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贵州警察入室强奸枪杀无辜,反而成“正当防卫”
(博讯2007年2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急盼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中国政府严惩

    
    提要:贵州一起警察入室抢劫、强奸、杀人案,事后被公安局自身和检察院(而不是法院)宣布为“正当防卫、不负刑责”,亲属多次赴省城、京城上访无果,只好求助海外媒体、人权机构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一、5.19案概况
      二、5.19案是一起入室抢劫、强奸、杀人三案并举的重大恶性案件,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三、作案目标:丁发友家中的现金
      四、深层次的犯罪动机
      五、提出几个问题
      六、呼吁与请求
    
    
贵州警察入室强奸枪杀无辜,反而成“正当防卫”

    
    尊敬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先生们、女士们:
    
    我是中国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区龙塘街6号附2号的居民陈红,女,现年27岁,汉族,不识字,联系电话:(需要电话机构、媒体请联系博讯)。
    
    一、5.19案概况
    
    2006年5月19日晚8时过,贵州六盘水市汪家寨警署的干警刘德勇,在钟山区汪水路幸福巷(原川心村四组与八组之间)开了两枪,第一枪打住户丁发友(丁老二),没有击中;第二枪打随后来到的陈军(丁发友妻弟),一枪毙死。刘德勇和另一警察熊福海迅速离去,引警察前来的丁远斌(丁老大、丁发友之兄)丁远伦(丁老四、丁发友之弟)向幸福巷上方跑走。经过送医院抢救,送殡仪馆等一番折腾,深夜两点,丁发友、陈红夫妇和脸上、身上仍然血迹斑斑的陈琴(陈军之二姐、陈红之妹)赶到红岩警署报案,指控刘德勇、熊福海、丁远斌、丁远伦当晚在打死陈军之前,强行进入丁发友家中,对单独在家的陈琴毒打和强奸,搜索劫走了丁发友夫妇的6万元现金和金首饰。
    
    刘德勇当晚9时过到市公安局督查大队报案并交枪。第二天上午他被带到枪击现场指认时自述:“向天上打怕打着线子(巷内电线多),向地下打就打着了人”,这是卷内刘德勇原话。
    
    随后,公安机关多次传询丁发友、陈琴,对丁发友家中的血腥现场、陈琴身上的累累伤痕及一路落洒的血迹拍照、取样,陈琴被殴打和强奸的物证床单也被取走。陈琴被按在床上抽打面部而致血大量涌出,头部向两端挣扎,床单两侧染了不少血迹。公安机关带陈琴去医院检查鼻腔,说鼻腔没有出血点。公安机关又对室内室外及床单血迹进行鉴定,证明是陈琴之血。上述事实都在卷内。
    
    7月5日,六盘水市公安局,钟山区检察院联合调查组向丁发友发出调查《答复》,称刘德勇在幸福巷“处理治安纠纷”,“遭到死者陈军等人围攻,并被殴打,刘鸣枪示警后,陈军仍对刘德勇进行殴打,陈军在抢夺刘德勇枪支过程中造成枪支击发,击伤陈军,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经调查刘德勇的行为属正当防卫。”
    
    至于陈琴被殴打出血,调查《答复》依据对刘德勇、熊福海丁远斌、丁远伦四名在场人的调查,称“均没有证据证明刘德勇等人殴打陈琴。”刘德勇在笔录中表示并未进入室内。丁远斌,丁远伦在笔录中证明,陈琴流血是她自己用手把鼻孔挖破。
    
    对于6万元现金和金首饰被抢,调查《答复》称“丁发友表示自己记错了,并请求公安机关原谅。”丁发友基本不识字,他分辨说,在笔录上欲手印,是因为公安机关劝他,把6万元暂时放在一边,先处理死人的事。他根本没有表示记错,更不会请求谁来原谅。对于陈琴被强奸一事,调查组认为陈琴下腹部及右大腿外侧伤痕“是由下而上,跟陈琴所述暴力方向相反,同时根据现场目击者在场证词,此控言无证据支持。”
    
