;二,对我们继续实施经济打击,剥夺我们的生存权;三,组织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的截访力量,包括专门组织打手队进行暴力截访。他们将野蛮暴力、非法监控、搜家、刑拘、劳教、判刑、关精神病院等一切没有底线的违法和残忍的手段有机整合在一起,摧残冤民的肉体,灭杀冤民的性命。只为全面堵塞上访举报的渠道,剥夺宪法赋予公民的上访举报权利。
     整个2006年直至今日,上海帮陈良宇和韩正可谓一脉相承。在皇城根天子脚下:在北京火车站的停车场,在北京开往上海的各次列车的第16节、第17节车厢和餐厅里,在北京宣武区太平街12号的湘江源头湘菜馆,在北京宣武区太平街陶然亭宾馆,在截访用的两辆面包车、大巴士上……常常可以听到如狼似虎的上海政府的官员、上海市的警察、及其他雇佣的黑社会打手的疯狂叫嚣和恐吓,处处可以看到一只只凶狠的利爪向着冤民的身体踹去!他们表面看起来没有原因,但极有组织。他们施暴的对象,不论男女,不辨老弱,没有任何底线。真是一声令下即开打,再闻令下便开溜。没有一个人会因此受到任何法律的追究。这就是上海帮政府的接访特色!被选中的受害冤民怎能逃脱被毒打致重伤、致昏死、致死亡之厄运?!
     整个2006年直至今日,被毒打致死的访民有:段惠民、杜荣林、戴荣、虹口一个、至少还有两个老太被打后回沪即失踪至今。
     整个2006年直至今日,被毒打致重伤的访民有:吴党英、童莉亚、朱金娣、刘华琳、蔡正芳、方文斌、朱黎斌(已二次)、孙健、裘美丽、陈幼鹤、华玉桂老太、胡佩琴、夏伟民、何美君、孙喜成、葛秀珍、宝山区一老太、王惠芳老太、居荣麟、周建国、徐桂银、张锡祺、彭蓉琴老太(和她同一天被打的共有三个老太)、段春芳、段惠民、顾丽明、叶成业、虞春香、金建明、张翠珠、徐国阳、詹荣妹等。在此无法作出完整的统计。他们被打得鼻青眼肿,全身软组织受伤都还算轻的。有的肋骨被打断,有的大小便失禁4+……
     整个2006年直至今日,被非法劳教的有:张翠萍(丈夫田宝成被非法判刑)、杨新民、段惠民、张锡祺等(在此无法作出完整的统计)。
     整个2006年直至今日,被非法判刑的有:张耀龙顾凤芳夫妇、陈小明、毛恩凤、田宝成(妻子张翠萍被非法劳教)、杜阳明老人(在此无法作出完整的统计)。
     整个2006年直至今日,遭非法关押者更是人数众多,到了随心所欲肆无忌惮的地步。
     整个2006年直至今日,遭到非法抄家的访民有:周大烨丁君悌夫妇、张君令、韩中明、陈小明、陈恩娟、马亚莲、王黎庄、杨春华(音)等。
     2006年开始的新一轮上海政府针对冤民的疯狂镇压,彻底破坏了我们对上海帮政府的信任,降低了共产党在百姓心中的形象,全面堵塞了信访举报的渠道。特别发生了上海公民段惠民去年11月3日到北京上访,被上海驻京办人员截访并施以毒打,身受重伤,回沪后又被强行送去劳教,因得不到及时治疗,于今年1月2日含冤死亡的恶性事件,使上海的人权状况倒退到了及其恶劣的地步!激起了上海所有良知人士的强烈公愤!
     我们认为:上海公民段惠民在京被毒打致死案发生在陈良宇下台后的第40天,在这段时间里,仍不断有冤民遭毒打。即段惠民案的发生决不是偶然的,他既不是唯一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受害者,他只是上海整个2006年严重倒退的人权状况必然会产生的悲剧之一!此事件无疑是韩正向党中央高调表态的最好注释:当面阳奉阴违,背地里干的却是破坏上海稳定,展示上海帮政府反人民性、反宪法、反道德的另一套。是可忍熟不可忍!
