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赵紫阳两周年忌日访民祭拜纪实(图)
(博讯2007年2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俞梅荪 (本文原载《议报》第289期,16日修改供博讯重发,图片第一次发表)
    
    2007年1月17日是紫阳的两周年忌日,一对上访夫妇为能去富强胡同的紫阳家祭拜,在北京多耽了两天。他俩是我在南方老家的平民邻居,近年为伸冤而多次到最高人民法院申诉未果。我们一同前往,他俩要送花篮,被我劝阻,其经济较拮据。
    
    清晨,我在附近大学校园里的打印个体户小屋,复印我在凌晨匆匆完成的《怀念弗里德曼与赵紫阳》(初稿)。那里很拥挤,一个女大学生在旁好奇观望。我问,你知道这两人是谁吗?她茫然不知地走开了。其实,我很想送她一份。由于紫阳被长期封杀,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年轻人大都不知紫阳了。
    
    我们上了出租车,说要去王府井附近的富强胡同,为省钱而要求走那条我很熟悉却又一时说不上路名的近道,不然就得绕道世都商厦而多行三公里。中年司机听说是去紫阳家而肃然起地说他佩服紫阳,并走了近道。
    
    我们来到富强胡同口,见有禁止车辆通行的牌子,胡同里空无一人,很冷清,却停满了一排闲置的空车,这里似是固定的停车泊位。这条小胡同里的人家很少,看来这些车主都不是胡同里的。
    
    从胡同口到紫阳家有150米,我又步履沉重地走在这条古旧灰暗却被世人瞩目的小胡同里,往事涌上心头,似乎少了一点痛失紫阳的悲伤而多了一点家国天下的使命感。我们来到6号院门,红漆大门已年久失修,显得陈旧,给人以低沉之感。我按了门铃,一位身着便服的警卫战士开门,很客气地把我们让进去。
    
    这是三进四合院,第一个大院已经空空如也,驻守在此一个班的“警卫”战士已经撤走,只留下两名门卫。第二个小院是紫阳的书房。第三个院是紫阳的夫人梁伯琪和家人的起居室,紫阳的骨灰存放在那里。
    
    在紫阳的书房门前,有十来位祭奠者,都是平民模样,其中几位是灰头土脸的外地农民访民(老头和妇女),他们正围坐或蹲在书房门口的台阶下,全神贯注地烧纸钱。他们从好几个手提大包里,取出成捆成捆精美的百元人民币纸钱,大把大把地投入火中,祭火熊熊,火苗足有1米高,热量扑面而来。他们个个满脸悲伤,有的还在流泪。这些贫困的访民花钱买了这么多纸钱来烧,还要冒着被抓的风险来此,莫非是担心造福百姓的平民总理在天堂寂寞和缺钱乎!紫阳如在天上有知,定为欣慰且又过意不去的呀。几位北京市民围着照相,有的和他们一起烧纸钱。访民们烧完纸钱就默默地走了,也不向我们这些衣冠整洁的城里人抬一眼。紫阳去世以来,不断有前来悼念的外地访民,不少访民在富强胡同口就被警方抓走了。
    
    紫阳的次子赵二军把我们迎进书房,紫阳的桌椅、书架等一切陈设保持着他生前的原状。两年前,紫阳的灵堂设在此,墙上依然是那张大相片,布衣青衫的紫阳,随意洒脱,满脸笑容地看着来者,栩栩如生,使人备感亲切。面对紫阳,我热泪盈眶,为自己未能对法治建设做更多的事情,离紫阳的要求还差很远而惭愧。有祭拜者正在登高往墙上悬挂其敬献的字幅。
    
    访民夫妇向紫阳深深鞠躬,在留言册上写道:人民怀念您!某某泣颂。
    
    紫阳书架上方的墙上,依然挂着儿女们敬献的大幅挽联:
    支持您的决定是我们不变的选择
    能做您的儿女是我们毕生的荣幸
    
    这是指在1989年4月,耀邦去世,学潮骤起。5月中旬,紫阳坚持要在民主和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他主张和平对话,反对军事戒严,不惜为此而下台,甚至做好了坐牢的准备。紫阳考虑到,这样做将连累家人,他作出决定之前,把儿女们都叫来,开家庭会议,征求意见,得到全家的支持。两年之前,这幅字是写在白布上的,现已换成丝织绢布的挂轴了。
    
