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胡耀邦长子胡德平:呵护民营企业并钟情红学(图)
(博讯2007年2月01日 转载)
    
胡耀邦长子胡德平:呵护民营企业并钟情红学

    他是胡耀邦的长子,别人对于他的印象,却是格外的“朴素、勤奋、厚道”。他既爱惜现世的民营企业,又对曹雪芹和《红楼梦》的研究颇有心得。
    
    采写/《小康》记者 陈建芬
    
    起伏身世
    
    1942年,时任国民政府第十八集团军(简称“八路军”)总政治部组织部长的胡耀邦,与延安女子大学学生李昭成婚。这是后来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一生中惟一的一次婚姻记录。胡德平是他们的长子。
    
    尽管毕业后,胡德平没有再回过母校,但北京大学历史系的老师们对于这位学生并不陌生,“他1962年入学,1967年毕业。那时候,虽然‘文革’还没有开始,但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
    
    个体的境遇总是无可避免地印上时代的悲欣。胡德平相对安逸的成长,到大学的最后阶段突生变故。大学同学刘俊文向《小康》回忆----
    
    胡德平的专业是近现代史,他非常虚心,读书的时候,经常请教同学“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么讲”……1962年,国家经济形势好转,“反修反帝”斗争开始。1963年,胡德平在学生宿舍成立了“毛选学习小组”,第一篇讲的就是《青年运动的方向》和《五四运动》。大家讨论学校生活远离工农,想退学,下厂乡,到生活的第一线去。最终这个“学习小组”被校方定为“小集团组织”。
    
    1966年上半年,形势变化。胡耀邦被打成“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胡德平也因此被打为“黑五类”,在第二体育馆内挨批斗,后被关进 “牛棚”。1968年学校毕业分配,作为“黑五类”,胡德平未能分配。毕业后,刘俊文去胡德平在富强胡同的家里取寄存的行李时,胡德平的外婆叹息,“我们家德平最革命,结果他最倒霉”。
    
    直到1972年,在被送到农场劳动锻炼、分配到北京工厂“接受再教育”后,胡德平最终被“落实政策”,安排到中国历史博物馆工作。
    
    1977年3月,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革命博物馆、故宫等部门的工作人员集体到河北石家庄干校接受“锻炼”,种粮食、种菜、养猪……“那时,胡德平是指导员。最脏最累的活----起猪圈,也和大家一起干、一样干。干校养了近60头猪,每星期起一次猪圈。猪粪和猪尿的混合物加起来有齐膝深。大家穿着靴子,或者干脆光脚跳进去,用铁锨往外起,一锨就有20斤重,最后常常满身满脸都是脏物……”。中国博物馆的退休职工马秀银向《小康》回忆起当年与胡德平一起劳动的情景。
    
    现任中国博物馆学会副理事长的范世民当年和胡德平是同事。胡给他留下的印象是“朴素、勤奋、厚道”。“胡德平一点都不讲究,每天吃饭就一个铝饭盒,既装饭,也装菜,最后还用这个饭盒喝水。吃饭总是很快,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生活相当朴素。有一次,我去他家。看到他的房间简单得只有一个铺盖和一个小电风扇。那时他父亲胡耀邦已经是党的总书记了。”
    
    一次,胡德平去西藏征集文物期间,范世民去胡家送工资,竟看到胡耀邦在院子里抱着孙子----那时胡德平的妻子安黎刚生完孩子,很希望胡德平能留在北京帮忙照顾。但胡德平并没有向组织反映当时的困难,在西藏待了三个月才回京。
    
    “因为爱钻研业务,后来他成了领导,但和大家一直相处融洽。那时中午休息的时候,我喜欢和另一个同事杀几盘,一次过了午休时间,我们还在下棋,胡德平就走过来笑着端走棋盘,说,‘下什么下,两个臭棋’。没有板着脸批评人,也没有耽误工作”。范世民向《小康》回忆说。
    
    1984年,胡德平调中共中央整党办公室,开始了仕途生涯。他的平易谦和的性格并没有因此而改变。
    
    呵护民企
    
    性情中人胡德平成为舆论的焦点是在2006年11月下旬。他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提出“清算民企‘第一桶金’就是否定改革成绩”的观点,一时间将他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赞之者有之,骂之者亦有之。
    
    事实上自从胡德平到全国工商联工作,不管是赞是骂,他对于民营企业的呵护之心是一以贯之的。
    
    对于民营企业与私营经济的看法和认识,胡德平多少受到父亲胡耀邦的一些影响,他曾向《亚洲周刊》回忆----
    
    1971年文革中,当时全国上下大兴“斗私批修”。这时父亲已从河南的“五七干校”回京。他从报纸上看到一些地方纷纷关闭农村集市贸易的自由市场,不禁叹气,他问胡德平,什么叫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怎么看集贸市场?胡德平回答说,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就是有资本家、有资本还有剩余劳动。集贸市场赚到钱了就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父亲向他详尽地讲解了物物交换和资本增值的区别,分析了农村集贸市场的交易方式与资本增值生产方式的本质区别。
    