    这一个调查《答复》在丁发友,陈万祥(陈军之父)两个家庭中引起了更大的痛苦,在幸福巷及周围也引起了群众的愤慨。调查答复竟然在强奸和毒打两个重大犯罪情节中采用犯罪嫌疑人的证词,出现了罕见的悖论,即用被告洗刷被告。由于“5.19”事情在六盘水市造成恶劣影响。市政法委规定两个统一:统一对外宣传;统一答复家属。7月11日,市检、市公安局、区检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避而不谈抢劫、强奸罪行。宣布刘德勇开枪“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不久,(《凉都晚报》等报纸、电视媒体,按上述口径发布报道,并宣传警方调查100多人次,终于查明此案。
    
    丁发友、陈红夫妇不服,接连上访市、省有关机构。陈琴被殴打后果严重,头痛、呕吐、右耳失聪,上唇打裂,鼻中有碎骨,后腰被床角撞伤,小腹被踢,月经失常并发黑。她年纪25岁,未婚。
    
    
    二、5.19案是一起入室抢劫、强奸、杀人三案并举的重大恶性案件,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丁发友、陈红夫妇于1996年结婚,于2000年购下幸福巷内一处房产,并修建完善为二层楼长方形小院。除二楼里侧4间由丁发友一家居住,其余均出租,事发时有16户租房户。二楼顶上有猪圈、狗栏、鸡舍,事发前请人测算,准备扩建三楼。事发时养狗6只,均为成年犬。小院位于幸福巷中部,有铁门,跟来路口120.4米,出路口即为汪水路。穿越汪水路斜对面是正在建设的一条短街,长约400米,连通龙塘街。向左拐100多米是水城矿业总医院,向右拐20米是龙塘街七品火锅店。
    
    刘德勇在小巷内开了两枪,第一枪在小院铁门出来47米处,川心村4组张玉琴家的阳台下。阳台上有电灯,起路灯作用,事发时已开灯。第二枪在距小院铁门73.4米处,下坡较陡,正位于小巷向左拐弯处,是一猪圈房门口,门口有一墩100余斤重的石头,陈军即在石头之侧被贴近打了一枪,子弹从右胸上方进,从右肩肋后方出,斜穿过心脏。巷对面有粉坊,依次有住户,还有一家临街开大窗的小店铺,事发时均己开灯,小巷虽暗而不黑。人们都亲眼所见事发过程。5月19日上午丁发友之父丁德喜突然从20公里外的大河矿来,再次要丁发友与陈红离婚,骂了一顿离去,丁德喜的理由是陈红不生男孩,多次强要丁发友与张才芳结婚。(张才芳后文再说明)。丁发友与陈红生育两个女孩,一名丁希娅,7岁,小学二年级;一名丁蝴蝶,1岁。丁发友越想越气,恰于这时陈琴来到,丁发友遂叫陈琴将丁希娅与丁蝴蝶送到大河矿,交给其父。陈琴送孩子去,丁德喜没有理睬。陈琴放下孩子回来时,到下午兄弟陈军(23岁,进城买结婚衣物)、陈超(陈军之弟18岁)还有6个来帮忙的人都来了。当时陈军说把小孩送到大河矿去可怜,于是陈红、陈琴、陈军、陈超4姐弟以及6名同行人又一起去大河矿接孩子,约近下午6时到达,陈红与丁德喜、丁远斌、丁远伦发生口角,但没有打闹,接了小孩就离开,此时约为下午6时过。
    
    约7时过,丁发友、陈红招呼大家一起去龙塘街吃七品火锅,陈琴不想吃,又因为要给丁蝴蝶喂奶粉,就一个人留在家里。
    
    晚上8点10分,身着警服的刘德勇、熊福海和丁远斌。丁远伦走进丁发友家小院,刘德勇走在前,戴眼镜,目光阴沉、细眼、长脸、高颧骨、薄唇。二楼第一家租房户曹绍文就在楼口,刘德勇推开门,扫了一眼问:“老板娘在不在?”曹绍文一听口气凶不敢回答,刘又继续向前走。前面是丁发友的小铁门,小铁门未锁,屋门关着,刘德勇举手敲门。
    
