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俞梅荪:紫阳两周年忌日的沉闷(图)
请看博讯热点:赵紫阳逝世

(博讯2007年3月08日 来稿)
    
    
俞梅荪携带此书被海关没收


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一书,俞梅荪携带此书被海关没收
    -----------------------------------------------------------------
    
    我在《紫阳两周年忌日访民祭拜纪实》文中所述、关于紫阳在“6.4”前夕作出决断之前得到全家支持之事,是紫阳当年倚重的经济学家林凌(原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委员、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在多年前悄悄告诉我的,是紫阳下台以后,林凌曾三次闯关拜访紫阳并长谈而得知的。我担心如果公开此事,可能会给紫阳家人招来麻烦而在该文中没有提及。
    
    2007年2月上旬,我在香港见到刚刚出版的《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一书,中共中央组织部原副部长李锐在该书序言中提到此事,据书中所记,紫阳也谈了此事,故我又对该文作了补充。此书使我如获至宝,次日返家途中在北京入境时,却被海关警方连同我携带的诗人余光中送我的小册子、香港中文大学送我的法学著作、《刘宾雁纪念文集》等全部书籍(几十本),还有我在香港街头报摊上买到的刊有我怀念紫阳文图的《开放》和《争鸣》杂志2007年2月号,以及旅行箱里的全部纸片,一张不留地统统被无理扣压,《赵紫阳纪念文集》也在禁之列。
    
    警方说,这些书都是危害社会的。我携书也危害社会了吗,血口喷人,我大为震惊,厉声质问:这究竟是怎么个危害法?况且香港回归已十年,为什么还要禁书?答,这是中国特色。我说,再"特色"也得依法呀。他们不容分说地把我的《往来港澳通行证》收走了。
    
    他们在审讯中,追查我为什么去要香港、有哪些同伙、这些书刊从何而来、携书回来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等。我说,自己一人去香港旅游,这些书在香港的书店都有卖。我说明赵紫阳仍然是合法公民和中共党员,并未被剥夺政治权利;况且《海关法》的制定和建立缉私警察队伍,配备精良的武器装备并赋予你们行使侦查及查扣走私物品和逮捕人犯的司法权力,以及大规模装备出入境管理的现代化设施等等,都是紫阳在总理任上,为加速对外开放、引进发达国家的先进经验与国际接轨、投以巨资完成的。协助总理分管法制的是国务院副秘书长顾明,我是其秘书,我们对你们时任海关总署戴杰署长和王洁平副署长的各种要求给以大力支持。我依据当年参与制定的《海关法》来说明,海关的职责是查禁走私物品,根本不是查禁旅客书籍的,剥夺我看书的权利是非法的,我拒绝被审讯。一个老便衣警察怒斥道:“从未碰到象你这样带那么多书、又那么不老实交代的。你的问题很严重,如不配合,对你不利!”我说:“你拿我的书才对我不利呢!你还书就对我有利!”他还把我的话断章取义,上纲上线地骂我。我愤怒地与他对骂起来,他骂不过我,就狠狠地透露说:“我们已经通知了有关方面,一会儿就有专人来把你带走。”
    
    他们早已紧张地行动起来了,有的正在翻看和登记我的一大堆书,有的正在打电话,有的围着喝斥我,要老实交代。最先揪住我不放而开箱搜查的那位女警官却对我笑盈盈,她按奈不住的沾沾自喜和幸灾乐祸,似乎逮着了与“境外敌对势力勾结的要犯”而要立大功了。
    
    当时正赶上北京寒流,气温骤降,我从南方来而衣着单薄。在被审讯的三个小时中,我冻得腹痛难忍,又不能去厕所,怕节外生枝,如被警方疑为腹中藏有毒品,麻烦可就大了。我只好在司法笔录上签字并按了指印,才得以脱身。到家时,我已经泄在身上,连屎都被警方折腾出来了。幸好索在腰带上的相机未被发现,留下了余光中、香港特首曾荫权以及香港警察与我的合影。
    
