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皇甫平演讲后论坛即遭封杀
(博讯2007年1月26日 转载)
    亚洲周刊王健民/中共知名改革理论家周瑞金在云南的一个讲坛演讲,以中共三个二十八年的历史教训论证防「左」,但有人向中宣部副部长欧阳坚写信密报,讲坛即遭封杀,必须停止活动。这种僵化思维和粗暴手法引起知识分子强烈不满。
    
     以「皇甫平」笔名撰文推动改革开放思潮而知名的前《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周瑞金,最近在云南的一个论坛演讲后,邀请他演讲的机构「二十一世纪兴云讲坛」随即被中宣部封杀。这是继一月十一日,北京国家新闻出版署副署长邬书林宣布中国的八本新禁书之后,近期中国文化思想领域的又一起重要事件,给北京的政治气候增加了更加令人难以捉摸的迷雾。有关事件已经引起了国内外的极大关注,也激起了知识分子的愤怒。 (博讯 boxun.com)

    
    周瑞金一月十二日应邀到云南昆明,出席由云南烟草兴云投资公司与《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在昆明举办的「二十一世纪兴云讲坛」,作为主讲嘉宾,发表了《改革发展:期待新的二十八年》的演讲,提出了中共党史的「三个二十八年」说,并透露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思想战线和经济战线三次大争论的由来,提出了一些颇具洞察力的观察和提法,激起了与会者的极大兴趣,也唤起了知识分子对国家命运和前途的思考,引起了震动。
    
    胡访越为周瑞金解围
    
    以九十年代初「皇甫平」系列文章闻名的周瑞金,曾经担任上海《解放日报》总编辑和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副总编辑,位居中共副部级高位。当年,周瑞金组织参与的「皇甫平」系列文章,为邓小平推动开放改革的南巡讲话造势,获得了官方和民间的赞誉和认同。因此,周被认为是中共高级官员和体制内最具改革思维的代表人物。
    
    去年,已经退休的周瑞金发表了《越南改革值得关注》一文,赞扬越南以党内民主开始的政治改革,希望藉此推动中共党内的政治改革和政治民主,受到不少保守人士的围攻和批评。但是,去年十一月二日,胡锦涛在越南参加APEC会议并对越南进行党政访问期间,肯定和赞扬了越南的改革,这等于为周瑞金解了围。因此,当与越南邻近的云南「二十一世纪兴云讲坛」邀请周瑞金一月十二日到昆明开讲的消息传出之后,即有两千多人报名参加讲座,但座位有限,只有数百人获得入场券。
    
    开讲当日,会场座无虚席,连走廊都坐满了听众。周瑞金以电脑幻灯片辅助,用「三个二十八年」对中共的不同历史阶段进行了评析,他认为,从一九二一年到一九四九年是常说的「新民主主义时期」,结束了百年来中国被侵略被侮辱被压迫被分裂的历史,获得民族独立和国家统一;一九五零年至七八年则是「探索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期间经历了「大跃进」、「人民公社」严重错误和大饥荒,以及「反右」、「四清」和「文化大革命」,造成许多冤假错案;一九七八年到现在的第三个二十八年,是「改革开放,现代化建设时期」。他认为,中共的前两个二十八年,都受到「左」倾教条主义危害,中央分别作出两个历史问题决议,清算左倾错误,就说明中共主要危害在于「左」。
    
    提出政改与经改配套
    
    周瑞金还分析了今天中国的主要矛盾变化,提出中国的政治改革应与经济社会的变化相适应相配套。他介绍了改革以来的三次大争论,包括八二年至八四年围绕商品经济问题的第一次争论、九零年中央高层座谈会上的第二次「激烈争论」,倡导商品经济的著名经济学家、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名誉主任薛暮桥上书中央坚持市场化改革,以及九一年「皇甫平」文章引来大批判,之后就是零四年到现在,围绕国有企业改革、医疗、教育、住房改革、贫富差距等问题展开的第三次大争论。
    
    周还介绍了零六年初他撰写《改革不可动摇》一文的背景和争论,并透露「(零六年)三月初,胡锦涛、温家宝表态,坚持改革方向毫不动摇」。但到这个时候,中国涉及利益格局调整的争论,由于「有广泛的民众参与,不争论已经解决不了问题」。因此,政治改革与经济改革、文化改革、社会改革相配套问题,成了中央必须面对的问题。
    
    周瑞金公开表示,政治体制改革滞后于经济体制改革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当今的政治体制还基本上是计划经济时的那一套。因此勇于探索的前中共广东省委书记任仲夷关于「政改」的思想值得重视,已到了不得不改的时候了。而且政治改革必须从根本上、体制上去理顺,切忌用高压政策压住、捂住,而政治改革的最终目标,就是建立民主的政体,这是毛泽东当年在延安回答民主人士黄炎培提问时的庄严承诺。周瑞金认为,「三权分立」的本质和科学成分是权力制衡,是没有阶级性的,而言论自由对社会和谐非常重要,中共在意识形态方面还没有做到与时俱进,「禁书、封报、拦网,不利于解放思想」。据悉周瑞金正根据演讲稿,将有关内容整理成文字。
    