    陈琴抱着丁蝴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过来开门,刘问她是什么人,她说是陈红的妹,给姐姐带孩子,姐姐、姐夫都不在。丁远斌在刘身后说:她是丁老二的小姨妹,下午也去了大河矿。刘就叫进去搜。陈琴说要有搜查证,刘说凭我这身警服还要搜查证?陈琴拦门,刘抬手就是一耳光,跨进门从陈琴手上夺过丁蝴蝶,向地下一甩,丁蝴蝶还不能走路,就坐在地上惊哭。刘回手抓住陈琴的头发,在门边墙上“咚咚”地撞。刘打耳光,楼上住户都看见了;刘抓陈琴撞墙声,楼下住户也都听见了,楼下并有一些住户站到天井里仰脸看。刘在室内又反手抽了陈琴几耳光,这几耳光打得很重,陈琴的右耳“嗡”一声失了听觉,耳孔沁出血;上唇右边被打裂,淌了满嘴血。丁远伦过来踢了陈琴的屁股一脚,陈琴一转身,又被丁远斌一脚瑞在小肚。陈琴被打急了,一边喊“你们为什么打我”,一边向门外挣扎,企图跑出去。刘说:“把这个小贱人拖进去给我废了!”就和熊福海一边挟住陈琴一只手膀,把陈琴拖进旁边丁发友夫妇的卧室,丁远斌随后进入。
    
    他们把陈琴向床上拉,陈琴的背腰部猛烈撞在床角木头上,几乎昏厥。刘说:“快点上!”丁远斌迟疑,刘说:“你怕个毬啊,有我们在。”丁即扑上来,用力扒陈琴的外裤、内裤,拉下来又被陈琴不时挣出来手扯上去,反复了几次,陈琴的两腿、小腹、胸口,不少地方被抓伤。最后一次拉扯,内裤撕破和长裤被丁远斌扔在地上。陈琴大喊“救命!”刘说:“这小贱人还凶得很。”在床上就来回打陈琴耳光,导臻鼻腔血管破裂,血液喷出。刘与熊再次按住陈琴双手,丁远斌脱下裤子,一大串钥匙和皮带落下来.接着他就压在了陈琴身上,将手伸入陈琴背后搂住陈琴。陈琴头部来回挣扎,鼻血、嘴角上的血就大滩浸染在头部两则床单上。由于在场人多,未强奸成功,人们听见她喊“救命”约有6分钟之久。楼上走廊长为9.3米,宽仅有3米,楼下仅一层之隔,夜空沉寂,呼声震耳,人们的听觉不会发生误差。楼下楼上的住户躲进家里去,把小孩也拉回去,一个个站在门后,无奈何听着陈琴声嘶为竭的喊叫:“救命!警察打人!”二楼上的狗闻见血腥味,再度吠叫起来。
    
    来丁发友家租房的人,包括幸福巷内其他租房住的人,都是很苦的穷人,推豆腐、挑蜂窝煤、做小工、收荒、卖药、看病。这里的房子基本上都是同心村村民建的,租金便宜。租房的人、大都早出晚归,这时都回来了,也有的正在回来。还有一部分人休息早己经上床,听见闹声,又爬了起来。
    
    陈琴被警察按在床上,丁远斌来扒裤子之际,看见丁远伦也进来了,在屋里到处乱翻,她在床上来回挣扎时,看见丁远伦在床右边大衣柜下的小抽屉里找到了装着6万元钱的一个小手包,取出钱,把小手包扔在地下。刘德勇是在床左侧按着陈琴,脸正对着丁远伦,也看见了,丁远伦冲刘一点头。陈琴知道钱遭了。其中有5000元是陈琴接手丁发友夫妇的小商店存下的钱,准备将来结婚用,因陈红不便把钱存银行。
    
    丁远伦继续在其它抽屉里翻找,所有几个衣柜门打开了。熊福海说:“走得了,狗叫得凶。”刘说:“怕什么,有人来大不了一枪嘣了他。”又说:“丁老二不是凶得狠?把他小姨妹废了,看他还有哪样脸在这里住下去。”陈琴说:“我要去告你们。”刘说:“你只管去告,告到北京、上海都可以,看哪个相信你的话。”丁远斌站起身来,刘还说:“该是不是丁老大一个人压你还不够,是不是我们也要上?"熊福海嘻嘻的笑。丁远伦说:“走。”三个人先出去,丁远斌穿好裤子走在最后,四个人出门,穿过走廊、下楼梯、出铁门,一直有无数双眼在门后盯着,从他们进门到出门,约有10分钟,这时是8点20分左右。
    