    好在他们完全说不过我,大概觉得我比较怪,说是“从未见过像你这样难缠的。”不好对付而没有把我带走,还算客气地把《往来港澳通行证》还给我。当然,他们记下了我家地址,仍可随时来抓我。
    
    两天后,我拿着2006年12月8日左右的《人民日报》和《北京日报》转载我回忆彭真当年领导立法的文章、2006年9月北京出版的一书中介绍我从事立法和研究20多年的简历图文,还有国务院办公厅的证件和《海关法》等去交涉。我一再说明,我是法治体制内的资深学人;紫阳是我的老领导;这些书刊只作阅读缅怀和研究之用。但是,无论我是以情好言相求、还是依法恶言抗争,都被断然拒绝。我扬言要打官司,他们却更不以为然了。我还请求说,台湾诗人余光中的诗(充满思念黄河与统一的情怀)早已被列入大陆的中学课本,请把余光中的小册子(仅为不到10页)还给我,还有香港中文大学送我的该校法学教授张鑫著《中港法制新论》(2002年版)等法律专业书籍,也被拒绝。这是在阻挡大陆与港台的文学与法学交流、破坏两岸三地日益增进的骨肉同胞关系啊!难怪3月3日,国民党主席马英九说:“追求统一并不是国民党现阶段的政策,甚至大陆也不是。”4 日,台湾总统陈水扁高调:“台湾要独立。”5日,李肇星外长回应说:“国家愿意以最大诚意,与台湾和平统一。”当下的海关警方却顽固地反对祖国统一。一个将军一个令,政出多门,各自为政,行政行为极为紊乱,使纳税人摸不着头脑而遭殃。
    
    2006年11月13日,温总理在全国文联代表大会上倡导:“文艺界要提倡讲真话,反映真实的社会情况,鼓励人们去追求真理。”温总理热情鼓励创作和出版自由,广大作家振奋不已。但其余音未落,2007年1月11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副署长邬书林却非法下令,查禁刚刚出版的袁鹰著《风云侧记──我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中国档案出版社)、章诒和著《伶人往事》(湖南文艺出版社)等八本书。不少作家拍案而起,群起而攻之,舆论一片哗然。犯了众怒的邬副署长赶紧登门,向具有60年中共党龄(比邬的年龄还要长)的高级记者袁鹰道歉,并收回对这八本书的禁令。
    
    然而,海关警方竟步其后尘,用武力随意剥夺人们看书的权利,在物欲横流的世界,扼杀人们对知识的追求;他们不去对外查处日益猖狂的走私犯罪分子,却对内向手无寸铁的旅客纳税人滥用职权,为所欲为,耗子铿锵屋里凶。
    
    书生爱书如同生命,我不远数千里寻觅到经典宝书,背着沉甸甸的行囊,不顾清贫而破费钱财,忍着曾经冤狱而留下的腰腿老伤辗转奔波,终于快到家了,竟被洗劫一空。这些书大都未及翻看。这使我日日怒火攻心,寝食难安。
    
    春节刚过,一位久违的老友送给我的新年礼物竟是《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和2007年2月号《开放》、《争鸣》杂志,是这位在打工族朋友到香港过年,在报摊上发现而购得,又冒着风险闯过海关带回的。宝书失而复得,使我要去海关总署,寻找当年参与海关立法,现已成为其主要领导人的几位熟人交涉讨书之事,已不很迫切了。我拜读紫阳的谈话发人深省,送书的这位60岁老友对我的厚爱,其实是对紫阳精神的向往和企盼。海关警方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竟以创建现代化海关警察队伍的祖师爷紫阳为敌,大加封杀,犹如螳臂挡车,终将被历史的车轮碾碎。
    
    立法工作者被司法人员剥夺了读书和读法律书的自由,如同秀才遇到兵,法律成了一纸空文。这是执法违法、严重违反《宪法》、《海关法》的犯罪行为,更是对抗胡锦涛和温家宝大力倡导的“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依法行政,司法为民”和“八荣八耻”等政策法律和道德规范的顶风作案,后果极为严重,社会危害极大,当依照《刑法》从严判刑惩处。
    
    但是,不久前有位律师在入境回家时,其书也被北京海关警方没收。他到法院起诉,却一败涂地。司法界的官官相护,更使海关警方有恃无恐。如此司法乱象丛生,何以奢谈什么“科学发展”和“构建和谐社会”,只好由日益沸腾的民怨和滚滚向前的历史车轮,把这些反科学而扰乱社会的罪人淘汰。
    
    2007年2月20日,中国人民大学前副校长谢韬撰文指出:“说这个政府在保障民主、保障人权、保护宪法尊严方面形同虚设,丝毫不起作用,这难道不符合事实吗?”
    