    每当紫阳的生日和忌日,儿女们都聚在这里,原本是自家亲人的追思日,却总被不速之客的造访而打破这里的寂静。紫阳共有五位儿女,那天我见到赵大军、赵二军、王雁南、赵五军等四位,他们热情地为朝圣者们提供各种方便,紫阳之女王雁南向每人端上热茶,没有服务员或帮忙的朋友。
    
    我送上为忌日而写的《怀念弗里德曼与赵紫阳》文,他们对弗里德曼的辞世十分沉痛并认真校阅此文,还把两大本《赵紫阳纪念文集》(香港出版在大陆被禁而珍贵稀少)送给我,其中编入我的五篇文章;又把印着赵家地址的大信封送给上访夫妇,打开来是精美的纪念卡,封面是紫阳的相片和签名,里页是“谢谢大家,梁伯琪携全体子女及孙辈赠送”,这是为2004年1月29日在八宝山送别紫阳而印制的,已经所剩无几。王雁南听说在送别紫阳的日前,我在警察的追踪下脱逃,警察又在送别当日在八宝山蹲守抓我,使我未能送别,她又去拿了一份给我,还关切地问我,后来是否还有什么麻烦。据说,此件已有彩色复制品在社会上广为流传。
    
    我悄悄探问,1989年紫阳下台以来至今,是否有当年受紫阳重用的老部下,后来又成为现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来访过。王雁南说,无一人,只有那些退下来后又敢于说真话,大家都知道的老同志们。她坦然而平静地补充道,这没什么,来这里会给他们招来麻烦的,可以理解。
    
    回想紫阳下台以后,从中南海搬家至此。当时我仍在国务院担任某位领导人的秘书,我曾和秘书同事来此寻访,后来凡我路过东皇城根南大街或灯市口西街,总是习惯地绕进有便衣人员游荡,有时戒备十分森严的富强胡同里徘徊。我不敢敲门,生怕不仅见不到紫阳,还要惹来麻烦。后来,我离开中南海,成为一介草民之后,又多次来此,仍不敢敲门,为未能见到敬爱的紫阳先总理而伤感不已。紫阳离世之际,我终于得以进门,来到灵堂悼念,赵五军让我来到紫阳的书架前,我见到:《论法的精神》(孟德斯鸠)、《法哲学原理》(黑格尔)、《和谐与自由的保证》(德,威廉.魏特林)、《人性论》、《物性论》、《公有法典》等世界名著,这些书均已被翻看旧了,可见紫阳十分关注现代文明的经典学说和人类共同的价值理念。这使我追悔莫及,假如当初我冒险闯关进门,向紫阳请教,留下他在长期闭门思考中的真知灼见,这将对我国未来的民主法治的发展具有多么重大的价值啊!我即使为此而招来麻烦也值了!
    
    我深感世态炎凉,官场险恶。其实,紫阳达到了千百年来为官之道的最高境界,走近紫阳只能沾上他的勤政爱民,勇于开拓进取,无私无畏的精气神,得到他的传承和保佑的啊!
    
    王雁南的手机不断响起,有不少所谓的敏感人士均被警方看管在家中而无法前来,只好打来电话致意。
    
    到了中午时分,其他朝圣者们早已离去,我们也告辞。刚出大门就有人问我们是哪里的,我们没有理会。胡同里空无一人,胡同的两头都有无所事事的便衣人员在游荡,他们阴沉而机警地观望着四周的一切,使人发怵。
    
    多年来,常有一些求告无门的访民,冒着被抓的风险,来到富强胡同里徘徊。他们明知见不到紫阳,只是表达一种情结和向往。在2004年紫阳离世半年之前的某日,一群访民在门外齐声高呼:“紫阳,你好!”紫阳在屋里听到后,要人传话出来,表示感谢。
    
    访民烧纸钱,使我想起1992年清明那天,我随原国务院副秘书长顾明来到南长街会计司胡同的耀邦家中,探望耀邦的夫人李昭。警卫战士告诉我,时有外地农民老太太来叩门,她们风尘仆仆地来,向耀邦遗像磕完头就走了。
    