    陈琴坐起来,这时满头满脸是血,全身都在痛,她拾起裤子穿上,冲到外面走廊上喊:“警察打人哄!”但警察己走出铁门。陈琴又返身回卧室打电话,打通了丁发友的手机,只说了一句:“你家哥带警察来打我。”丁发友说:“我马上来!”就关了手机。陈琴怕警察跑掉,顾不上洗脸抱起一直在啼哭的丁蝴蝶,用背扇背了,一路跑出去。她的鼻血也一路滴到外面。
    
    陈琴在距铁门40多米处追上了刘德勇4人,哭问:“你们为什么打我?”刘不回答,往下走。此时巷内住户已有多人出来观看。正在这时,摩托声传来,车灯也射了过来。丁远斌说:“人来喽,拔得枪了!”刘德勇就拔枪在原地站住,此处距铁门47米。
    
    在七品火锅店时,饭菜刚端上来,丁发友对陈军只说了一句:“家里出事了。”骑上摩托就走。陈红和老板娘去安排加菜未回,陈军只吞了一口饭,随后赶去。
    
    丁发友来入巷内,看见有很多人,也看见陈琴和警察,他将摩托开进铁门停在院内,返身跑出去,问陈琴:“哪个打你?”陈琴指刘:“就是这个警察!”丁发友问:“警官,你为什么打她?”刘德勇举枪,“叭”地就是一枪。恰在丁发友转脸发问时,丁远伦从旁边过来制止发问,把丁发友攫了一个踉跄,这一枪就未中。丁远伦扭住丁发友撕打。丁发友矮小,不是对手,尽力抵抗,刘德勇用枪瞄了几下,均因二人扭在一起不能瞄准丁发友,刘德勇就提着枪向下走,陈琴一看,紧紧跟上。
    
    刘德勇走了10多米,距铁门58米处,陈军赶来,一看陈琴满脸是血,陈军就问:“二姐,哪个打你?”陈琴说:“这个警察打的。”陈军问:“你没有犯法他凭哪样打你?”刘德勇一下把枪抵住陈军的左胸,厉声说:“你哆嗦我一枪嘣了你!”陈军吓得向后退,刘德勇拿枪抵着陈军,一步步逼上。这时路两侧有不少群众,陈军一直退了14.5米,身后拐弯处,有一墩大石头,后面是墙,无路可退,就在这时,刘德勇开枪了,子弹从右胸上方(第三肋间锁骨中线内侧)进入,斜穿心脏,从左肩肋骨部飞出。而且进弹孔高于出弹孔,这个弹道路线充分说明刘德勇是故意开枪杀人。
    
    陈军忽然倒地,陈琴跑上去扶起哭喊,刘德勇快步走向巷口,熊福海也随之走出巷子。有人看见丁远斌,丁远伦向巷子另一方向即上方逃走,群众把陈军送进医院,丁发友拨通120,但说不出话来。有人来背陈军,和丁发友、陈琴跑向巷口。这时很多人注意到,巷内还停有一辆白色警车,这辆警车是刘德勇、熊福海、丁远斌、丁远伦坐来的,不知为什么要停在这里,也不知为什么匆匆跑走而不再坐它。
    
    刘德勇开第一枪时约8点30分,开第二枪时约为8点40分。众人把陈军背到巷口,一辆交巡警车停在那里,拉开了车门,有人喊:“快,抬上来。”(事后公安机关说交巡警车是熊福海通知来的),巡警车把陈军送到龙塘街水城矿业中心医院,这时是晚9点10分,医生王磊检查,陈军呼吸停止、心跳停止。9点50分,经输氧仍然无效,宣告死亡。
    
    陈红和老板娘加菜回来,丁发友、陈军均不在,听人说陈军被枪打了,己送进医院,陈红直接奔医院,看见了一身血的陈琴和陈军。六盘水记者邓倩二人对陈军尸体拍照,10点过,殡仪馆来车,陈红一家又哭着去殡仪馆。丁发友和公安人员讲述事发经过。
    
