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特工人给中央领导及中央巡视组的公开信
请看博讯热点:重庆特钢抗议

(博讯2007年2月10日 转载)
    
    作者:重庆特钢工人
     2007/02/05 (博讯 boxun.com)

    
    
    中央领导及中央巡视组的负责同志:
      
      重庆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中国生产特殊钢的大型企业。重特有71年的历史,1949年解放重庆前夕,国民党从重庆逃到台湾,派特务想炸掉这个工厂,是许多革命烈士用生命保住了它。1984年重特为全国第一批实行厂长负责制的企业,1986年被列入全国24个企业现代化试点企业。1992年实行公司制改造,更名为重庆特殊钢公司,1994年更名为重庆特殊钢(集团)公司,同年进行了股份制改革,组建了重庆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1996年在改制中建立了重庆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重庆特钢志载明:改革开放的1978年,重特实现利润总额3671万元,利税总额5080万元;到1986年列入现代试点企业时,利税总额9969万元,利润已高达3940万元,销售收入41120万元;1992年公司制改造后,利润逐渐下降,到1997中,已累计亏损15.54亿元人民币;1997年—1999年,累计亏损12亿元人民币;2000年一2003年,累计亏损14.73亿人民币。2005年5月审计部门审计亏损总额为42.27亿元(见破产宣传手册)。
      1997年以前亏损15.54亿元人民币主要原因在于:
      第—、1993年国家冶金部牵头,安排重特购买美国一个破产企业(即“罗布林轧机”,3亿元人民币),第一次伤了重特的元气;
      第二、从1993年开始,由于钢材市场供大于求;
      第三、三角债的拖欠;
      第四、重特的蛀虫和腐败份子。
      1997年—1999年累计亏损12亿元人民币主要原因:
      第一、国家冶金部派邯钢接管重特,银行给重特又一次起死回生的机会,但代理商制度造成7000万元新的三角债及大量的钢材落在代理商手中,没有收回的资金没有统计(见重庆特钢志1986—1999)。
      第二、频繁更换管理机构及管理部门人员,造成管理人员难以适从;
      第三、产生新的腐败份子。
      2000年—2003年累计亏损14.73亿人民币的主要原因我们不清楚,要求连同上述问题一并查清。因为:
      1999年12月17日国家经贸委给国务院的《报告》后,朱熔基总理、吴邦国副总理在国家经贸委给国务院的《报告》上的批示:提出重组、债转股、技改等综合措施,以解决特钢的问题。
      2000年1月重庆钢铁集团以债转股的方式兼并重特,兼并后做了如下的工作:
      1、享受国家的停息挂帐等优惠政策;
      2、 2000年7—8月兑付了重特职工部分的生产集资债券(要求职工承诺放弃8000万左右的集资债券利息;
      3、2000年7月以前用职工的生产集资债券购买职工的住房,然后,出具的生产集资债券利息,至今没有给付;
      4、2000年强迫修改档案退休、内退、下岗、双解、在职的所有人员写假申请,进“中心”,为此,在重庆市要下岗的政策(每人205元×12222人=2455515元)。但是没有给任何人一分钱;
      5、2000—2003年大刀阔斧解除了9000名职工,2003年仅剩3000人左右,维持简单生产,但却在短短的3年时间里又巨额亏损14.73亿元人民币,不可思议。从每月的生产日报表看也是亏损经营;
      6、2003—2005年大量设备物资被低价变卖,例如:一轧600开胚机、二炼的三座电炉、三艘吨/囤船、1000万千瓦的变电站、铁轨;许多贵重仪器、仪表被转移。
      7、2003年5月31日,重庆市经委的下属公司重庆技术改造投资公司与重钢共同组建一个新的公司,即“重庆东华特殊钢有限公司”,以少量资金投入,主要利用原重特场地、设备、工艺生产,同时解除了对特钢的兼并。因此,后来对原重特宣告破产完全是假破产,真吞并国有资产。
      2005年6月,法院宣布重庆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破产。我们认为,重庆市有关方面对重特实施破产清算在一系列问题上严重违反国家政策和相关法律,不召开职代会,不让职工参加讨论重大事情,不维护职工的合法权益,不保护国有资产,保护少数蛀虫的利益,致使重庆特殊钢厂的职工失去宪法赋予的人权,失去人身自由。几代特钢人用血汗建设起来的、曾经号称“西南工业之母”的企业资产就这样被少数人鲸吞。
      在此,我们强烈要求从以下几个问题入手,解决特钢工人群众关注的具体问题:
      