    这个院落原本是耀邦从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初,历任共青团中央书记至中共中央组织部长、宣传部长时的住家。1977年起,耀邦主持大规模平反各种冤假错案,时有葛佩琦等大小右派分子纷纷登门上访,耀邦一概不让家人或工作人员阻拦,甚至有一天早上,一位武汉来的右派工程师直奔耀邦的卧室,耀邦从床上一骨碌地爬起来,热情接待(我曾见此人的回忆文)。如果赶上吃饭时间,耀邦就习惯地请上访者(其中有老农妇)一起便饭,好生款待,收下他们的材料就匆匆上班去了。耀邦不在家时,由家人代为收下上访材料。耀邦每每把各种上访材料,批转有关部门妥善解决。他冒着风险,力排众议,以其超凡的魄力平反了1949年以来历次运动中所造成的三百多万件冤假错案,使一、两千万人结束了苦难。后来,耀邦担任中共中央秘书长,他家搬到南长街会计司胡同尽头的一个四合院,这里成了某单位的办公地,直至紫阳家搬来此地。
    
    回家后,我把拍摄的照片发给师友们共享。两天后,远在地中海畔的黄河清先生看到访民烧纸钱祭紫阳的照片而题诗曰:
    一张一火岂冥钱,直是平民泪血溅。
    曾找紫阳能吃粮,如今惨酷谁人怜!
    
    黄河清先生对赵紫阳儿女和我的合影题诗曰:
    奸人恶相总阴刁,正正堂堂赵公骄。
    尽得遗传悲悯在,属僚儿女德容韶。
    
    洪哲胜先生来信:非常难得的是,你给历史留下了这么几个重要的镜头!
    
    四川教师邓非来信:“中共建政以来,紫阳先生是最好的总理(我指人格),他最让老百姓感动和崇敬的是牺牲自己的自由而守住良心和高贵,这在当今中共高官里面并不多见。每当我想到一个白发老人,为了对自己的良心负责而心甘情愿地选择放弃生命中最宝贵的自由,我禁不住热泪滚滚。为什么那么多普通百姓要冒着危险去悼念他?我的眼泪也许就是答案。请转达我--普通的平民,对紫阳先生家人的问候和祝福,请他们多保重,云开雾散的那一天不会太远了!”
    
    上海市民高达先生来信:“人类文明的潮流是阻挡不了的。去年在美国,我在电视直播的国会现场实况里,看到布什总统发表国情咨文的全过程。布什说:1950年世界上民主国家只有49个,2006年是120多个。我想,再过50年或一代人,随着中国经济和教育水准的提高,中国人的文明和法治意识会提高,只是我们这一代在作牺牲。赵紫阳为守住良心和高贵而牺牲自由,历史早晚会对他有重彩一笔,赵紫阳的第三代将会有收获。”
    
     借用母亲曾告诉我的,31年前,人们在凛冽的寒风中,十里长街送周恩来总理的话:“人民总理爱人民,人民总理人民爱。”
    
    民意犹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奔腾到海不回头,可疏而不可堵,可导而不可欺!

附记:
    
    本文关于全家支持紫阳之事,是紫阳当年倚重的经济学家林凌(原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委员、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在多年前悄悄告诉我的。紫阳下台以后,林凌曾三次拜访紫阳并长谈。我担心如果公开此事,可能会给紫阳家人招来麻烦而在本文(初稿)中没有提及。2月上旬,我在香港找到《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一书,见到原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李锐在该书序言中提到此事,故又作补充。此书使我如获至宝,次日返家途中在北京入境时,却被海关连同我携带的余光中的小册子、香港大学的法学著作等全部书籍和杂志(几十本)统统无理扣压,《赵紫阳纪念文集》也在禁之列。在被审讯的三个小时中,我说明赵紫阳仍然是合法公民和中共党员,并未被宣布剥夺政治权利;况且《海关法》的制定和建立缉私警察队伍,配备武装力量并赋予你们行使侦查及查扣走私物品的司法权限,以及装备出入境的现代化管理设施,与国际接轨。这都是紫阳在总理任内大力支持下完成的。我依据当年参与制定的《海关法》来说明,海关的职责是查禁走私物品,根本就不是查禁旅客书籍的,你们剥夺我看书的权利是非法的。一个老便衣警察怒斥道:“你如不配合我们,对你不利!”我说:“你拿我的书才对我不利,还书就对我有利。”他说:“我们已经通知有关部门,一会儿就有专人来把你带走。”我怕招来更大的麻烦,只好在司法笔录上签了字,才得以脱身。立法工作者竟被司法人员剥夺了读书的自由,如同秀才遇到兵,法律成了一纸空文。这是严重违反《宪法》、《海关法》的犯罪行为,更是对抗胡锦涛和温家宝大力倡导的“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依法行政”、“构建和谐社会的科学发展观”和“八荣八耻” 等方针政策和道德规范的顶风作案,当依照《刑法》从严惩处。
    