    这时,3名公安人员来到幸福巷丁发友院内,上楼查看,又用手电照地面一滩滩血迹。他们询问了几家住户,由于公安干警刘德勇凶杀可怕,住户不敢说话,这3个人低声交谈了几句,走了。夜深,丁发友、陈红、陈琴回到家中,陈红、陈琴一直哭得死去活来。陈琴说:“姐,不光是弟弟陈军被打死,就连你家里的6万元钱也被丁远伦拿走了。”
    
    随即,3个人又去红岩警署报抢案和强奸案。陈红说,手包里除了6万元钱,还有一条2000多元的金项链和一对400多元的金耳环,这时,己是凌晨2点。
    
    根据红岩警署的要求,3人于早上8时再次前往,警方作了询问和拍照。
    
    
    三、作案目标:丁发友家中的现金
    
    事件发生前3天,丁远伦打电话给丁发友,谈及丁发友要修三楼;丁远伦问:“准备好多钱没有?”丁发友说:“己经有五六万。”丁远伦是相信这个话的,一是丁发友确要盖楼,二是丁发友夫妻从买房后就出租房屋,并且开小店、跑摩托车,这三项每月有3000元以上收入。此外,养猪、养狗、养鸽子,特别是养猪,2004年卖了36头,2005年卖了41头,卖猪一项就有10多万元。在一般人的看法中,丁发友手上的钱,起码有十几万元。丁远伦很可能认为丁发友说的6万元是大大缩小的数字。
    
    所以,4名作案人一进门就残忍毒打陈琴,控制在场人并对其强暴,同时丁远伦就在卧室内快速翻找,找到钱后没有多停留,很快撤离。这6万元钱可能在出门后就交给了刘德勇,因为刘在开枪打丁发友不中弹时就快步向下走,后来打死陈军,也继续快步跑出巷去。丁发友夫妇是挣了十几万元,但他们买房子时借了近2万元,此外修缮房子要花钱,购买猪仔、猪食要花钱,一家生活要花钱。能存下的就是6万元。丁发友事发前几天,请来一位叫张明远的包工头准备施工,幸福巷的好几处房子都是姓张的修。姓张的说盖三楼需要七八万,丁发友说的只有6万,姓张的说可以动工,不够的话再借一点。这话商量了不到一个星期,就出了事。
    
    丁远伦也许想发个大财,因为他找到小手包以后,还在其它几个抽屉里翻了一气。
    
    
    四、深层次的犯罪动机
    
    丁远斌说:“人来缕,拔得枪了!”丁发友来时刘德勇举枪就打,这个不寻常的细节,说明了作案的4个人有准备、有商议,意图从肉体上消灭丁发友。陈琴、陈军都不过成了无辜的牺牲品。刘与丁发友并不相识,只是丁远斌一次谈到他有一个舅子在公安当民警,请他做什么事情是靠得住的。这位舅子就是丁远斌之妻刘永群的亲人刘德勇。丁远斌、丁远伦与丁发友是骨肉同胞,为什么会这样?
    
    丁发友与其丁家本没有矛盾。丁发友与陈红结婚后放弃了工作,让给丁远伦,丁远伦至今以丁发友的名义在大河矿上班,以臻去年有一次丁远伦对陈红说:“如果丁老二死在我前头,你不要销他的户口,销我的。”丁发友曾经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是开开玩笑。丁发友和陈红买下幸福巷这座院宅,并将其修建完善,产权面积有283平方米,时价28万元以上。丁发友夫妇平时收入也不错,使丁远斌、丁远伦眼红。
    
    早在2001年丁远斌就几次提出,要把儿子过继给丁发友,首先遭到陈红的反对。于是,矛盾转向陈红,丁德喜多次来吵骂,要丁发友与陈红离婚,与张才芳结婚。丁发友感觉张才芳不正派。
    
    但是,张才芳突然从外地回来,于5月18日在大河矿向丁发友家中打电话,约丁发友“会面”,丁发友未去,陈红也没有为此事激怒。5月19日上午,丁德喜出动,跑到幸福巷骂丁发友。丁家仇恨的目标,从陈红扩伸到丁发友。
    