    后来,父亲又问他对 “斗私批修”怎么看,他说私是万恶之源,父亲却说,不对,私心、私的观念是意识形态问题,不能把这个与私有制混为一谈。
    
    早在改革开放初期,胡耀邦就对个体工商户的“冒头”,对私营企业的发展表示赞成鼓励。他非常支持一些人不端国家铁饭碗,不吃国家大锅饭,自谋出路,自己创业,并把它称为“光彩事业”而大力倡导。对于民企,胡德平呵护有加。“我觉得对待民企还是应该像对待孩子一样,如果出现问题,家长要反躬自问的是,我们给予民营企业早期奶水够不够”我们应该给予他们更多的学前教育。事实上,作为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第一副主席的胡德平对于民营企业,除了为他们的权利鼓与呼,并没有忘记他们对于社会应有的责任。从最开始的支持和鼓励私营企业的发展,到现在已经转变为“企业公民”的观点,要求民营企业对社会尽责。余勇因此认为,胡德平工作最大的成绩之一,还在于推动了光彩事业的转型。
    
    衷情“红学”
    
    胡德平有很多身份----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第一副主席、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但是“中国曹雪芹研究会第一任会长”的身份,却鲜为人知。
    
    1980年夏,时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工作的胡德平,与几位北京大学的同学远道香山,拜访“题壁诗屋”(屋内墙壁上题有诗句)的主人舒成勋先生。舒向他们讲述了发现题壁诗文的经过以及曹雪芹在香山的轶事传说。
    
    话别后,胡德平“彻夜难眠”,遂开始了业余整理工作。
    
    当20余年的光阴流走,胡德平重放当年舒成勋等人讲述“香山、曹雪芹、《红楼梦》”的录音,“录音中不时传来公鸡的打鸣、小狗的叫声、锅台案板上的各种动静。夏天的知了、初秋的蟋蟀也都在录音机上留有声音。”而录音中最热闹的时候,却还是“几个人边谈边聊,问答不断,笑声时起时落……”
    
    在北京植物园,上了年纪的人依然记得“当年胡德平推着自行车、戴着草帽走遍了香山地区的每一个犄角旮旯儿,很谦虚,很朴素,很平和”。
    
    根据录音和自己的走访,胡德平整理了一本叫做《曹雪芹在西山》的小书。中国红学会理事、曹雪芹纪念馆执行馆长李明新在接受《小康》采访时认为,这个整理工作给曹雪芹和《红楼梦》研究留下了极为珍贵的口述资料。
    
    在胡德平等人的奔走呼唤之下,曹雪芹研究会筹委会组建起来。1983年12月,筹委会于北京西郊香山脚下成立了中国曹雪芹研究会,胡德平当选为会长。经过数月筹备,曹雪芹纪念馆也于1984年4月举行了开馆典礼。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公务繁冗,胡德平与曹雪芹、《红楼梦》的故事没有听到更多,直到2004年。
    
    2004年4月,香山植物园、樱桃沟柳绿花红的时候,中华书局出版了胡德平的《说不尽的红楼梦》,而胡德平和《红楼梦》之间,却又似乎变成了“说不尽的胡德平和《红楼梦》”。
    
    2004年11月30日和12月1日,胡德平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分别主讲了《曹雪芹的创作思想》和《曹雪芹在香山》。 “近年来,胡德平还和我探讨过纪念馆的发展问题,向我阐述他对于纪念馆的定位等意见。” 李明新说。
    
    2006年岁末,北京香山,冰霜冷冽,山林空寂。位于香山北京植物园内的曹雪芹纪念馆却是一片平和的暖意。据曹雪芹纪念馆的工作人员介绍,自从开馆以来,纪念馆已经接待了500多万游客。
    
    曹雪芹故居究竟是不是在香山,红学界存在争议,但是曹雪芹纪念馆工作人员樊志彬认为,“这有什么关系呢?英国莎士比亚的故居在哪里,甚至究竟是不是存在莎士比亚这个人都有争议,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对‘莎士比亚的故居’的保护。人文科学追求的本是灵魂的自适与满足。”
    
    胡德平简历
    
    
    1942年11月生,汉族,湖南浏阳人,中共党员,大学文化。
    
    1962年至1967年,北京大学历史系学习;
    
    1968年至1970年,四六二七部队农场劳动锻炼;
    
    1971年至1972年,北京第二通用机械厂工人;
    
    1972年至1975年,中国历史博物馆保管部保管员、国家文物局党委委员;
    
    1975年至1984年,中国历史博物馆保管部副主任、馆负责人;
    
    1984年至1986年,中央整党指导工作委员会湖北巡视组巡视员、华北联络组副组长、西北联络组组长;
    
    1986年至1993年,中央统战部秘书长、五局局长;
    
    1993年至1998年,全国工商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
    
    1996年至今,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常务副会长、中央统战部副部长;
    
    2003年至2006年11月,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党组书记、第一副主席;
    
    2006年11月至今,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第一副主席。
    胡德平关于民营企业的观点
    
    “民营经济的诞生非但没有“原罪”,而且应该早生10年,20年。”
    
    “我觉得对待民企还是应该像对待孩子一样,如果出现问题,家长要反躬自问的是,我们给予民营企业早期的奶水够不够?”
    
    “要为民企进入垄断行业拔钉子。”
    
    “中国要实现现代化,企业是主体,民企大公司无论是眼下还是将来都应该是主体之一。”
    
    “民营企业的生与死都应得到法治保护。”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耀邦儿子胡德平可能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清算民企第一桶金就是否定改革(图)
  • 资本家“统战”了胡德平/冼岩
  • 胡德平在回避什么?—是“鸡毛换糖”还是“掌勺的私分大锅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