    附图:烧纸钱8张
    
    在紫阳两周年忌日,几位外地的农民访民在紫阳书房前的台阶下烧纸钱。摄于2007-0117上午
    
    附图:紫阳两周年忌日纪念情况
    
    1-左起:杨诚磊、惠进美、王雁南、俞梅荪。
    赵紫阳忌日访民祭拜纪实
    
    2-左起,赵五军、俞梅荪、赵大军、王雁南,在紫阳家中。
    赵紫阳忌日访民祭拜纪实


    
    3-俞梅荪到紫阳书房祭拜,把撰写的回忆文稿送给紫阳之女王雁南。
    赵紫阳忌日访民祭拜纪实


    
    4-左起:外地访民杨诚磊和惠进美夫妇,在紫阳书房留言。
    赵紫阳忌日访民祭拜纪实


    
    5-外地访民杨诚磊在紫阳书房留言。
    赵紫阳忌日访民祭拜纪实


    
    6-两周年忌日的紫阳书房,书架上方的墙上,依然挂着儿女们敬献的大幅挽联:
    支持您的决定是我们不变的选择
    能做您的儿女是我们毕生的荣幸
    赵紫阳忌日访民祭拜纪实


    
    7-俞梅荪在紫阳的书房缅怀先总理。
    赵紫阳忌日访民祭拜纪实


    
    烧纸钱纪念
    赵紫阳忌日访民祭拜纪实


    赵紫阳忌日访民祭拜纪实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周新闻聚焦:赵紫阳逝世两周年,海内外各方缅怀纪念(图)
  • RFA:赵紫阳忌日公安严阵以待.(图)
  • 赵紫阳逝世2周年 禁民主人士悼念
  • 临终之前的赵紫阳/郑曙光 林君
  • 孙文广:李金平家中设灵堂悼念赵紫阳先生
  • 赵紫阳的卫士孟建伍宣布参加中国泛蓝联盟(图)
  • 江泽民批判赵紫阳究竟是怎么说的
  • 赵紫阳故乡行/林渊
  • 赵紫阳晚年文稿(图)
  • 丁子霖:从九年前赵紫阳先生的信所想到的
  • 赵紫阳致全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员的一封信(图)
  • 清明节上访者祭赵紫阳被拦截 八宝山扫墓被打伤(图)
  • 著名异见作家刘晓波和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准祭赵紫阳
  • 赵紫阳忌日在警员包围下百人吊唁 部分人被带走(图)
  • 赵紫阳周年忌日中国官方未表态(图)
  • “吴啸”在赵紫阳辞世周年,走进富强胡同
  • 【周年回放】 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三)RFA张敏
  • 【周年回放】 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二)RFA张敏
  • 【周年回放】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一)RFA张敏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赵紫阳与薄一波:留芳百世与遗臭万年/吕耿松
  • 孙文广:李金平归来说平反赵紫阳
  • 刘晓波:继承赵紫阳的政治遗产--赵紫阳去世二周年祭
  • 舒洋:和平,奋斗,为民主!----纪念赵紫阳先生逝世两周年
  • 佛利民与赵紫阳会晤的回忆/林保华
  • 莫非胡锦涛又把王光美当成赵紫阳?!
  • 鲍朴:赵紫阳的政治智慧
  • 鲍彤:关於公民维权问题的提纲——献给赵紫阳
  • 白智清:悼念恩人赵紫阳,悼念恩人胡耀邦
  • 赵昕:为什么给赵紫阳先生覆盖党旗?!
  • 赵达功:赵紫阳是中共党内民主化的旗帜(旧文)
  • 世间已无赵紫阳/老戚
  • 因悼赵紫阳获罪的许正清父亲 致信请布什访华期间转交胡锦涛
  • 赵紫阳的最后陈述
  • 安琪: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悲剧启示录
  • 从谁为李大钊送葬想到谁在纪念赵紫阳
  • 《诚恳征集悼念赵紫阳诗词、挽联》启事
  • 李卫平:赵紫阳在“六四”的日日夜夜
  • 陆文:赵紫阳没吃烂狗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