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仅存400人 无医保看贵难
(博讯2007年2月16日 转载)
    在1987年首次对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进行统计时,尚有1756名幸存者在世,现在,大屠杀幸存者在世的仅有400人左右。据称,他们最大的困难就是看病难,当中许多人都没有医疗保险。
    
       《现代快报》报道,春节来临之际,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援助协会会长秦杰一行日前走访慰问了吴秀兰、曹志坤、姜根富等部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博讯 boxun.com)

    
      秦杰说,在1987年首次对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进行统计时,尚有1756名幸存者在世;10年后再次进行统计时,在世的幸存者就减到1200多人;到现在,大屠杀幸存者在世的仅有400人左右。“去年一年就走了三十几位,不过又新发现了一批,差不多还有400人吧!”
    
      每一位幸存者,都有一本血泪史。吴秀兰,今年已94岁,1937年,她和三个女儿被炸弹击中,当时,年仅8岁的大女儿周五九和2岁的女儿周顺娣下半身就被炸飞了。她伸手去抱女儿,可是搂进怀里的只是一个上半身。临死前,女儿手里依然紧紧抓着一个糖饼:“妈妈,这个饼……”老人的左腿也被炸飞了,昨天,坐在轮椅上的老人仍旧生活在过去的痛苦里:“当时我才20几岁。”一旁的小女儿周美华说,两姐姐被炸死那年妈妈才23岁,“因为受刺激太大,我妈一直把我当成死去的顺娣。”老人看到送来的慰问品时,眼里闪着泪花,一个劲说谢谢。
    
      曹志坤,出生于1924年,1937年左腿被日本鬼子用机枪扫中后,左腿骨碎裂,走路很不方便,苦熬到1994年,才动了手术,拿出了6块碎骨头,目前这些碎骨头已捐给江东门纪念馆,纪念馆陈馆长说:“新馆建成开放后,将作为日军的罪证陈列出来。”
    
      秦杰介绍,幸存者目前都年事已高,年龄最大的已经90多,最小的也有近70岁,身体都不是很好。吴秀兰家的房子很小,家里也没什么像样的家电,虽然墙上挂了个空调,但用布包得严严实实的。“(幸存者)家里条件大多不是很好,可这还不是主要问题,他们最大的困难就是看病难。”秦杰说,“许多人都没有医疗保险,早些时候我们在下关区援助了一个患了骨癌的幸存者,没有钱看病,疼得只有在破旧的床上打滚。”
    
      为了“抢救”大屠杀幸存者,2004年,南京成立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援助协会。根据去年8月份颁布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医疗补助实施办法》,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生病一律可享受补贴。如幸存者医疗费发票在原单位或医保部门报销后,可凭该发票复印件及单位或医保部门证明,余额按比例由协会补助。医疗费用不管数额大小,一律补助50%,情况特殊的可适当增加。“现在大概已用了十几万。”秦杰说,“我们现在还在努力,下一步就是希望这些持有大屠杀幸存者证件者到医院就医时,可以获得一定金额的费用减免。”
    
      据悉,现在幸存者就医时,挂号费已可以减少五钱。秦杰呼吁更多的人、更多社会团体加入到这种历史“抢救”中来,给予那些幸存者更多的帮助和关注。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日双方在北京协商南京大屠杀死亡人数
  • 玷污了张纯如——《南京大屠杀》中译本错漏百出(图)
  • 谢罪日老兵东史郎病逝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电唁(图)
  • 中国官方限制民间纪念南京大屠杀68周年(图)
  • 南京今天上午10时拉响警报纪念南京大屠杀68周年 (图)
  • 勿忘国耻,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图)
  • 张纯如铜像伫立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图)
  • 南京大屠杀史实网站日访问量突破50万(图)
  • 南京大屠杀实录首次播放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被诬做假证(图)
  • 新书再揭日军暴行:新书证明南京大屠杀中国遇难者达30万以上(图)
  •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将申报世界遗产
  • 首份中国人记录南京大屠杀日记将公开(图)
  • 日本律师称重庆大轰炸同南京大屠杀性质一样 (图)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首批证书颁发 引起海内外关注
  • 南京大屠杀证人李秀英病逝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诉日本右翼作者案开庭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起诉日本右翼侵权案今日开庭 (图)
  • 《南京大屠杀》女作者遗体告别仪式举行(组图) (图)
  • 任诠:谈南京大屠杀和北京大屠杀的本质联系
  • 现代社会的毒瘤——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社会学反思
  • 屠城的背后——换一个角度看南京大屠杀(图)
  • 黄叶:南京大屠杀不过是伟光正的一个幌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