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2006社会怪现状:地方官员对矿难一问三不知
请看博讯热点:煤矿灾案

(博讯2007年2月06日 转载)
    
      2006年在我们身边发生了很多令人欣喜的大事,同时也发生了一幕幕令人震惊的怪现状。揭开伤疤需要很大的勇气,“反省”也好,“警世”也罢,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社会更清明、更和谐。
     (博讯 boxun.com)

      ◆渎职:对矿难一问三不知。11月25日,云南省富源县昌源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造成32人遇难、28人受伤。该煤矿证照不全,早已被列为全国公告应关闭的煤矿之一。当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赵铁锤责问该县相关负责人时,县长彭志能对该县具体有多少煤矿,有多少持证等答不上来,煤矿技术员敖成志对发生事故矿的瓦斯浓度、有无检查记录、设计了几条巷道、瓦斯容量等问题一概不知,分管副县长陈金林甚至连他已参加过的国务院安全电视电话会议的开会时间都搞不清楚。
    
      点评:地方官员的麻木、职责部门的麻痹,甚至和煤老板结成利益共同体,比矿难本身更可怕。
    
      ◆撤谎:副市长欺骗督查组。9月22日,当国务院派往贵州的督查组向六盘水市政府询问该市环境质量时,副市长叶大川表示,“市境内没有任何煤化工企业”;“水源保护区也没有任何工业企业”。而事实上,督查组在随后的查访中发现这些说法并不属实,不少矿区存在水污染隐患,有些甚至已经污染了当地的饮用水源;境内竟然还有30家以上的焦化厂存在。
    
      点评:正如民谣:“村骗乡乡骗县,大家齐骗国务院”,做一个诚实的人,这是做人的前提,况为官乎?
    
      ◆假药:“齐二药”、“欣弗”要人命。5月,卫生部紧急通知,要求全国各级各类医疗机构立即停止购入和使用“齐二药”生产的包括“亮菌甲素注射液”在内的所有药品;医疗机构制剂室要暂停使用江苏泰兴化工总厂生产的丙二醇,一个月后统计,广州已有超过10位直接死于“亮菌甲素”假药的病人。8月,卫生部又紧急通知,停用“欣弗”,半个月后统计,“欣弗”已导致6人死亡以及80多例不良反应。
    
      点评:为什么作为质量把门人的国家卫生、药监部门总是带来迟到的“告示”?
    
      ◆市场:有毒食品层出不穷。从8月引发管圆线虫病的福寿螺开始,拉开了曝光有毒食品的序幕:含有致癌物质苏丹红4号的河北“红心鸭蛋”、检出可能致癌的违禁药物的多宝鱼、含有孔雀石绿的桂花鱼、有毒工业盐被包装成食用盐销售、用“敌敌畏”农药保鲜的蔬菜……
    
      点评:我国食品安全“监管链”的近10个环节都有“重兵防守”:农业、质监、卫生、工商、检验检疫……但人们看到的却是“铁路警察,只管一段”。
    
      ◆认证:权威“栽”了。一直在牙膏、口香糖广告中频频露脸实施“权威认证”的“全国牙防组”终于“栽”了。这个只有“两个人两张桌子”的“全国牙防组”,这些年来却先后为9种产品提供了“权威认证”,其中便包括宝洁公司所属的佳洁士含氟牙膏,而仅宝洁公司一家,就曾为“中国牙防基金会”捐资1000多万元。
    
      点评:若非脚下土地太过适宜各式各样的“权威”滋长的话,“非官非民”而又不具“权威认证”资格的“牙防组”,又何以能直到长成参天大树才暴露出其固有的“蛀虫面貌”呢?
    
      ◆司法:“短信狱”冤案一酿再酿。安徽省五河县第一中学的两名教师李茂余和董国平,因不满上级指定的校长任命考核,编发手机短信给县里有关部门领导,不但遭遇降级、撤职处分,还被拘留了10天、罚款500元。当地县电视台连续多日播发这条新闻,让两位从教20多年的教师“名声扫地”。此前的8月15日,重庆市彭水县教委人事科科员秦中飞茶余饭后用手机编发了一首有关当地时事的打油诗,半个月后,县公安局以涉嫌“诽谤罪”把他送进看守所关押一个月。10月18日,检察院认定秦中飞诽谤了县委书记和县长……
    
      点评:从某种意义上说,“彭水诗案”的结果,是舆论的胜利,是法治的胜利,但它仍不是一次彻底的胜利。人们对彭水、五河当地政治生态的种种疑虑并未从心头抹去。
    
      ◆教育:贩卖“假的真文凭”。只需一万到两万元就能买到一个大学文凭,这个文凭不仅可以通过深圳市人才市场的验证,还可在教育部的网站上查到,堪称是“假的真文凭”。10月20日,深圳警方抓获涉嫌贩卖文凭的犯罪嫌疑人王玺。警方怀疑,王玺等人和全国数所高校联合,涉嫌买卖国家文凭证书,但涉及的相关高校均表示否认。据悉,此前湖北省高校就有多位领导因涉嫌卖文凭而落马,武汉科技大学党政一把手在6月份相继被检方查获,中国地质大学成教学院原院长也因此被免职。
    
      点评:一个巴掌拍不响,这里必然有一个完整的卖假链条,少一个环节也难成,让人犯难的是,“假的真文凭”到底算真还是假?!
    
      ◆体育:教练狂贪队员钱财。年初,经田管中心领导调和,一度因奖金问题闹得不可开交的王德显、孙英杰师徒表示“重归于好”,备战北京奥运会。可是七八月份,又爆出孙英杰被王德显暴力殴打,孙写下血泪千言书离队。紧接着,王又因涉嫌私吞队员工资奖金而被艾冬梅等人告上法庭,艾几年的工资卡都由王保管,每月工资所剩无几,奖金几乎都被以替运动员购买保健品等领走,她一人就有十几万元被不明不白的“花掉”。
    
      点评:从某种层面上看,竞技体育有点残酷,但残酷不是人类开展体育的目的,我们需要金牌,但我们不需要带血泪的金牌,我们更不需要以牺牲运动员健康甚至生命为代价的金牌。
    
      ◆报复:极端事件给社会的信号。5月30日,河南农民艾绪强因“要报复社会,报复富人”,开出租车在北京王府井连撞了9人致3死6伤,被北京市二中院判处死刑。另一极端事件,当两名城管人员欲将一名无照商贩用来经营的折叠床和蔬菜抬上执法车时,已被喷洒了辣椒水的商贩突然从身上掏出两把双刃刀,将城管人员砍伤。前者艾绪强把仇恨指向了“泛富人”,他应该算不上很穷的阶层;后者则采用双刀保卫自己全家维系生活的一堆蔬菜,他们就是社会最底层的穷人。不同的二人做出了如出一辙的举动。
    
      点评:20多年来,我们从美化市场竞争开始,逐步走向美化优胜劣汰,甚至粉饰弱肉强食,极端事件暴露出来的正是社会不和谐的信号,是应该认真考虑如何用“社会主义”的基本价值来规范“市场经济”的时候了。-
    
     《廉政瞭望》杂志 /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