    从以后的事态发展看,张才芳不会无缘无故打电话来,也是阴谋中的一步“棋”,张才芳与丁德喜都是本案的神秘人。
    
    
    五、提出几个问题
    
    一、六盘水公、检联合调查组说,刘德勇当天值班,接丁远斌打110报警,前往大河矿。因陈军、陈红等已离开现场,即由丁远斌带领往汪水路幸福巷陈红家中“了解情况”,是“正常执行公务”。但是,有证人指明,当天已先有110处警,110车来后,听说并未发生斗殴,两名公安人员未下车,嘱咐几句即离去。丁家人仍在路上等着,约十分钟后,刘德勇、熊福海驾另一辆车来到,丁远斌、丁远伦接入4楼丁德喜、丁远伦的住处,此时约7点,在室内密谈约50分钟,丁远斌、丁远伦和这两名警察下楼,坐上他们开来的警车,直奔钟山区方向。
    
    既然110已出警,刘德勇还来做什么?这就是替丁远斌办私案。还有人说,刘德勇是矿务局调入人员,来公安机关后换了好几个地方,都是因为出事,此人作恶多端,早晚要受报应,如此办私案。
    
    二、市公安局刑侦二大队大队长张建军和政委沙正凯负责调查工作,对许多明显的在场证人不作调查,却宣称:“费了很大精力寻找当天和陈军在一起的龙德朝等6人,抓获3人,3人供认围攻、殴打了刘德勇。”张建军亲去陈红家中拍照,说自己是“记者”,丁发友对此不满,沙正凯说:“你不服就去告!”张建军宣称在幸福巷捡到刘德勇袖口被扯掉的纽扣,张建军拍摄了袭警的物证破碎啤酒瓶,瓶盖尚未打开,而有群众揭发,是公安做的假证。
    
    三、钟山区检察院读职侵权科宋琪是联合调查组成员,在传讯陈琴时说:“你不要再说抢钱和强奸的话,你这种不要屁股脸的人无故生非,你不讲强奸,我们不追究你的法律责任。”
    
    四、公安机关对于现场提取、拍摄的血迹、床单、陈琴的多处伤痕不作交代,不作追究,含糊其辞,断然否定,违反一般办案的常识和规定。在本案中,有足够的证据和线索,用当地公安机关的侦查技术和手段,都可以取证,为什么不用?黑上加黑,烂用职权制造冤假错案。
    
    五、调查组以公安机关为主体,怎能由公安局自己调查自己?这个调查结论有何法律效力?
    
    六、刘德勇是不是正当防卫,应由法院审判裁决,还是由公安机关调查认定?按中国的法律程序,应由人民法院裁决。
    
    七、六盘水市政法委批准调查组的结论,对其暴露的尖锐案情置之不顾,是一种什么考虑?
    
    八、7月8日,丁发友到丁远琴处,与丁德喜、丁远斌、丁远伦理论,丁发友为免争吵,不提6万元和强奸的事,问他们看到围攻警察没有,看到陈军抢枪没有,丁远斌说:“那是公安自己讲的。”丁远伦说:“公安拿枪指了你几下,不是我拉开就打死你,是我救了你的命,你还要求公安把我们抓起来,为什么现在还不抓?”丁发友问:“哪个告诉你们的?”丁远伦说:“哪个讲的不告诉你。”丁发友只对宋琪、沙正凯提出,要求拘留这两人。丁发友又说,希望这俩人出来证明当天的事实,丁远斌说:“如果我现在出来作证,我们要拿一个给你家舅子抵命,拿一个坐一辈子的牢,你忍不忍心?”这段对话有谈话录音为证。
    
    
    六、呼吁与请求
    
    丁发友与陈红己到贵州省有关单位上访多次,到北京己是几次无果。
    
    敬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英特网,有关报刊杂志、电视频道呼吁中国政府严惩刘德勇故意开抢杀死陈军的刑事责任,敬请把陈红女士、丁怀书先生的资料上到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全国人大办公厅、中纪委办公厅网站,我们将忠心感谢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先生女士们。
    