      一、关于重特股份有限公司
      
      1994年重庆特殊钢厂依据《公司法》和政府的许多文件(见相关文件和股权凭证),将生产主线分离开来,以定向募集方式组建了重庆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特股份公司),股本为30000万股,其中社会法人股认购股份6750万股(原重庆特殊钢厂的49个上下用户,如峨眉铁合金厂、吉林铁合金厂、成都量具纫具厂),重庆特殊钢厂发起人认购了23250万股,其中含职工内部股2000万股(见职工股权证)。
      现被宣布破产的重庆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为国有独资企业(以下均称“集团公司”)因1996年改制而来。市政府重府函[1996]29号、46号两个文件,均系对集团公司投资主体的批复,其中明确了“市政府为重庆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投资主体”。随后,国资委发[1996]20号文明确了国有资产组授权经营范围。1996年的改制均只涉及特钢集团公司“为其授权范围内国有资产的投资主体”,并不包括股份公司全体股东出资(见附件:渝国资管[1996]20号、重府函[1996]29号、重府函[1996]46号)。
      这里必须追究的是:股份公司募集的几亿元股本资金哪里去了?职工的股份哪里去了?
      2005年7月4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告破产后,清算组在破产宣传手册上将16857名职工内部股写成职工生产集资债券,违反破产法、公司法的规定,强迫股权持有人兑换现金。在广大群众的强烈要求下,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又将重庆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从破产—案中拿出来,对外宣称现在仅破重庆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不涉及重特股份有限公司。破产清算组组长魏民书,于2005年10月中旬将重特股份有限公司的牌子挂出。
      根据2005年修订的公司法第四条规定,“公司股东依法享有资产受益、参与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特钢股份公司1994年募集股份符合这些法律规定,且股票的发行亦符合2004年修订的公司法129、132、134条,2005年公司法的规定。至今,该股份公司的设立也符合公司法规定。如果不承认股份公司已经建立,则应按照2004年公司法第91条或者2005年公司法90条规定返还,但事实上是开了成立大会,且存在了十多年时间,故应按照有关股份公司的规定处理。而重庆市有关方面在1996年实施对重特集团公司改制及2005年破产的过程中,严重违反法律规定,导致职工的股权利益受到极大的侵害,国有资产严重流失,必须予以追究。现在的问题主要是两个方面:
      第一,重特破产清算组在破产宣传手册中,放纵汽车队、精研单位、重特房产处等12个实现主辅分流的单位低价变卖国有资产、私分国有资产。这是成千上万职工强烈反映的问题。车队、精研等单位是特钢不可分割的子公司,从资本金的来源讲,集团公司破产涉及股份公司的资金流向,投资主体理应属重特股份公司。车队、精研等属主厂几十年,主厂投资那么多人力、物力设备,摇身一变不属特钢,而属于个别腐败分子的天下,世上岂有此怪事?清算组在破产宣传手册中宣称汽车队、精研等单位转让股权(即这些单位的人员以几万、十几万、几十万地往个人包包里装)合理合法,这种宣称完全是无视法律规定,是对侵害国家利益和广大职工股权利益的违法犯罪行为的包庇和纵容。例如,特钢志载:1999年末,汽车队固定资产净值12284000.70元,含土地、建筑物赔偿至少值二千万元。结果被少数人互相勾结、大搞隐匿、私分、贱卖,公然在破产手册上宣称:对汽车队按“净资产进行处理”,带资分流只带资产不带债务,将汽车队以540万元贱卖,导致国有资产大量流失。
      第二,重特破产清算组在对集团公司实施清算中,强行将职工持有的股份公司的股权证以每手650元收回,不仅严重违反公司法规定的“发起人、认股人缴纳股款或者交付抵作股款的出资后,除未按期募足股份、发起人未按期召开创立大会或者创立大会决议不设立公司的情形外,不得抽回其股本”的规定,尤其恶劣的是,清算组在实施对集团公司破产的幌子下,将股份公司的几亿股本以及这些股本投资创造的、本应由特钢广大工人群众及社会享有的财富化为了少数人的私人占有,使股份公司向集团公司转换过程中的各种违法犯罪行为逃脱法律的制裁,使广大工人彻底失去他们赖以生存的工厂。用心何其毒也!不予追究,天理难容!
      因此——
      如果清算组及它的上级领导部门硬要将特钢人的内部股票按照债券对待,按照破产法及最高法院司法解释,我们每个债券持有人都是特钢集团公司的破产债权人,有权参加债权人会议,参与破产清算和破产财产分配。
      如果尊重股份公司的事实,则——
      按清算组的做法则股份公司尚未成立,那么不仅是按股权证兑换,而且应当加付历年利息。
      但是,特钢股份公司实际上是成立了的,我们的股权利益应当包括:历年股息、股东对公司重大问题的决策,包括选择新的公司领导、清理公司股本及收益去向、决定公司是否解散等等。清算组兑换股票不仅违反公司法,而且超越了它的职权范围,强烈要求中央领导和有关机关制止清算组的违法犯罪行为。
      