    有关人士表示,尽管周瑞金的演讲内容温和而理性、科学并富逻辑、用事实说明问题,对中共的政治改革充满期盼和信心,但是,就在演讲之后几天,主办机构《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和云南烟草兴云投资公司接到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门电话通知,「二十一世纪兴云讲坛」必须停止活动。就这样,这个标榜「二十一世纪」的讲坛,在如此僵化党机器的政治镇压下,似乎回到了二十世纪那个思想禁锢的年代,在刚刚诞生的一瞬间,就立即遭遇如此厄运。
    
    云南奉批示封杀论坛
    
    「二十一世纪兴云讲坛」被关闭其实颇能说明当今中共体制的问题,也证实了某些中共高官在意识形态问题上依然是僵化的宁左勿右思维。据亚洲周刊获悉,就在周瑞金演讲甫一结束,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的一位处长,马上给原籍云南的中宣部副部长欧阳坚写了一封个人信件作了密报。不久前刚刚获准兼任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委员的欧阳坚,马上在信上作了批示,问这样的活动「报了没有?批准了没有?」云南省有关机构就凭这封信上的这几句话,马上勒令讲坛关闭。
    
    一九五七年出生的欧阳坚原籍云南剑川,白族,曾任云南丽江市委书记,零四年十二月调中宣部担任副秘书长兼文化体制改革办公室主任,后任中宣部副部长,目前位居中宣部六位副部长中的最后一位。据知情人士透露,欧阳坚的升迁除了年轻和具少数民族背景的优势,更是由于他在丽江市委书记任内,对当地的文化体制改革有一套,坚持文化机构不能民营化,获得中央某位高层的赞赏,随即将他从云南上调北京,到中宣部负责全国的文化体制改革。实际上,准确地说,是云南省当局某些部门拿着欧阳坚的鸡毛当令箭,不分青红皂白,扼杀了「二十一世纪兴云讲坛」这个「代表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由广东南方集团二十一世纪报系《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和云南烟草兴云投资公司在云南昆明联合举办的「二十一世纪兴云讲坛」,原计划邀请国内外诸多名家到云南演讲,以此提升云南的思想文化水准。
    
    原意是送大脑到昆明
    
    据称,主办方的目标是要「空运全球最聪明的大脑到昆明」,从而将「最前沿的思想给最需要的人」。根据有关计划,「二十一世纪兴云讲坛」从零七年开始每月第二周的星期五下午,在昆明市的翠湖宾馆二楼金色大厅开讲。
    
    二十一世纪报系发行人沈颢曾表示,从经济地缘观念以及今后新的亚洲概念来说,云南处于一个非常有利甚至是中心的位置,云南具有相对发达和多元的区域文化,并且有可能为全国提供另外一种发展模式的思考空间。因此,「二十一世纪兴云讲坛」原本是要「通过其人脉和品牌驱动力」尽最大可能邀请更多的大师级人物,成为讲坛主讲人。
    
    这个「讲坛」原计划已经确定的讲者和讲题,还包括二月九日由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主讲「中国司法的前景」、三月九日由上海大学历史系教授朱学勤主讲「从法国大革命到文化大革命」,四月六日则由原香港大学教授张五常主讲。讲坛还联络三名诺贝尔奖得主,分别是零一年经济学奖得主之一的约瑟夫.斯蒂格利茨、零六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被称为「穷人银行家」的孟加拉银行家穆罕默德.尤纳斯,以及已定居北京的著名物理学家杨振宁。据称他们都已对邀请初步表示同意,只是时间还未确定。
    
    不过现在「二十一世纪兴云讲坛」已成泡影,周瑞金演讲也成了绝响。春城原本的希望和兴奋,如今遇上冰封,成了失望和遗憾,却也给中国人带来了更多的思考。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皇甫平:中共封报封网生硬落伍 (图)
  • 周瑞金(皇甫平)搬出邓小平向中共最高层施压
  • 「皇甫平」再次石破惊天:中共总书记应该差额选举
  • 皇甫平:社会主要矛盾已改变 应该改革政府
  • “中国又走到了历史性拐点”“皇甫平”一文激起千层浪
  • 皇甫平挑战胡温/李平
  • 大陆信息汇编:《皇甫平挑战胡温》等五篇
  • 皇甫平:用人是构建和谐社会之本
  • 皇甫平:越南改革值得关注
  • 九问皇甫平们/张勤德
  • 为什么必须支持皇甫平?/小国寡民
  • 评皇甫平“改革中面临的新问题,只能用进一步改革来解决”
  • 别再添乱了,“皇甫平”先生!/水生
  • 农家子弟皇甫平(周瑞金)首先“得益”于毛泽东时代/云淡水暖
  • 改革和革命不是专利—我看皇甫平的文章
  • “皇甫平”夹带着浑浊与污秽
  • 皇甫平靠臭架子还能混多久?/黎阳
  • 改革动摇不得/周瑞金(皇甫平)
  • 改革,是个什么东西?兼评皇甫平新文中欺骗性的一段话及其它
  • 皇甫平: 色情服务需要产业化,规范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