注:此材料由《贵州日报》记者干城参加作详细调查,并查阅卷宗所写。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7/2/03)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四川大竹强奸案续:亲属怀疑嫌犯非真凶
  • 江苏一强奸犯取保释放后再杀人(图)
  • 江苏省外办主任王华强奸南大女研究生(续)(图)
  • 女职员被官员强奸,海南警方称精液太少不能立案
  • 记者调查强奸幼女案 被市委副书记封杀
  • 女子协助丈夫强暴少女构成强奸罪被判刑
  • 原全国人大代表桑粤春因贪污强奸罪伏法(图)
  • 2名初中女生深夜宿舍被强奸 教育局不及时上报
  • 昝爱宗:温家宝亲眼目睹山东政府强奸陈光诚
  • 女生遭强奸 校长不报案反发避孕药 (图)
  • 女子半夜车间里遭到男同事强奸 拎内衣求救
  • 湖南女孩被3名男子轮奸 当庭替强奸犯翻供(图)
  • 蒙面淫魔一年抢劫强奸26女 23人未报案
  • 两男迷晕女子实施强奸 派出所所长收2.9万私了(图)
  • 贵州省雷山县公安干警强奸服务员
  • 女子竟在镇政府内遭强奸 下身撕裂(图)
  • 百万富翁强奸猥亵幼女29人 最小者6岁
  • 中国妇女发展报告曝内幕 婚内强奸立法两度被弃
  • 佳木斯杀人狂:警方渎职导致多名少年被强奸肢解(图)
  • 一个十九岁小姑娘被拐卖、强奸的控诉状
  • 韶关刘泽雄强奸女孩:警察漠视、继续在酒店非法开赌
  • 权力强奸法律——贪赃枉法的警察竟逍遥法外
  • 关注安徽砀山强奸幼女案
  • 南京大学女研究生被省外办主任王华强奸后反被诬陷,受害人生命受威胁
  • 奇闻!强奸犯抓了受害者--江苏惊爆省外事办主任王华报复举报人事件
  • 被重大强奸的魏星艳又遭新华社强暴
  • 苹果日报:衙内强奸民女之后
  • 卫君宇:是谁给了警察强奸的权力?
  • 甘肃公安人员警车里强奸少女
  • “警车内强奸女青年”续:保卫处长一审从轻处理、二审关门审
  • 保卫处长警车上强奸女青年 判刑偏轻被提起抗诉
  • 福建泉州市委组织部长和司法机关是怎样包庇强奸犯的?
  • 警车内强奸女青年 赔偿受害人280元
  • “处女卖淫案”:警察要求强奸 幸好没得逞
  • 永州12岁女孩被强奸 凶手却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派出所
  • “心连心”艺术团在河南:强奸你还说是爱你(峻宏投稿 )
  • 强奸妇女打死无辜 村霸何以无法无天?
  • 下身被警察开水浇烫 “强奸犯”刑讯逼供造冤案十年申诉无果
  • 罪恶的收容制度:收容站里被"冒领"遇恶人险遭强奸 19岁少女蒙难48小时
  • 公安局长儿子强奸无罪释放
  • 在世界瞩目下,中国共产党被隆重地强奸了,而我们却双手紧抓破棉絮…
  • 党官淫相: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施暴 联防队员强奸女店主
  • “沈崇事件”当事人44年后才敢揭露: 我没被强奸
  • 河南巡警中队长 半夜抓女人回公安局里强奸
  • 张一一:从王朔诬蔑我“强奸幼女”看他流氓劣根性的来源
  • 中国高校学术腐败的根:权术对学术的强奸
  • 舒圣祥:“冒死抵抗强奸”与“旁观者迷当局者清”
  • 面对强奸多谈法制少谈贞操
  • 曹长青《星期专论》:强奸犯指责别人性骚扰
  • 沈奕斐:论强奸
  • 赵达功:强奸犯泰森与杀人犯毛泽东
  • 致仇日愤青:强奸樱花也有快感?
  • 刘逸明:学术败类凭什么强奸敢言媒体?
  • 美女作家:不要用身体强奸人类道德
  • 香港政改:中共又在强奸民意了
  • 路人为何旁观强奸?(图)
  • 从《大长今》看国内历史正剧的强奸历史
  • 女性对男性施强暴算不算强奸?
  • 还是让村长强奸比较好
  • 围观强奸者与英雄群体:人性的两个现代实证
  • 围观:为何强奸场面有那么大的魔力?
  • “强奸罪”定义的十大尴尬!
  • 四大惊世强奸案——到底是谁强奸了我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