      二、关于生产集资债券及债券利息问题
      
      1992年至1996年,公司为解决生产资金,连续几年在厂内发行生产集资性债券。以后,部分债券公司给予了兑换,还有部分在房改中抵了房款,但未计利息,大部分生产集资性债券因企业陷入困境而没有兑换。
      根据破产法第十三条规定:所有债权人均为债权人会议成员。债权人会议成员享有表决权。按照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十五条:债务人发行债券形成的债权属于破产债权。因此,特钢集团公司债券持有人是破产债权人,应当参加债权人会议,并参与破产财产分配。
      同时,最高法院在这个文件中还规定: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应当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案件公告三个月期满后召开。除债务人的财产不足以支付破产费用,破产程序提前终结外,不得以一般债权的清偿率为零为理由取消债权人会议。
      因此,所有特钢生产集资性债券持有人均有权参加债权人会议,监督特钢破产程序是否合法,参与破产财产分配。现清算组及法院以各种理由,例如宣称特钢职工不是企业投资人为由,阻止债权人参与破产清算的做法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必须受到查处。
      
      三、关于特钢下岗职工的权利要求
      
      (一)解除劳动合同应享受的补偿金待遇,劳动法有明确的规定。1999年12月27日,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办公厅文件(国经贸厅产业[1999]498号)传达到重庆市,由市政府组织落实国务院领导精神的特钢改革迅速在特钢展开。因此,特钢公司相继出台了:2000年4月14日,重钢特劳发[2000]59号以及2000年11月3日,重钢特劳发[2000]130号文件。以上3个文件的精神实质体现出:(1)“特钢濒临破产进行法定整顿期间或生产经营状况发生严重困难,必须采取减员增效措施……”,另外,05年11月21日,市法院一中院副院长在特钢电视台的讲话,其中就提到特钢是政府计划破产企业。(2)2000年,特钢要求全体职工下岗进再就业中心,特别是重钢特劳发[2000]59号文件:“对不进中心或进了中心不签协议的下岗职工不支付基本生活费,从下岗之日起3年满后,公司也应当与其解除劳动合同”(即厂方要提前主动解除劳动合同),同时,厂方采用了明显的高压手段。以上(1)(2)就是特钢下岗职工解除劳动合同的背景和性质。
      根据当时的工厂背景和性质,计算补偿金待遇应按劳部发[1994]481号中的第九条计算解除合同补偿金才是正确的(即按职工工龄计算待遇)。然而厂方一律将我厂98年、99年及2000年解除合同的(约9000人),错误地按劳部发[1994]481号中的第七条计算解除合同补偿金(即以最多不超过12个月的工资为补偿金)。
