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当年的右派致中共中央公开信:应宣布反右违宪予以赔偿
(博讯2007年3月05日 转载)
    
    海涛/今年是中国反右运动50周年,一批当年的右派给中共中央发出公开信,要求给右派彻底平反并予以赔偿。
     *多人签名集体索赔* (博讯 boxun.com)

    
    星期六,60多名当年被打成右派的人士,联名发表给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和国务院的公开信,要求宣布反右是“完全违宪”的错误政治运动,对于受害人给予必要的物质赔偿。
    
    1957年,当时的中共领袖毛泽东“引蛇出洞”,把五六十万敢于提意见的知识分子打成“右派”,绝大多数遭到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不少人坐牢劳改,发配下放、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在这封星期六出现的公开信上签名的,有老记者戴煌、刘衡、刘乃元,老科学家许良英、茅于轼,老干部钟沛璋、杜光、郑海天,还有当时著名大右派林希翎、谭天荣、陈奉孝,这些人当年多数是在校大学生或记者或其它行业的知识分子。
    
    公开信希望能“开放言禁”,找出和挖掉“产生错误政治运动的根子”,用制度保障民主进程。
    
    上世纪八十年代反右运动三十周年之际,记者刘宾雁、教授方励之、作家王若望和科学家许良英等人,曾计划召开一个反右回顾学术研讨会,但是,由于“上面”的干预而泡汤,没有开成。
    
    *坚持反右正确非常荒谬*
    
    如今,又是二十年过去了,这次签名活动的联系人、73岁的北京退休干部任众对中文部记者说,有些人至今仍然坚持“反右是正确、必要的,缺点是扩大化”这种观点,是非常荒谬的:“我们写了给中央的公开信,要求能对右派的问题“正名”。因为反右派本身就是违法的,是绝对错误的,希望能在这点有所认识。因为过去毛泽东时期引蛇出洞,完全是霸道行为,这样使得许多有用的人才都受了害。到后来还要坚持这种观点,这种做法,说明体制上还存在严重的问题。”
    
    五十年前,任众是北京公安局下属劳改工厂的统计员,打成右派后,发配到劳改农场,戴上“帽子”后,再发配到农村,1962年摘掉“帽子”,1965年成了建筑工人。1979年“改正”之后,恢复了干部职称。
    
    *21年苦难史*
    
    人民日报的老记者刘衡,今年已经84岁了。她也当过“右派”,这次也在联名信上签了名。她对中文部记者说,她参加签名的动机是,希望人多一点,能引起中央的注意:
    
    “因为我们这些人损失最大,时间最长,21年啊。右派损失最大。这21年中,比坐监牢还要苦。很多人挨饿......”
    
    刘衡当年就是人民日报记者。打成右派后,下放农村,劳动改造。1978年,在胡耀邦主持下,右派大多改正,报社终于给她“摘了帽子”。
    
    刘衡在人民日报,和刘宾雁、王若水、秦川、胡绩伟,陆超琪等老新闻工作者建立了很好的工作和私人关系。刘衡的孙女刘荻,网名“不锈钢老鼠”,几年前在北师大读书时曾因网上言论被捕坐牢一年多。
    
    *还历史债和免非洲债*
    
    河北作家田奇庄认为,右派应该得到改正和赔偿:
    
    “你纠正了这些错误,对共产党的形象,还是非常好的。反右,使得很多人受了迫害和委屈。很多人没有补发工资。我和一些同志算了一下,给他们补发,也就四五十个亿。而我们去年给非洲免除债务,就是一百多个亿。”
    
    日前,在上海,也有两百多右派签名,给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和国务院写申诉信,要求国家对右派正式道歉,给予经济补偿。 美国之音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浙江159渔民维权四年仍待洞头县政府给予经济赔偿
  • “右派”幸存者50年后要求国家赔偿
  • 良家妇女被指卖淫被警察打死 丈夫获得27万赔偿
  • 天安门母亲要求重评六四依法赔偿
  • 首位'六四'死难者获中国政府赔偿
  • 汕尾当局禁止家属讨饭 村民要求兑现赔偿
  • 农民被错关228天 自学法律奔波8年终获国家赔偿
  • 农民涉嫌杀人羁押576天获释 申请126万国家赔偿
  • 抗议国企改制吞赔偿 深圳5千工人堵路
  • 日本要在东海正式开钻 还要中国赔偿
  • “杀妻”冤案当事人佘祥林获得国家赔偿
  • 日军毒气受害者再次要求日本政府赔偿
  • 敦煌机场保留追究坠机男孩责任 称绝不赔偿 (图)
  • 侯建军案被害人家属继续要求200万赔偿
  • 杀妻冤案佘祥林暂缓申请国家赔偿
  • 佘祥林将申请千万国家赔偿
  • 聂树斌死刑案律师可能提出国家赔偿
  • 河北青年被错误执行死刑案,家属要求国家赔偿
  • 中国输血受感染者无法获得赔偿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七年冤狱三十年申诉 未获国家赔偿
  • 杜培武洗清冤屈获国家赔偿 未得精神赔偿起争议
  • 公安局违法收容致人死亡 法院却判无须赔偿
  • 东海之争 中国有三张牌对付日本:钓鱼岛、琉球和战争赔偿
  • 冯岩: 呼吁立即释放张林,给予国家赔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