     值此2007年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召开之际,我们选择以此方式向全体大会、向两会代表、向尊敬的胡锦涛总书记、尊敬的温家宝总理公开呼吁:
     1.我们强烈要求上海韩正书记兼市长就上海公民段惠民被毒打致死案至今已63天,凶手逍遥法外,政府公然撒谎是“白血病死亡”之事公开谢罪并引咎辞职。要求上海政府立即依法追究滥用国家权力滥用职权的部门和个人的法律责任(包括陈良宇和韩正),给受害者及上海人民一个可以信服的交代。
     2.我们强烈恳请本次两会和您们敦促上海地方政府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陈小明、田宝成张翠萍夫妇、杜阳明老人、毛恩凤、张耀龙顾凤芳夫妇、许正清、蔡文君、王水珍、杨新民、张锡祺、刘新娟(关精神病院)等其他上访冤民。无条件恢复上海拆迁律师郑恩宠先生的政治权利,无条件解除对郑恩宠先生的非法软禁。停止野蛮截访。停止对全体上访人员的非法软禁、非法监视居住。
     3为了确保信访人的信访权利、确保信访渠道的畅通和确保信访人的基本人权,我们强烈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尽快组织信访立法。包括废除违反宪法、立法法的迫害上访冤民的劳动教养制度。
     4. 我们强烈恳请本次两会和您们敦促上海地方政府非暴力不欺诈依法解决我们的生存问题、居住问题。在没有解决前,要求上海政府公开对所有冤民按联合国难民的标准实施救助,以杜绝地方政府人员假公济私,籍解困中饱私囊,滥用纳税人的钱。
     5. 鉴于上海2006人权状况严重倒退,随着2008北京奥运的临近,可以预见上海冤民求生存求公正依法维权的道路必将更为险恶,据了解中国政府为了迎接2008北京奥运会,特别宣布从今年1月1日起,奥运期间放宽外国记者采访限制。在此,我们决定向中外媒体公开我们的联系电话(陆续公布),并表示愿意就上海在此期间的人权状况,特别就关于上海公民段惠民被毒打致死案的相关情况接受你们的采访,如实回答问题。以此作为对上海依法上访冤民的自身安全的一种保护措施,同时也希望以此来帮助监督上海政府提高依法行政的能力,推动上海的人权进步。
     此致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全体代表
     此致尊敬的胡锦涛总书记
     此致尊敬的温家宝总理
     2007.3.5
     上海部分访民:
     龚浩明、陈恩娟、谈兰英、朱东辉、田宝成、张翠平、孙健、陈小明、蔡文君、杜阳明、王水珍、沈婷、陈修琴、裘美丽、郑蓓蓓、毛照凤、叶成业、张桂兰、沈咏妹、董春华、姚荣林、颜芬兰、周又兰、顾金海、段春芳、胡小妹、韩宗明、宋阿杜、张师君、鲁俊、张素珍、毕旭、薛建国、华玉桂、王巧娟、陈黛丽、董阿仙、朱黎斌、何声钦、张兆林、仇玉桂、戴冠豪、张秀娟、萧又青、韦青、张俊根、秦启泰、高善来、李东生、华曦、朱卫华、李纯、金建明、张善芝、陈宝良、曹穆霖、戴国平、马国强、傅玉霞、林继良、周金妹、朱金娣、洪玲玲、张铁林、王宝根夫妇、李杏仙,杨春华,许永道, 孙翠英,顾月芳,姚克勤、于桂标,周福妹,季勤娣,刘平英,杨宝香,张 英,曹义宝,陈万凤,陈宗来,陆善明,王雅芬,许金凤、周和英,艾福荣,艾金英,孙秋生,薛莉君,陈美娟,吴晓忠,傅鸿炜,周永华,王明清,王明兰,王明兴,王莹,王翠弟,詹荣妹,张忠平,徐秀芳,赵济江,姚唐枫,张莉萍,朱东兵,王建成,赵加林,丁彐珠,耿国荣,周丽华,傅国忠,周建兰,周敏文,虞长海,吴珍芳,汪霞,赵玉英,吴党英,承英,金长涛,周大烨,魏勤,吉秀英,卫玉华,张月珍,王秀芳,李康,高华妹,竹剑平,邬玉萍,史海敏,沈泽民,张雄民,张淑妹,马长发,张雪英,陆春华,吴秀兰,诸伟华,张毅,邵桂荣,成玉珍,沈德宝,周建国,周建兰,郭汶波,徐惠娟,葛秀丽,王文正,颜兆兴,颜兆成,颜兆亮,孙玉兰,杨伟明,李俊、徐婷、乔玲娣、顾怀娣、许东海,刘志明,朱仁忠,朱仁华,杨翠芳,于美芳,张翠珠,张加强,郁巧玲,方文斌,许宏,冯玉珍,詹佩华,张君令,吴晓忠,奚仁娣,奚荷娣,徐洁琴,李雪美,潘金宝,陈月华,张建华,刘志强,张存伟,付小英,刘红娣,许国柱,沈美珍,胡苹琪,唐霞珍,张秀丽,吕龙珍,金兰英,王惠珍,朱亚莉,陶裕凤、陶品之、陶玉珍、匡宏,葛蓉,李淑杰,林国梁、林国伟、张云凤、江霞,钱晓霖,浦爱珍,张善良,黄 磊、王惠芬,张敬良,孙梅芳、王惠军、王梅丽、姚闻婷、姚玉平、赵关珍,邬月明,吴慧群,邹红英,周惟馨,梁玉龄,桂丽萍,袁红英,徐桂银,周宗兰,葛秀珍,高信翠,王智兴,赵迪迪,施福留,毛海秀,张信义,成彩根,孙以贞,潘曼丽,姚祥发,沈定高,朱金荣,梁发香,张阿海,承森, 汪桂菊,林霞兰,徐关福、姚一平,邓维秀, 徐亚罗, 宋斌, 李文华, 王文华, 童莉雅, 王学义、余家明、张奋奋、王丽卿、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