      (二)解除劳动合同后的失业保险金问题。首先,特钢职工从1992年就开始购买失业保险,在每人的工资册中扣除即是证明,职工是尽了法律义务的。其次,根据上面的叙述,我厂解除劳动合同的下岗职工(除个别人外),很明显都不是本人自愿中断就业的。因此,根据劳社部令[2000]8号文等的规定,我厂98年、99年及2000年解除劳动合同的约9000职工应合法享受失业保险金。另根据劳部发[1995]309号明确提出的企业不能因劳动者领取了失业救济金而拒付或克扣经济补偿金,保险机构也不得以劳动者领取了救济补偿金为由,停发或减发失业救济金。
      很显然,根据《失业保险条例》,特钢的下岗职工是尽了法律义务而没有享受到相应的法律权利,为此,我们强烈要求有关部门给予认真解决。
      (三)解除劳动合同后的医疗保险问题。特钢职工从1993年起就开始购买医疗保险,在每个人的工资册中扣除即是证明,职工是尽了法律义务的。但是,特钢98年、99年、2000年及2003年解除劳动合同的下岗职工均没有享受到医疗保险待遇,这与法律上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是冲突的。工作组反复提到当时市政府的政策,我们认为,市政府当时的政策是与中央有关政策相冲突,与法律原则不符,按照大法管小法,中央管地方的原则判断,当时市政府的政策规定违反了基本法律,影响了群众的切身利益,在建设和谐社会的今天,理应得到纠正。
      
      四、关于非法克扣的非统筹退休金
      
      特钢的“非统筹”退休金的分配,系企业自有资金的分配,现经多方反复查证,没有经过职工代表大会审议通过。但是,1998年上半年,原特钢公司领导突击带头“病退”,在得到每月数百元“非统筹”退休金后,对当年7月1日起退休的职工“非统筹”退休金采取一刀切的方式克扣,当时最高差额占全部退休金的30%以上,在一个企业内部人为制造了多劳少得、少劳多得的极不和谐的状况。从1998年下半年开始,我们先后向特钢几任领导反映,要求给予解决,他们采取拖、推、哄的手法拒绝解决,并将企业造成的分配不公的责任推给政府,把群众的怨恨转嫁给政府。2005年清算组进厂后,决定将1998年7月1日前退休的“非统筹”退休金由企业支付改由政府支付,但对7月1日后的“非统筹”退休金依然不予解决。
      为维护部分退休职工的合法权益,推进地区的社会和谐,我们再次强烈要求中央领导督促解决我们被非法克扣的“非统筹”退休金。
      
      五、关于住房货币化分配补贴
      
      按照“渝住改法(1999)6号及渝府法(1999)11号”的规定:职工依法可享受住房货币化分配补贴实际没有得到。2005年,重庆市政府再次印发渝府发[2005]92号文,即《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重庆市住房货币化分配方案的通知》。这个通知是得到特钢职工拥护的,有的工人在企业工作了三四十年,退休后还挤住在单工宿舍。在特钢面临破产的情况下,上万退休职工的住房补贴应当从破产费用或其他途径给予落实解决,要让党和政府对人民群众的关怀真正落实到最需要补助的已经陷入相对贫困的退休工人身上。
      
