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矿主塞给记者5000元 山西黑煤矿上演猫鼠游戏
(博讯2007年2月10日 转载)
    矿主塞给记者5000元:来的记者多了,还没有不拿钱走的
    
       当地小官员质问记者:你们不是得到好处了吗?还要怎样 (博讯 boxun.com)

    
      据2月10日报道 近几个月来,记者连续接到投诉称,山西省原平市长梁沟镇一带私挖滥采浅层煤的情况非常严重,以至于从神山堡到羊圈沟十几公里沿线的群山被挖得千疮百孔。
    
    
      1月30日,记者在一位知情者的引领下赶往该市的长梁沟镇。在通往长梁沟的路上,村民们的脸上一个个像被涂了黑灰。环境虽然恶劣,却并不影响本田、三菱、现代等高级越野车穿梭来往。不时从身边驶过的大卡车,进沟的全部是空车,出沟的是一辆辆满载着煤炭。沿路停靠着各式的铲车、挖掘机。陪同记者采访的知情人说:“今天可能没有推煤。”
    
      当地人习惯把挖煤叫做“推煤”,这一名词形象地说明了雇着铲车、挖掘机推平山头、掏取煤炭的过程。知情人解释,要是没有遇到检查、取缔等大行动,这儿的铲车、挖掘机全部在山上工作,不会闲停在路边。
    
      谎称准备高价买煤,记者与一位看煤场的人聊起来,才知道当天省里的有关部门来这里检查。“接到通知,各家采矿点全部停工了。”“究竟能不能干?”记者装作疑惑,煤场的人马上说:“放心,明天检查的一走,你就知道能不能干了。”
    
      检查人员一走就开工
    
      疯狂的非法开采第二天“如约而至”。1月31日,记者再次赶往原平市长梁沟,沿途停靠的铲车寥寥无几,山上则不时腾起一团一团的尘土。
    
      记者首先来到长梁沟镇龙眼村附近的一个山头,眼前的景象触目惊心:远远的一座大山包被劈出了一道深深的悬崖。百米深的“人工”沟内,开辟出一片千余平方米的平地,里面停靠着5辆卡车。还有两辆铲车正在忙碌,给等待的车辆装煤。
    
      从崖壁明显能看出,至少50米的山头表层并没有煤,再往下的山体“内脏”才有“乌金”。
    
      看到记者拍照,一位看似看场子的人上前与记者打招呼,但并未制止。
    
      “挖这么深,不容易吧?老板叫什么?”
    
      “是啊,几辆铲车挖了一年多了。我们老板叫程年(音)。各位是哪儿来的?拍拍就行了,有什么想法,尽管说,我们尽量满足。”看场子的一副油腔滑调的样子。
    
      记者上车准备离开。这时,看场子的赶来:“来了还能走了?怎么也得有个说法吧!”僵持的几分钟时间里,沟里的两辆车已经装满煤。为了安全,记者谎称还要去别的地方看看,看场子的才让开道。临别前,他一再叮嘱,看过了到山下泵房,老板在那里等着。
    
      离开这边,拐几个弯,眼前又是一个被削平的山头,两辆挖掘机正轰鸣着向山头深处挖掘,一片新煤层刚刚露出来。
    
      再向前走,站在高山上俯视,眼前的一座座山头都已被挖出了一个个深沟。山间平地上和河道里,是一个接一个的煤场。
    
      在长梁沟镇的黄草坡、贾庄、碳庄等村,每个村都有几座山头被夷平,或被挖出深沟。同行的知情人介绍:长梁沟长15公里,宽度最窄处三四公里,宽处10多公里,几乎每一座山下都有浅层煤,几乎每个有煤的山都被挖得面目全非。长梁沟一带,最少有大小60多处非法采矿点。这些采矿点,多的一天出2000吨煤,少的一天也出几百吨。因为不办手续也不缴税,一般不会赔钱。大都有“关系”,上级部门来检查,非法采矿就全部停工。上级部门一走,继续疯狂开采。
    
      煤炭老板、国土所长和记者的游戏规则
    
      5个小时后,记者准备返回。然而,车辆行驶到龙岩附近的一个小平房时,路中央忽然出来四五个人,带着一只狗,拦住去路。路边停靠着4辆车。
    
      记者正在纳闷,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已经拉开车门,招呼记者下车。中年男子自我介绍,他是记者看到的第一家推煤点的老板,“过年了,回屋里给大家点小意思。”回到屋里,记者几次采访,都被围着的几个人阻止。断断续续中,记者了解到,这个采矿点由当地的四五个人合伙开采。他们雇用一辆铲车,一天1000元,雇一辆挖掘机,一天1000元,投资30多万元才挖到煤。这些煤,好的一吨卖180多元,次的只有三四十元。
    
      看到记者起身离开,老板强行塞到车内5000元钱。看到记者仍在拒绝,老板的脸拉长了:“来这里的记者多了,还没有不拿钱走的。”无奈,记者只好暂且收起钱,才得以脱身。随后,记者将这一情况向报社领导汇报,并请报社将钱退还。
    
      2月1日上午,记者来到了原平市国土资源局。一位负责人听了记者的介绍后说,长梁沟一带的情况,他们也清楚,并且不间断地在派专人打击。2006年,他们先后查处过的非法采矿便有100多起。但是,利益驱使,前面打击,后面有人私挖滥采。这位负责人肯定了记者的调查:“正如你所说,长梁沟10多个村每个村都发生过类似非法采矿问题。”
    
      上午9时,记者见到了长梁沟镇国土所所长孟林中。但就长梁沟的非法采矿,他说不愿意接受记者的采访。记者继续询问时,孟林中竟然说出只有记者、矿主、报社领导知道的情况:“你们不是得到好处了吗?还要怎样?”
    
      2月2日,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有关负责人得知原平市的私挖乱采情况后,极为重视,立即安排专人,对长梁沟一带私挖乱采事件展开调查。
    
      近年来,山西有关部门加大了对非法小煤矿的打击力度,已关闭小煤矿4786座,然而,由于能源价格高,利益巨大,有3000多座小煤矿死灰复燃,更有不少非法矿主不惜铤而走险,私挖滥采,组织非法生产。山西省原平市黑煤矿这样的“猫鼠游戏”在其他不少地方都在上演着:检查人员来了,黑矿停止生产,检查人员一走,又开始疯狂开采;而当地有关部门的个别官员,似乎与不法矿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