    据悉,《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2007年1月在香港出版,好评如潮,不到一个月就售完,部分书流向北京中央领导层。该书是大陆海关的严查对象,不少知识分子和我的一些朋友通过不同途径先睹为快,包括复印传阅。该书作者宗凤鸣1938年加入中共,长期和紫阳一起工作的同乡好友,1952年担任地委副书记,上世纪80年代曾任中国经济改革研究会常务理事等。2月底,87岁的宗凤鸣老人因心脏病住院,他已把此书的全部稿费捐出。他在垂暮之年,成就了惊天地泣鬼神,惠及子孙后代的大事,生命的火花放出了光芒。
    
    春节期间,我在去外地探亲的火车上,同行的旅客是共青团中央的一位科员。他1980年出生,看似年轻有为。我问:“你们团中央现在还说起耀邦吗?”他答:“不说了。”我问:“为什么不说了?”他答:“因为时机不成熟。”我疑惑地又问:“什么时候成熟。”他答:“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见我很茫然就振振有词的补充道:“胡锦涛(原团中央书记)是耀邦的后任,他最了解耀邦,什么时候能说,什么时候不能说,只有他最清楚。要讲政治嘛。”其实,胡锦涛总书记在2006年耀邦90诞辰的纪念大会上,再次肯定了耀邦的历史功绩。
    
    这位科员对紫阳也只知其名而不知其实。我试图告知一点耀邦和紫阳的政绩,无奈他毫无兴趣。他在官场左右逢迎、人云亦云地混差使,也未尝不可。殊不知,“讲政治”是要讲中共“依法治国”的大政方针,并非是见风使舵、顾左右而言他的市侩哲学,并非是韬光养晦的世俗功利算计的潜规则。耀邦是共青团的旗帜,发扬耀邦精神,事关共青团乃至中共事业的兴衰成败,况且“不提耀邦”已经18年了,莫非还要守株待兔再等18年?
    
    我不敢想象,排斥人民爱戴的耀邦和紫阳、失却了现代历史支撑的共青团还能有怎样未来?
    
    没有历史,怎能有未来!我们50岁的一代人,承前启后的责任重千斤!
    
    
    俞梅荪在《民主论坛》的紫阳两周年忌日祭拜系列文:
    1,赵紫阳与弗里德曼
    2,紫阳未尽的政改宏愿
    3,弗里德曼的经济理论简介
    4,当前我国经济存在的问题(摘自世界银行报告)
    5,紫阳两周年忌日访民祭拜纪实
    6,紫阳两周年忌日的沉闷
    
    
    (原载,民主论坛,2007-03-03,修订:03-07)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俞梅荪:百里洲镇选区投票日,吕邦列被警方调离选举现场后 
  • 俞梅荪:太石村民选举人大代表两轮投票前景未卜
  • 俞梅荪: 只因悼念紫阳.被逼连夜逃亡
  • 俞梅荪:彭真委员长像读《毛主席语录》那样读《宪法》的启示(修订版)
  • 俞梅荪:彭真像读《毛主席语录》那样读《宪法》的启示(组图)(图)
  • 俞梅荪:太石村选举人大代表两轮投票前景未卜
  • 律师:天使与魔鬼—— 一个立法工作者与律师的恩恩怨怨/俞梅荪
  • 陈小平:前中南海法律秘书俞梅荪的故事
  • 俞梅荪:李柏光深陷囹圄之真相
  • 张耀杰:中南海秘书见证中国监狱——俞梅荪和他的狱中难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