      六、关于构建特钢地区和谐的最大障碍
      
      以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提出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但是,重特集团公司破产一年来,大批公安、便衣、各类情报人员,采取各种非法手段,镇压特钢职工。2005年“1 0.7”特钢大血案,轰动全国及世界,被防暴警察打成伤残三十多人(抓多人),至今还有人在住院治疗。同时,自那以来,有关机关在特钢厂区经常随便乱抓人,对特钢人实行白色恐怖。2006年3月9日、13日,先后将两名参加“三八国际妇女节”活动的退休女工非法抓去沙区公安局看守所(白鹤林)扒光衣服,剪烂衣裤搜身,强迫交代问题。这种公开侮辱人格、剥夺人身自由的做法,激起了成百上千人的强烈反对。可是,破产清算组黄维雄、魏明书等人,不顾群众的坚决反对,一意孤行,滥用手中权,以对“重点”人头经常实施暗中监控、非法摄像、强行“帮扶”等手段,想整谁就动用公安人员抓谁。2006年10月18日,维权工人韩×到清算组要求股权清偿时,清算组又伙同沙区公安分局,以韩ד在清算组办公室无理要求,要破产分红违法”为由将其拘留十天放出。面对国有资产大量流失,腐败分子无人问津,而清算组及公安们却把枪口对着穷苦的工人们。我们特钢职工心不平哪!!!特钢人不是无理取闹,而是为了维护自己的一切合法权益。清算组、审计部门应该将与特钢职工利益攸关的问题向全体职工作出解答,否则特钢人死也不会瞑目的。造成社会不安定因素的,是腐败分子,而不是特钢职工,和谐社会是要靠大家来创建的。毛主席早就说过,压迫越深,反抗越大,这是一条真理。大家要该得的钱有理,非法抓捕特钢人违法。历史将会是公正的裁判!
      
      综上所述,重特广大职工以及重特股份公司职工股东认为,重庆市有关方面将重庆特殊钢股份公司的优质资产变为他们个别人的私人公司,千方百计利用手中的权力,利用各种手段(媒体/假报告)上欺骗中央,下利用警察镇压职工群众,我们重特全体职工强烈要求:
      一、请中央巡视组介入重特破产一案,查处清算组的一系列违法行为,坚决要求更换清算组;
      二、恢复职工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秩序,不允许随便监控职工的通讯工具,派公安、便衣警察、信息员、联络员跟踪反映情况的职工;不允许随便将职工带到派出所进行询问、审问,恢复重特职工的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
      三、按公司法规定召开特钢股份公司股东大会,解决重庆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的问题;
      四、落实职工生产集资债券及债券利息问题;
      五、落实职工住房补助金问题;
      六、落实中央政策,解决双解职工的失业救济金、补偿金及医保等问题;
      七、查处利用主辅分流低价变卖国有资产、私分国有资产的问题;
      八、查处重庆东华特殊钢有限公司低价变卖重特国有资产等相关情况;
      九、监督重特破产一案资产变卖和清算;
      十、审计造成重特巨额亏损的原因,揪出腐败份子和蛀虫,以平民愤。
      
      
      重庆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50000职工家属
      重庆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16857名职工股东
      2007年1月
      
      附件:(略)
      
      主送: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中共中央来渝巡视组,全国人大法工委、国务院各部委办局,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抄送:重庆市委书记汪洋,重庆市委、市府各有关部门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特钢”事件近况
  • 在网络上声援重庆特钢工人维权的施晓渝先生已获释!
  • 知情人透露重庆特钢内幕
  • 重庆特钢老党员险被打死 愤而欲退党
  • 重庆特钢工人维权斗争侧记
  • 镇压打死人后,重庆特钢抗议活动正不断激化(图)
  • 重庆特钢示威工人在周五早上与公安发生冲突
  • 重庆特钢工人抗议活动遭镇压,两人死亡(图)
  • 重庆特钢今天11:30现场消息
  • 重庆特钢工人八月起持续上街抗议(图)
  • 重庆特钢快讯:重庆特钢工人与官方发生冲突
  • 重庆特钢工人代表讲演 高唱国际歌
  • 一张新的号召书:“10号重庆特钢人向大礼堂进军”?
  • 重庆特钢工人斗志依然
  • 重庆特钢现场报道
  • 重庆特钢工人决心持续维权
  • 来自重庆特钢的报道
  • 重庆特钢工人又酝酿维权
  • [RFA报道]谈判破裂,重庆特钢职工重返岗位
  • “庆祝”重庆特钢破产一周年!
  • 撰文关注重庆特钢维权受传唤:公民行为岂允干扰?/火戈
  • 重庆特钢工人心诉求有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